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 六 章:平生景,俊逸处为我山门。
    上船时鹤阳真人随手给林天旭布下的防风罩避免了神行道船高速前行的气流干扰,但是初次在天空飞行的晕眩感还是叫林天旭倍感不适。

    林天旭只有盘坐在船舱里,尽力不去想一天内发生的所有事情,但是越是不想去想,纷杂的画面依旧拼命的钻进了他的脑海。船行一日后,远远看见了几座簇拥在一起的俊秀的山峰。

    神行道船降落在了山门前,林天旭抬眼望去眼前是一座巨大的白玉牌坊,右边书有“形不得神不能自生”,左边则是“神不得形不得自成。”笔法俊逸,浑然天成。

    周围都是一望无际的平原,很突兀的出现了耸立入云的主峰至清峰,周围如同花瓣散落的四座稍矮的山峰如同侍卫拱卫着至清峰。

    至清峰东面是春郁峰,南面是夏正峰,西面是秋落峰,背面则是冬门峰。

    细细看去,虽则现今是秋天,春郁峰上却是一片郁郁葱葱,花团景簇,一片初春的景象,夏正峰上则是肉眼可见的有炎气散动,秋落峰上又是红叶遍峰,一副深秋模样,北边的冬门峰则已经是白雪皑皑,冰天冻地了。

    四季的景色居然在同一时间在同一地点呈现,真可谓是“夺天地之造化,侵日月之玄机。”让人一眼看去就自然的目眩神迷。

    一朵白云腾起,托着鹤阳真人和林天旭缓缓向至清峰峰顶而去,一路上白云在脚下环绕,吸入身体的空气都显得格外宜人。还有现在气动阶段还无法沟通天地与自身的林天旭无法感知的对修道之人格外珍贵的无比浓厚的天地之灵气。

    峰顶极为平坦,首先印入眼帘的是十余亩地大小的一整块汉白玉质地的巨大广场,广场正中的方向是一片宏大的道教宫殿式建筑群,迎面是一座辉煌的大殿“崇法殿”。

    粗大的斗拱层层叠叠地交错着,四周的雕饰不多,显得较为简洁、明朗。后面几个殿则以南、北为中轴线,依次排列。

    来到崇法殿前已经有五位道人在殿前迎候,当先一位满脸络腮胡子双眉倒竖,面露侠气亦不失豪气,接下来是一位瘦高的中年道人,衣着整洁,显得一丝不苟,然后是一位中等个头的中年道人,面色比较阴郁,紧挨着他的则是一位穿着一套略显破旧的道袍,道髻下的头发黑白斑驳,神情倒是沉稳异常。

    最后一位林天旭惊讶的发现居然是一位中年道姑,身着纯黑色的道袍,浑身无任何其他修饰,眉宇间却显露冷韵,看上去倒比母亲还年轻一些。想到母亲,林天旭内心又抽搐了一下,面前的道姑仿佛能看得透内心一般正端详他的眼神也闪动了一下。

    “这位是执法殿掌座云贤真人,下面依次是春夏秋冬四峰的掌座云正真人,云华真人,云清真人,云宁真人。”在鹤阳真人的一一引见时,林天旭恭敬向前行礼,并且在心中暗暗几下了几位真人的容貌和名字。

    行完礼后众人依次进入崇法殿落座,主座上自然是鹤阳真人,他的左手边是执法殿云贤真人,春郁峰掌座云正真人,秋落峰掌座云清真人。右手边落座的是夏正峰掌座云华真人,冬门峰掌座云宁真人。殿中则是林天旭规规矩矩的站着。

    鹤阳真人首先把林家小镇发生的事情简要说了一遍,也介绍了林天旭的来历以及正清门,众生门,明剑阁分别决定收下林家三兄弟的情况。听到魔门复仇灭了林家满门众人也都愕然,听到决定收林天旭为正清门弟子,四大峰的掌座俱都默然。

    要知道,数千年来,正清门择徒的标准从来没有降低过,十六岁之下至少筑基期初期修为,像以往给林家的五十年一次的三个十六岁气动九层的名额就已经是额外的破例了,虽则近三百年并没有林家弟子进入正清门,但是并不是正清门食言,而是你林家达不到已经放低的标准啊。

    何况正清门作为第一大道门,门下弟子众多,今次是特殊情况,因此林天旭不仅是被鹤阳真人本尊带进了正清门,并且还一次见到了所有门派高层。要知道,门内大多数弟子别说掌教,就连见到各峰掌座的机会都是寥寥。

    正清门为了保持门内弟子的进取之心,所有进入门内的弟子都是先进的下门,下门弟子占据了门派总数的六成左右。

    尔后晋升到上门,之后才可以真正进到四大峰,成为各大掌座的真传弟子,真传弟子之上最后才是正清门的核心力量--内门弟子,层级制度已经持续了数千年。

    每一级别竞争都是极其激烈,尤其是成为各峰掌座真传弟子之前,甚至可以说是惨烈。让林天旭进入门派,当然不能坏了门派的规矩,可是对于一个十五岁的修为低下的少年来说,如此激烈的竞争环境对他是否合适呢?

