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 九 章:同门不识,睡虫闻名遐迩。
    九:睡虫

    在惨叫声中林天旭一下子蹦了出来,又在池边蹦跶了几息后,一屁股坐在地上。眼见得全身通红,额头上满是豆大的汗珠,而地上的天旭则粗重的呼吸着。

    而先祖却丝毫没有笑意,反倒神色肃穆的训斥道:“修道一途本就是凶险无比,此功法更是如此,行差踏错半步都会坠入万丈深渊。任何时候都需要谨慎再谨慎,完全未知的池子你就这样直接往下跳?!”

    “先祖不是说鸿蒙池是温养淬炼我的肉身吗,还说可以治疗体内的损伤啊,我之前听得很仔细的啊。”林天旭也委屈的说道。

    “我是这样说的,你听得没错。可是我同样说过世上万事都不会两全,又温养淬炼你,又给你疗伤,还能像温泉一样舒服?也该得你受些皮肉之苦。”

    “旭儿知道错了,今后一定注意。”

    “这鸿蒙泉水接触肉体就自然会渗入进去,淬炼身体其实就是改造你全身,光是全身的渗入过程就如同万针刺体,何况你之前从未淬炼过肉体,像你这样莽撞,不等你淬炼好就先会把自己弄得像破麻布了。

    你自己看看你识海里面万空不灭大法里面的引章,里面有一篇《闭气术》,是个比较粗浅的控制身体毛孔的法门,先把闭气术修炼到可以随心所欲闭合全身各处毛孔的时候,再尝试慢慢进池子。”

    林天旭听话的盘腿坐下,开始找寻闭气术。闭气术的法诀很短,修炼起来尚属容易。一个时辰后林天旭睁开眼,就已经对闭气术掌握的比较纯熟了。

    这次他小心翼翼到了池边,先在池沿坐稳当了,然后闭合了左腿伏兔穴右腿阴包穴以下毛孔后,慢慢将脚探入了泉池中。

    一是心理作好了准备,二来闭合了全部毛孔,虽然还是刺痛难忍叫他不禁牙齿打颤,但是林天旭还是坚决的把双脚留在的池内。他心里暗暗给自己鼓劲:“如果连鸿蒙池我都下不去的话,还修炼什么万空不灭大法,我一定要坚持住。”

    待得过了盏茶功夫,双脚已经适应了痛苦,林天旭咬着牙继续把小腿往下探去。刹那间的功夫,全身上下已经大汗淋漓。“这哪里是针刺,这分明是刀割嘛。我忍!”

    忍受着腿上传来的如同千刀万剐又如同烈焰焚烧的感觉,林天旭继续向下,直到池水淹没了膝盖。毕竟只是十五岁的少年,此时他坐在那里保持一个姿势,丝毫不敢乱动。虽然一再给自己鼓劲,却还是抑制不住的发出了声音。

    开始是轻微的嘶叫,慢慢转成了低沉的嚎叫。半空的先祖看到他能这么快就能下到膝盖,亦是微微颔首。坚持了两盏茶的功夫,林天旭上到了地面。但是也仅仅修整了片刻,又坚定的用双脚向泉池探了下去。

    就这样周而复始的反复下池,等过了三个多时辰以后外面天色渐亮的时候,池水已经浸到了大腿根部,而且已经坚持到了半个时辰不用出来。一直在旁边关注他的先祖此时说道:“今夜到此为止,明晚接着来过。”随即连同鸿蒙空间一起消失不见。

    看着自己已然回到屋内,一直凭借口气坚持着的林天旭再也支持不住,把自己丢上床就昏睡过去。

    院内的弟子渐渐都起来了,此时王宇龙三人恰好经过林天旭的屋前,看着紧闭的房门,三人都有些狐疑。王宇龙做了个眼色,冯卫立即心领神会的踱步到了窗前,探头看向屋内。“哈哈,居然是个睡虫。”

    眼见在床上睡得昏天暗地的林天旭,冯卫立刻叫了出声。昨日王宇龙叫他去打听这小子的来历,结果他贴了不少灵石废了不少功夫,打听到的还是只是他的名字,其他一无所获,正是肉疼的紧。

