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 三 章:魔患骤起,怎堪人间惨剧。
    三:灭门

    林天旭和天威天权二人进入了夹层,空间不是很大,整洁大方,只是在中间有一座古朴的供台。几颗夜明珠悬于梁下,使夹间的光线尚好。

    三个少年的目光都被供台上微微泛黄的卷书所吸引,卷书看上去很有年代感了,并不是现今流行的绢书,而是更加厚实的麻纹纸。三个人都跃跃欲试,林天旭开口道:“天威,你先去看看吧,看完换天权,我最后再看。”

    早已迫不及待的天威用不符合他身材的速度两步就晃了过去,小心翼翼的拿起了卷书。先是轻轻抖了几抖,确认没有夹页之类的存在,然后就以朝圣般的虔诚目光一页页的开始翻阅。

    半晌,书页就翻到了最后。林天威转头对着二人说到:“我看,这和我们平时习读的《一清经》一点分别都没有啊,一个字都不差,这个,给我再看一会。”说完挠挠头,继续回身细看。

    林天旭和林天权相视一笑,继续安静的等待着。两盏茶的功夫,林天威终于放下了手中的卷书,懊恼的踱步回来,看上去毫无收获。

    林天权也是如此,憨厚的他更加直接,细心翻阅了几遍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就看完了,直接走回来说到:“我是啥也看不出来,还是天旭你去吧,你比我聪明,说不定能找出什么名堂。”

    林天旭缓缓上前,表面尚算平静的他其实内心一直在嘀咕:“天灵灵,地灵灵,先祖大人快显灵,不说来个醍醐灌顶,最起码给我显形本高级功法啊。”

    拿起卷书,入手有分外的温润质感,封面的一清经大气方正。翻开正文,里面并没有先祖留下的只字片语,正如天威天权看到的,除了厚重一点,全书三十多页和平日习读的一清经没有任何区别。少年虽然心中难免有点失望,但因为有一定的心理准备,倒是没有太多的负面情绪。

    此时距三个少年进入夹层已经半个多时辰了,因为夹层存在禁制的缘故,外界的声响被完全隔绝,他们并不知道,此时头顶上的林家小镇,正经历着一出人间惨剧。且让我们把时间拉回到半个多时辰之前,林向北看着包括儿子在内的三个人进入了夹层,便走出了祖屋出到了广场上。

    正当他走到夫人身旁时,清朗的天空突然乌云漫卷。从绵云山脉北边速度极快的飘来了一朵墨云,几亩地大小的墨云一路翻滚,眼力好的人隐隐约约看得见里面有着影影绰绰的人影。

    因为林家小镇的妇孺大多都是如同闵霜兰一样不曾习练道法的普通人,而今天来观礼的有不少妇孺,所以看见天空的异常景象广场人群不免有点慌乱。

    察觉异常的林向北和几个筑基期修为的林家长老也御风向黑云迎了上去,闵霜兰则在广场赶紧收拢了林家众人集中到了广场南边,而后望向了丈夫前去的方向。

    “来者何人?这里是林家小镇,请诸位速速留步表明身份!”林向北大声喝道。“磔磔磔,我们找的就是林家小镇,我们是什么人?问问你们的死鬼林正通去吧!”

    在一阵切割石头般的刺耳声音里黑云逐渐收拢,显露出里面十来个全身黑袍罩身的人影,每个人影面部都有淡黑色的雾气弥漫,看不清楚面目,裸露的皮肤上各自都有着不同的刺青,为首的几人鼻子、脸颊、后颈还有造型狰狞的兽形吊环。

    明显异于三大陆人装束以及直呼先祖名讳的行为让林向北以及诸位长老面色大变,这不是消身匿迹几百年的魔族吗?!

    在整个乘云世界自古道魔不两立,数千年的血火恩怨也早就将正魔的立场斩断的分明。

    道门修炼的九大境界分别是:气动,筑基,金丹,元婴,化神,离合,洞虚,大乘,渡劫。除了气动阶段分为一至九层,其他都分为前期,中期,后期及大圆满。

    魔族修炼境界划分和道门有所不同,也是分为九个境界分别是:聚气期,炼体期,凝元期,魔婴期,出窍期,离识期,合体期,大乘期,渡劫期,分别和道门修炼的九个境界一一对应。

    眼见突兀出现且明显来者不善的魔族,而且观其修为为首的三个魔族都是凝元期(金丹)修为,身后10来个魔族也都是炼体后期(筑基)的模样,为首出声的更是凝元大圆满的恐怖修为。

    心知今日难善了的林向北急忙大声回头:“霜兰,魔族来袭,赶紧叫族人疏散躲避!”听见魔族两个字,作为中兴道尊后人林家族人反倒没有了喧哗,都眼含愤怒的注视着半空的魔族来人。

