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别两宽,无我也〕〔韩三千苏迎夏〕〔毒妃神医不好惹〕〔灵秘传奇〕〔摊牌了我能无限吞〕〔腹黑王妃戏邪王〕〔大荒种田记〕〔阳界之主〕〔霍少蜜妻甜炸了〕〔快穿之位面黑科技〕〔一万年新手保护期〕〔一世符仙〕〔超级汽车销售系统〕〔末世林蛮〕〔源灵逝界〕〔金钏逐波江水遥〕〔天网〕〔剑断化蝶〕〔季南初傅时漠〕〔全能狂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郁少宠妻,甜又暖 第0228章:我们曾经的关系
    fvemperor.   上午,未央带着唐延卿去堵孙沛,因为,实在是不能暴露郁先生,所以唐总还是要跟他一起行动的。

    而未央也知道了苏秦的事情,毕竟都传开了,毕竟苏家在b市真的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了,这件事情简直是在圈子里沸腾了,“唐延卿,苏秦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你猜!”

    “我怎么猜?”唐延卿现在跟她说话,总是这个调调,真是好气人。

    “苏秦昨儿是不想想把你拖小树林里去?”唐延卿提醒。

    未央尴尬:“就那干瘪小孩的弱鸡样,拖小树林里去,不得被我给揍死?”她说着,一愣,“不是吧,就因为这个?”郁先生就把人给对付了?

    唐延卿懒洋洋的靠在驾驶座上,瞥她一眼,“你看我干嘛,我们也就是听命行事?”

    未央心里还是甜甜的,其实她挺喜欢现在的状态的,郁先生会护着她,会默默的为她做事,出气。

    唐延卿歪头看着未央,她真的很不同……或许,郁廷川那边的事儿,真的是他想错了。

    ……

    唐延卿跟未央去堵人去了,而郁廷川去了公司继续忙。

    开完会,乔安说,纪如栩在等他。

    “我不想去。”郁廷川直接回了办公室。

    纪如栩坐在gk集团,可是等了许久,都没见到郁廷川。

    她想起,今天早上,父亲给她打过电话,让她去找景宸。

    她为什么要去找景宸?

    要联合景宸破坏未央与郁廷川的婚姻吗?

    & 虽然她跟未央接触的时间不多,但是她知道,未央对这段婚姻期待很多,对郁廷川也是。

    她不会跟景宸合作,去伤未央的心,让她难受,因为那是姐姐的孩子,她要护好她,像是小时候姐姐护着她一样。

    不论是谁,都不能伤害她。

    可能是等的太久了,纪如栩就有点焦躁,她从包里拿出一只女士香烟电商。

    她来时没有预约,等了很久,她也知道,这样的年关,对于一个公司的老板来说,多么忙。

    但是,她还是来了,她有事要跟郁廷川说。

    大概等了将近两个小时,郁廷川才从外面回来,他轻轻敲www.jinhanyong.了敲会客室的门,走了进来。

    “有事?”郁廷川开口,语气淡淡的。

    “有点事情我本想约你在酒店见面,可想了想你大白天的出现在酒店,也不好,若

    若被有心人发给未央,那还真是说不清了,我来这里找你,相对比较合适,但你好像并不领我的情。”

    郁廷川没说话,只是看着她。

    纪如栩一笑,她知道而且gk风投,是郁廷川一手创立的,从无到有,再到归于郁氏,也不过短短几年的时间。

    在这里,高层都是与他一起打拼的人,嘴都很严,基层又见不到郁廷川这个大老板的面,郁廷川这个商界的大佬,久而久之的就披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郁廷川,你在想什么我是你老婆的小姨,还是你的同学,你这样的表情,是不是太冷淡了点。”

    郁廷川哼了哼,坐下,慵懒的靠在沙发背上,双腿自然交叠,摸来一支烟点上,这才慢条斯理地道:“我明知你来没安好心,我应该对你热情?”

    纪如栩看着他,“郁廷川,那份协议是什么?”

