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十二章:如期至,看少年龙争虎斗。
    十二:小比

    下门每年一次小比是所有想要在下门出人头地,名字能够上到才瑞榜的唯一方式,所有占正清门六成的下门弟子都会参加,因此是正清门中争斗最为惨烈的宗门内比,其淘汰率比上门小比、真传法斗乃至宗门大比都高得多。

    先祖也十分重视,这天天蒙蒙亮,就指引着林天旭来到了离外门十几里外的铁木林。林子里的铁木只有一个特点—硬,因为此种铁木成长时间特别长,长到彻底成熟最少的都要五百多年,超长的生长时间使每一根长成的铁木都有远超其他树种的坚硬度,特别适合习练拳法和掌法。

    归一掌和别的掌法的区别在于它没有繁杂的招式,也没有复杂的行功路线。整个归一掌武技只有一掌,而出掌招式简单到无法相信,就是任意方向简单的一掌推出。

    但是如果你以为这一掌一定是有无比的威力,那又错了。整个归一掌,关键不是外在的掌法,而是调度全身真气布于掌中瞬间把所有聚集的真气透掌而出,它之所以能称得上上乘功法的关键就在此。

    出掌的瞬间没有任何外在的异象,看起来很像一般的出掌,因为大多数同样修为境界的人体内真气数量差别不大,而如果境界压制的话用什么武技也就无所谓了,所以一般人拿到这个掌法对提高自身战力的帮助不会非常大。

    但是这个掌法在林天旭手中就完全不同了,有多少真气调用多少的特性简直如同为他量身打造一般。所以当年这套掌法在先祖手中便有无穷威力,也是为什么他会唯一留下这套掌法给了子真掌座。

    虽然就算没有从别人手上传过来先祖大半也会教天旭这套掌法,但是这种绕了一大圈的继承却别有一番滋味。

    掌法就是简单的一掌,调气入掌的诀窍先祖又是熟知,因此只十余日林天旭就熟练掌握了其中真意,其威力在十余日的修习中从一圈的铁木树被印上的寸许深的掌印也可见一般。

    现在唯一需要解决的就是打斗经验了。因为下门弟子都是筑基期修为,正如同现在林天旭使用归一掌真气也只可透出掌心三尺,其他弟子最多真气透体三寸。

    所以现在只怕有掌握了上乘身法的弟子,到时候他打得到你你打不到他也是无用,而因为真气透体有限,能打到天旭的人同样也在他的攻击范围内,所以反应、判断、时机这些关乎经验的东西就尤为重要。

    上乘身法先祖那里也有,但是任何一种身法需要的就是长久的练习达到熟能生巧然后融汇贯通,到了最高境界成为身体本能那就无往不利了,而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身法的学习只有在小比以后了。

    而后林天旭就在下门中消失了几日,都在下门弟子以为他是出去躲避小比的时候他回来了,走路蹒跚不说只要露出道袍之外的身体上都布满各种伤痕,如果有细心的弟子一定会注意到,都是些新鲜的各种猛兽扑抓撕咬的痕迹。

    因为没有灵石去普法院求取伤药,再说普法院也没有上等的疗伤药,本来不想求人的林天旭又在先祖“修炼就是要善用各种资源,如果你有心结,大可等道法大成的时候加倍回报,大丈夫处事须得不拘小节,什么重要什么不重要须得时刻清清楚楚。”一番话后乖乖去了趟秋落峰,求得了不少上品疗伤药物。

    就在林天旭面目抓痕还未尽复的时候,下门小比便要在明日准时举行了。就在这天晌午,正当他出门准备去往食舍的时候又在门口被人拦住了,一抬头他不禁苦笑着暗自嘀咕:“什么时候都碰的到你们,可真是缘分啊。”

    年纪不大不代表他不通世故,王宇龙和冯卫就差没在脸上刻着“我就是讨厌你!”几个大字了,虽然他不明白这莫名的恨意从何而来,但却叫他心中憋闷不已。

    “哟呵,还出门了啊。临到小比玩消失,弄个一身伤回来躺个好几天,我还以为你借机就不参加了,害的我还郁闷好几天。现在看这精神头明日的小比肯定能去的吧,可千万别叫我失望哦。”阴阳怪气的声音一听就是那个叫什么冯卫的,天旭不由得又在心里恨恨的想着:“你是蚊子啊,整天就盯着我不放!”

    旁边的王宇龙看他没答话,也出言道:“修道最终靠的是实力,不是藏头露尾故弄玄虚就有用的,只会是证明自己是哗众取宠的跳梁小丑。这次小比,只要你敢参加,我会叫你知道正清门不是什么阿猫阿狗就能随便进来混的。”

    听到这话林天旭双眉一挑正待说话,冯卫却接上了话头:“王师兄,说这话就太给他脸了。就他这样的,我都可以随便收拾了,哪里用得上你出手啊。”一句话既贬低了那边又讨好了这边,这嘴皮上的功夫真称得上精深。

    不过这双簧越唱越是过分,之前天旭是没那工夫理会,现在这两个人踩上门来了,底气十足的天旭也不介意一巴掌拍死他们。毕竟脾气好不代表没脾气,再说这个年纪都是有争胜心的,何况现在的他还巴不得有个合适的靶子来试试自己的归一掌,真是瞌睡了就有人送枕头。

    当下他的脸色变得惶恐:“我才刚刚入门啊,小比我是要参加,可是我只是去学习经验的,你们可不能欺负我啊!”

