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李哲〕〔最强上门女婿〕〔飞越泡沫时代〕〔离婚后每天都有小〕〔跨越山海来爱你〕〔走向你如涉深河〕〔云苏许远州〕〔许君不知情深浅〕〔官霁白燕辛〕〔陈狂吴雨晴〕〔四岁郡主超甜哒〕〔为你捧辰星〕〔秦绾妍温彦宸〕〔盛世娇宠夫人请上〕〔染爷,今天掉马不〕〔魔帝,丹尊她又作〕〔洪荒:龙王圣祖〕〔穿书后我成了小拖〕〔重生奋斗小福妻〕〔神医毒妃不好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郁少宠妻,甜又暖 第0143章:很想念你
    今日他与未央如此“亲密”,算实锤了,肖渝攥在手里的东西应该也会放出来的,到时候好戏正式开锣了。

    唐延卿在前排找到位置,先让未央坐好,自己才坐下。

    没一会儿,景宸牵着肖沁的手也已经入座了。

    只是,这景宸的目光时不时的飘过来,唐延卿故意朝着未央贴过去,故作亲昵:“他一直在看你。”

    未央不说话,目不斜视,就等着演出开始,他看就看,跟她有何关系?唐延卿这几日跟未央接触,也觉得郁太太是相当的不简单,这样大费周折的让旁人“实锤”,有点小题大做了,他觉得未央此行应该另有目的,“你今日来,是不是还有什么

    别的事儿?”

    被猜到了,未央也没隐瞒,只是小声地告诉唐延卿:“我来是有正事的。”

    “啥正事儿?”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

    肖沁很不开心,因为景宸的视线总是频频看向墨未央。

    本来今天是给墨未央难堪的。

    谁想到这个唐延卿来给解了围,都快气死她了。

    今日,她不得不承认墨未央那件红色的长裙太扎眼了,恐怕在场的男人的目光都不自觉的落在了她的身上吧?

    打扮的跟个妖精似的,她到底是想要勾引谁?

    肖沁愤愤不平,可面上却还要表现的落落大方。

    “这几天你找她了吗?”肖沁道,自然那天景宸不小心与她上了床之后,他就天天守在纪如桐曾经的别墅外。

    “没有。”景宸说,他一直都在等未央,可他始终都没有进去过,进去,说些什么?

    两个人见了,也是不欢而散,他的未央,再也不是以前的未央了。

    景宸心里很不是滋味,不知两个人怎么就走到了这一步。

    他的视线再次落到了她的身上,那个小女孩,如今已经出落的如此亭亭玉立了,她俨然成了全场最漂亮的女人,漂亮的让周围的一切都黯然失色。肖沁看着景宸再次望着墨未央出神,心中警铃大作,垂下脑袋可怜兮兮地开口:“景宸,对不起,都是因为我,如果不是因为我的话,你也不会因为维护我再次伤害到她,

    我觉得我自己太坏了,是我对不起你们。”

    “别这样说,是我对不起你……”是他又做错了事情,酒后做了错事,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他也不会更加觉得愧对肖沁。

    “主要是未央,他跟那个唐延卿,我总觉得他们之间少了些什么似的。”肖沁道,就是想要从侧面的证实一下未央背后的那个人到底是不是唐延卿?

    如果是的话,她就有法子对付她了。

    景宸脸色一寒,他当然未央背后的那个人不是唐延卿。

    只是,这个秘密,他只能藏在心中,谁也不能告诉。

    一旦他泄露了郁廷川与未央的关系,郁廷川一定把那件事情告诉未央,那样他就跟未央再无可能了……

    景宸其实也知道肖沁在默默调查未央背后的那个人,他并未阻止,如果这事儿不是从他这泄露出去的。

    只要不伤害到未央,他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着肖沁在两人之间制造矛盾。

    没了郁廷川,他就是未央唯一的依靠。

    只是他没想到未央会为了郁廷川,找别的男人来做烟雾弹,来护着他。

    未央现在就这么中意郁廷川吗?

    要如此护着他?

    未央就当没感受到景宸的目光,在决定跟郁廷川在一块的时候,她就告诉过自己,一旦开始了,哪怕是头破血流,她都不会回头!

    当然了,曾经的有些事情一旦发生,产生的裂痕是无法缝补的。

    例如她跟景宸,分手了自然是不会回到从前的,哪怕如今的景宸真心想要弥补,她这边是不可能了!

    毕竟四年了,时光终究治愈了她内心曾经巨大的伤痛,如今她并不在意了,

    优雅又动听的音乐会开始,唐延卿在旁撑着脑袋,这种高雅的音乐会,他这种野惯了的人还真享受不大了。

    唐延卿低头给郁廷川发微信:“你说她到底来音乐会干嘛?”

    郁廷川多多少少的是知道,未央去音乐会接触祁恒的。

    唐延卿说他在剧院门口自导自演了一出戏给景宸跟肖沁找了不自在,他心里也有了些许安慰,只要她不吃亏,怎么也是可以的。

    这么一出戏,不但让那二人不痛快,还掩饰了自己真正的目的,挺聪明的。

    唐延卿发来一张未央的照片,一身红衣,倒是美丽无双。

    虽在剧院门口,也是冷的。

    最重要的,郁先生有了些许醋意,不太想让郁太太的美让人垂涎。

    想了想,给郁太太发微信,“警告”:“把你的大衣穿好,不许再给别人看。”

    未央看到这消息,有点想笑,可心里也泛甜,山高皇帝远的,胆子就大了,“才不要听你的。”

    “再说一遍。”

    未央的笑更浓,也不逗他了,“知道,我乖乖听话,很想念你。”

    说了好一会儿,才将发酸的郁先生安抚好。

    终于,演出结束。

    会场的人陆陆续续的已经离开了,未央却不着急走。

    唐延卿也没动,他倒要看看墨未央这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

    直到一个中年男人跟一个中年女人走过来。

    中年男人看到墨未央的时候,淡淡一笑。

    墨未央起了身,“祁行长,祁夫人您好,真巧啊!”

    祁恒站定,“小墨总,真是巧啊。”

    墨未央站起来,与祁恒相握,“祁叔,您叫我小墨总我都不好意思,您还是叫我名字吧。”

    “行。”

    “祁叔,我今日呢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祁恒觉得未央这孩子爽快的很,性子跟她母亲一样,没那么多弯弯绕,“行,你说,有用得着祁叔的地方,尽管说。”

    “今天找祈愿要签名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所以,我就在这儿讨了个巧,跟您求了个偶遇!”

    祁恒听完,哈哈笑了起来,“我当是什么事儿呢,就这么大点事儿啊,好说,好说,要几张,我让祈愿签好名字,明日让助理给送过去。”

    “择日不如撞日呗,我请祁叔跟阿姨吃个夜宵,算是给我跟祈愿牵个线,我有点事情想拜托祈愿。”

    祁恒看了妻子一眼,“行。”他自然知道,未央此行是另有目的,找祈愿也不过是顺便之事。前些日子,乔安过来找他,祁恒自然知悉未央身后有郁廷川这个大靠山,可这小姑娘如今还如此客气周到,他难免多看了她一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