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 一 章:恍然若梦,梦醒已过经年。
    2017年8月16日, 晚上11点35分。

    杭锐高速公路山南保山段,茫颜边境检查站。

    这里距离“金三角”仅350公里,是华国唯一一个在高速公路上设立的边检站。

    这里是境外毒品渗透内流的咽喉,是山南公安边防总队保山支队边防战士的战场。

    此时几辆民用轿车隐藏在边检站两侧,阴影里埋伏了十几名边防战士。

    林文烈也是其中一员,不过此时他手中的武器不是95式自动步枪,而是一个12磅的铁锤。

    根据线报,有缅x毒枭今晚安排一辆suv运输了十五公斤毒品入境。

    “注意注意,嫌疑车辆出现。重复,嫌疑车辆出现。”

    “注意注意,白色汉兰达,车牌山s 75k81,重复,白色汉兰达,车牌山s 75k81。”

    随着罗教导员的短促的话语,全体参战的战士都绷紧了神经。

    “注意注意,嫌疑车辆马上进站,一二号车堵前面,三四号车堵后面,车辆一挤住其他人员马上按计划行动。”随着作战命令的下达,所有人都开始动作。

    就在汉兰达进站停车的一瞬间,刺耳的烧胎声响起。

    四两轿车两前两后迅速上前夹紧了嫌疑车辆,紧接着林文烈和另外三个拿锤的战士扑了上去。

    几声沉闷的声音响起,左右侧窗玻璃和前后挡风玻璃全部被砸碎。

    随即已经有几名边防战士分左右围了上去。

    “举手,下车!”“快点下车,举手抱头!”

    杂乱的喝令声音响起,因为全程不超过5秒钟,车内的二人完全懵了。

    在黑洞洞的枪口下,两个人分别被拉下车,后面一个磨蹭了一下立即被一脚踹在背上。

    随即一个直接被按在发动机盖上,另一个则被就地按在地上。

    搜身,解下皮带,发现没有武器,随即两个人举手抱头蹲在了地上,在边防战士的枪口下,惊恐不安。

    此时最关键的工作就是找到车上的毒品,缉毒必须是人赃并获。

    打开发动机盖,左右车门全部开始拆隔音板,警犬已经在底盘下转来转去,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中。

    此时,意外发生了。

    一辆拖挂车疯狂冲了过来,一下撞上了堆在一起的几辆车,人群也被冲散,混乱中两个嫌疑人马上向站外逃窜。

    枪声随即响起,拖挂司机在造成混乱后也拎着枪下车逃窜,一边跑一边回击,此时,一颗流弹不幸击中了林文烈胸部。

    旁边的战士一边呼叫,一边赶紧用手压住伤口。

    近距离被制式武器击中要害,在鲜血的喷涌中林文烈很快就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中。

    ※※※※※

    乘云世界有三陆一海。北边是三大陆中最大的镇魔大陆,西南为临沧大陆,东南面则是望海大陆,望海大陆和唯一的无边海相接。

    林家小镇,方圆只有几十里,很小的一个镇子。镇子里没有外姓人,都是林家嫡系或是分支。因为林家祖上走出了中兴道尊林正通这样的人物,所以林家在乘云世界的修道界地位超然。

    虽然几百年来再无杰出的道家大能出现,但是现在无论是镇魔大陆最正统的正清门还是临沧大陆的极乐门,以及门徒众多的众生门,甚至万里之外的听海阁和明剑阁都对林家恭敬有加。

    绵云山脉南麓远离普通城镇的林家小镇逐渐变成了远离纷扰的世外桃源。

    林文烈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十五年了。

    当年林文烈从黑暗中醒来时,身边惊喜的传来了“生了,生了,是个少爷!”的声音,迷迷瞪瞪的林文烈就知道自己穿了。

    前生的自己本是西川汶州的一个普通少年,0x年的时候被武警战士从土里扒了出来,因为在灾难中失去了双亲,9岁的林文烈进了福利院。

    因为一直感恩部队,所以17岁的林文烈如愿入了伍,结果才半年多的时间,阴差阳错又来到了现在这个陌生的世界。

    虽然,前世的自己也只是个淳朴少年,唯一的优点就是看了点武侠小说。

    但是,他坚信自己能这回总能活的精彩点,毕竟,事不过三嘛。否则也对不起折腾自己的老天啊!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早已适应了现在的身份,适应了其乐融融的新家,感受了失去过多年的最真挚的父母的温暖。他现在的名字,叫林天旭。

