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暴力甜妻:帝少不停送上门 第458章 烂泥扶不上墙
    平平和安安睁着一双大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苏挽歌看,目光中有太多的新奇和不可思议。

    苏挽歌念头微转,就知道他们在惊讶什么,她跟人动手,这还是第一次!

    苏挽歌嘴角泛开浅浅的笑容,摸了摸安安的脑袋,“摔疼了没有!”

    安安乖巧地摇了摇头,刚刚摔到的时候是疼,现在劲头过去了,也就不怎么疼了!

    苏挽歌的心微微放了下来,“有没有被吓到?”

    安安又是摇头,然后盯着苏挽歌看了好几秒种,才赞叹出声:“妈妈,你好厉害啊!”

    苏挽歌挑了挑眉,朝平平看了过去,平平的表达方式比起安安要含蓄很多,他伸手给她竖了个大拇指。

    苏挽歌按了按自己的眉心,好像她辛苦营造的慈母形象在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完全被破坏了,她心头略微有一些无奈,忍不住低低地笑出声来。

    “跟哥哥姐姐说再见,我们回家了!”

    平平和安安朝段靳涯看了一眼,利落地挥了挥手,“哥哥再见!”

    夏曼丽还有些依依不舍,眼巴巴地看着平平和安安。

    安安微微歪着脑袋笑得十分可爱,“姐姐,你想我的时候可以来找我玩!”

    夏曼丽的眼睛一亮,重重地点了点头。

    苏挽歌有些哭笑不得,夏曼丽怎么跟个孩子似的,不过,让人真心喜欢,如何也讨厌不起来。

    夏曼丽小心翼翼地对苏挽歌问道:“悦悦姐,我可以找平平和安安玩吗?”

    苏挽歌忍不住轻笑了一声,才在夏曼丽期待的目光中微点了下头,“随时欢迎!”

    话落,苏挽歌朝众人微微颔首示意,才牵着自家的两个宝贝离开了剧组……

    ……

    焦雪梅的鼻子已经完全变形了,只能紧急地推进了手术室进行重造,隔了一天,她才清醒了过来。

    焦雪梅下意识地伸手摸向自己的鼻子,触及纱布粗糙的质地,焦雪梅的心高高地悬在半空。

    邹燕坐在床边,冷淡地斜了她一眼,“鼻子修复的还算成功,等恢复期过了,跟以往不会有太大的差别!”

    邹燕是焦雪梅的经纪人,但并不是只带她一个人,她带了七个新人,之前将焦雪梅送到了剧组,就忙着给其他人拉资源,谁知道她不在的这短短几天,焦雪梅就给她闹出了这么大的乱子!

    念头即此,邹燕的眼中不由掠过一道厌恶之色,要不是焦雪梅背后有金主,她绝对不会接手这么一块烂泥,脾气不好,连脑子都进了水,简直是没救了!这么好的一盘棋,她竟然下成这样!

    焦雪梅略松了口气,只是想起当天发生的事情,她的眼中溢满怨毒之色,“报警了没有,把那个叫林悦的给抓起来!”

    “抓起来?”邹燕嗤笑了一声,手中的报纸扔在了茶几上,“你还觉得自己的处境不够糟糕是吧?”

    焦雪梅缩了缩脖子,对这么想来严肃的经纪人她有种不受控制的惧意。

    “如果不是她对我动手,我也不会进医院!”

    邹燕气笑了,“焦雪梅,我给你塑造的人设是天生直率,好像没让你去当个脑残吧?”

    邹燕没半点留情的犀利让焦雪梅有些不太爽快,“邹姐,是她对我动手的,我要是就这么算了,以后这个圈子是不是谁都有胆子找我麻烦了?”

    “是不能就这么算了!”邹燕如此说道。

    焦雪梅的眼睛一亮,“邹姐,你是不是有对付她的好办法?”

    邹燕冷冷地睨了她一眼,“你去跟她道歉!”

    焦雪梅的表情直接僵硬,觉得自己好像是出现了幻听,不可思议地问了一句:“你刚刚是说让我去跟林悦道歉?”

    邹燕微微颔首,脸上并没有多余的神情。

    焦雪梅涨红了脸,“不可能,凭什么我被教训了一顿还得跟林悦去道歉,你疯了吧!”

    邹燕的脸色猛地一沉,焦雪梅心头一悸,下意识的缩了缩身体。

    “我教过你,无论说话做事,都不要忘记我给你的人设,你骂人家的孩子没教养,这件事情传出来,这个圈子你就不用混了!”

    焦雪梅不太服气,“是那个孩子先过来推我,这不是没有教养是什么?”

    邹燕的神色更为冷漠,“对,我还忘记了你竟然还对一个三岁的孩子动了手,焦雪梅,你可真叫我刮目相看!”

    “我是本能反应,再说,那个孩子不也没什么事嘛!”

