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 七 章:惊鸿一见,就此缘牵三生。
    七:初遇

    次日清晨,林天旭便被噩梦惊醒,转头四顾了一下,逐渐清醒过来自己已经是正清门弟子了,连忙起身简单洗漱了一番,走出门外。

    院子里已经有不少人了,大家骤然看见一个不认识的新人,况且还穿着一身文士服,再加上一眼看出的气动期的修为,林天旭成功的很快成为了整个院子的焦点。

    在门派中呆了都三十多年的赵二喜都会第一时间对林天旭的身份好奇,更别说下门这些个普通弟子了。

    只是过了几息的功夫,便有三个按耐不住心中疑问的弟子围了过来。当先一位看上去倒是器宇轩昂,只是脸上有压抑不住的傲气,旁边的其他弟子看见三人上前,都各自在窃窃私语起来。

    “这人感觉怎么叫我感觉很奇怪呢,还好王宇龙师兄过去问了。”“我进门也有5年了,还真没见过气动期的,今天还真是开眼了。”

    “新来的?气动期?”王宇龙一开口便显得十分不客气,说来也是,能进入正清门的无不是三大陆上的天之骄子,都会有各自的骄傲。

    同门一起修为差不多是正常,来个差的这么远的,而且是明显破了正清门择徒标准的人,其实在场的人心中都俱是不忿。想想看,在场的人有多少比眼前这个小子修为好很多的好友兄弟都被无情拒之门外,你这样低微修为的为什么就能和我们一样入门?

    “师兄有礼了,我叫林天旭,是昨日入门的。”“师兄?这么说你已经是下门弟子了?”

    “是的,这是我的身份铭牌。”说完林天旭拿出了铭牌,“请问师兄如何称呼?我正好有事情要请教呢。”

    三人中右侧脸上有个黑色胎记的瘦子见势搭话道:“这是王宇龙师兄,他可已经是筑基后期的修为了,只要突破到筑基大圆满就能进入上门了,可是我们现今下门的第二人。”

    “原来是王师兄,我正想请教下普法院在哪里呢。”王宇龙看着他的铭牌没有出声,好像还在思索着什么,他左侧的少年倒是和善的说道:“林师弟你好,我叫郑安民,普法院从东门出去顺路走三百步就可以看见了。”林天旭点了点头道过谢便往东门而去。

    王宇龙看着转身而去的林天旭,转头吩咐道:“冯卫,你去打听打听这个林天旭什么来头,气动期能进正清门的我还真没听说过。”

    王宇龙来自离正清门最近的大城子央城,王家在城里颇有势力,王宇龙自己在子央城因为天资出众的缘故也非常出名,郑安民和冯卫也都来自子央城,平素和王宇龙走得很近,特别是冯卫,因为家里和王家也有关系,所以更是对王宇龙言听计从。

    林天旭这边出了东门顺着青石板路前行,好奇的到处张望却倒是没敢到处乱跑,路上也有不少同门,大都行色匆匆。很快就看见了一处小殿,虽然和崇法殿差距颇大,但和下门这些低矮的普通院落一比就显得庄严大气很多了。

    抬头看见“普法院”三个金漆大字,林天旭迈步走了进去。只见一排木台将东北角围成了半圈,里面蒲团上盘坐着个白发道人,眼睛微闭,也不知道是在打瞌睡还是在静修。

    “长老,长老。”听到声响的道人睁开眼睛,林天旭赶紧作了个揖,递上自己的铭牌,“马长老你好,我叫林天旭,是昨日入门的,听赵管事说在您这里领取道袍。”

    马长老随意看了林天旭两眼,顺手抛出一个下品储物袋:“道袍,黄芽丹五粒,下品灵石两块,至于筑基期功法--引气淬体术,等你到了筑基期再来领取。”

    原本院内还有几个弟子并未注意到林天旭,听到马长老的话一下就看了过来,其中还有两个正准备出门的姑娘也转头看来。

    左手边的少女有一双晶亮的眸子,明净清澈,灿若繁星,虽然此时的林天旭还不懂得欣赏女子之美,脑子里却不由浮现出了“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右手边的少女灵活转动的眼眸慧黠地转动,几分调皮,几分淘气,两女看上去年纪和林天旭一般大小。

