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十八章:人心恶,临沧江生死苦战。
    十八:恶斗

    因为和苍莽丛林接壤的缘故,子雄城不像子央城那样繁华,城里出现的人也大都是过路人—都是因为各种原因准备去苍莽丛林的修道中人,城中店铺出售的大都是和妖兽有关的东西。

    说起苍莽丛林,自从乘云世界诞生之日以来就一直存在。最开始因为气候湿热,夜晚总有各种瘴气形成,再加上方圆千里都是连绵的群山,独特的气候生成了种类繁多的各种草木。只是大多数都是有毒的,并不适合人定居。

    因为没人住,自然就成了各种野兽的聚集地。后来随着三大陆中修道的兴起,漫长岁月里野兽中出现了有灵智的存在,再后来慢慢野兽世界里也有了完整的修炼法门,野兽也就进化成了会法术的妖兽。

    而三大陆起初对苍莽丛林是不屑一顾的,但是妖兽的繁衍比人类迅速的多,再加上妖兽天生体魄比人好太多,妖兽种类又是千奇百怪,里面的妖兽在法术的种类上比三大陆多的多。

    毕竟人的构造都差不多,适合人修炼的道法也大多都是细节上的分支,而妖兽身体构造千奇百怪,因此功法系统繁复错杂,再加上妖兽里面修为高的越来越多,到现在就成了和三大陆修道之人平起平坐的存在。

    三大陆也一直用人类的修炼境界对应妖兽的境界。只是因为生活习性的问题,妖兽倒是很少走出苍莽丛林,和三大陆都一直界限分明,甚少有大的冲突。千年前的道魔大战妖兽也都是两不相帮,袖手旁观。

    但是因为苍莽丛林的特殊环境,各种草木的种类齐全。很多在三大陆绝迹的药材在苍莽丛林都可以寻到踪迹。另外最吸引人的就是妖兽到金丹期后形成的妖丹。

    因为人的金丹都有本人的神识共存,对外人是没用的。几千年前也有邪修试图吞噬人的金丹以增加修为,无一例外都是在神识的冲突中成为了白痴。

    后来有人就把主意打到妖兽身上,因为妖兽大多神识未开,妖丹是比较单纯的真力结晶,所以还真有人创造出来不少可以吸收妖丹真气的法门。

    但是苍莽丛林面积广大,妖兽也不是都是定居的,所以里面环境复杂危险性太高,何况里面也有元婴妖兽的存在,而且同境界的妖兽修为上是高过人的,所以想要弄到妖丹是很困难的。

    比金丹高的就是元婴期的,而现在三大门的掌教也就是元婴后期。金丹期的修士去杀金丹期的妖兽,凶多吉少。因此三大陆妖丹很少,价值惊人。

    人的贪欲是无穷尽的,甚至高于生死。所以每年仍有不少的修士前来赌命,而能来的大都是金丹中期后期甚至大圆满的。一进城的林天旭和沈佩然二人筑基期的修为一下引起了有心人的注意。

    既然都是来求财的,相比苍莽丛林里的妖兽来说,无疑两个筑基期的小子比妖兽好对付许多。而甚少人生经验沈佩然仍然像之前一样,看见好玩的就是买买买,殊不知这样的做法已经被一伙人当做小肥羊盯上了。

    两人只是在子雄城稍作休整,买了些随身驱虫的药水和一些解毒的药丸以及火折火石等等必需用品,出城向着苍莽山脉而去。

    越接近苍莽丛林越发感觉到了和三大陆其他地方的区别,山势虽然连绵不断,却并不巍峨,眼见的也不再是高大的树木,都是比较低矮细枝缠绕而成的树丛,连绵的灌木丛更是到处都是。

    沈佩然当然是兴奋异常,一路都是东奔西走窜来窜去。很快到了临沧江边,碧绿的临沧江水奔流汹涌,这里也是临沧大陆和苍莽丛林的分界线。

    正当二人还在江边感叹自然造化的时候,一直尾随二人的三个金丹初期的身影显露了出来,正是人迹稀少的边缘地带,更是杀人越货的好地方。

    看着逼近的三个人眼中的凶光,知道来者不善的两个少年神色也尽是凝重。林天旭是经历过家族大祸的人,心智本就超过自己的年龄。沈佩然虽然没有多少经验,但也是听阁内好多师兄说过出门历练的各种状况,何况他父亲从小也给他当故事讲过太多人世险恶。

    两人看到对方三人都是金丹修为便知今日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刻,沈佩然悄悄捏碎了手中一枚传音令符,这是明剑阁最高级的紧急令符,令符上有他的精血气息,捏碎的同时会将他的方位传回明剑阁。

    而自从他逃出来,他知道已经有很多明剑阁高层和精英弟子倾阁而出,奔赴三大陆四处寻找,而明剑阁只要收到传音令符的消息,一定会全阁震惊,现在只盼望最近的援军能来的及时。

    明知道现在透露身份的话情况或许会更糟,但是现在也只能拖延下时间了。“你们想干什么?我是明剑阁弟子,我师兄是正清门弟子,你们现在速速离去还来的及。”

