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十六章:望前路,守本心离山追梦。
    十六:离山

    王宇龙的拳法和他腿法的飘逸和多变截然不同,显得厚重扎实。正当林天旭一掌对上他来袭的双拳的时候,对方左手往上架开自己的右手,右拳随即击中自己左肩。左臂顿时失去了知觉,林天旭咬着牙,被架起的右手用力向下拍击。

    对方此时一击即退,避过拍击的瞬间又一拳击中自己的左胸,咔嚓的声音响起,胸骨被打断的同时天旭一声低吼,终于一掌击中了王宇龙的小腹。这一掌是含恨出手,对方直接跪倒在地倒滑了几步一头栽倒在地人事不省。

    此时左胸被重击的天旭也眼前发黑,单腿跪在了地上。

    台上台下都被这突然变化惊呆,旋即观礼台上迅速飞下两位长老。一个抱起王宇龙迅速离去,另一个从怀中掏出几颗疗伤丹药喂入天旭口中,并接上他脱臼的左臂。

    此时虽然天旭胜出,但他半脸浮肿,满面血污,胸骨又不知断了几根。在长老们简单商量之后最后一场比赛直接判苏梦妍胜出。

    此时刚刚回过神的苏梦妍得知消息后却并没有喜悦之情,来到了被抬下擂台的林天旭身边。看着此时已经昏迷过去的少年,想着刚才他不畏死的勇气,想着刚才他一次次的以命搏命的疯狂,深深看了少年一眼,转身离去。

    林天旭醒来的时候已是晌午,胸前已经被长老包扎过了,肌肤上有清凉的感觉,整个人已经没太多的痛感,应该是被施用了上等疗伤药的缘故。他不喜欢这种躺在床上的感觉,起身来到院外。

    小比的成绩早就传遍下门,何况王宇龙丹田受创要静养三个月,再加上小比结束后冯卫上至清峰在白玉广场爬了两圈也传开了,所以此时院内的弟子看着推门出来的他眼神里没有了平日的轻视,都是多了一丝敬畏。

    修道之途就是如此,无关出身,无关年纪,唯实力而已。身旁弟子的眼神变化让林天旭多了一丝明悟,稍微透了下气就回屋盘坐。

    小比的结果林天旭并没有在意,这个成绩他很满足,已经尽力了,对自己的实力和需要加强的地方也有了更加清醒的认识,就是最大的收获了。

    “这几日你先疗伤,养好身体我们就出去寻药。按照你现在的修为,也就是一直会呆在下门,对你进境帮助不会很大。出门历练一番,需要不短的时日,待九天诸神体修炼到小成,就是再回宗门之时。”

    毕竟进入上门,才有进入四大峰的机会,才能向报仇魔族走的更快。

    接下来林天旭进入到鸿蒙池中,一边在泉水的帮助下治疗体内的损伤,一边在内外的真气循环中继续冲击丹田和祖窍,力求早日贯通。

    三个多月的时间转瞬即逝,这日从鸿蒙空间出来的林天旭伤势尽复,断掉的三条胸骨也基本恢复,直接到普法院马长老那里作好了外出历练的出山记录。

    包袱也一早打好,就几件随身衣物,外加这几个月领到的十几块下品灵石,每月的黄芽丹一早就服用了,称得上的一穷二白。

    已经是初夏,就在这个阳光尚显温和的清晨,少年孤身上路,去往那未知的世界。

    这次要去的地方是临沧大陆西南的苍莽丛林,与现在身处的镇魔大陆相距两万余里。筑基初期的林天旭并没有御气飞行的本事,山野里、官道上、江河边,都留下了少年前行的身影。

    如此风餐露宿月余终于看见了一座大城—子央城。自己长到这么大就呆过林家小镇和正清门两个地方,看着眼前巍峨的城墙,熙来攘往的人群,琳琅满目的商铺酒楼,林天旭倍感新奇无比。

    在先祖的提醒下去到一个当铺用了一块下品灵石换取了一堆银两,买了几件寻常的衣衫。正清门在子央城也有信楼,做些消息的收集和传递的任务,不过暂时没有去的必要,也就找了间客栈先住下。

    除了几味主药,另外一些辅助的药引之类的在各大道市都可以寻见,而子央城也有相当规模的道市,所以林天旭准备在城里呆两天,把那些比较常见且便宜的辅药收齐。

    从客栈出来,林天旭信步走在陌生的街道,周围大多数都是普通人,偶然遇到有道法在身的也大多是气动三五层的。毕竟这样的尘世大城天地真气稀薄不适合修行,听先祖说除了道市里有筑基大圆满的修士坐镇,整个城里就没什么高手了。

    走到街道拐弯处,入眼一座醒目的酒楼,建筑清奇,占地甚大,足有五层高,显得格外惹眼,自己也就走了进去。正是晚饭时间,楼上楼下早已客满,找了一圈才看见三楼临窗边一张大桌一侧坐了一个少年。

    林天旭走上前,走到少年对面空着的位置坐了下来。而后透过窗户饶有兴趣的看着街上的一切。

    “喂,你这小子不懂礼节吗?这桌子明明有人你连问都不问一声?”

