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暴力甜妻:帝少不停送上门 第637章 威胁到我头上?
    房门打开,卫东跟白少牧的助理打了个照面,他下意识地想要往回缩那只不正常的手,只是力道一点都使不出来,卫东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下,扯出一个十分难看的笑容来,“白少爷在里面?”

    助理颔首,从头到脚将他打量了一遍,才往后退开了几步,“卫先生,进来吧!”

    卫东咽了下口水,才努力做出平静的模样,走进了房间里。

    灯光昏暗,窗帘紧闭,房门一带上,压抑的声音就扑面而来。

    白少牧的抬眸,阴冷的目光落在他身上,突兀地,他笑了起来,“卫东,我还真没有想到你竟然敢威胁到我头上!”

    卫东的瞳孔瑟缩了下,他曾经帮白少牧做过几件事情,所以更知道白少牧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怕是此刻,白少牧心中恨不得直接弄死他!

    卫东僵硬地扯动嘴角,“白少爷,要不是我没有退路,我也一定不会找到您这里来!”

    白少牧笑得前俯后仰,给旁边的助理使了个颜色,助理将一个包裹扔在了白少牧面前的地上。

    “这里是你要的那一百万!”

    卫东低垂下视线,没有动作。

    白少牧嗤笑道:“怎么,卫先生不赶紧检查检查,不然我要是故意玩什么把戏,你可怎么办才好?你不是很需要这点钱吗?”

    卫东慢慢地俯下身去,那只被打断的手惯性地下垂,卫东右手拉开了拉链,一百万,这个金额在这个年代对于很多人来说并不起眼,可全都换成了红艳艳的钞票,视觉冲击很大。

    卫东眼中掠过贪婪之色,连呼吸也紧跟着粗重了几分,只是这些钱到底他拿不到手,卫东的脸色顿时地灰暗下来!

    “看够了?”白少牧冷冷出声,“只是卫东,这里的钱你当真敢拿吗?”

    卫东不敢去拿包裹,怕自己的手会直接露了马脚,他站了起来,比起白少牧,顾墨轩更让他觉得惶恐不安。

    “白少爷,我自然是在乎家里人的,虽然昨天我就跟家人通了电话,让他们找个地方避避风头,等我什么时候主动联系他们了,才代表危险已经过去!”

    白少牧的眉眼一寒,卫东这边一出了事,他就立刻派人去找卫东老家里的人,只是早就人去楼空,自然是半点收获都没有!

    “卫东,你倒是很聪明!”白少牧的声音,隐隐藏着怒火。

    卫东扯动嘴角露出了一个笑容,“我这点小聪明却不敢在白少爷面前卖弄,白少爷,您找了关系让我进了幼儿园,又让我对林悦的两个孩子平平和安安做那样的事情,我哪怕是为了留条后路,这脑子也得转的快一点,是不是?”

    白少牧直接操起桌子上的杯子,朝卫东砸了过去。

    卫东微微侧过脑袋,杯子擦着他的脸过去,“砰”的一声砸落在地上,登时四分五裂。

    卫东的眼皮子微微跳动,“白少爷,您何必跟我动气,我是一个小人物,可您是顶顶矜贵的豪门大少爷,一百万,对我来说可以保命,对您来说,不过就是一点零花钱。您又何必脏了自己的手,非要跟我过不去呢!”

    白少牧眯起眼睛,阴鸷地盯着卫东。

    卫东笑了起来,“白少爷,我这人全部加起来也不比您的一根头发,但是您要硬是对我动手,那我也只好豁出去了。”

    白少牧笑了,“豁出去?你打算干什么,告诉警察我做了什么,让他们来抓我?”

    卫东摇头,“当然不是!”

    白少牧的笑容渐渐收敛,“那你打算怎么办?”

    卫东平静地说道:“我就是准备一点东西,然后还亲笔写了一封信。将您打电话给我让我回b市,后来安排我进幼儿园,在后来给我准备了迷药,让我对林悦的孩子平平和安安下手,猥亵幼/童啊,白少爷,这可都是您让我做的!”

    白少牧抿了抿唇,卫东稍微一顿,又继续说道:“我将这些事情全部记录的清清楚楚,要是我出了什么事,等会儿不能跟我的那个朋友联系,那么可能等一会儿,这些东西就被被送到顾墨轩面前!”

    白少牧的脸色越来越沉,卫东却是畅快地笑了起来,“白少爷,我报警是要证据的,这没凭没据的,警察凭什么相信我的话,要是一个不好,我自己搭了进去,也伤不到您的半根毫毛。可是……”

    “顾墨轩就不一样了,林悦的那两个孩子出了事情,现在孩子还医院,我下手是狠了一些,这两个孩子您也知道的,是早产儿,那身体可虚弱的很,您给的药太重,又经过这么一遭,怕是能不能从医院里出来都不一样!现在,顾墨轩那儿需要一个出气筒,大概有没有证据什么的,就不太重要了,再说,顾墨轩要证据的话,他查起来也比我容易多了!”

