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十九章:劫后余生,我自破茧成蝶。
    十九:新生

    看着倒地的二人,中年汉子正待上前时突然感觉到自己被一股强大的气机锁定,“元婴?”正当他准备转身逃窜,半空中降落下三个人。

    都是一身月白色的长衫,当中一位须发皆白,长衫领口绣有弯月,其浑身散发的真气,赫然是元婴修为。身侧两个三十来岁,只是袖口绣有两把小剑。

    看见地上的两个少年身上的锤印,再看着中年汉子身后浮着的狼牙锤,这位元婴期的明剑阁长老只是眼中精光闪动,便有一把透明飞剑突然自汉子身边的空气中乍然出现。

    明剑阁的修士自透明小剑出现后便未再理会,疾步走过去抱起了沈佩然。灵动的小剑空中切割了几下,中年汉子未来得及反应间已被斩落成均匀的几块。

    此时的沈佩然脸色苍白,嘴角不停有鲜血淌出。幸亏身上的玄丝内甲在狼牙锤及体时吸收了大半伤害,此时是心脉受伤陷入了昏迷,白发老者掏出几粒回天丹给他喂下。

    至于地上另外一个少年,三人从未见过,以为是路遇的同伴。一个明剑阁弟子还是过去帮他包扎了一下粉碎的肩膀,再喂了一粒丹药。

    没有停留,元婴老者抱着沈佩然冲天而起,三人向东面遁去。

    等到林天旭悠然醒转的时候已经入夜,看着身边两个人的尸体和中年汉子解体的尸块,猛然间发现沈佩然不见了。赶紧爬起身四处张望,“不用找了,明月阁的人把他带走了。你还是赶紧找个僻静的地方好好养伤,今次你伤的可不轻。”

    听到沈佩然已经不在,林天旭也有失落的感觉。几个月的朝夕相处突然又变成孤零零一个人,这样的转变让他不由得在地上呆立半晌。

    仿佛他跳脱的身影和经常让自己嘀笑皆非的奇怪话语还在眼前,在身边的时候偶尔会觉得他有点烦,此时真正他不在了,又觉得很是挂念。

    知道沈佩然没事的林天旭此时才感觉到周身上下像是散了架,虽然左肩被包扎过,粉碎的骨头还是在身体里刺伤了周围的肌体,整个后背和心脉都被震伤,体内更是蛛网般布满撕裂的伤口。

    林天旭此时也不敢再此地停留,挣扎着顺着临沧江跌跌撞撞的往下走去。

    走出十来里路后终于找到了一个半掩的洞穴。他慢慢爬进去再用石头彻底挡死洞口,躺在洞中喘着粗气。

    先祖及时带着他进入了鸿蒙空间,幸好出城的时候带了不少干粮,可以放心在空间里好好休养下身体了。

    在几个修为稀松的金丹面前就如此凄惨,不仅保护不了自己想要保护的人,连自己的小命也差点丢掉,林天旭第一次如此痛恨自己,无比渴求无上的力量!

    鸿蒙泉水中,林天旭周围都被染红并且向四周扩散。此时体内本来就是伤痕累累,也不在乎伤口更多一些。今日的遭遇把他心底的暴虐彻底引发,但是这暴虐针对的是自己。

    几乎是毫无顾忌的全力引入鸿蒙空间的真气灌体,更是竭力逼使体内白芒和自身真气和鸿蒙真气在自己体内横冲直撞。

    仿佛身体不是自己的,你要是不开,我就撞开你!

    之前对祖窍附近的冲击总是小心翼翼,现在的他嘴里像孤狼一样嚎叫,真气也是无所顾忌死命冲击,不开我就冲到你爆炸为止!

    “对自己的慈悲就是最大的残忍,无用的性命,丢了又何妨?!”

    “区区金丹就能拍死自己,这样的废物还想给父母报仇?!”

    “无用的身体以后只要被敌人伤一次我会叫你伤一百次!”

    一边不停的在灵魂深处拷问着自己,拷问着自己对自己到底有没有真正狠过?!拷问着这样的屈辱是不是自己真能承受?!林家上下一千多人能不能指望一个连自己都保护不了的废物?!

    嚎叫变成嘶吼,变成对天地对命运的极度不甘!我就是不服!!!

    鸿蒙泉水和鸿蒙真气仿佛感受到了他向天搏命的坚决,欢呼雀跃般的沸腾起来,体内流转的真气由潺潺的小溪变成了滔滔的江河。

    祖窍部位直接被冲开,打通了身体所有阻滞的真气更如惊涛拍岸一样一波波席卷着体内的所有空间。

    此时林天旭才明白了万空不灭的真意,不仅是体内亿万空间,更是神魂和肉体彻底真正的空!

