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 二 章:先祖事,后来人何以承袭?
    二:承祖

    日子就在林天旭自律的修炼和闲时的玩闹中倏忽而过,转眼间林家三年一次的承祖仪式的日子就到来了。

    承祖仪式在林家由来已久,当年中兴道尊林正通道成之日曾在林家留下一本卷册,一本很普通的《一清经》,除了因为年代的原因书册的制式和现今大家手头上的《一清经》有所差别之外,内容方面没有任何差别。

    几百年前林家历代修为高深的前人都试图从卷册中找出特别的东西,甚至前几代正清门的掌教也数次观摩探究过,都是无疾而终。

    或者是因为修为相差过大的原因,这本卷册近两百年来没有任何特别之处,也未曾在任何时候出现过些许异象,因此一直供奉在祖屋里,承受平日林家子弟的香火供奉。

    只有在三年一度的八月初八的承祖仪式上,供十三至十五岁的族内少年过手观摩。

    尽管如此,每次的承祖仪式无论在林家的重视程度还是嫡系旁支的参与度来说,都是林家大家族不折不扣的大事。

    这一日,林家祖屋前的广场热闹非凡,从林家小镇各处或三三两两或三五成群的林家人都开始在这里汇聚。林家分散在小镇四处的各个旁支每家每户都有长辈带着年轻子侄来到这里,等待着承祖仪式的开始。

    长辈们都纷纷带着笑意找着族内相熟的人寒暄,年轻一辈则纷纷见机溜走去找平日里难得相聚的好友兄弟了。

    因为还有一个多时辰的缘故,一身盛日礼服的林天旭也钻进了人堆里,找着前日里他口中的天威和天权。林天威是他五叔五房的儿子,林天权则是更远一点的曾祖父三房传下来的堂十九叔房下的。

    因为三人年纪修为相仿,天威天权也都是到了气动六层的门槛,在这一辈中他们三个是修为最好的三个,因此平日里一起修行交流的机会最多,也在同龄人中最为熟稔。

    “嘿,小胖墩,我在这里,快过来这边。”林天旭一眼看见了林天威,立马高兴的吆喝了起来,林天威闻声赶紧挤了过去,还顺手抓着林天权。“都说了我不是胖墩,我这是强壮,强壮懂不懂?”林天威一边假装恶狠狠地对林天旭大声嚷道,一边捞起袖口紧了紧他粗壮的小臂。

    林天旭斜睨了他一眼,一把拉过旁边的林天权说到:“这才是强壮,你再看看你脖子以下大腿以上一样粗,我不叫你水桶已经是看在上次你帮我顶锅的份上了。”

    林天权端的是强壮过人,才只比林天旭大一岁的他已经六尺有余,膀大腰粗,古铜色的皮肤加上国字脸,和不到五尺,脸上冒着油光的林天威两相对比,确实差距颇大。

    “他?我这是和正常人来说的强壮,天权应该扔到临沧大陆边界的苍莽丛林里和妖兽去分高低。”林天威仰头看了看林天权憨厚的面庞,不甘的说道。林天权闻言摸了摸自己的头,笑笑没有出声,静静地看着两人继续的斗嘴。

    说起来这也是他们三个性格各异的同姓兄弟的日常交流方式,一般都是天旭天威二人唾沫横飞,天权在旁边憨笑不语。

    不是他不想参与,仅仅是他生性憨厚,也不善言辞,况且他们二人顶牛惯了,而且从来不会红脸,都是枯燥修炼之余童心的正常体现,天权在旁边看着他们就分享到了很多快乐,也很满足。

    平日里,林天旭从来没有长门嫡子的架子,和任何人都非常友善,时常还显得精灵古怪,而小胖子林天威则是永远不会在嘴巴上失了气势,就算一直被林天旭各种言语打击也是屹立不倒,反倒就在这样笑闹的日子里彼此建立了非常深厚的友情。三人幼时结下的兄弟情也在后来漫长的求道岁月中经受住了数次生死考验。