    而现在的他,最大目标就是进入正清门。

    这天晌午,林家祖屋后的练功房,十五岁的林天旭正在打坐静修。一身青衫,唇红齿白,略显清秀稚嫩的脸庞上平静无波,盘坐在蒲团上的他眉眼低垂,正在习练听息吐纳之法。

    对于身为林家第一百三十八代嫡长孙的林正旭来说,每日打坐静修三个时辰是他的必修功课。自从六岁开始习练道法,九年多的时间,林天旭已经修炼到了气动七层,在林家同龄人当中算是比较突出的。

    对于林天旭来说,十六岁前达到气动九层从而进入正清门是整个家族对他的期望。因为自从正清门对林家有了五十年一次的择徒机会后,这七百多年能进入正清门的林家人一共才五个,而且这五个都是三百年前的事了,近三百年林家再没有一个能在十六岁前进入气动九层的人了,一个在道门有很大威望的家族尚且如此,尘世中的其他人想踏上修道之路有多困难也可想而知了。

    大部分林家人都是卡在了气动六层上,因为无法导引真气冲开任督二脉,所以迟迟跨不过气动六层这个坎。小部分人历尽艰辛打通了任督二脉,但是在其他六脉的真气运行上就出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轻则走火入魔,重则肢体瘫痪。

    此刻,林天旭的脸上也有了细密的汗珠,眉头也有了微微的跳动。自从半年前他完全冲开了冲脉以后就一直在冲击带脉,最近时日他感觉腰身一周时有微热,五枢和维道也早已松动,感觉随时都有突破的可能。

    所以最近林天旭一直尝试小心的导引自己体内小指粗的真气流冲击最后的带脉穴,一旦带脉穴打通整个带脉也就通畅了。微显痛苦的状态持续了半个时辰后林天旭缓缓睁开了双眼,嘴角流露了一点苦涩的滋味,自语到:“还是失败了,一脉难过一脉,娘亲可千万别失望呐。”

    走出无光的练功室,秋日的阳光透过天井旁的大榕树的叶冠,斑驳的光点在衣衫上随着他的动作荡漾。

    林天旭径直走到西厢房,这里是他平时起居的地方。

    到了书桌旁,铺开绢纸,狼毫笔沾满浓墨,一笔一划的写下了: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

    这句话是《一清经》的开篇语,也是这六年每次静坐完他必须要写的字,每天写一次,常年写同一句话,看上去也写的似模似样了。

    林天旭学着父亲的样子围着书桌转了半圈,摇头晃脑捋着下巴说着:“不错不错,孺子可教也,哈哈…”

    夜色开始笼罩林家小镇,林正旭一家人此时围坐在饭桌旁,上首坐着他的父亲,也是当代林家家主林向北,对面坐的是他的母亲闵霜兰。

    林向北三十来岁,剑眉朗目,身材略显瘦削,着一身普通的文士衫,虽无什么表情,却依然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毕竟作为家主的他有着筑基大圆满的修为,在现今整个林家也是第一人。

    闵霜兰则是温婉贤淑的模样,身上看不出有修炼的痕迹,笑吟吟的看着照例在晚饭前对答今日进展的父子二人,还不时的为二人添上点热菜。

    “距离正清门五十年一次的择徒只有不到1年时间了,旭儿你现在气动七层的进展还是太慢了,还是要再用功一点,”林向北炯炯的注视着儿子“过几日又是年轻一辈的承祖仪式,这些日子你务必谨言慎行。”

    林天旭一边应承着父亲,一边歪过头望向母亲:“娘亲,都说先祖修为通天,是不是真的有绵云山脉那么高啊。这几百年有过如此多林家子弟参加承祖仪式没有一个能重振先祖威名,先祖是不是修炼成仙去往仙界顾不上我们了啊。”

    闵霜兰闻言不禁莞尔,微笑道:“是啊是啊,所以旭儿你要好好修炼,重振林家门楣的任务就落在你身上了,可千万不能丢了林家的脸啊。”

    “可是不是还有天威天权他们吗,他们比我还差上一点点,岂不是更加丢脸?”

    听到儿子嬉皮笑脸的言语,林向北徒然收起了嘴边的笑意:“修道之路旭儿你须勇往直前,你的目标永远在你的前方,不能稍有懈怠,更不能沾沾自喜。”

    “我只是随意说说嘛。”林天旭乖觉的不再说话转头对付面前的饭食,还不忘偷偷给母亲做了个鬼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