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姜少,宠妻不太晚〕〔从今天开始做女婿〕〔快穿之醋王系统总〕〔我能打造神器〕〔抛弃一切只愿换你〕〔重生之逆世时光〕〔时光情书〕〔掌家小农女〕〔抗战之重生李云龙〕〔我爷爷是迪拜首富〕〔鉴宝黄金手〕〔我在星际开花店〕〔穿梭时空的侠客〕〔上门狂婿〕〔医婿〕〔张玄林清菡〕〔顶级强者张玄〕〔重生三国当皇帝〕〔顶级强者〕〔猎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鉴婊虐渣手册 第071章 过分的女孩
    “这里有一户人家的女儿,三年前,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突然间歇性抽搐,严重的时候还会口吐白沫昏迷不醒,看了很多地方的医生,都说没有问题。也去找了地方上的灵媒,都说中了邪,点了几根烟,燃尽之后情况还是没有好转。”闻编按照手卡上的内容读了一遍。

    虽然他之前背得滚瓜烂熟,但是见到宋大人,激动的脑子一片空白。

    “然后呢?”宋念安和闻编并排走在崎岖的山路上。

    闻编走得有些艰难。

    宋念安则如履平地。

    “宋大人你要做的就是找出原因,并且治好她。”闻编觉得这个挑战太为难人了,所以说得时候有点儿心虚。

    宋念安:……

    她又不是医生。

    这完全是在为难她宋念安!

    但她一定要通关!

    一行人很快就来到了女孩的家。

    一大家子早就在等待。

    宋念安到的时候,所有人都站了起来,除了沙发角落,蜷缩在一起,精神不好的女孩例外。

    她显得格外突兀。

    小山村虽然看似贫乏,但主人公家里的条件却是极好,家具也是超现代化,打理得井井有条,看着让人很舒服。

    “宋大人……”一位妇女满面愁容,拘谨的捏着身侧的衣摆,显得有些扭捏。

    “请宋大人替我可怜的女儿看一看吧。”站在妇女身旁的男人,同样满面愁容。

    估计四处求医,寻找灵媒,渐渐消磨掉了他的希望,见到宋念安的时候,也没多开心,场面上的客套而已。

    宋念安拉过一条小板凳,在女孩的面前坐下。

    她的头发凌乱,显然刚发完病不久,浑身上下透着颓然,对生活失去了希望与期待。

    现在的她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等待下一次的发病。

    死不了,也活得不像样子。

    “你叫什么名字?”宋念安低着嗓音温声闻道。

    闻编被她的声音吸引,心脏跟着狠狠跳动了一下。

    女孩慢慢抬头,奇异的是她的情绪被安抚,三年来的内心从来没有像此刻这般平静过。

    “我叫小花。”她的声音干哑。

    妇女和她的男人,面面相觑,都在对方的眼里看到了震惊。

    小花很久没有开口说话了,更别说像现在这样,跟人平静的交流。

    “我叫宋念安。”她伸出手。

    小花稍稍迟疑后,伸手轻握了一下。

    “你好。”小花低下头,扯唇笑了笑,打招呼道。

    “不介意我在你面前做法吧。”宋念安从包里拿出折叠的小桌子,又陆陆续续地掏出几件东西。

    “做吧,习惯了。”只是眼前的这个人,让她感到最舒服,很轻松,在这一刻,仿佛她是三年前的自己。

    宋念安话不多说,在一个黑色的铁皮浅口圆盘里,滴了三滴绿色的液体,里面似乎有金粉在流动间闪烁。

    “这是什么?”小花感到很新奇,她见过很多灵媒做法,那些人的手法流程很大程度上都类似。

    倒是这个人,与众不同。

    “安魂液。”宋念安说着从手腕上撸下一个手串,摘下一个戒指,推到小花的面前:“戴一下,三分钟之后给我。”

    小花听话的戴好,然后好奇地看着宋念安的操作。

    除了宋念安器具之间的碰撞声,周围的人都不敢发出一点儿其他的声音。

    生怕惊扰了此刻和谐的一幕。

    宋念安抽出一张符文,点燃以后在空中顺时针转了三圈之后丢进圆盘里。

    她抽出另外一张符文,点燃以后在空中逆时针转了三圈,同样丢进了圆盘里。

    这样的动作做了三次。

    最后拿出一块白色的丝帕,在空中随意一挥,当它落在宋念安的手掌上时,正中央竟然多了一个黑色的符文。

    宋念安把它叠好放到一旁。

    “给我吧。”她伸手。

    小花把手串和戒指还给她。

    宋念安把它们戴好后,双手合十,低着头闭目。

    大概过了一分钟,睁开了眼睛。

    “三年前,你的爷爷是不是去世了?”宋念安突然说出来的话,让身后的妇女全身一颤。

    她寻找依靠一般的看向身旁的男人。

    老实的男人笨拙地安抚着他,沉寂的眼底露出了亮光。

    希望,宋大人,是希望吧!

