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二十四章:返正清,拜师尊秋落云清
    二十四:回山

    此时已是深冬,御空疾行的林天旭却依然洒然惬意,破空的气流在天际划出一条白线,一路北归。

    来时用了半年多的路程,返时短短十余日便到,远远的又看见了山脚下巨大的白玉牌坊。

    此时落下地的林天旭抬头看看牌坊上的对联,又多了一分感悟。

    到了下门,接近四年的时间并没有什么变化,也有很多弟子认出了这个当年下门小比的榜眼,感觉到他金丹的修为也纷纷愕然。

    当年下门小比的首名苏梦妍也是刚刚进入金丹被冬门峰掌座收入门下,王宇龙也是入了夏正峰掌教云华真人门下,这几年下门进入上门的就这两个风云人物晋升金丹,如今又多了一个。

    而且大家也都记得当年小比林天旭才堪堪筑基初期,短短三年多时间修为的进展之快真真世所罕见。

    林天旭直接来到普法院,见到了面目未变的马长老,恭敬的上前把自己出山的过程简单记录在案。

    “我入正清门也有三百多年了,现在也就是个金丹后期,还没有摸到元婴的门。三四年的时间,气动期直接到了金丹期,当真是后生可畏。”

    马长老此时没了平日的慵懒,眼里多了一丝犀利,“证道修身,不可走入邪道,更须注意夯实根基。”

    “弟子受教了。”林天旭知道这是马长老的肺腑之言更是对自己的劝勉,躬身行了一礼。

    “掌教已经知道你已经回山了,叫你报道完毕就去至清峰崇法殿。”说完后马长老径自闭目不言。

    同样的风景,同样看风景的人,年纪阅历不同,自身所处高度不同,风景也会有很大不同。

    此时安静走在山道上山的林天旭也是如此,虽然是第三次上山,看着四周云遮雾罩的美景,却有了不同往日的感受。

    崇法殿依然是那么宏伟,求道之路上的自己,终究还只是刚刚上路。林天旭深吸一口气,迈步踏入。

    鹤阳真人依然坐在上首,左右坐满了执法殿掌座和各峰掌座,见到进来的林天旭都将目光投到他的身上。

    林天旭走到殿中向掌教行了叩拜大礼,再一一向各位掌座见礼。看着眼前稚气褪尽,锋芒尽藏的翩翩美少年,殿中一时没有人说话。

    鹤阳真人首先缓缓站起身,依旧和缓的出声了,“短短三四年不见,你已经成长的如此之快,如未看错的话也是三丹已成,果然如此,正清甚幸。”

    “正清门一直为门下有中兴道尊这样的先辈自豪,有你这样的后人,我们很欣慰。你的心性我算比较了解,你也无须有其他顾虑。”

    此时夏正峰掌教云华真人突然出座出声:“启禀掌教,既然林天旭已然晋级金丹修为,照例是要进入四大峰的,恳请掌教让林天旭入我夏正峰。”

    台下诸峰掌教秋落峰的云清真人还是安静的坐着,冬门峰门内都是女弟子,掌座云宁真人也是欲言又止。

    春郁峰的云正真人却已经站了出来,“启禀掌教,夏正峰这几十年已经网罗了太多门下杰出弟子,各峰现在本就相差悬殊,请掌教赐下法旨,让林天旭入我春郁峰。”

    “话也不是这么说,想我夏正峰是公认正清门攻击法术最强的峰脉,弟子入我夏正峰自然是有道理的。”一向面色阴郁的云华真人慢悠悠的补上一句。

    “进哪座峰都没有问题,交给你们谁我都放心。林天旭嘛,你们也都清楚,所以看他自己选择吧。”鹤阳真人马上出声制止了可能的争执,下了最后的决断。

    看着林天旭准备上前说话,云华真人又慢条斯理的说道:“掌教说的没错,不过有件事情林天旭你可能不清楚,每次的道门大比,正清门出战的五个弟子我们夏正峰至少占三个席位。”

    林天旭并未停下动作,上前恭敬拜伏说道:“弟子愿入秋落峰。”

    “噢?”鹤阳真人依旧笑吟吟的说道,“云华真人刚才说的可是一点没错,你可已经考虑清楚?”