    鹤阳真人自然也清楚门下掌座们的想法,但既然在林家小镇已经做出了决定,再难也会执行到底。

    鹤阳真人四顾了一下,“就这样决定吧,这个孩子先入门,修道之途本就是自身的不断突破,过多的关注和照顾只会违背道家真意,至于今后,就看他自身造化了。”

    下面的真人们闻言俱都出座,向着掌教行了一礼回道:“谨遵掌教法旨。”言罢回身落座,并无多余言语。

    就这样,刚刚进入正清门的林天旭有了自己的归宿--下门。既然决定了,接下来立即有法旨传到了下门,很快就有管事人员来到崇法殿带走了林天旭。

    因为下门在群峰脚下最外圈,而正清门内除了掌教以及各峰掌座和执法殿掌座之外,其他人禁制在峰内御风飞行的,所以林天旭就乖乖的跟着眼前这个下门管事赵二喜步行下山。

    说起来,今日里以自己在门内的身份能乍见到所有正清门的高层,还是托了眼前这个半大小子的福分。

    所以下山的一路赵二喜一直在琢磨这个少年的身份,也想着套几句话问问,可惜林天旭突逢巨变,自己都还是稀里糊涂,所以赵二喜只知道眼前的少年叫林天旭,其他的,一无所知。

    至于林家的身份,毕竟是千年前的事情,现今知道其中秘辛的无不是门中的高层弟子。结果就是问不出所以然,迷糊的带路人带着迷糊的新门人到了下门。

    下门地域很是宽广,一路上也遇到了很多身着下门淡青色道袍的门人,不过大都对二人毫不理会,偶然有留意他们的也都被林天旭低微的修为惊到。

    赵二喜带着林天旭来到下门西北端的一个院落前面,指着右手边第三间:“嗯,今后你就住在这里了,明天你自行去下门普法院找马长老领取下门的道袍和相关的物事,另外这个身份铭牌你自己收好。”说着递给了林天旭一块古朴的刻印着下门-林天旭的木牌,说完再次看了看他便摇了摇头离去了。

    此时天色已晚,再加上刚到新环境,林天旭也就没有到处乱走,直接走进了今后起居的属于他在正清门的第一个“家”。

    屋内陈设很简单,一张书桌,几张板凳,一张竹床,床上简单的几件被褥和一床薄被子。经历了一天的飞行奔波,小小年纪的林天旭也是真的累了,脱了鞋子就合衣躺在了床上。

    正当他闭眼准备小憩一会之时,心里突然冒出了沉寂了一天多的先祖的声音:“进入正清门,你选的很不错。”

    顿了一会,先祖的声音低沉了一些,“道门修炼,不是简单的事情。虽然我同样可以引导你修行,但是也及不上进入一个大的道门,特别是正清门。并不是我出身于正清门才这么说,当然我对正清门很熟悉对你很有好处,但这个并不是主要的原因。

    人的修炼,天赋固然重要,后天的勤奋和努力更加紧要,再加上一个人的气运,也就是修道路上的各种机遇,说到机遇,我觉得乘云世界你已经是万中无一了。

    而以上说的仅仅是人本身的因素,人力非无穷。多少相同天赋相同努力气运也差不多的修道之人,结果却天差地别,无非还有重要的四个字--财,侣,法,地。”

    “多少修道之人因为本身财富不够而无法得到更多的天才地宝,也得不到更好的法宝武器,财这一个字已经断绝了尘世中大多人的修道之路了。

    侣,不仅是同修的伴侣,更是你身边共同修道的人,你的师尊抑或是你的师兄弟,甚至是你的敌人。旁人的影响对你一生的际遇也是有很大的决定性作用的。

    法就不用说了,功法,法诀,这方面,这个世界都没人比的上你了。地,也是至关重要,进入筑基期沟通天地后,你就能感受乃至接收到天地的灵气为己用,而天下但凡是灵气浓郁之地无一不是被各个门派所占据。

    你进入了正清门,相当于你财,侣,地,都解决了,法又被我解决了,你说说这世界还有人比你气运更盛的吗?你,务必要珍惜。”

    先祖的话叫林天旭顿时觉得茅塞顿开,这些从来没听过的关于修炼的道理一下直观的摆在了他的面前,虽然很直白,但是很真实。

    说了这么多话的先祖也沉寂了下来,安静下来的林天旭又阻止不了那些纷杂的念头,一会是父母亲亲切的面庞,一会是小镇血腥的场景,一会对未来修炼的无穷的信心,一会又想着天威天权是怎么样了。

    昏昏沉沉中,林天旭熟睡了过去,夜色透过窗户照在他微皱着眉头的脸庞,显得格外的清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