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暴力甜妻:帝少不停送上门 第333章 顾某某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窗外已经是阳光明媚。

    苏挽歌伸了个懒腰,才缓缓地睁开眼睛,窗帘依稀透进点光亮,身体仍旧有些疲乏,但是比昨天已经好很多了。

    敲门声响起,是温母让她下楼吃饭。

    苏挽歌含糊地应了一声,才拿过手机。

    上面有一条留言。

    你男人:醒了记得吃早饭,还有……早安!

    笑意荡漾在眸底,苏挽歌才回了条信息回去。

    “醒了,正打算去吃早饭!早!”

    点了发送,她眉眼弯弯,才将“你男人”三个字给改成了……

    顾墨轩?

    三个字打好,苏挽歌又一个个字删除掉,最后改成了:顾某某。

    她看着已经改好的名字,嘴角勾了勾,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顾某某三个字跳跃在眼前,她浅浅笑开,轻咳了一声,才接起了电话。

    “才起来?”

    “嗯,刚起来!”

    顾墨轩低声带笑,“挺早的!”

    苏挽歌眼皮一掀,从床上下来,将窗帘拉开。

    突然的光亮让她下意识地眯了下眼睛,心中喜悦蔓延,却故意拿捏着腔调:“顾墨轩,你什么意思啊!讽刺我是不是?”

    她刚刚看过时间,已经是八点半了。

    “在下……不敢!”他尾音拉长,苏挽歌可以猜的到,他现在应该是眉眼带笑。

    “哪里有你不敢做的事情啊!”苏挽歌故意怼他。

    顾墨轩失笑,“你把聊天都聊死了,我该怎么接?”

    苏挽歌轻哼了一声,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顾墨轩眉宇间一片柔和,“真想见到你!”

    若是每天清晨,醒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你,该有多好!

    苏挽歌一怔,脸微微红了,有些别扭地哼哼了声,“矫情!”

    敲门声响了起来,温兆谦戏谑的声音传来,苏挽歌紧了紧神,逃也似地说道:“我去吃饭了,先这样!”

    顾墨轩挑眉,耳边传来“嘟嘟嘟”的声响,他勾了下嘴角,眼中是浅浅的笑意。

    她该是害羞了!

    宋小军拿着又一摞的资料进来,放在了办公桌上,迟疑开口:“总裁,你是不是先休息一会?”

    从昨天到现在,顾墨轩都在忙着工作,一刻都没有停过。

    顾墨轩默然,只是将资料拿在了手中,继续工作。

    宋小军有些担忧,想了想,又说道:“总裁,我想苏小姐应该不愿意看到您这样不爱护自己的身体!”

    顾墨轩的动作顿住,抬起眼帘朝宋小军望去,眸色微冷。

    宋小军头皮发麻,早知道就不该开这个口。

    宋小军浑身紧绷地等着顾墨轩的批判,他向来不喜欢别人对他的事情指手画脚。

    可胆战心惊地等了好半晌,也没听到有任何动静,宋小军忍不住悄悄抬眸。

    顾墨轩的视线落在手机屏幕上,苏挽歌传了一张刚刚拍好的自拍照,有些傲娇地附言一句:不是想见我吗?准了!

    他眉眼间是化不开的柔色,宋小军竟然在他脸上看到了几分温柔。

    宋小军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却见顾墨轩拿起手机站了起来,“收拾好!”

    宋小军逃过一劫,下意识地点了下头,发傻地看着顾墨轩走进了休息室。

    他长大嘴巴,好半晌不能合拢。果然是英雄难过美人关,这句话当真是自古名言。

    苏挽歌将短信发了,料想顾墨轩可能有的反应,忍不住笑了。

    “表妹,你躲在房间这么久都不出来,是准备孵小鸡了吗?”温兆谦开玩笑似地说道。

    苏挽歌撇了下嘴,才走了过去,气势汹汹地拉开了房门。

    温兆谦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吃早饭……”

    苏挽歌猛地响起什么,“啪”!

    大门在温兆谦面前被甩上,差点撞到了他刚刚伸出去的手。

    温兆谦莫名其妙,才吐出最后一个字:“……了!”

    温兆谦上前,敲响房门:“苏挽歌,一大早的,你发什么疯?”

    苏挽歌心有戚戚然,听不见温兆谦说的半个字,只是捂住脖子,匆忙跑进了浴室。

    她对着镜子照了又照,昨天的痕迹已经下去很多,但脖子上的粉已经脱掉,直接很明显地透了出来。

    还好她及时关门,不然让温兆谦看了去,他恐怕是要笑自己一辈子了!

    苏挽歌翻箱倒柜地找出化妆箱,小心翼翼地给遮掩了过去,直至半个小时之后,才出了门。

    环着手靠在墙边的温兆谦掀了下眼帘,“表妹,能不能跟我说一说,你这回玩的是哪一出?”

    苏挽歌妆容精致,不过是吃个早饭而已,需要如此兴师动众吗?

    苏挽歌朝他扯了下嘴角,“我乐意,你管我啊!”

