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暴力甜妻:帝少不停送上门 第204章 见柳晴儿
    早上醒来,苏挽歌半坐起来发了一会呆,才转过头,看着床边的糖人,唇边绽开一抹愉悦的笑容。

    她今天不准备工作,却是把时间腾出来想去见一下柳晴儿。

    她将近晾了她近两个星期,苏挽歌觉得时间也应该差不多了!

    洗漱好,苏挽歌拉开了房门,并看到对面靠在墙上的顾墨轩,嘴角下意识地弯了弯。

    顾墨轩阔步走到她面前,俯身在她额头轻轻一吻,苏挽歌觉得,仿佛连空气都带着甜蜜的味道。

    他牵了苏挽歌的手下楼,在温母戏谑的目光下,吃好了早饭,然后才送顾墨轩出门,而自己直接去了柳晴儿那儿。

    ……

    “苏小姐!”宋小军恭敬地迎了上来,顾墨轩特地让他陪着,过分的小心,害怕苏挽歌会出一点事情。

    宋小军心中不由吐槽了一句,如果让苏挽歌掉了一根头发,恐怕他的人生也到头了!

    “柳晴儿呢?”

    宋小军引着她进去,最后,在一间只有一扇小窗的房间门外停下。

    苏挽歌似笑非笑地看了眼宋小军,看来顾墨轩折磨人的手段倒是很有一套,这种地方终日待着,正常人都得疯!

    宋小军讪讪地笑了下,特地还为顾墨轩解释了一句,“总裁让我看着人,其他地方不方便,就这里空一些了!”

    苏挽歌轻嗤了一声,算了吧!就算只有这里方便,哪怕换个房间,都比之这里好太多!

    在苏挽歌的注视下,宋小军说不出话,只能别开头看空气。

    苏挽歌推开门,房间的灯光昏暗,说不出的压抑,而柳晴儿就呆滞地坐在床边,似乎不知道动弹。

    良久,她才僵硬地抬起头,在看见苏挽歌的瞬间,瞳孔猛地瑟缩了下,心中生出些难以控制的恐慌。

    苏挽歌终于是来了!

    苏挽歌缓缓地迈动了步子,房间里不通风,弥漫着一股霉味,令人作呕!

    苏挽歌要见柳晴儿,但可愿意因为她令自己再受一点委屈。

    她嫌弃地撇了下嘴,看了宋小军一眼,“换个地方再谈!”

    话落,她兀自走了出去。

    柳晴儿终于动了,癫狂地朝着苏挽歌直接冲了过去,“你不能走!苏挽歌,你不能走!”

    苏挽歌的脚步顿住,她转过身,面色平静地望了柳晴儿一眼,然后直接走了。

    柳晴儿更加疯狂,直到看不见苏挽歌的身影,才停下了所有的动作,身形枯槁。

    她不知道这样安静的令人恐惧的日子还要过多久!

    “柳小姐,苏小姐在另外一个房间等你!”开口的是平常给她送饭的男人,眼里带着淡淡的讥嘲,对柳晴儿实在是看不上眼。

    柳晴儿的心仿佛被一双大手死死攥紧,几乎透不过气来,刚刚苏挽歌明明不打算离开,偏偏故意摆出架势给她看,摆明了是想看她笑话。

    柳晴儿心中恨的要死,却只能强自忍耐着,跟着那人身后走了出去。

    宋小军很会来事,给她找了一张沙发,苏挽歌好笑地瞥了他一眼,后者脸上是恰到好处的笑容。

    苏挽歌轻轻一笑,脚步声近了,她转眸,好整以暇地看着柳晴儿走了进来。

    她似乎是强忍着怒火,但眼中的怨毒几乎是溢出来,苏挽歌看着她轻笑出声,眼角眉梢将那抹轻慢演绎到了极致。

    苏挽歌瞧不起她!柳晴儿的胸膛急促起伏,她又凭什么瞧不起她!

    苏挽歌看了宋小军一眼,宋小军摆了摆手,原来守在房间里的人退了出去。

    “苏小姐,您一个人可以吗?”

    宋小军提心吊胆,换了别人他倒是不担心,可偏偏眼前这位柳小姐下手可比谁都黑,不容小觑。

    要是苏挽歌大意受了点伤,他这颗脑袋恐怕就不能好好地长在自己身上了!

    苏挽歌好笑地看了他一眼,“行了!你不用担心我的安危!”

    这会儿,宋小军才无可奈何地退了出去。

    苏挽歌转头望向愤愤不平的柳晴儿,噗呲一声笑了出来,“你真有意思!”

    她的口气,裹挟着分明的嘲弄。

    柳晴儿再也忍不住,口中的话冲了出来,“苏挽歌!你凭什么关着我,你非法拘禁,让外人知道,你没有好果子吃!”

    “你也懂法律啊?”苏挽歌笑得轻慢,“那之前做事的事情怎么不考虑下是不是犯法呢?”

    柳晴儿气闷,“苏挽歌,你跟我不一样,我是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光脚不怕湿鞋,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会放过你!”