    此时看见清晨这样的修炼好时光林天旭还在床上呼呼大睡,马上就幸灾乐祸的叫了出来,心中还窃喜:“不过如此。”本来以为气动期就能入门的林天旭是天赋实在绝顶的王宇龙看见这一幕心中不知为何也松了口气。

    修道路途先天天赋固然重要,可是相比后天需要耗费的精力和时间来说,天赋的差距是完全可以用勤奋弥补的。再好的天赋,如若不知勤奋,也会如同流星闪耀,很快就会泯然众人矣。

    这一觉林天旭一直睡到了晌午,去到下门供应饭食的地方随便取了些吃食,一路吃着一路回到了自己屋内。然后立马打坐静修壮大自身的真气。待到入夜,便继续在鸿蒙空间中进那鸿蒙池中受那凌迟之苦。

    三日的时间转眼即逝,连续三日林天旭都是白昼毫无意外的每日睡到晌午才起来,虽然身体精神都十分困顿,可是今日的他却格外兴奋。

    原因无他,昨日夜里他终于可以自然的盘坐在池中,按照先祖的说法今晚就可以开始习练万空不灭大法了,叫少年如何不雀跃。

    当然,经过了这三日,他睡虫的称号连同气动期的修为也早已传遍了整个下门,毫不知情的他已经成为了所有弟子修炼之余的笑柄。

    因为只见他睡觉从未见他修炼的众人并不知晓他身上的一切。何况人性都是如此,下门众多弟子能脱颖而出进入上门的少之又少,现如今看见一个不如自己的,自然都是嘲讽有加。

    林天旭兴冲冲的往食舍而去,今日他起来的比前两天晚了点,恰好赶上众多弟子在那里取食,刚进舍内就看见很多人,包括有着一面之缘的苏梦妍和她那不知名的女伴。

    正在此时,王宇龙三人也走了进来,一看见前面的是林天旭,冯卫马上怪叫道:“哎哟,睡虫你睡醒啦,看你取食这劲头倒是挺利索的,是不是偷偷练的睡功啊。”

    身旁脾性和善的郑安民也无奈苦笑,周围的弟子都哄然大笑,连苏梦妍都掩起了绛唇,旁边的丫头更是不顾形象的笑的前仰后合。

    林天旭一脸愕然,立即反应过来了他的意思,可是这个事情无从解释,也没必要解释。于是他故意憨笑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小名,我从小就瞌睡大,我们镇上的人都知道。”

    此话一出,连故意取笑他的冯卫都接不上话了,旁边一片碗筷落地的声音,苏梦妍身边的少女眼泪都快笑出来了,意识到失态的她很快反应了过来,狠狠剜了林天旭这个“睡虫加呆子”一眼,拉着苏梦妍就匆匆离去了。

    看着离去的二女,王宇龙对着冯卫说了句:“和这不知所谓的小子说什么话,无端端坏了食欲。”连忙向着双姝离去的方向追了过去。莫名被斥的冯卫叫道:“我们还什么都没吃呢,走什么呢。”看着没有回头的王宇龙,无奈也和郑安民出门而去。

    这边林天旭还在琢磨自己是怎么得罪了那少女,好端端的瞪他一眼。不过他也不在意,径直取了点吃的就急匆匆往回赶去,今日入夜就能修炼万空不灭大法可是比什么都重要的事情。

    依旧是边走边吃完了手上的东西,进到屋里马上开始打坐入静。

    说来非常难得的是这几日里林天旭除了睡觉以及出门一次取点吃食,其他所有时间不是白天的养气就是入夜的入池,连续几日没有浪费过一丁点时间。甚至昨日夜里一向不苟言笑对他称得上苛刻的先祖都难得的夸了他两句。

    也许别的同龄人未免会沾沾自喜,不过得益于自小父亲对自己的严加管教,得到夸奖的林天旭反倒修炼的劲头更足了,无比焦急的期盼着夜晚尽快到来。如此心性的少年郎,如何能不成功?

    夜色如约而至,整个晌午觉得时间太慢的林天旭也已经把自己的精神状态调整到了最好,对这一夜也很是期待的先祖在周围安静下来那一刻就把天旭带进了他日益熟悉的鸿蒙空间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