    听到对面的少年突然的话语林天旭赶紧转过头来,对面的清秀少年穿着月白色长袍,看上去温润如玉。可惜此时他眼睛睁的大大的对着自己,一副诘问的模样。

    “抱歉啊,我到处找不到位置,看见这里有空地就过来坐下了,是不是这里有人呢?”自知确实有点理亏的林天旭赶紧道歉。

    “人嘛,倒是没有。不过…算了,你就坐这里吧。”看着林天旭向自己道歉,清秀少年也就释然了,然而眼珠子一转,“喂,看你还是个道门中人,你从哪里来的啊?第一次出门啊。”

    可能看到林天旭同自己差不多大,又呆呆地看着下面纷杂的街道很稀奇的样子,清秀少年主动搭起话头。

    林天旭此时才注意到虽然对面少年年纪不大,却居然是修炼之人,而且已然是筑基大圆满的修为了。像他这个修为在正清门都能直接进上门了。

    “贫…我叫林天旭,这次确实是第一次出门。”

    “我,我叫沈佩。那你家是哪里的,是不是离这里很远的?”

    听到这句话,林天旭心底有一丝黯然。“我家在北边的绵云山下,离这里确实很远。”

    “绵云山脉?林天旭?你也是林家小镇出来的?”听到林天旭的话,清秀少年突然想到什么似得。

    “林家小镇?你听谁说的,你是何人?!”林天旭听到此言一下站了起来,目光灼灼的盯着少年。

    “你这么激动干什么,林家小镇我自然知道,哼,姓林的傻小子又不是只有你一个。”

    “你什么意思,你认识天威还是天权?”

    “脑瓜子转的倒是很快,不过,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这么凶的瞪着本少爷是想做什么。”沈佩不屑的昂起了头。

    自觉有点失态的林天旭赶紧说到:“我是听见自己大半年未见的兄弟的消息有点激动,倒不是…”

    “这还差不多,这样吧,等会本少爷要去道市去转转,你呢,就跟着本少爷跑跑腿问问路,说不定等会我心情好了,就想起你说的什么天威啊天权啊什么的了。”沈佩此时得意洋洋,看着林天旭内心好笑不已。

    “这,好吧。”心想着自己反正也是要去道市找东西,再说这少年也没有什么恶意,有求于人低低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此时菜饭也已经端了过来,接下来林天旭不再言语一心对付着面前的食物。而对面的沈佩则是笑吟吟的盯着他看,好像是在看一件好玩的宝贝。

    没有心思的天旭三两下就扒光了眼前的碗盘,看得对面的少年目瞪口呆,心里暗道“这饭菜我刚刚尝过,实属平常啊,没这么好吃吧。”

    “你不是要去道市吗,现在走吧。”

    沈佩也是第一次来到子央城,所以接下来问路带路的事情都是林天旭的了。道市就在城北,一整条长街比外面安静许多。子央城里的人都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所以平时只有稀稀拉拉的修炼中人会来这里。

    整个道市店铺不是很多,大都是各个门派在这里的开办的,处理各种修道所需之物的交换事宜。沈佩不像林天旭,看见有药草交换的店铺才进去,找到自己需要的辅药换了就走。他是见一间店铺就进一间,好像也没有特别想要的,只要他感兴趣的都会看了又看。

    一路下来林天旭叫苦不迭,在他看来这个沈佩就是莫名其妙,买了一大堆看上去稀奇古怪却没什么用的东西,灵石哗哗的花出去,看得林天旭心疼无比。要知道自己换到了所有便宜的辅药也才一共才花出去十来个下品灵石。

    而明显只是拿来玩玩的东西,居然花了一万多下品灵石,而沈佩还是一副喜气洋洋的模样。出了道市,林天旭感觉浑身不自在,甚至比下鸿蒙池中修炼一晚上还累。

    “好了,道市也转完了,你可以告诉我了吧。”

    “哎,转了一上午,肚子好像有点饿了,先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完全无视了林天旭的话,沈佩径直向前走去。感觉身后的林天旭没有动,转头道:“喂,听见没有啊,吃了东西我会和你说的。”

    “你?!”林天旭也只有跟了上去。

    二人随意找了间临街的小饭馆,坐了下来。看着开始慢条斯理吃着东西的少年,林天旭忍不住了:“沈佩,几个时辰了,就是几句话啊,你就告诉我吧,我夜里还有事。”

    “夜里能有什么事,你也快吃点,吃完我会告诉你的,吃个东西你急什么。”沈佩瞥了他一眼,继续吃起来。

    正在此时,门外进来两个月白服饰的男子,袍口绣着银色小剑。沈佩却突然一副见了鬼的模样,脸上倏地变色,惊慌之下一下扑到林天旭的双腿上,一边偷偷用哀求的目光给他做了个嘘声的表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