    自己如同一个旁观者,冷眼看着肉体的破坏再重组,伤痕的撕裂再愈合。

    不要命一般灌入体内的真气开始挤入在体内开拓的空间,一成,两成,真气如同江河归海一样争先恐后的填满整个身体。

    刻意放大的痛苦是对自己的惩罚,也是急剧增长实力的唯一途径,不在痛苦中毁灭,那就一定能在痛苦中获得新生!

    洞中不知日月长,这样的残酷过程持续了四个多月,当初离山时还是初夏,此时洞外已经是一片欣欣向荣的初春景象。

    此时走出洞穴的林天旭,已经看不出有受伤的模样,个头看上去长高了不少。

    体内所有被开拓出的空间都布满充盈的真气,真气量媲美金丹大圆满,宛如随时破体而出的猛虎,修为已然到达筑基后期。

    最重要的变化是再没有稚嫩的感觉,所有的幼稚和软弱都被自己凶狠的摧毁了。

    三年多以后的道门大比,他一定要参加。所以修炼九天诸神体并且晋升金丹就是他现在唯一的目标。

    此时林天旭眼中的世界和以前也有了很大的不同。深深吸了口气,坚决的向苍莽丛林走去。

    九天诸神体是当年先祖在绵云山脉发现的几门功法之一,是专门锤炼肉体的功法。

    在这段时间先祖也详细和他讲述了这门功法的修炼条件和方法,只是可惜功法残缺,只有前三层。

    全本功法的五重天的现在只能修炼到第三重天。虽然是残本,但罗浮真人留下的法决中唯一锻体之术,岂是凡品?

    前三重修成后分别是至尊麒麟体,阴阳乾坤体,紫霄雷劫体。至于后两重的不灭混沌体和九天诸神体,则只有等待以后的机缘了。

    至尊麒麟体也是按照皮肉膜骨髓的顺序依次锻造肉体,需要配合淬体液,在鸿蒙泉中修炼。

    而淬体液最主要的两种药草,阴母蚀骨草和金神炎火木只有在苍莽丛林中能找到。

    阴母蚀骨草生在极阴之处,先祖当年修炼此法时就是在丛林里的九幽沼泽深处找到的。

    而金神炎火木生长在极阳山崖的峭壁下,那里和现在所在的位置据先祖所说更远,所以九幽沼泽就是第一个目的地了。

    一进入苍莽丛林,就感觉到了和三大陆不同之处。因为是人迹罕至之处,所以每走一步都需要自己先开路。

    先祖虽然千年前去过那里,不过沧海桑田,谁也不知道现在的九幽沼泽会有什么妖兽出没,更不清楚一路上会遇到什么突发状况。

    而妖兽都有各自的区域,会主动攻击进入自己地盘的人类,丛林里的每一步林天旭都走得小心翼翼。

    从外面看苍莽丛林树木都不高大,进入里面才发现自己错的很离谱。

    遮天蔽日的高大树木遮挡了大部分的阳光,仰望高耸的树木,树冠几不可见。

    一路上,入眼都是硕大的板根、气根、老藤,布袋似的树上硕大的毒蚁穴,长有尖刺的树、蜕皮的树、正在绞杀树木的巨藤。

    而各种不知名的植物也是让人感觉惊悚,无论是血红的吃人花,地上艳紫的巫婆花,都像是张开了大嘴,随时吞噬靠近的过路人。

    林天旭知道在这样的环境里,越是娇艳欲滴的草木,越是蕴藏着无边的危险,不管是吞噬还是毒液,都不是现在的他能承受的。

    一路都是惊险异常,唯一庆幸的可能因为还在丛林外围的缘故,并没有遇到妖兽。

    再往里走,又是一片雨林。

    进入雨林后,林中水气氤氲,阳光被折射得有些失真,满眼都是晶莹的绿色,闪耀着光泽。

    地面也变得潮湿泥泞,此时开始遇到最低级的妖兽—嗜血蚊。

    嗜血蚊只相当于气动期的人类,但是最大的威胁就是它们是群居动物。

    虽说只有巴掌大小,口中硕大的口器占了一大半,剩下的除了一对有着对称花纹的透明翅膀,就是肥硕的肚子。

    吸血是它们的本能,口气扎入人体后在吸血的同时会分泌毒素,这种毒素虽然不致命,却有着麻痹作用。

    如果真的被成群结队的嗜血蚊围攻,最后的结局就只有昏迷然后全身血气被吸干。

    所以当嗡嗡的一团飞过来的时候,林天旭就只有一个字—逃,边跑边抛洒带来的驱虫药粉。

    当然用火攻可能效果更好,但是火光或许会引来更恐怖的存在。

    身上的驱虫药粉堪堪用尽时才逃出了嗜血蚊的视力范围,而此时一路狂奔的林天旭全身的道袍已经被沿路的树刺和灌木挂得支离破碎。

    最可怕的就是满身血痕有细微的血腥味散出,而这会吸引到嗅觉灵敏的嗜血猛兽到来。

    很快,就有噼啪的声音由远及近,明显是一头猛兽在快速接近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