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 四 章:危难处,终得见弱水浮木。
    正在林天旭拿着卷书还在琢磨的时候,突然心脏深处传来一阵剧痛,同时灵魂深处也仿佛沸腾了起来,身心的剧痛让他一下跌坐在地,全身也不受控制的抖动起来。

    林天威和林天权见状也大吃一惊,赶紧上前扶着他起身,林天威急匆匆问道:“天旭你是怎么了,是不舒服还是卷书对你有反应啦?”“不是,只是突然有好心痛的感觉。”

    回答着问话的林天旭和天威天权都没有发觉,此时林天旭手中的普通了几百年的《一清经》微微泛起了乳白色光芒,而且好像突然自己拥有了生命一般开始颤动起来。

    片刻后,三个少年都察觉了林天旭手中卷书的异样,都不敢置信的缓缓低下头,看着卷书上乳白的光晕一圈圈向外发散并且越来越亮,正在三人惊疑不定时,卷书突然瞬间闪亮,三人心神同时受到重击,都昏倒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林天旭慢慢醒了过来,昏昏然中他感觉自己处于一个昏暗的空间,周身几尺开外都是灰蒙蒙的雾气环绕,自己还是保持昏迷前躺倒的姿势。

    林天旭尽力睁开眼睛,发现身前三尺处有个半人高的光圈悬浮在半空,光圈中间有个半人高的虚影,看上去像个缩小的道人。

    道人穿的道袍林天旭也曾经见过,那是正清门的道袍,道人头上随意的用一根柳木扎着道髻,看上去和父亲林向北差不多年纪,只是脸色红润一些,而且感觉比父亲看上去更加威严一些。

    林天旭此刻懵懂还搞不清状况,就这样坐在地上呆呆地看着半空的道人,道人也没有开口的意思,也是仔细打量着地上的林天旭。

    过了几息,从小受到严格教育的林天旭清醒了过来,赶紧爬了起来,躬身向道人行了个大礼,紧接着就问道:“仙师伯伯,你是谁啊,还有我现在是在哪里啊,天威天权怎么不见啦?糟糕,先祖留下的卷书也不见了,这可如何是好,爹娘知道了一定会打死我的。”

    看着知理且聪明伶俐的少年在那里嘟嘟囔囔,道人不由得露出一丝笑意,可是感受到林家小镇重重的死气,道人心中不禁暗沉。

    半晌,道人终于开口了:“少年郎,你姓甚名谁,今年几岁?”可能是很久没说话的缘故,道人的声音显得不甚流利。

    “我呀,我就是这里林家小镇的人,我叫林天旭,今年十五岁了。”林天旭忽闪着眼睛,好奇的看着面前的道人,“仙师伯伯你是谁从哪儿来的呀,这里的人都认识我的啊。”

    “伯伯?呵呵,你知道你是林家第几代了吗?你是林家嫡系还是旁支呢?”“这个我知道,我是林家一百三十八代的嫡长子,我父亲叫林向北,是林家一百三十七代的家主。对了,我们这个镇上都是林家人呢。”

    “噢?既然是这样,你再给我行个叩拜大礼吧。”在乘云世界中,叩拜大礼一般是在特殊节日晚辈向长辈行的大礼,当然在道门里拜师的时候徒弟也是要向师傅行此大礼的。

    所谓叩拜大礼是跪伏在地,双手向前伸直,然后全身再趴在地上,然后身体起来再重复三次。

    虽然林天旭不明白为什么突然仙师伯伯叫自己行大礼,但向来在长辈面前十分乖巧的他没有多问,恭恭敬敬地开始叩拜。在他叩拜的同时,半空的道人眼中也精光微闪。

    “好了,既然磕过头了,现在你先起来,我慢慢和你说。叩拜过了,你就不用再叫我仙师伯伯了,我的本名叫林正通,当然我并不是本人,而是林正通的一缕分神,以无上封印术封印在学道时的《一清经》里。”听到这句话,林天旭又惊又喜,慌忙又跪倒在地叫到:“原来是先祖大人。”

    “你且起身,接下来我和你说的话,非常重要。你一定要牢记在心,并且不能和任何人透露,你,能做到吗?”道人说到话尾,语音变得严厉。“旭儿做得到,我会认真听认真记,也不会和别人说的,只是父亲母亲大人他们都不能说吗?”