    小花点点头。

    “你爷爷生前是不是白巫?”宋念安的这个问题,显然让这一家子的人很激动震惊。

    小花点点头。

    “那你知不知道,你爷爷一直想把他的东西传承给你?”宋念安又问道。

    “知道。”小花小声的说道,爷爷在世的时候,说她是他最看中的传承人。

    但那时候的她对这些感到很害怕,她不想跟爷爷一样,每天在屋子里念奇怪的经,村子里的小孩子都在背地里说她爷爷是疯子。

    她不想成为疯子。

    小花再次点头。

    “你抗拒他给你的一切,所以你爷爷一直留在你的身边。”宋念安透过烟雾,看到了一个老头子,坐在女孩的左肩上。

    一脸恶意的看着她。

    这种有执念的魂极为难缠,更别说是在自己的亲属身上。

    人有三盏灯,双肩各一盏,还有一盏在头顶。

    左肩的灯代表着健康与幸运。

    现在被老人一坐,明明灭灭。

    也就有了女孩时而正常,时而疯癫的现象。

    小花听了宋念安的话,惊恐到呼吸困难。

    “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太害怕了而已!”她哭丧着脸,解释道,脸上的悔恨任谁都看得出来。

    爷爷临终前,叫她过去,当时就想把所有的东西都传承给她。

    她抗拒一切,最后爷爷死不瞑目,还说会给她一个无法摆脱的惩罚。

    早知道会这样,她当初就该接受。

    白巫与巫者不同,村民有困难的时候都会找爷爷。

    她当时也是不懂事。

    能成为白巫,在这乡村里是一件多么光荣的事。

    “你现在只能接受它,不然你会一直这样,无法正常生活。”宋念安把燃着的火苗吹灭,从黑色的包里掏出一根细细长长的香。

    安魂液被燃得只剩下灰烬。

    宋念安把香插上去。

    “我接受!真心的!”绝对不是因为受折磨!

    “很好,勇敢的女孩。”宋念安赞许道,然后起身,端着香在女孩的头顶逆时针绕了三圈,低声念着不知名的言语,停下后又在女孩的头顶顺时针绕了三圈。

    “现在所有人都离开这间屋子。”宋念安把香放到桌子上,烟雾缭绕,隐隐约约中幻化出一个老人来。

    妇女惊恐的看看那人影,又看看自己的丈夫,再看看脸色平静的女儿。

    屋子里的人在宋念安的催促下离开了。

    她挡在门口,面对着他们,一副不管发生什么都禁止入内的样子。

    “宋大人,这样不会出什么事吗?”闻编推了下镜框,他不太放心。

    虽然崇拜宋大人。

    但在潜意识里,宋大人有些不靠谱。

    “在里面才会出事呢。”宋念安淡淡的扫了大伙儿一眼。

    大概过了三分钟。

    里面突然传来女孩痛苦的嘶喊,以及沉重的家具在地板上摩擦的声音。

    “宋大人,真的没事吗?”妇女忍不住伸长脖子,企图能透过封闭的门看到点什么。

    她的男人故作平静的训斥道:“你懂什么,我们要相信宋大人!”

    随后他缓和着语气,担忧道:“宋大人,不会有事的吧!”

    毕竟闺女发病的时候,他们都会陪在身边,哪怕不见得好,但总不会出什么大事。

    “放心吧,正在和她爷爷对接呢,过程虽然比平时痛苦百倍,但以后就好了。”宋念安丝毫不担心。

    那老头子这么折磨孙女,却舍不得孙女死。

    怎么可能在孙女同意接受传承以后,把人弄死呢。

    怎么着也得凭着最后一口气儿,把人给护住喽。

    里面的动静持续了大半个小时才停止。

    门是女孩开的。

    她换了一身衣服,凌乱的头发被她理得一丝不苟,目光清澈有神。

    宋念安打量她一会儿之后,目光突然变得锐利冷漠,快步越过她,在屋子里转了一圈。

    跟拍人员也哗啦啦的跟上去。

    宋念安转身的时候,女孩正在看她。

    宋念安的眼底流露出三分讥讽,四分冷漠,扯唇笑问:“你没送老爷子转生?”

    “是的,他说为人太累了。”小花目光直视着宋念安,与刚才弱小无助的模样截然不同。

    “所以你就让他魂飞魄散?”这不是一个白巫该有的行为,眼前这个人的心智早就坏掉了,不再是以前那个还未饱受折磨,天真无邪的孩子。

    “我在如他所愿不是吗?”断了转世为人的机会,真好。

    老头子的传承果然厉害,浑身充满了力量呢!

    真想……再吞噬几个孤魂野鬼!!!

    宋念安像吃了苍蝇一样恶心。

    “你好自为之。”她说完就离开了这户人家,然而走了两步,又返身到一脸欣喜的夫妇面前,在空中画了两个结印,同时打入两个人的体内,随后警告般地与女孩对视一眼,才转身离开。

    “宋大人,这样就结束了?”闻编觉得好像太过顺利了一些。

    “你说的挑战已经完成,不用跟着拍我,我还有点事要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傲娇特警〕〔重生八零:媳妇有〕〔弃女轻狂:毒妃狠〕〔抱定大佬不放松〕〔大明荒唐皇帝有属〕〔我就是这般好命〕〔杨辰宁蓉蓉〕〔安素东沐灵烟〕〔楼主大人求放过〕〔高冷慕少狂宠妻〕〔上门龙婿〕〔都市超级高手〕〔青梅很强势:小狼〕〔夫子剑〕〔八零女医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