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十一章:云卷云舒,牵起万千往事。
    十一:往事

    林天旭被自己突然出现的念头吓了一跳,赶紧甩了甩头进入了普法院。

    “马长老,我来领取引气粹体术。”说着递上了自己的铭牌。依旧闭目盘坐的马长老起身拿过铭牌,“引气淬体术?你是,林天旭?几日前入门的?”

    一直无精打采的的马长老徒然眼露神光,上下仔细打量着他,“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几日前你领取道袍的时候只是气动七层,决计没错,整个下门就你一个气动期,几日功夫你就筑基了?”

    “弟子前几日恰逢大事,心神激荡,这几日修炼本来浑浑噩噩,谁知道误打误撞真气就冲破了百会,随即就可以引气入体了,弟子也是十分疑惑。”

    “无心而为,无为而成,莫非这就是道法自然的真意?”马长老在林天旭身上看不出个所以然,纯纯然一个十来岁少年也不可能有什么古怪,只有嘴里自说自话的嘟囔几句。随即取出一本薄薄的卷册,递给了他。

    林天旭也不敢多留,拿到手立刻就离院而去,匆忙赶回自己自己的屋内。一边翻阅着这本引气淬体术,一边在心里暗暗问道“先祖,这本法诀我现在可以修炼么?”

    “自然是可以的,道法同源。引气淬体术是导引天地真气入体淬炼经脉的法门,各门各派的道法都有各自可取之处,何况是正清门的基础筑基期法术。

    今后你白日里就可以修炼这引气入体之法来壮大自身真气,夜里继续修习万空不灭大法,相辅相成还可以加快你修炼的进程。”

    正在此时,门外突然传来下门管事赵二喜的声音:“林天旭,至清峰有召,速速前去。”听见掌教相召,林天旭也不敢耽搁,稍作整理就出门向着主峰而去。

    和上次下山时的满腹心事不同,这次林天旭心情很好,便沿路观赏起风景。一路绿树红花,石径凉亭,愈往上行,天地间的真气也愈加浓厚。薄云围绕着山腰,瀑前悬挂着彩虹。踏山而行,说不尽的舒畅!

    来到崇法殿,看见掌教鹤阳真人和上次见过的秋落峰掌座云清真人正在殿内交谈。鹤阳真人仍旧是云淡风轻的模样,仍旧穿着那件旧道袍的云清掌座看上去也愈见稳重。

    林天旭见礼完毕后恭立于殿中,鹤阳真人看向他的目光柔和中却似乎有着捉摸不透的笑意,云清掌教看向他的目光方正中略含期待。

    “近日你的情况我们都略有耳闻,先是睡足几日不见修炼,然后一朝醒来跨越三个层次,我也很好奇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鹤阳真人平和地问道。

    “弟子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刚进门的几日心情激荡不能自己,这几日修炼也都是昏昏不知所以然,弟子驽钝,也不知境界的变化是为何。”当着两位得道高人的面说谎实在是很难为林天旭,但是却不得不这么做。

    “不用担心,修道之途,各人自有各人际遇。今日叫你过来不是追问你什么,只是你这样的情况在正清门门派记载中也曾经发生过,所以特地叫你过来只是想好好看看你。你太像一个人,当然你也知道他。”掌教的话语很轻。

    林天旭自然知道掌教的意思,此时此刻他自然不能继续沉默,立即叩拜下去:“弟子深受掌教重恩,弟子永远都是正清门弟子。无论何时,弟子愿为正清门万死不辞。”

    “其实今天叫你过来也是云清真人的意思,他找你有话要说。”鹤阳真人言罢,转身飘然而去。

    “你跟我来。”一直未曾说话的秋落峰掌座并不多言,往殿外走去,林天旭起身默然跟上。出了崇法殿,云清真人只是缓步朝着西边走去,一路无言,一直走到一片断崖前,隔着山间的云气,望向对面的秋落峰。

    云清真人就这样默默望着秋落峰,山谷间的气流在道袍上微荡。

    良久良久,云清真人突然扬手指着秋落峰,“那里是秋落峰,五百多年前贫道有幸拜在了师尊子真掌座门下,成为秋落峰的真传弟子,在师尊门下受教一百二十余载。

    师尊门下,我学得了一身道法,也记住了一个名字。师尊时常记挂在嘴边的名字,他的师兄—林正通。一直到师尊仙去,他始终记得师兄带他入门传授道法的恩情。”

    林天旭心中微震,脑海中也同时响起了先祖一声叹息。

    “师尊的天赋不算出众,在一众师兄弟里没有任何出彩的地方,他的师兄当年修为已然高出众师兄弟甚多,偏偏对他甚为关照。

    所以等他师兄不知仙归何处时,师尊始终念念不忘,我知道师尊鹤驾归去之时唯一遗憾也是他师兄不能看到他成长起来的模样。”

