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十七章:子央初遇,如此任性少年!
    十七:佩然

    林天旭不明所以,却心知有异,也就不再张望,低头吃起了东西。两个男子四处打量了一圈,也注意到这边一个少年腿上伏着一人,倒也不以为意,毕竟打死他们也想不到自己寻找的人会趴在一少年的腿上。

    等到两名男子出门走远,沈佩才偷偷抬起头来,看见林天旭疑惑的目光,假装自然的说:“你别多问,看来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了,你住在哪里的。”

    “我住在哪里的?你想干什么,你是不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了,你可别害我。”

    “你想什么呢,刚才那些是我家里人,唉,一时半会说不清楚。等找个地方住下来再说。”

    看着林天旭依然狐疑不定的眼神,又补上一句:“我不是坏人,你不是想知道林天权的消息吗?那就赶紧先到你住的地方安顿下来,我现在是不能自己去找地方住了。”

    听到这话,关心兄弟的林天旭也再没有多想,两人结账直接回到了自己住的客栈。

    进了房间,林天旭直接把沈佩堵在门上,“说清楚再进去。”

    可惜到了相对安全的环境下,沈佩又恢复了之前的模样,直接推开林天旭自己走进去悠悠然坐了下来。

    “别在那里大呼小叫了,你还不是没说实话。杵在那里做什么,坐过来说话。亏得林天旭夸得你天上地下,还不是个呆子。”

    听到沈佩已经说到了天权,林天旭也就走过去坐到他边上。“那你慢慢说吧,天权现在怎么样了。”

    “你既然是林天旭,那你现在不是应该在正清门吗?离这里可不近,你怎么到子央城来了?”“先别管我出来做什么,先说说天权。”

    “林天权他自然好好的,他有什么好说的。自从进了我们明剑阁,整天就是知道修炼修炼。好不容易有个小师弟了,整天就和傻木头一样,说来说去就知道一个林天旭一个林天威,无聊死了。”

    “这么说来你不是听说的,你也是明剑阁的?”

    “那是自然,我可没那么多时间逗你玩。有点口渴,去倒杯茶过来。”

    “……”

    看着林天旭倒好的茶水,沈佩美滋滋喝了以后,“嗯,看你还算上路,说吧,还想知道什么。不过林天权就是个闷葫芦,我其实知道的也不多。”

    “嗯,那你给我讲讲你们明剑阁吧。”

    “我们明剑阁就在望海大陆东边的海边,离这里也就七八万里路吧,去年秋天林天权进的我们阁。现在呢就是洗剑楼一个小小弟子,不过我出来前他也气动九层了,估摸着现在也是在冲击筑基了。

    其他的,也没什么了。林天权整天没日没夜就是在修炼,我偶尔会去找他玩玩。对了,你和林天威的名字也是他告诉我的,说你们一个在正清门,一个在众生门,都是上三门的大派。啧啧,也不过如此嘛,才筑基初期就跑外面玩来了?”

    “额,我算是正清门最差的弟子了,这次出来也是历练一下。”

    “哦,是为了准备四年后的道门大比吧。”

    “道门大比?我好像听过这个名字,但是不是很清楚。”

    “五大门派三十年一次大比,不过都是金丹期以上的弟子参加,看你估计也没什么希望。”

    “那我说不定就能看见天威和天权他们了。”林天旭暗喜。

    “好吧,现在我也不瞒你了。本少爷也不叫沈佩,我叫沈佩然。这次呢,我是从阁里偷偷跑出来的,打算玩段时间就回去。刚才你看见的那两个就是明剑阁来找我的人,没想到他们追的这么快。”

    “这样也行?自己跑出来玩一段时间。”林天旭一下愕然,在他看来修道之途就是时不我待,每分每秒都要想着如何提升自己的实力,面对沈佩然的这句话也是无言以对。

    “那又怎么样啊,想玩就玩一下啊,不然整天修炼变成你们这样的呆子还有什么意思。”

    林天旭也不和他争辩,何况修道之途各人有各人的想法,追求自由自在也是他的事情。

    “好了,我的事情和你说完了,你应该表示点什么了吧。”

    “表示?表示什么。”

    “我想想,看你的样子也不像有什么好东西的人。这样吧,你接下来去哪里,本少爷也就勉为其难的跟着你去转转。”

    “这怎么可能,不行!”林天旭这次反应很快,坚决的拒绝了。

    “你要不要这么小气,别人求都求不到,你还摆架子啊!”