    看着绿裙少女投过来那好奇的目光,林天旭也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他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很聪颖,刚才在院内诸多弟子的反应和王宇龙的询问已经让他知道自己现在是个特殊的存在,现在对他好奇的可都是因为他低微的修为啊。

    两女也只是看了两眼便径自离去,林天旭收回目光,又看见西北墙侧上有块石牌,上面刻着“才瑞榜”,上面从上到下刻着一串名字,王宇龙赫然排在第二位,首位苏梦妍,一个很好听的女孩名字。

    “马长老,这才瑞榜是什么意思啊?”

    “这是下门弟子的前十名排名榜,每年下门有一次下门小比,按照排名更换榜单,不过那上面最差的也是筑基中期了。”

    “哦,那他们可真厉害啊。”

    “呵呵,刚刚出门的就是上次小比的首名,你今年是十五吧,和她可是同龄人哦,再有两个月,小比又要开始咯。”

    听到这话,林天旭抓起储物袋赶紧跑了出去,他可不是去追人,只是马长老话里的意揶揄意味太明显,还是走为上的好。

    “原来她叫苏梦妍,比王宇龙还高一位,那岂不也是筑起后期了,我算一算,七层,八层,九层,初期,中期,额,差的可真多。”

    转眼看着手中的储物袋,想着里面装着的道袍丹药灵石,沮丧的情绪一下子消失不见,整个人又变得喜笑颜开。三蹦两跳的回到了自己的屋内,三下五除二的换上了淡青色的道袍,然后就端详起手中一个白玉玉瓶和灵石。

    “黄芽丹,这个有什么用呢。灵石,握上去倒是很温润的。”打开瓶塞,看见里面五粒米黄色的丹粒,一阵淡淡的清香从瓶口透出。下品储物袋里面只有三尺见方的空间,现在是够用了。

    脑海里突然又出现了先祖的声音:“黄芽丹在外界虽然鲜有流传,但在在正清门里却只是入门的丹药,能让你体内的真气流转速度快上一成,本来也是筑基期用的,你现在这个修为用了也不算浪费。

    至于灵石,是乘云世界修道世界流转之物,可以换功法丹药等一切可交换之物,不过你手上的是最差的下品灵石,下门弟子每个月都可以领两枚的。”

    “原来如此,今天马长老说我境界不够,不给我筑基期的功法,我还是继续修炼一清经吗,我的带脉也快打通了。再过两个月下门又要小比了,我可不想再被每个人当笑话看了。”

    “能知耻而后进是好事,至于修炼之法,从今日起你就开始修炼--万空不灭大法,到时候领了引气粹体法也就是个掩饰的作用。”

    “那我们赶紧开始吧。”

    “现在不行,今后你的修炼都要在鸿蒙空间中间修炼,白日里你一修炼别人整日里不见你人也颇为不妥。所以今后修炼都在入夜以后,白日里自行打坐静修吧。

    我先把万空不灭打法的法诀传授给你,明理方可习道,你有不明白的可以问我,等你弄清楚这门功法的真意你就可以随时修炼了。”

    先祖话音刚落林天旭眼前瞬时变暗,又进入了灰蒙蒙的鸿蒙空间之中,半空中的先祖印了个法诀,一道金色印记就往林天旭射来。

    金色印记直接从林天旭的双眉间印堂穴透入,一霎的针刺麻痹感觉过后,印记在皮下一寸祖窍的位置停留下来,然后在识海中开始放大,逐渐成了一本薄薄的金色书册的样子。上面的字迹清晰可见,通过意识指引还可以自主翻页。

    “法诀在我脑子里,会被别人发现吗?”

    “这法诀的神妙之处就算我渡劫前都未能参悟的透,如果能轻易被人发现也不能称之为无上大法了。当年我修炼此功法时,我师尊已经是大乘中期的修为了,他依然没有察觉我身上有任何异常。现在出去研读下法诀,有不懂的我会帮你解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