    三个汉子对视一眼,虽然两个门派的名字确实很惊人,但是常年都是在生死边缘行走,对于修炼资源的极度欲望早已超越了一切。他们也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来这里历练的名门弟子死在他们手上的也不是少数。

    此时落在沈佩然腰间上一个古朴的储物袋上的眼光越发火热。

    “我们不怕你们来头大,越大越好,哈哈!”中间一副古怪打扮的中年瓮声瓮气地说,一边说着,三人一边围了上来。

    “我父亲是沈行天!”情急下的这句话,不仅一下镇住了对面三人,连身旁的林天旭也震惊异常,大半年前林家小镇前的情景一下浮现眼前。五大门派掌教阁主里面只有明剑阁阁主娶妻,三大陆上也流传过他们夫妻很多传说。

    此时听到这句话,看沈佩然神情不似作假,何况这样的事情也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三人停下脚步,互相传音交流片刻,狞色再次浮上来。已经惹事上身,现在只有杀人抛尸,大不了找地方躲个几十年,因为现在撤身也肯定一样被追杀。

    一直在旁边没有出声的林天旭知道对面杀心已起,默然走到了沈佩然身前把他完全挡在身后。不仅是为了在最无助时候出现他们面前的人有他的父亲,更是为了最近段日子的师兄前师兄后。

    心里下定了决心,今日死也要保他周全。看见站向前的少年,三人中左侧的灰布汉子不以为意的伸手抓向他的头顶,看见转过来的枯手,林天旭左手格挡了一下,右掌全力印向男子的前胸。

    灰袍汉子并未在意,右手坚决的抓了下去。林天旭也是利用了现在三人对他们的轻视之心,在手掌挨到自己头顶的瞬间,掌力尽吐击中对方的前胸,惊骇的神色出现在灰袍男子的脸上。

    在身受重击下右手失去力道,只在林天旭头皮上带出几道血痕,在不可思议的眼神中灰袍男子倒飞了出去,半空中已经气尽而绝。正如先祖所说他现在真气强度相当于金丹中期,所以没有防备的金丹初期修士被他一击毙命。

    但是偷袭也只能用一次,看着突然出现的变故。中间的中年汉子反应很快,马上双手一震,身后浮出一对狼牙锤向林天旭射来。

    金丹期的修士因为真气和神识足够强大,所以已经有了御使法器的能力。虽然法器有各种等级,他祭出的也只是最低级的下品法器。但是对于筑基期的二人来说已经是压倒性的优势了。

    在天旭身后的沈佩然此时也从刚刚灰袍男子被一掌击毙的惊愕中回过神来,手一扬出现了一把翠绿色长剑,虽然看上去略显秀气,剑身流出的寒光已然显示出这是一把名剑。

    明剑阁本就是以剑法闻名于世,虽说沈佩然现在并不会御剑之法,但是出身名门且已经筑基大圆满的他,在对付法器上比林天旭高出不少,毕竟现在的林天旭连趁手的武器都没有。

    看见沈佩然施展剑法和一对狼牙锤尚能匹敌,林天旭便扑向中年男子右侧的面目丑陋的男子。

    丑陋男子身体上出现一道血色幡,向着林天旭漫卷过来。但是现在唯有冲到身边解决拿幡的男子才能去救沈佩然,毕竟三人中修为最高的就是御使狼牙锤的中年汉子。

    血色幡一般都是邪修杀死修士后提炼死者精血祭练而成,祭练过程血腥复杂但是祭练成功的血色幡一般都威力强大。能迟滞修士的真气流转的同时深入人体吸收精血。

    看着血色幡已经卷住了少年,丑陋男子走向前意图施展乱魂之法迷失少年神志,好让血色幡更快吸取少年的精血。

    此时异变突生,渗入少年的血气惊醒了林天旭体内真气上的白芒,迅速吞噬驱散所有血气,血气也惊慌的往回逃窜。追出的白芒瞬间冲出了林天旭身体表面。

    都是在瞬息发生的事情,所以丑陋男子只见少年身上白光闪耀间血色幡一下四分五裂,此时就像是自己主动凑上了林天旭击出的右掌。

    自从自己的血色幡祭练成功后,只要卷中人身,就算是金丹中期的修士都很难逃脱,所以丑陋男子没想到十几岁的少年能破幡而出,直接被一掌印中左胸。

    此时一直留意林天旭动作的中年男子闻状一声厉吼,正和沈佩然缠斗的狼牙锤中的一个急速射向林天旭。

    此时的林天旭刚刚收掌,听到身后风声的他不及躲闪,刚刚侧开一点就感觉左肩一下被击碎,巨大的冲力也震伤了他的心脉,立时向前栽倒生死不知。

    “不!”看见林天旭倒下,沈佩然发出惨厉的惊呼,此时心神大乱的他向着林天旭急速扑了过去,只是这一乱,立时被另外的一根狼牙锤觅得机会,一锤砸中他的后心,随即沈佩然也软到在地昏死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