    云清真人此时转过身来,“所以听闻你的情形和记载中的中兴道尊如此相像,我就知道我今天必须要来。我会看着你,不管其他人如何,我会一直看着你,秋落峰会永远站在你的身后。”

    林天旭此时不知该说什么,也不知该做什么,只有恭恭敬敬在地上磕了三个头。

    “既然你已经到了筑基期,这本当年道尊传给师尊的筑基期的武技交给你。你须记得,法为自身本,技是荡魔剑。身中有法,手中有剑。”把一本手册递给了林天旭,云清真人驾云而起,直往秋落峰而去。

    看着手中发黄的手册,上面写着“归一掌”,望着对面的秋落峰,林天旭也怔怔的沉浸在当年的故事中了。

    “原来他后来的道号是子真,子真子真,的确很适合他。当年对我来说也是举手之劳,何况他的一切也都是他自己努力得来的,只叹岁月无情。”先祖的声音幽幽响起,随即沉默下来。

    “这本归一掌也是我出外修行无意中得来,在筑基金丹阶段尚属上乘武技,当年交到他手上是希望不至于湮没了它,现在又到了你的手上,世事虽无常,大道有轮回。现在这套掌法对你来说真是极好的,好好修炼吧,这人世间,最怕的就是辜负。”

    这一段往事,也让年少林天旭的修道之途有了更深刻的了解,人站在怎样的位置,决定了你对这个世界有多大的影响,这一刻,他求道之心愈加强烈了。

    回到下门自己屋内的林天旭,拿出了引气淬体术,细细研读了起来。“现在在外人眼里,你已经是正常修炼了,那么五日一次的下门道法讲解,你也该去听听了。触类旁通,多听听多看看总是有好处的。”

    正清门中除了晋升为各大峰的真传弟子后会得到各峰掌教悉心指点,在下门和上门期间都是门中给出相应的功法武技,然后自行领悟修炼,其中的分别只是下门给功法,上门给武技。

    然而不是每个人都对法诀武技能习而成之,所以上下门每五日一次的道法讲解就是众多弟子求道解惑的唯一机会了。

    下一次的道法讲解尚有三日时间,那现在林天旭便开始修习那引气淬体术了。此术前半篇讲的是如何感气、聚气、引气,后半篇则是淬炼经脉之法,对于他来说,只需要修习前半篇即可。

    现行研读了几盏茶的功夫,期间先祖也一直在耳边对他详细讲解引气淬体术的窍门,待到他讲前半篇的技巧基本掌握的时候,林天旭也开始了白日在正清门的第一次修炼。

    除了出门一次,整个白天林天旭都沉浸在聚气和引气之中,对于体内外真气的融合有了更深的认识,引气入体的速度也有所增加。期间还服用了一粒黄芽丹,虽说体内真气增加的不明显,但是整个过程的熟练对于夜间的修炼却是好处多多。

    至于归一掌则先放到了一边,因为现在的状况还是要巩固境界以及增加体内真气,毕竟因为境界跨越的过快导致体内真气跟不上境界,不过这点到了鸿蒙空间中应该就好解决了。

    林天旭遵循稳扎稳打的原则,也不急躁,按部就班的安心修炼。到了夜里,则进入鸿蒙空间,体内真气和鸿蒙真气加上鸿蒙泉水的白芒,完美形成了体内外的真气大循环。在此过程中体内真气以眼见的速度愈见浑厚。

    一两日后,整个之前打通的身上的四条经脉中都充满了浑厚的真气,其后就开始修炼冲破经脉的阻碍真气开始想经脉周边渗透。在鸿蒙泉白芒的帮助下,整个过程虽然伴随着无上的痛苦,但是渗透身体的速度确实很快。

    期间林天旭还去参加了一次下门的道法讲解,除了发现讲解道法的就是普法院常年似睡似醒的马长老之外,其他的尽都乏善可陈。

    十日之后真气已经彻底冲破了四条经脉的桎梏,并且扩散到了经脉周围一寸左右的一圈。并且伴随着真气通道的扩大,真气数量也快速补了上来。

    虽然真气补充的速度已然跟不上体内扩充的速度,但是在真气数量上已经远远抛开了筑基初期的其他修道者了。

    在日夜交替的修炼了两个月后,此时除了躯干上丹田周边半寸许的地方以及头部祖窍周围寸许空间还未畅通外,其他身体的各个部位皮下已经彻底圆润的贯通,真气已经可以随意在里面运转穿行。

    而体内真气虽然未补满,总量也到了让人瞠目结舌的程度,按照先祖的说法,现在林天旭体内的真气浓度堪比金丹初期修为的其他弟子了,等到丹田祖窍彻底打通,全身真气补满,那么到时金丹大圆满的修士都将不在话下。

    而此时,距离下门小比,也已经不足一月的时间了,可以开始修习归一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