    “我不是摆架子,我是确实有正事。今天多谢你告诉我天权的事情,今后有机会我会去明剑阁找他,到时候再去拜访你。现在天色晚了,你也赶紧回去休息吧。”开玩笑,晚上还得修炼呢,可不能和这个古怪的小子纠缠下去了。

    “你还准备赶我走?我能去哪儿,既然他们都追过来了,我出去住店不是自投罗网?今天就在你这里不走了,明天再想办法。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否则你还想不想你兄弟好过了!”沈佩然听见林天旭叫自己离开一下就急了。

    “…那我就再去开间房,两个人一间,多有不便。”

    “开什么房啊,你是不是很有钱啊,不要多事了,等会被发现就惨了。都是男人,有…有什么不方便的。”这话说的有点心虚,耳根下也出现一片红晕,不过此时的林天旭并没有留意到。

    林天旭被缠的没办法,可是又想到他是林天权的同门,再加上他的话听上去还算合理,正在此时先祖的话语也响起:“就这样吧,今日就休息一晚,与人方便就是与自己方便,这也是你的机缘。”

    听着先祖没头没脑的话,林天旭也没有再坚持。虽然不想浪费一晚的修炼时光,但是连续一个多月的的赶路确实全身都十分困乏,也就直接上了床。

    入夜之后,沈佩然反而不像白天那样折腾了,一个人远远坐在蒲团上静修,倒是没有过来再打扰他。

    林天旭入睡前招呼了沈佩然上床休息却没有回应,看上去他已经入静。一夜无话,直到天明。

    因为辅药都已经准备完毕,林天旭就准备继续赶路。这时候,尽管沈佩然死缠烂打一定要和他一起上路,但是他不为所动。毕竟自己的时间宝贵,怎么可能带上个游山玩水的少爷,何况自己还有很多不能言的秘密。

    而难得遇到一个同龄玩伴的沈佩然打定了主意非得跟着他不可,林天旭又如何是伶牙俐齿的精怪少年的对手,何况认真说起来都是五大圣地的门人,他的要求确实不过分。

    于是乎南下的愁眉苦脸的林天旭就缀上了一个得意洋洋的小尾巴。

    ※※※

    “喂,休息一会再走吧。”

    “两个时辰前不是刚休息过吗?”

    “这不是已经爬了四座山过了两条河了吗?”

    “……”

    ※※※

    “咦,林天旭,对面山上那一片花看上去不错哦,过去看看吧。”

    “看花?我们还是找个大夫看看脑袋比较好。”

    “嗯?!你什么意思,不说清楚就不走了!”

    “哦,我意思我突然有点头疼,不知道是不是昨日里受了点风寒呢?”

    ※※※

    “哇,师兄,前面有人娶亲哦,高头大马,我们去把新郎抢来怎么样?”

    “抢新郎…这个难度比较大,我们还是徐徐图之。”

    “那赶紧计划一下吧,是直接冲出去呢还是提前埋伏呢,我们跳出去该说些什么呢?”

    “哎哟哎哟,头好昏,你先扶我一下。”

    ※※※

    就这样,伴随着一路的鸡飞狗跳,在走了三个多月后,终于到了临沧大陆和苍茫山脉接壤的子雄城。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自子央城出发后每次住店都是分开的,夜间林天旭鸿蒙空间内的修炼没有受到影响。

    三个多月也是不短的日子,两个人的关系也越来越亲近。虽然沈佩然总是有着各种稀奇古怪的想法,不断考验着林天旭的忍耐力,但是后来发现他的心地是十分善良的。

    自从发现林天旭囊中羞涩之后,每次无论是打尖还是吃饭,他都会以各种理由抢先付账。每次不合理的要求都被林天旭坚决拒绝后,慢慢地他也会很多时候听从林天旭的安排不再胡搅蛮缠。

    这段时间林天旭的修为也是大涨,特别是在某日夜里真气终于贯穿了丹田之后。此时全身上下除了还剩祖窍附近一团真气始终没有透进去之外,其他地方体内的真气已经可以随意流动。

    真气的积累在大半年鸿蒙空间中的苦修也已经布满了全身被开拓出的空间,真气总数已经到了一个金丹中期的水准,境界随着真气的日渐充盈也晋级到了筑基中期。

    同行的沈佩然并不在意这些,对于林天旭实力提升也兴趣缺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