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暴力甜妻:帝少不停送上门 第323章 颠倒黑白
    谢谢……

    susan低声应了,挂断了电话。

    苏轻歌对她总是这样的生疏礼貌,susan眼里是自嘲,怎么偏偏她就喜欢上了这么一个男人呢!

    她知道该回头,她自认条件不差,找个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啊,可偏偏怎么对不喜欢她的男人着了魔。

    susan深吸了口气,压下了繁杂的思绪,踩下油门,以最快的速度往机场赶去。

    ……

    本来态度还强硬的苏母,比谁都快地上了车,神色间是抹不开的担忧之色。

    车上,手提电脑放着的正是林艳的直播,那个女人边哭变说,任是谁看了都觉得她是委屈极了。

    苏母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副驾驶座的温兆谦刚挂断电话。

    “兆谦,怎么样了?”

    温兆谦看向苏轻歌,有些烦躁地砸了下车窗,“那边不同意撤直播,我让他开价却被一口回绝了,不留任何余地。”

    苏轻歌身体微微往前倾,眼中隐隐有几分怒色。

    “能查到是谁动的手吗?”

    温兆谦颔首,“已经让人去查了,在我们到机场之前该有答案!”

    电脑屏幕里,林艳哭声越发压抑,似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好一会儿都说不了话,而后,连连道歉。

    “……不好意思…我情绪有点控制不住,对不起!”

    林艳双手遮住脸颊,低头似乎在压抑自己的情绪,等了一会儿,才抬起头,眼睛红红地说道:“那个时候我正好跟苏挽歌坐同一排,只是我的位置靠里,她比我去的要早,所以我只能从她面前过去。”

    “大家都去过电影院的,应该知道大部分电影院的前一排和后一排之间的距离不是空的特别大,苏挽歌当时没有要让的意思,我只是小心地擦着前排的椅背过去,只是特别地意外,也是因为我手里拿了挺多的东西的,爆米花和饮料等等一些吃的。”

    “然后走过去的时候饮料没有拿稳,就直接倒在了苏挽歌身上,我下意识地拿住饮料,其他的东西却撒了一地,就算是我已经补救了,但没有办法的是饮料还是倒了一些在苏挽歌的衣服上。”

    林艳咬了下唇,微微低垂下眼帘,小声地抽泣了两声,“我当然觉得很抱歉,所以立刻就跟苏挽歌道歉了,当时电影还没有开场,而楼下就是商场。”

    “所以,我就说,这样穿着一件湿衣服也不大好,不然让她去换一件衣服,衣服的钱当然我会出。”

    “苏挽歌当时看我的眼神很……”

    “特别瞧不起人,好像我在她面前应该低她一等似的,她说她的衣服我赔不起,那种轻蔑的态度太让人生气,只是我有错在先,所以,无论衣服多少钱,我都愿意赔!”

    看到这里,苏母直接火了,“胡说八道!挽挽不可能会这样子!”

    苏轻歌握住了苏母的手,“妈,别生气,她这样无凭无据的诬陷,别人不会信!”

    可真的不会信吗?本来没有几条弹幕的直播评论数直接上去了,讽刺谩骂不断。

    “总有些人以为有钱就很了不起,苏挽歌的眼睛恐怕是长在头顶上去了!”

    “难怪会被绑架,这种人,也活该被绑架,不值得同情!”

    “我身边有钱的人不少,但大多都是特别谦虚礼貌的,如同苏挽歌这样的人,还真的是挺少见!”

    “人渣,社会败类,上次绑架,真的是为社会除害,可惜让她跑了,不然世界得多清净!”

    ……

    苏母气息急促,气得不行。

    苏轻歌将弹幕给关掉了,“妈,这当不得真,应该是别人请的水军,刻意说的难听话!”

    苏母点了下头,注意力放在电脑屏幕上。

    林艳有意无意地侧过脸,将脸颊那侧清晰的淤青展露在镜头面前。

    林艳肤色很白,那块淤青就显得特别的触目惊心。

    “我当时说,被我弄脏的衣服无论值多少钱,我都愿意赔。那个时候我的确有些生气,已经是很努力地在控制自己的脾气,不过我想那个时候语气可能没有太好,稍微有点冲吧,这是我的不对。”

    “然后,苏挽歌十分嘲弄地用手指着我,就在哪里笑,她说,你知不知道这件衣服多少钱?”

    “我窝火的不行,就直接将钱包拿了出来,里面的大概有两千左右的钱,我全都拿了出来,递给她,我说如果不够,我可以转账给她!”

    “钱,苏挽歌接了,只是她直接拿着钱甩到了我脸上,我当时懵住,实在是太侮辱人了,就没有这样的!”