    “父母亲?唉,你先应承我,今日你看到的一切听到的一切,天上地下你不能对任何一个人说!”“嗯嗯,我知道了,谁都不说,天威天权我也不说。”

    “那么你认真听好,我是林正通,千年前道魔大战结束后我也到了渡劫期大圆满的顶峰,也得以窥得些许仙机,知道千年后我林家族人会遭大难。因此在我去闭关渡天劫前,特意分出一缕分神封于《一清经》中。

    就是为了在林家遭遇大难时能保得林家血脉不致灭绝,我在祖屋夹层留下禁制也是为了在林家遭难时候现身时候不至于叫别人察觉。”

    “林家遭难时,先祖才现身,现在林家好好的啊,虽然没有修为特别高的但是大家都过得挺好的,我有点听不明白了。”

    “你不要打断我的说话,至于你的疑惑,等会出去你就明白了。我这缕分神是耗费自身精血和神魂分出的,否则维持不了千年而且现身也维护不了子孙周全,而且分神和本体相连,今天你能见到我说明我安然渡过了天劫已经去到上三天的天界了,否则我渡劫失败这分神也会灰飞烟灭的。

    而只要有林家后人能见到我,我会尽力保得你的周全让你顺利修行下去,因为我还等你渡劫成功去到天界把分神带过去,分神分掉我自身五分之一的神魂,不结合分神今后我在更高层次便不能寸进了。”

    “修炼到渡劫?我我我,我现在只有气动七层,而且我们林家最近几百年最高也是到筑基大圆满,就连正清门的掌教也才元婴后期啊。”听到这里林天旭结结巴巴的接了下话。

    “呵呵,你知道当年我是如何修炼的么?”

    “我知道知道,娘亲说先祖你的修为通天,比绵云山脉还高。”

    “这都是修炼有成之后的事情了,当年我只是林家普普通通的嫡子之一,天赋上也不出众,后来一次去绵云山脉的时候遇到了点际遇,偶然在一个荒废的洞穴里找到了上三天最高级的大罗真仙罗浮真人留下的几本修炼之法。

    后来进展迅速,为了不显露,我想办法进入了正清门拜在了先师门下,有了正清门的掩护,我得以继续修炼法决才有了后来道魔大战里击溃魔族的我。

    而当时我得到的两样关键的东西,现在都会传到你的手上,你还多了我在关键时候给你三次保命的机会,你说,你修炼到渡劫会很难吗?”

    “两样东西,哪两样东西啊?”

    “第一就是你现在所处的这个空间,是当年我发现洞穴时找到的罗浮真人留下的唯一的东西--鸿蒙石,这个空间就叫鸿蒙空间。

    当年修炼的时候我已经把鸿蒙石炼化到了我的身体里面,现在我精血和神魂造就的这缕分神自然可以创造出鸿蒙空间了,至于这个空间有什么用,你今后修炼的时候自然会知晓。

    第二就是当年我修炼的功法--万空不灭大法,此法诀不知道是罗浮真人如何获得的,但是绝对不是乘云世界能拥有的法诀,甚至我觉得上三天也不会有比这个更高明的法诀。至于另外的几门功法时机到了也会传与你。

    你要记住,怀璧其罪这个道理,在你不能击败你所有的敌人前,万万不能叫别人知晓你身负此种逆天法诀,此点你务必要谨记在心。

    好了,其他的东西我今后慢慢会说给你听的,现在我的精血在你胸前已经形成了一个印记,平时我会呆在里面,今后我只会在你修炼的时候出来指导你,其他时候,你要学会独自面对。

    现在,你将要面对的,就是你第一次大的磨练了。你要记住,修道一途本就是与天争与人斗,漫漫修道路你会遇到各种生离死别以及生死一线间。

    只有你突破所有桎梏,修炼到斗天战地的至高境界,你才有宰执天下的资格,在此之前任何际遇都是天赐你的磨练,这些话,你慢慢感悟,现在我们可以先出去了。”

    林天旭还沉浸在多种信息交杂的混乱中时,眼前一变,又已经回到了祖屋夹间里。眼前的情形和昏迷前一样,林天威和林天权还在地上东倒西歪着。林天旭低下头,自己右胸口前多了个淡红色的印记,而半空的先祖和光圈都已经消失不见了。

    “你现在赶紧叫醒他们,然后出去看看吧。”

    “啊,先祖你在哪里说话呢?我怎么看不见你。”“不用大呼小叫的,我就在你身上,随时可以和你神念沟通,你和我交流也只需要心里默念我就会知道了,当然我理不理会你就看情况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别人能发现你吗?”“乘云世界是没人能发现我的了,至于今后你渡劫成功去到上三天,别人发现不发现我也无所谓了。”

    林天旭呆立了半晌,稍微整理了下情绪,依次摇醒了林天威和林天权。二人醒来也是迷迷瞪瞪搞不清状况,林天旭说自己也一样刚刚苏醒,不知道发生什么了就敷衍了过去,而后三人也就出了夹层上到了祖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