刚刚更新: 〔姜少,宠妻不太晚〕〔从今天开始做女婿〕〔快穿之醋王系统总〕〔我能打造神器〕〔抛弃一切只愿换你〕〔重生之逆世时光〕〔时光情书〕〔掌家小农女〕〔抗战之重生李云龙〕〔我爷爷是迪拜首富〕〔鉴宝黄金手〕〔我在星际开花店〕〔穿梭时空的侠客〕〔上门狂婿〕〔医婿〕〔张玄林清菡〕〔顶级强者张玄〕〔重生三国当皇帝〕〔顶级强者〕〔猎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鉴婊虐渣手册 第062章 撬门声又来了
    时钟正好停在六。

    宋念安在江深的房间门口犹豫不止,来回徘徊。

    她每次一个人的时候,心底总是止不住的慌。

    正当她想要鼓起勇气敲门的时候,房门开了。

    “有事?”男人意外于她在门口。

    “也没多大点事,就是想问一下......”她咬唇,扯着话题,“今晚吃什么。”

    “你想吃什么?我正要去厨房。”刚才女人睡着了,看了好一会儿,想回房间拿本还未看完的书。

    他把背在身后的书,往后一丢,没有很大的声响,应该是稳当的扔在了被子上。

    “随便,我都可以。”吃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不是一个人。

    江深边走边挽着衣袖,厨房里还有一些蔬菜和一块肉,放到明天就不新鲜了,他打算将它们全部都处理掉。

    宋念安倚在厨房的门框上,突然有点不好意思。

    “那什么,要我帮忙吗?我洗菜很厉害的!”深怕对方的拒绝,宋念安赶紧补充道。

    时钟转到六点半。

    江深没有拒绝,宋念安开心的走到水池边。

    他递过来一把青菜。

    宋念安将青菜一瓣一瓣的扯下,仔细的洗着。

    江深正切着肉,时不时的看宋念安两眼。

    女人穿着一身黑裙,靠在水槽边,低着头,嘴角噙着一抹不自知的笑意,目光专注的看着手里的青菜,白皙纤细的手指与菜色形成强烈的视觉冲击,江深的目光落在她的手上,顿了顿,三秒之后才移开。

    很好看。

    “洗好了,还有要洗的吗?”宋念安邀功似的把洗好的青菜放到江深的面前。

    “洗下米,饭还没烧。”江深把淘米的递给宋念安。

    “多少米?”米在厨房的角落里,宋念安打开盖子,看到里面的量斗,一时犯了难。

    女人蹲在地上,小小的一团,仰起脸困惑的样子特别可爱。

    “一碗半就好了。”量斗不大不小,对方的食量小,他的非常大,基本上的饭都是他吃完的。

    米很快就淘好了,宋念安把它放进电饭煲里,“插板在哪?”她拿着插头问道。

    “给我吧。”江深一手拿着插头,一手抱着电饭锅到厨房的另一个台上,确定在煮了之后才回来继续切菜。

    就这一会儿,时针转到了七。

    江深还在切菜。

    宋念安已经把该洗的菜都洗好了,当她兴冲冲拿起另一把菜刀也想切的时候,被江深给制止了。

    她知道,对方嫌弃她切的不好看。

    江深很熟练,一看就是常做的,宋念安就站在他的身旁,看他一脸淡定的挥舞着铲子,每次有东西下锅的时候,宋念安总是下意识的往后仰,哪怕她所站的地方,绝对是油溅不到的地方。

    还是怕,毕竟她皮肤娇嫩的很,可不能被烫着。

    啧啧,江老师什么都会的样子,人长得帅,还有钱,谈吐也不凡,要是笑容多一点就更完美了!

    宋念安想着有的没的时候,江深已经做好了四菜一汤。

    七点四十,饭菜上了桌。

    宋念安先喝了半碗汤,因为烫,所以喝得慢。

    舀了半碗饭,七点五十五。

    扒拉了两口饭,“很不错!”

    男人的厨艺真得很合她胃口,平日里她都不爱吃饭,来了这儿之后,倒是会多吃一些了,身体也似乎在好转,很细小的,那种体内似乎有两根筋脉回归到正确位置上的感觉,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那就多吃一些。”小脸蛋虽然很漂亮,但要是肉多一点,会看着更舒服吧。

    七点五十八。

    宋念安舀了一口饭进嘴巴里,咀嚼了两口后,提起筷子。

    七点五十九。

    她把菜塞进嘴里,下咽。

    七点五十九又三十秒。

    宋念安又舀了一勺子,准备塞嘴里。

    八点。

    “啪。”

    宋念安毫无预兆的趴在了桌子上,手里的勺子落了地,摔成两半,米饭都洒在桌子上,有些被压在她的袖口下。

    江深快速起身,拍拍她的脸,没有反应,像昨天一样,探了探她的鼻底。

    第一次见到吃饭还能睡过去的人。

    江深无奈的笑了笑,在她旁边的椅子上坐下,将人靠在他的肩膀上,把她衣服上的米饭粒一颗一颗的清理好,才抱着人回到宋念安的卧室。

    卧室里很黑,女人连窗帘都没有拉,被子很凌乱,江深先把人放到一旁的小沙发上,把床单和被子都理得平整后,才又抱起宋念安,把她放上去。

    睡得很安详,没有多余的表情。

    床头柜上还搁着一杯未喝完的水,江深皱眉拿起它,想起这是昨天,他放的。

    确保女人不会着凉以后,他才离开,客厅里的狼藉被他很快就收拾好了,扎了几袋分类过的垃圾拿到楼下。

    他再次进入宋念安的卧室,把水放到床头柜上。

    他在床边坐了许久,也看了人许久。

    昨晚的撬门声,女人应该吓坏了,所以在今天,才会三番五次的硬着头皮接近他。

    应该更加依赖他、需要他、信任他一些才好呢。

    男人笑了笑,光是想想那时候的样子,就让他热血沸腾。

    没有什么,比看着猎物一步又一步的主动走进他可控制的领域之内,更有趣了!