    “磔磔磔,躲?往哪里躲?今日我们就要你们林家鸡犬不留!不让你们林家亡族灭种怎么对得起我们几百年的东躲西藏,林正通啊林正通,几百年我们魔族就记着你这个名字,今日我就叫你血脉断绝!林家人也记住我的名字,无天魔尊麾下南路魔使端木哲!”说完右手一招,身后的魔族众人立即分散向广场上的林家众人猛扑而去。

    林向北和几位长老交换了下颜色,也不再答话,略一提气便迎向了魔族带头的端木哲,两个也是筑基后期修为的长老分别迎向带队的另外两个魔族,其他几位长老则赶紧下往广场对上了下面的魔族。

    因为境界上的差距,林向北丝毫没有留手,全身功力急速流转,在竭尽全身一清经内力的支持下,右手食指中指贴合直指端木哲额头的印堂穴,同时整个身躯如标枪一样笔直横倒,以指端为箭尖,身躯为箭身,破空向端木哲而去,高速前进的时候甚至引起了噼啪的破除气流声,一出手就是林家祖传的最高攻击手段“指间剑”。

    筑基期的修为内力已经可以外放,只是修为有限的缘故,林向北指尖前只有三寸左右的淡黄色光芒。在他去路上的端木哲并没有任何的举动,待到林向北离他还有三个身位的时候端木哲隐没在黑袍中的右手举到胸前手掌向外平摊向前顿推了两寸,动静很小,但是迅速有黑气聚拢并形成了一个掌形狠狠的击在林向北的指尖。

    一身闷哼,半空中眼见有黑气从林向北的指尖环绕而过并迅速席卷了他的整个手臂一直袭到了右胸,林向北顿时感觉右胸像被千斤大锤击中,瞬间向后翻转的回去,他的右手从指尖到肩膀也尽是衣衫尽碎,骨节经脉也节节断裂。

    林向北直接跌落到了地上,右膝跪地,左手支撑在地上避免扑倒,右臂耷拉在身侧已经完全失去知觉,口中吐着血沫和脏器的碎片。

    在林向北出手的时候,他身后的林家众人也已经受到了魔族中人的攻击。除了六个长老迎上了几个修为相仿的魔族人,另外七八个魔族人已经冲进了人群中间。

    今日在场的林家族人除了几个长老和林向北本人,其他人修为最高的才筑基初期,况且还只有寥寥几个,其他都是气动修为的族人和少年,根本不是魔族手下一合之敌。

    几个照面,就有数个林家族人已经倒在了血泊中。而站在族人前面的闵霜兰也首当其冲受到了一个魔族人的攻击。可怜闵霜兰一个毫无修为的温婉妇人,被一掌印在前胸,整个胸膛凹了下去,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惊呼便倒地,眼见得也是气若游丝活不成了。

    被端木哲半掌击回正撑地未起的林向北听到了妻子的惊呼,回头看见妻子倒下的场景,目眦尽裂,蓦然发出了一声类似野兽的嚎叫,状若疯虎的失去章法的向端木哲重新扑了上去。

    可惜,和魔族的战争数千年就是如此残酷,情绪不能改变任何问题。境界的差距,实力的缺失,就算此刻的林向北恨不得生啖魔肉并竭尽最后的气力也不能伤害到端木哲半分。

    在端木哲疯狂嘲笑的笑声里,一个半空中的掌印把林向北死死按在了地上。林向北动弹不得,只有扭头看向了妻子的方向。

    在他的眼里,看见的是已经失去气息的爱妻,以及魔族对林家族人一边倒的屠杀。

    就在这一盏茶的功夫,广场上站着的都是几个魔族人,几个长老有的早已倒地不支,有的已经身首异处,而其余的余人也都四处躺落在广场四处,包括那些不久前还对将来充满想象的代表林家未来的少年儿郎们。

    他们大都保持着死前的模样,有不甘,有愤怒,但是唯一没有害怕和退缩!真正是林家好儿郎。

    眼见面前的修罗场,眼见平日朝夕相对的爱妻现在已经芳魂他处,眼见众多的林家族人都惨死当场,林向北的喉咙深处发出了嗷嗷的声音。端木哲也干脆的一掌使力压了下去,黑云形成的掌印彻底把林向北全身骨骼压碎,彻底碾碎了他最后一丝生机。

    “分头去,今天一个都不能放过!”端木哲发出了最后的屠杀令,随着他的话音落下,黑袍的魔族分散向着林家小镇的各个方向而去。

    很快,四处都传来了林家族人临死的惨叫声,只是片刻,周围都渐渐平息下来,这意味着林家小镇彻底成了一个死镇,再无一个活口,当然,还有三个在祖屋夹层的少年,此时的他们丝毫不知镇上的惨状,林天旭还拿着卷书在苦苦思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