    很快,承祖仪式的时辰到了。广场上的人群也停止了喧哗,纷纷站在各房的既定位置,一个个面色肃穆,安静的等待着仪式的开始。早早溜回父母身后的林天旭也收起了嬉闹的表情,恭恭敬敬地眼观鼻,鼻观心,默不出声。

    承祖仪式循例由现任家主林向北主持,先由长老团列队请出了先祖排位于祖屋前门前广场的祭祀台上,再有各房男丁按照嫡支长幼的顺序依次上香叩拜。拜祭完毕后林向北再代表整个家族开始致辞。

    “祖姓林,讳正通,字真一,尊号中兴,乘云历廿三年诞与镇魔大陆林家小镇。聪而慧敏,颍而善悟。少负大志,立济世之愿。弱冠即有侠气,尝佩刀只身擒寇,除患乡里。

    及壮,不甘泯灭蓬蒿之间,常图奋发有为之道。适逢魔门乱世,民不聊生。祖目睹世间众生之苦,靖难无术,拯民乏力,出世之想油然而生。

    曰:避世求道,济苦救人。遂入正清门,皈依三清真人为法嗣弟子,赐字真一。三清真人乃正清门之三十八代传人,道法精深,为时所崇。祖隐正清门数十载,继师德、承道术,潜心道业,精进不懈。

    布仁怀而游四方,传道德之教化。魔祸骤起,灭道门与旦夕,祖愤而进击,诛魔尊,灭长老,驱魔门余孽于极北之地,救万民于水火,挽道门于危难。

    其功绩,震古烁今,万世传颂。祖八百年前羽化仙去。呜呼,神者人也,人者神也。识天机而通地奥,神乎!御甲马而遨无边海,仙乎!孝己老而敬人老,人乎!驱魔门而拯黎庶,圣乎!浮望日隆,誉获贤达。

    然后辈庸碌,数百年无出大能,致先祖道法无以传继,望先祖垂怜,赐奥法与后人,以复祖昔日荣光。”

    林向北沉稳的声音在台上回荡,台下十来岁的少年们听到先祖的往日事迹,个个眼神奕奕,道门种子也就此深入此间少年的心。林天旭也是第一次正式参加承祖仪式,真切听到先祖的经历,心神亦是激荡不已,求道之心更加迫切。

    等到致辞完毕就是最后重要一项:适龄林家门人过手观摩先祖遗留卷书。此次林家少年有三十多人符合要求,除了林天旭天威天权三人。其他人都是气动三层到五层不等,按照修为从低到高的顺序依次进入祖屋。林天旭三人因为排在最后,所以安静的在原地等待着。

    两个多时辰后,轮到他们三人了,在家主林向北的带领下,三人鱼贯进入祖屋,临进入前,林天旭还看见母亲对自己投来的支持鼓励的目光。

    进了祖屋三人才知晓,依据祖例,观摩卷书是在祖屋地下夹层,还是先祖留书时特别交代的,并言明打开卷书必须在他指定的地下夹层,因为他在夹层布下了禁制,除非修为远超先祖才能破开禁制。

    到了夹层口,林向北停下了脚步,“卷书就在夹层中间的供台上,你们都好好翻阅下,能不能有所收获,就看你们的造化了。”

    说完林向北顿了顿,看了看儿子,又补上一句:“这个卷书是先祖唯一留下的东西,也是我们林家守护了几十代人的东西,你们几个,一定要珍惜这个机会。”

    林天旭此时并不知道,这几句叮嘱是他今生最后一次聆听父亲的教诲,也不知道一盏茶前母亲那鼓励的目光会是母亲留给自己最后的影像,此时的他和天威天权一样,只是怀着激动的心情迈入了夹层的门槛。世事无常,又怎是这个年纪的少年人能领悟的了的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