    半梦半醒之际,宋念安又听到了那奇怪的声音,却无法睁开眼睛,全身都动弹不得,心脏在胸腔里跳动的越来越来快。

    有人在哭泣,有人在放声大笑,有人在低声絮语。

    走廊上女人的高跟鞋声夹杂着男人的脚步匆匆声,以及走动时,衣服布料之间互相摩擦的声音。

    不知是谁点燃一支烟,完美的下颚线往上看,烟圈从漂亮有棱的薄唇中吐出,似乎烟雾也有了声音。

    无限被放大。

    宋念安明明看不到一点儿画面,可脑海里却浮现的一清二楚。

    黑白的景色,无端透着不祥,让人不安。

    宋念安只知道自己在拼命挣扎,也不明白为什么连续着做同一个梦。

    时针转到十一。

    床上的女人猛然睁眼。

    她紧攥着被子,努力裹紧,蜷缩在一起,全身都是汗。

    理智告诉她应该去浴室,冲个澡。

    但她不敢。

    为什么那些场景她总觉得似曾相识呢?

    虽然都是差不多的样子,但是两天的梦境还是有所区别。

    第二天听到的声音比第一天多,更像是一个事态的延伸发展。

    来不及深想,房门外暴力的撬门声又想了起来。

    宋念安从被子里探出脑袋,侧耳倾听,确实有。

    她咽了下口水,口干舌燥的,下意识地摸索着床头柜。

    摸到杯子,吨吨吨地灌下去,顿住。

    这水儿哪里的!

    手里杯子如同蛇蝎般避之,被她狠狠地砸到了地上。

    撬门声也越来越大。

    心脏处越来越强的鼓动,像是伤口结痂脱落了一般,让她心悸得厉害。

    宋念安瑟瑟发抖地缩成一团,让被子蒙住身体的每个部分。

    她不安的换了个方向,趴在床边,企图将不断想要从身体里穿透出来的心脏摁下去,她甚至都不敢大口大口的喘气,只能紧紧咬住牙关,闭紧嘴巴,鼻息异常急促。

    过了许久,暴力的撬门声终于停止了,异样的情绪才有所舒缓,她想要松一口气,嘴巴却怎么也打不开。

    只能精神恍惚地将被子往下扯,天亮了啊。

    回神过后,发现全身发软,四肢无力。

    拉开窗帘,阳光明媚。

    好像没那么害怕了。

    洗漱过后,走到床边,收拾地上杯子的碎片,用纸巾包好。

    她非常确定这不是梦。

    江深和前一天一样,在餐桌上布置早餐。

    “怎么了?”江深抬眸,看到宋念安一言不发的站着,脸色苍白。

    “杯子碎了。”她低垂眉眼,呐呐道。

    “有没有伤到?”男人快步走到宋念安面前,担忧的上下打量。

    宋念安摇头,虚软着脚把玻璃渣扔到垃圾桶。

    两人坐在餐桌上。

    宋念安神情恍惚拿着个包子,机械般的一口一口地啃着。

    啃的多了,来不及咽下去,噎着了,她咳咳的咳嗽起来,手边及时地递上来一杯水。

    宋念安这才拉回神经,便看到男人满是担忧的眼神,她动了动嘴皮子,想问又不敢问。

    “哪里不舒服吗?”江深察觉出她不对的情绪。

    “你……你昨晚有没有听到奇怪的声音还有撬门声?”她忐忑不安的问道。

    “我睡得很好,并没有听到这些。”江深蹙眉,一副努力回想的样子。

    “你这个问题,昨天也问过,有什么发现吗?”男人放下手里的包子,神色严肃。

    “难道,就只有我能听到吗?”宋念安不确定地喃喃。

    真的太特么可怕了!

    “你发现了什么?”江深看着陷入自己思绪中的宋念安,再次问道。

    “我也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宋念安满脸苦恼,忍不住想要揪头发。

    总觉得一切都不是真的,可是它又那么的真实。

    “你真的没有听到任何的声音吗?”宋念安期待的看着江深,真心希望对方能听到她所听到的那些,这样她也不至于害怕成这个样子。

    仿佛她和江深不是同伴的孤寂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傲娇特警〕〔重生八零:媳妇有〕〔弃女轻狂:毒妃狠〕〔抱定大佬不放松〕〔大明荒唐皇帝有属〕〔我就是这般好命〕〔杨辰宁蓉蓉〕〔安素东沐灵烟〕〔楼主大人求放过〕〔高冷慕少狂宠妻〕〔上门龙婿〕〔都市超级高手〕〔青梅很强势:小狼〕〔夫子剑〕〔八零女医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