    “弟子如果有机会代表秋落峰争夺大比名额,纵使只我一人,也必定尽心竭力。”声音不大,但无比坚定。

    “好好好,一个月后就是四大峰真传弟子争夺那五个半年后道门大比的名额,既然你决定了,就等着看你的表现了。”鹤阳真人此语无疑是给此事画下句号。

    林天旭入峰已有定论,其他三峰的掌教也随即离去。

    鹤阳真人此时收起面上的笑意,对着云清真人道:“既然林天旭入你秋落峰,也是命中皆有定数。魔门震荡就在眼前,师弟你须用心教诲。”

    一直未曾出声的云清真人此时诺道:“定不负掌教重托。”

    出得崇法殿,云清真人带着林天旭破空而起瞬息间落到了秋落峰。此时虽是寒冬,秋落峰上却没有寒意,眼前一大片火红枫叶林,一条几尺的林道蜿蜒其中。

    林天旭看着身前默然前行的日后师尊,看着周围不时枫叶飘落,突然有了很强烈的亲近感,仿佛是梦中来过多次。

    “秋落峰人丁并不兴旺,可能历代秋落峰掌教都是恬淡的性子,不符合少年勇猛进取的心意。”云清真人漫步间缓缓出声,又似是喃喃自语。

    “就如同我所想,修道,最终会是一个人的路。我所能做的,引导入门,教诲德行,其他的,终须你独自前行。”

    林天旭默默听着云清真人的话,发现这些都也符合自己一贯的心意。

    “莫负少年时,这三大陆天才从来不会少,伏身抬首,不可骄躁。天道,就是与天论道。我们,都还早。”平淡的话语却仿似看破了林天旭的内心。

    林天旭此时回想起三丹初成时的意气风发,也顿觉这次敲打来得刚刚好。

    淡语间,走到了一排院落前。像是个普通的农家院落,唯一的差别是院内的广场很大。

    云清真人带着林天旭来到后院的主屋,里面供奉着历代秋落峰掌教的排位,数十个整齐的排位也见证着整个正清门的往日辉煌。

    当老少二人分别上香祭拜完毕,云清真人转过身神情也变得肃穆,“秋落峰最大的规矩,就是不可作奸为恶,如违此规,上天入地亦定斩不饶!”

    林天旭拜倒:“师尊在上,弟子定然永守本心。”

    “遇到奸邪之辈,尽管出手惩恶,纵向死亦为之!”

    “弟子谨遵师命。”

    云清真人坦然受了林天旭三叩首后,在秋落峰的日子也就此开始了。

    “本峰加上你现在有十六名真传弟子,近日你的师兄们也都会回来。门派挑选尽力就好,记住,道心不是一次两次能证明的。”

    林天旭应承着,却也暗下决心,定不让秋落峰的名头蒙尘,就算之前成绩是如何不堪,此次自己一定让秋落峰成为正清门的骄傲。

    “本门道法各峰不同,虽我秋落峰举世认为不善杀伐,但是正清门创门之初,第一代秋落峰掌教一手天道剑纵横天下,秋落峰也是因他得名,只是自先尊仙去之后无人参悟的出。”

    云清真人言语间也带着怅然,“现在我把它交给你,此法须有高品级的剑胚温养修成本命法剑,可惜本门不以修剑为主,不过你自身倒有些际遇,此去道门大比倒是可以寻些机缘。”

    话中似乎另有所指,林天旭此时却只听出师尊对自己期望颇大,笃定自己能夺得道门大比的名额。

    “你自己多加揣摩,天道剑,便是我也是不得门而入,只有看你的造化,不过金丹期修行如果有疑问可以随时找我。此法不可入第二人耳,切记。”

    言罢拿出一本竹册郑重交给了林天旭,表面都已经被摩挲的青黄发亮,又给了他秋落峰紧急传讯符便飘然而去。

    “天道剑…掌教对你可是当真不薄。天道剑历代都是秋落峰掌教才有资格修习,就是当年的我都无缘一见。”

    一直沉寂的先祖此时也说话了,“不过此法诀,可当真古怪,历代掌教不乏惊才绝艳之人,都无法悟出其中真意。”

    “若是你真有机缘能修成此剑法,无须万空不灭大法也可当世无敌,配合上万空不灭大法,呵呵…”

    听到以先祖的见识也对天道剑如此推崇,林天旭更是欣喜异常。

    “可是,剑胚哪里找呢,我们正清门又不善剑,师尊说道门大会我会有机缘,难道道门大会的奖励有上等的剑胚?”

    “你师尊所言的配得上天道剑的剑胚世上又能有多少,不过万事皆有因果,到时候你自然会明了。”

    林天旭便也不再问,翻开竹册仔细的研究起来。

    上篇是天道剑温养剑胚、孕育剑灵、磨砺剑锋的法子,下篇则是天道剑三招剑式,不过关于剑式却没有太多言语,只是多了三篇有莫名线条交织的画页。

    由于从没接触过剑道,林天旭也是颇感兴趣,上篇可能等有了剑胚就可以尝试修习,而下篇的图画,看了几息就突觉有刺眼的剑意扑面而来,赶紧收起竹册,一阵心悸。

    “关于温养剑胚,我也曾和修剑中人探讨过,也可以说给你参详,天道剑你就不要告诉我任何东西,我也是秋落峰弟子,当尊祖制。”先祖话中带着坚决。

    “好的。”

    “一个月啊,五个名额的争夺也很快就到了。”暂且放下手中竹册的林天旭又开始了对道门大比的隐隐期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