    “跟你没有一点关系。”

    纪如栩叹气,“好吧,你跟我爸之间的协议我不管,如果你伤害未央,我会跟你拼命。”

    郁廷川弹了弹烟灰,笑容极度讽刺:“你若真心护她,你就不该来。”

    纪如栩嘴唇一抖,“郁廷川来的人是谁,有区别吗?造成现在你这种局面的人不是我,所以你不用这种眼神来看我!”

    “我不用这种眼神来看你,我该用什么眼神看你?只要你来,局面会变得复杂,你比任何都清楚,可你还是来了……”

    “对,我还是来了,我就想知道,你跟未央之间,是否如未央说的那般幸福,你真的那么护着她。”

    郁廷川叹了口气,“如栩,这么些年了,何必……”

    “何必?”纪如栩笑出声来,“你问我何必,我就想知道,你们谁说的是真的,谁说的是假的,你说你会保护她,会护好她,你为什么不告诉她,我们曾经的关系……”

    郁廷川眸色冷了下来,“我们曾经是什么关系?纪如栩你告诉我,我们曾是什么关系?”

    纪如栩眸中含泪,“对不起,我不该再提!”

    她紧紧咬着唇,“还有一件事情,我想跟未央一起过年,她是我姐的女儿,我不想她过年,身边连个亲人都没有,而且我真的不相信你。”

    郁廷川视线落在她的身上,“我不同意,我并不想你们纪家任何一个人,接近她,但我会告诉她,她如果同意,我会尊重她。”

    “我从未想过要伤害她,就算你不理解也没关系。”纪如栩道,动了动唇,解释的话,到了嘴边还是咽了回去,“那你回去告诉她一声,我等你的消息。”

    她提着包,起了身,等了两个小时,就说了一分钟,她轻叹了口气,离开。

    无论郁廷川与父亲签订了什么样的协议,四年前,她见到未央的时候,就应该知道的,可是为什么紧紧过去了四年,她就相信了父亲的话,认为郁廷川不真心呢?

    她如今还站在了这里,她叹了口气,竟想不起点头答应的那一刻,内心真正想的是什么……

    真的只是希望未央不受到伤害,还是有别的什么奢望?

    纪如栩快要走出写字楼的时候,就有人喊她:“阿栩……”

    纪如栩回头,看到钟情一袭高定套装,迈着挺括优雅的步子过来,“真的是你,我以为我看错人了呢?我可算是把你盼来了……”

    “嗯,我过来有点事……”

    “你现在住哪里?我晚上下班,跟你聚一聚吧,我真的有很多话要跟你说的。”

    纪如栩有点累,其实不太想去,看到钟情热情的拉着她的手,“行吧,我回去休息,你下了班跟过来找我吧。”

    ……

    未央跟唐延卿快中午的时候,终于看到了孙沛。

    孙沛练完歌,拦了辆出租车,未央却没阻止。

    唐延卿跟未央在这里对孙沛守株待兔,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要让他走了,“我们把他提前拎出来,警告不完了吗?非得跟着他?”

    “这不一样,如果我们早早的就去警告他了,苏瑾繁如果给了他退路了,那就不好了。”

    唐延卿一下子就明白了,“你说你这么个小脑袋里,怎么那么多鬼主意?”

    未央冷哼了声,一副你不知道的多着呢。

    虽然唐延卿并不知道未央具体怎么做,反正她主意多,他跟着就是个摆设,让大家产生他对未央“如胶似漆”、“情意绵绵”的假象罢了。

    唐延卿开车一路不紧不慢的跟着出租车司机,很快到了苏瑾繁约孙沛的茶馆。

    孙沛下了车,只觉得有人跟踪他似的,回头看到来人,他整个人都呆住了。怎么是她?她怎么知道这儿的?孙沛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也跟着僵硬了,想要快步的走进茶馆里,可到底是做了亏心事,进茶馆的时候迎宾小姐问他预约的哪个包厢,他一

    慌乱就忘了在哪个包厢了。未央也不着急,站在他的身边,探着脑袋看他,笑的人畜无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我只会拍烂片啊〕〔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