    看着焦雪梅没有半点悔改的意思,邹燕心中最后一丝侥幸也散了,她不介意自己带的艺人恶毒,但是连最基本的情绪管理都做不好,连最起码的装模作样也不会,这个圈子也不太适合她混,免得以后她还会带累!

    “焦雪梅,剧组那天那么多人都在,你想过没有,很有可能你跟人家冲突会被其中的某些人给拍了下来,到时候要是视频发到了网上,你觉得人家会怎么看你?”邹燕到底是提醒了一句。

    “我又没错,人家能这么看我?”

    邹燕直接笑了,“行,你厉害!我恐怕自己没那个本事,带不了你!你好自为之,我回公司之后会递交申请,换一个经纪人给你!”

    焦雪梅瞪大了眼睛,她总算还知道邹燕的本事够大,“为什么?”

    邹燕站了起来,“因为我自觉本事低微,带不好你!”

    邹燕将茶几上的钱包拿在手中,往床上一扔,“这个钱是林悦给的,我没动过,你的医药费没有从这里面挪过一分钱!带过你一场,我劝你一句,把这个钱还给林悦,然后好好地跟人家道个歉!再去跟剧组的人也道个歉,不然人家要对付你,我怕你承受不起!”

    邹燕看了她一眼,焦雪梅的表情清楚告诉她,邹燕的话,她根本没有听进去。

    邹燕深吸了口气,继续说道:“你出道的时候打的旗号是纯天然,我也不知道你怎么会作死跑过去整容,你现在因此进了医院,这个消息很容易传开,在此之前,你自己发个微博,态度坦率地承认自己整了鼻子!”

    焦雪梅满是不以为然,邹燕也不想再说什么,之前说的劝导她已经是仁至义尽!

    “你好自为之!”

    话落,邹燕拉开了病房的门,径直走了过去!

    焦雪梅死死地盯着房门,眼神狠厉,直接拿起床头柜上的水杯,朝前砸了过去。

    让人道歉?凭什么!她绝对不会放过那个林悦!

    在整件事情上,焦雪梅都不觉得自己有错,是那个林悦对不起她,谁让她不好过,谁就别想太好过!

    焦雪梅的眼中溢满怨毒之色,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欠身拿过床上的那个红包,打开看了一眼,嗤笑出声。

    几千块?林悦她打发叫花子呢?

    邹燕她怕是胆子太小了,那天冲突发生的突然,她也没看见有什么人拿着手机在拍!

    只要没有视频,那话要怎么说,不都由着她来吗?

    想到这里,焦雪梅的嘴角忍不住勾了起来,迫不及待地想看到苏挽歌凄惨的模样!

    ……

    当天晚上,焦雪梅就给自己准备好了一份演讲稿,然后开了直播,先不说话,只对着摄像头先掉了几颗眼泪。

    焦雪梅不过一个没有什么作品的新人,只是这点上她却够聪明,给直播间加了一个特别的名称:段靳涯跟单身母亲的三俩事!

    然后,冲着八卦而来,直播间直接爆了!

    ……

    夏曼丽跟平平在下五子棋,夏曼丽眉间皱的都可以夹死一个苍蝇,她本来是想在两个孩子面前炫耀一下自己高超的棋力,却没有想到,只炫耀了两三局,就被打脸了!

    她竟然发现,她已经快赢不了平平了!

    安安凑着脑袋看着棋盘,双眼晶亮地看着两人,“曼丽姐姐,你快下啊!”

    夏曼丽忍不住叹了口气,才有些不太确定地将旗子放了上去。

    平平的嘴角浅浅地勾起一个弧度,旗子落地,“姐姐,你输了!”

    确实是输了,夏曼丽深吸了口气,但心中还是觉得很挫败!她下了多少年的五子棋竟然输给了三岁的孩子!

    这当真是一个极其背上的故事。

    夏曼丽无奈点了点头:“是,我输了!”

    安安跳了起来,“哥哥,你好厉害哦!”

    平平笑得矜持,但眼中还是透出了愉悦之色,“姐姐,要不要再来一盘?”

    再被打脸一次吗?夏曼丽是拒绝的,只是偏偏平平和安安的两双大眼睛望着她的时候,夏曼丽的拒绝就说不出来。

    她只好耸拉着脑袋认命,“好吧,我们再来一次!”

    手机铃声响了一下,夏曼丽拿起手机随意地撇了一次,神色却是一怔,拿起旗子的手顿在了半空。

    剧组里的场务给她分享了一个视频链接,让她震惊的是直播间的名称。

    场务的第二条消息随后就发了过来:“焦雪梅开了直播,反正是在跟林悦和段靳涯泼脏水,我们导演也有份!”

    夏曼丽看到这句话之后,直接打开了链接,越看,脸色就越黑。

    “安安,你跟哥哥玩一下,我去找悦悦姐!”

    安安自然高兴的不行,坐在了平平对面。

    夏曼丽转身,快速地跑到了房子里,“悦悦姐,出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