    苏挽歌笑意妍妍地看着她,似乎一点儿也不在意她的威胁。

    柳晴儿心中不由增添了几分恐慌,厉声开口:“苏挽歌!”

    “哦!”苏挽歌应得漫不经心,“你女儿呢,不要了?”

    柳晴儿脸色变了变,随即,并觉得有些好笑,“你觉得我在乎?”

    苏挽歌微微眯起眼睛,“你就不怕我对付她?”

    柳晴儿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她该是个儿子的,可惜并不是,如果我当初生的是儿子,我现在依旧是韩家的少奶奶,甚至韩家的一切,未来都是我的。可偏偏是个女儿,所以,她有什么用?”

    柳晴儿咧着嘴笑,笑声暗哑,莫名的渗人,“我本来做了打算,我带着这个女儿,去博墨轩的怜惜,他本来就喜欢我,不会看着我一个人如此艰难地带着孩子,只要给我时间,我和他一定能够重新在一起!”

    苏挽歌有些不可思议地接了她的话:“只是顾墨轩不打算继续和你纠缠,所以这个女儿对你就失去了仅剩的一点作用,是不是?”

    柳晴儿随意点头,“是啊!她既然没有作用,对我来说就是一个累赘!”

    苏挽歌微微心寒,知道柳晴儿狠,但虎毒尚且不食子,眼前这个人就是一个疯子。

    柳晴儿还在笑,“要不是墨轩帮你,我玩不过我的,苏挽歌,你不过就是运气好了一点而已!”

    苏挽歌垂下眼帘,跟她说之前才得到的消息:“你提前支付了保姆六个月的工资,时间早就过了,她家庭并不富有,养不了你女儿,她又联系不上你!你的女儿在这种情况下送不了福利院,迟早是要送人,或者直接扔了!”

    柳晴儿心头蓦然一疼,但却想到她承受的一切都是源自于那个孩子,如果当初她生的是儿子该有多好。

    所以,她的心又狠了下来,“我说了不关我的事情,扔就扔了!你不用特地跟我说!我能养她这些日子,已经是对她最大的恩惠了!”

    苏挽歌的火气,在柳晴儿的冷言冷语中直接涨到了极致。

    她豁然起身,几步走到柳晴儿面前,狠狠一巴掌直接甩在了她脸上。

    柳晴儿瞳孔一缩,怨毒地盯着苏挽歌,就要直接动手。

    苏挽歌没有给她反手的机会,直接另一个巴掌甩了过去,脸颊两边正好对称。

    柳晴儿是快疯了,“苏挽歌,你凭什么打我!”

    她疯狂地朝苏挽歌扑去,却被后者轻易地避让开来。

    “你继续闹,我索性等你冷静个几天后再来看你!”

    话落,苏挽歌面容平静地注视着柳晴儿,再不打算动弹。

    柳晴儿高高举起的手怎么也落不下去,双眼赤红地盯着苏挽歌不放。

    “这会儿冷静下来了?”苏挽歌轻笑了声,坐回了沙发上。

    柳晴儿死死攥紧双手,一声不吭地站在原地。

    苏挽歌仿佛才想起来,“刚刚你说我犯法是吗?”

    苏挽歌拿出手机,直接扔了过去,“给你!打电话报警!看看警察是抓我,还是抓你!蓄意杀人,我看你得在里头蹲上多少年!”

    手机砸在柳晴儿脸上,她偏偏不敢动弹!

    “不打是吗?那就别找那些无畏的东西来威胁我!我还真不怕!”苏挽歌厌恶地撇了她一眼。

    柳晴儿用仅剩的理智强自忍耐,“你到底想怎么样?”

    她望着苏挽歌歇斯底里地吼道:“我有责任没错,但你之所以遭受到那些,只能怪你识人不清。是段靳涯邀你来的,酒店是韩予琛的,人也是韩予琛借给我的,你为什么不找他们!”

    “如果你不骗段靳涯,他不会欺瞒我!”苏挽歌淡淡说道,“而韩予琛,不用我动手,顾墨轩会自己看着办的!那现在放在我面前的,就只剩下你一个了,柳晴儿,你说是不是?”

    “我骗他?”柳晴儿笑得讽刺,“他要没有动那个念头,我怎么能够骗的了他!”

    “所以,段靳涯的演艺事业毁于一旦,你觉得这个惩罚还不够?”苏挽歌问的直截了当。

    柳晴儿愣了下,从他出国留学后,段靳涯这个人仿佛从娱乐圈直接消失了踪迹一般,再没有一个娱乐新闻上有提过他只字片语。

    之前她没有深想,自顾不暇,现在听到苏挽歌的话,她才算反应过来,“你动了手?”

    不对,苏挽歌向来心软,“是墨轩?”

    苏挽歌没有否认,她清楚顾墨轩私下到底是动了手,但他没能下狠手,已经是顾忌到她了。

    段靳涯的确欠教训,所以,苏挽歌也由着他去了!

    柳晴儿心中一沉,“苏挽歌,事情做我已经做了,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你直截了当地说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