    一听这话,冯卫更加有底了,一下子更加猖狂:“站上擂台就是公平比试,哪里有什么欺负不欺负,放心吧,擂台有擂台的规矩。遇上我大不了你就回来再躺几天,反正躺多了就习惯了,再说了你不是睡醒都能筑基吗,说不定多躺两天你就金丹了,到时候你还得感谢我啊!”

    一听这话,林天旭的小脸都有点发白了,颤悠悠的说道:“你比我大两三岁,你以大欺小!”

    “无知的小子,修道之人不管年纪,只论修为,等到上了台,我就叫你知道厉害!”

    “那,万一你输了呢?”天旭抓着衣角,强作镇定的说道。

    冯卫还以为听错了,“我输了?我要是输给你这个睡虫,我以后见了你就绕道走,不,我要是输给你,我就上至清峰去白玉广场爬两圈。”

    “那,那万一我赢了,你说话不算数怎么办?”

    冯卫一听这话怒了,不仅小瞧了自己的实力还敢鄙视自己的人品,立马对着周围看热闹的人团团做了个揖,“在场的师兄弟都做个见证啊,好小子,今次你不在床上躺都由不得你了!”

    “那就明天见吧。”说完天旭就瑟瑟缩缩的往自己住处走了。

    周围看热闹的不免又是一阵哄笑,冯卫也得意洋洋的道:“到时候要是真的在擂台上遇到他了,各位可都要过来捧场啊。”

    回到屋内的林天旭正在床上偷着乐,先祖的声音突兀的出现了:“小比之上,不管遇上谁只准你最多使三分力,你可千万记得!”这次先祖的意思倒不是藏拙,实在是害怕他控制不住失手打死同门师兄弟…

    入夜之后,天旭就收起了一切杂念,继续进入了鸿蒙空间进行苦修,毕竟不管是小比还是大比,自身修为的提高才是最实实在在的,这也是先祖这段时间灌输他最多的认知。

    天色刚蒙蒙亮,整个下门都已经忙碌了起来。小比是在下门东边的一片广场上,只见在下门几个管事的指点下,不少下门弟子正在布置着擂台。

    因为每年参加小比的弟子人数众多,一眼看去已经有十八个台子已经搭建好了。小比的过程中并不会有惊天动地的法术出现,所以擂台只是简单的方正青石板拼接而成,每个也只有亩许大小。擂台之间都有足够的距离,方便弟子观摩学习。

    等到林天旭来到广场的时候,眼前已经是人声鼎沸。一群群的下门弟子各自聚集在在一起等待着小比的开始。

    所有擂台前面也已经搭建好了一座观礼台,此时随着下门弟子基本到齐,并且在管事的指挥下排成了整齐的方阵,林天旭看见观礼台上已经走上了九个人在台上入座。

    居中的看上去有五十多岁了,穿着长老道袍,眉毛很浓,颇有威势。左右身侧另外也有四个中年道人,最两端则各有两名身穿墨黑色上门道袍的青年弟子,都是表情严肃。

    偷偷问了问身旁的管事赵二喜,才知道原来每次下门小比都是由上门长老主持。这次居中的就是上门弘法院黄长老,弘法院主要负责给进入上门的弟子发放武技以及每月的月奉。黄长老边上四位则俱是上门的道法教习,负责上门平日里的道法讲解。

    而两端的四名年轻弟子都是在上门中赫赫有名的人物,今日也是循例出来观摩,顺便看看是否有出众的人物。另外一点则是赵二喜也不知道的,一次来四个至少有三个是为了苏梦妍而来。

    说起苏梦妍,本身出生显赫,来自镇魔大陆最大的子渊城,苏家更是城主家族。自身修道天赋又极高,接触修炼才三年就已经到了筑基后期的境界,况且生的清丽无比,性格又是格外柔婉。

    自从一年前进入正清门之后,在整个门中无人不识,仰慕者众多。只要她出现的地方,门中年轻才俊莫不是如过江之卿,趋之若鹜。

    随着黄长老缓缓站起,下面的弟子都一片寂然。“今次下门小比由我主持,所有比试擂台都由上门道法教习监督。擂台规矩只有三点:不准恶意伤人,不准对认输者继续出手,胜负均由教习判定。现在教习就位,按照下门管事提供的人员名单一一捉对比试。”

    此次参加小比的有一千多人,看着管事发给自己的十六号的号牌,林天旭知道自己被分到了十六号擂台。走到擂台旁边,已经围了一堆人,因为说实话他入门以来闷头修炼,所以别人认识他,他却不认识别人,只有百无聊赖的站在一旁等待。

    “成宇杰对李友庭。”

    “曾怀伟对刘云海。”

    “向兵对周恒泰。”

    ……

    很快,四周擂台都响起了教习们此起彼伏的点名声,这也意味着下门小比真正开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