    苏母神色越发紧绷,放在膝盖上的手不自觉地攥紧,紧紧盯着屏幕中的林艳。

    她的女儿绝对不可能这样过分,任由林艳这样说下去,挽挽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苏轻歌有些担忧,“妈,我们不看了。”

    苏母深吸了口气,扯了下嘴角,“我没事,我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这点不算什么!”

    苏轻歌低眸,视线落在她攥紧的双手上,不置可否。

    “我去她妈的!我联系人,黑了这个网站!让他们放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温兆谦骂了一声,直接拿起电话打了出去。

    “不用!”

    温兆谦看向苏母,“姑姑?”

    苏母的手松开,神色冷然却很理智:“现在就停了,别人还以为是我们心虚!”

    苏轻歌对着温兆谦点了下头,他也是这个意思!

    温兆谦低声骂了一句,有些不甘心地将电话挂断。

    “那现在怎么办?就任由别人在我们头上拉屎?”

    温母眉头皱紧,“温兆谦,你再说一句脏话试试看!”

    温兆谦讪讪,“我这不是着急吗?”

    温母瞪他一眼,而后转眸望着苏母:“现在我们只能等,等到挽挽回来,我们了解了整件事情之后,才能想出有效的对策,要是蛮干,说不定正好上了别人的套,将事情闹的更复杂!”

    人家显然是有备而来,他们什么情况还还不清楚就直接冲上去,说不定正好被人家下了套,反而是闹的风风雨雨。

    苏母点了下头,眼神很冷:“今天只去接挽挽回来,其他的事情,都不许做!”

    温兆谦不太甘心,但现在也只能是如此了。

    林艳的话继续传了出来,“我真的气的浑身都是发抖,我就直接问她:我说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镜头下,林艳仍旧是气极了,眼睛更红,那刺眼的淤青清清楚楚地展露在所有观众面前。

    “苏挽歌笑了,她对我说:想我原谅你特别简单!说完这句话,她直接抬手,将一整杯奶茶从我头上倒了下去。”

    “我当时都懵了,就没有想过她会这么做。我真的是快气疯了,我说做人不能这么过分。而她回应的,是一个巴掌。我耳边嗡嗡作响,好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

    “我没忍住,还手了。不过我根本打不过她,最后反而是惹了一身的伤回来,太丢脸了!”

    林艳的每字每句,以相当恐慌的速度传遍了网络,当然,其中不乏有心人的推动。

    直播到这里,对于苏挽歌的谩骂声直接淹没了苏挽歌的微博,甚至不少好事者将直播链接@给顾墨轩。

    奉劝他看清苏挽歌的真面目。

    “之前觉得顾先生跟何米佳传绯闻是不是不太好,但是看了直播才觉得,顾先生大概正是因为看清了苏挽歌的真面目,才会放弃苏挽歌吧!我想说,放弃的很对!”

    “简直人渣,败类,没有见过这样的人!”

    “有钱?比你有钱的人多了去了,眼睛恨不得直接长在天上的恐怕只此一家!”

    “我觉得八成苏挽歌是电视剧小说看多了,天凉王破啊!霸气,服气,呵呵……”

    “什么年代了,苏挽歌八成是脑子进了一个太平洋的水吧,用有钱和分钱将人分成三六等,我就呵呵了,我特么钱不比苏挽歌少,是不是苏挽歌在我面前也得低一等?”

    更有微博大v号跟着带节奏,也不知道从哪里传开的消息,顾墨轩跟苏挽歌似乎是真的已经分道扬镳,所以,即使不是指名道姓,但他们总有别的办法带一波节奏。

    “s女设计师以钱为根据划分人种。”

    亦或者是“近日绯闻缠身的某人,最近又发表了让人‘耳目一新’的观点!”

    更是有段子手编成了各种段子,直播尚未结束,苏挽歌的名声已经跌到了谷底。

    苏母他们到机场门口的时候,susan就等在那里。

    林艳就站在机场大厅里,对着所有人卖惨。

    温兆谦的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径直朝那边走了过去。

    susan眉间一蹙,冷冰冰地说道:“温兆谦,你过去要是那个女人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跟你比谁哭的大声,你怎么办?”

    温兆谦的脚步停下,忿忿地转过身中,眼中隐隐有几分戾气流转。

    他低骂了一声:“艹!”

    susan看向苏母和温母,“阿姨,我觉得我们不进去好一点,免得被他们缠上,等挽挽出来了,我们接她回去,再想对策。”

    苏轻歌意外地看了她一眼,因为susan的想法跟他相似。

    温兆谦心中不太爽快,有人在他们面前作妖,他却没有半点办法,反而要避开人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原来我生而不凡〕〔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