    白少牧脸上的肌肉不停地抽搐着,拿了跟香烟点燃,只是手指不停地发颤,心绪完全地平静不下去。

    可卫东的威胁,他还不得不忌惮!

    “视频呢?”

    卫东抬眸,有些故意地问道:“白少爷,您说的是您让我拍下平平和安安受辱的视频吗?”

    白少牧的眉间紧蹙,“你费什么话!”

    卫东笑了,“为白少爷做事,我不得好好地问清楚才是?如果白少爷指的是您让我拍的这段视频,我倒是当真带了过来!”

    卫东从衣兜里拿出了内存卡,递了过去。

    白少牧盯着卫东看了一会儿,才让助理将内存卡插进电脑里播放,视频跳了出来,确实是平平和安安的模样,只是,在卫东将牛奶放在了桌子上的时候,视频就到此结束!

    “卫东,你别给我玩花样!”

    卫东笑了,“白少爷,我这是谨慎,我拿着钱走,等我叫了出租车,我立刻将完整的视频发给你!”

    白少牧抬手,将燃烧着的香烟按在了沙发上,“嗤”的一声,香烟熄灭了,而沙发上,也有个乌黑的小洞。

    “卫东,你要知道,你给我耍花样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卫东耸了耸肩,“白少爷,我当然知道,您的手段我从来不敢小看,就说以前您读大学的时候,荣静身边不是有个暧昧不清的对象吗?您可是让混混直接去轮了她,逼得人家自杀了啊!”

    白少牧豁然起身,阴冷至极的目光紧盯着卫东不放。

    卫东的心头一颤,努力地保持平静!

    白少牧笑了起来,“卫东,今天你一直在跟我说那些无关紧要的话,好像是在套我的话,让我承认点什么,是不是?”

    卫东的瞳孔瑟缩了下,整个人的身体都紧绷起来。

    这些变化,自然逃不开白少牧的眼睛,他笑了起来,“卫东,我看你是嫌命太长,竟敢算计到我头上来!”

    ……

    挽歌工作室里,平平和安安窝在沙发上彼此依靠,手中按着画笔不断地写写画画。

    苏挽歌偶尔抬眸看上一眼,眼中有笑意流露。

    她的目光不经意地跟顾墨轩对上,微微眯起眼睛,“顾墨轩,你是打算将我这里当成你自己的办公室了?”

    顾墨轩目不斜视地望着电脑,有条不紊地敲打着键盘,“等事情告一段落,我再离开,不然我不放心!”

    苏挽歌努了努嘴,“你的顾氏就在隔壁,办公室我一抬眸就能看到,有什么不放心的?”

    顾墨轩敲下最后一个字,按了回车,这才转眸望向苏挽歌,嘴角浅浅地弯着,眸中溢出一丝温柔。

    “在哪里工作对我都一样,可能陪着你的时间,过去一点,就少一点!”

    苏挽歌一怔,心中浸出了几分甜蜜,她故意板着脸问道:“顾墨轩,你是不是让宋小军收集了什么情话大全,来骗小女孩啦”

    顾墨轩微微挑眉,有些疑惑地反问了一句:“生了两个孩子的小女孩?”

    自称小女孩的某人顿时恼羞成怒,拿起一张空白的画纸卷成一团,朝顾墨轩丢了过去。

    “没有,我都是肺腑之言。”

    啊?

    什么意思?

    苏挽歌然后才意识到,顾墨轩似乎在回答她那个有没有让宋小军收集情话大全的问题!

    苏挽歌没有能憋住,直接笑了起来。

    敲门声响起,苏挽歌收起了脸上的笑容,“请进!”

    温兆谦和韩景深走了进来,云朵落在他们身后。

    温兆谦一脸的不满,“苏挽歌,你是不是太过分了一点,平平和安安差点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你竟然忍得住半个字都不跟我们说?”

    苏挽歌一怔,下意识地朝云朵望去。

    云朵有些心虚,韩景深将她护在了身后,“不怪她,云朵向来藏不住心事,所以,被我套了话出来!”

    苏挽歌抿了下唇,“那我爸妈跟舅舅他们……”

    温兆谦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还没有告诉他们,不然怕他们直接炸了!”

    温兆谦走到苏挽歌面前,手指忍不住戳向苏挽歌的脑袋。

    顾墨轩轻咳了一声,“兆谦,我们是不是很久没有比划过身手了?”

    温兆谦的手指顿在半空,顾墨轩的威胁还真的特别管用,他忿忿地将手收了回来,“苏挽歌,你自己检讨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