    温兆谦耸了下肩膀,猛地凑近她面前。

    苏挽歌吓了一跳,心中更是发虚,但越是心虚,表现的越是镇定,她板着脸推开了温兆谦的脸,“干吗?”

    温兆谦意味深长地说道:“表妹,一件事情要是表现得跟平时截然不同的时候,就很有可能有问题!”

    苏挽歌抿了下唇,斜眼望她,皮笑肉不笑,“所以,我亲爱的表哥,你是想说我有什么问题?”

    苏挽歌的眸中带着浓浓的警告之色,温兆谦耸了下肩,“暂时没有发现!”

    苏挽歌阴测测地笑了两声,“你再觉得我有问题,信不信我让你成为问题!”

    温兆谦缩了下脖子,跟在苏挽歌之后,迈动了脚步,“挽挽,女孩子家家的,这么凶小心嫁不出去!”

    苏挽歌刚刚抬脚,温兆谦就蹦出了好些距离。

    她轻哼了一声,慢条斯理地将脚放了下去,“表哥,你还真不用担心我能不能嫁的出去,你先……”

    “你们俩不下来吃饭,在这里说什么悄悄话呢!”温母刚刚上楼,笑呵呵地对着两人说道!

    苏挽歌眼波流转,再狡黠不过,“舅妈,刚刚表哥说他最近认识了一个不错的姑娘,要我陪他去选件称心的礼物,人家姑娘生日呢!”

    温母愣了下,转眸看了温兆谦一眼,微微眯起眼睛,“那之前那个怀孕的女孩子呢?”

    温兆谦叫苦不迭,“妈,我都说过了,是误会!”

    苏挽歌差点笑出声来,“舅妈,确实是闹了乌龙,她其实没怀孕,是自己弄错了。表哥又不关心她,弄得人家心灰意冷,就直接跟他分手了!”

    温母恶狠狠瞪他一眼,“是该分手!”

    温兆谦半个字都说不出来,他之前解释了好机会,她妈一个字都听不进去,可偏偏苏挽歌随口一说,她妈信的跟什么似的。

    他都怀疑,“妈,其实我是你捡来的吧?”

    苏挽歌噗呲笑了一声,这就叫no作no die!

    温母的脸果然一沉,面色不善地往他走去,捏住了温兆谦的耳朵,“臭小子,你皮痒了是吧?”

    温兆谦高声叫疼,可怜兮兮地望向苏挽歌。

    苏挽歌憋着笑,看了一会儿戏,才乖巧地走过去,拉了拉温母的手腕,“舅妈,我饿了!”

    温母的神色一下子就温柔起来,虽不是如沐春风,那也是阳光和煦。

    “好,我们先去吃饭!”

    话落,她挽住了苏挽歌的手,恶狠狠给了温兆谦一记眼刀子,“等会再跟你算账!”

    温兆谦已经是被打击的无话可说,他想,他大概可以确定自己一定不是亲生的了!

    苏母坐在餐桌边上,看着她进来,板着一张脸,一言不发!

    苏挽歌心头一跳,只觉得苏母落在她身上的目光带着几分审视。

    “化妆了?”

    苏挽歌的身体一僵,才勉强平静地坐了下来。

    她糊弄温兆谦可以,但是了解她至极的太后娘娘,根本不能随便糊弄过去。

    苏挽歌浅浅笑了下,“是表哥让我化妆的!”

    猛地提到了自己的名字,温兆谦茫然地抬起头来。

    温兆谦就坐在苏挽歌边上,她悄悄伸过手掐了他一下。

    “表哥要买礼物给喜欢的女孩子,让我帮他参考。他刚刚说让我打扮好,不然带出去丢他的人!”

    “我什……”我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了。

    苏挽歌踩着他的脚上,笑吟吟地望着他,“表哥,我们吃过饭就去买礼物,是不是?”

    她眼中分明有几分威胁,又是紧张的不行。

    温兆谦轻咳了一声,点了下头,“……对,姑姑,等会我带挽挽出门逛街!”

    苏母将茶杯放下,淡淡地看了眼两人,好似没有察觉两人之间的眼神交流,“也好,我也很长时间没有逛过街,带我一起去吧!”

    苏挽歌一愣,嘴里微微发苦,正想着要怎么拒绝才最不会出错。

    温母有些好笑地看着两人,才开口说道:“我陪你去吧,跟年轻人去逛街有什么意思,他们喜欢的东西乱七八糟的,不和我们的眼光!”

    苏挽歌松了口气,感激地朝温母递了一个眼神过去。

    苏母低笑了一声,“他们真要去逛街,我倒是无所谓,只是怕就怕,她打着去逛街的名义,又去见那个谁!”

    苏挽歌心头一跳,她的心思正好被说中。

    顾墨轩说想见她,她其实也想见他。

    只是苏母在,她要是直接出去,苏母肯定不会让,只好打了自己表哥的幌子,这会儿却是被戳穿了。

    温兆谦无奈地看着她,表示自己是有心无力!

    苏挽歌抿了抿唇,“妈,我真有点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我来自缪星〕〔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