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二十八章:恶战频,怎掩得少年锋芒?
    林天旭脑子乱哄哄的,再加上个没有正形的寇仕奇一直调侃他,后面几场精彩的比试也都错过了观看。

    结果也出现了小意外,范伟铭在这轮中输给了徐隆前,也进了败者组,现在直接获得大比名额的就是苏梦妍,徐隆前,宇文胜和朱梓同。

    基本上和选拔前大家的猜测差不多,唯一的变数就是范伟铭,不过大部分人也笃定他能突围而出。

    眼见关键的比试就要开始,自家小师弟依然有点心神不定,大师兄杨仁连面色转为严肃,“小师弟,到了此时,轻重缓急你要分清。”

    原来对本次选拔没有念想的其他师兄,在看到小师弟已经走到了现在也冒出了期望,纷纷劝诫起来。

    林天旭也猛然惊醒,惭愧地向各位师兄行完礼,径自坐在地上开始静心调息。

    过了盏茶功夫,败者组的比试也马上开始,因为只有四个人,所以直接两两对战,胜者再最终夺取最后的大比名额。

    而林天旭又是幸运的直接对上了范伟铭,夏正峰三杰之一。

    夏正峰本就势大,门内交好的弟子众多,再加上刚才这个林天旭居然唐突了所有人的女神,所以当两人刚上台,下面就有纷杂的声音响起。

    “范师兄可要好好教训这个莽撞小子!”

    “范师兄,给费师兄报仇啊!”

    “打得他下不了床,看他以后敢不敢碰苏师妹!”

    林天旭此时心境安宁,听到这些面上也丝毫没有表情。范伟铭可能此时不屑说话,只是冷冷看着林天旭。

    范伟铭闻名于正清门完全是因为他的战斗方式,以往他参加过宗门很多比斗,出外历练也有很多骄人战绩,都是他敢冲敢打的风格。

    有前无后,有进无退,凶悍的气势往往就能压倒对手。

    林天旭此时看着对手,想着师兄对他的评价,全身的真气在体内奔流穿涌,他只想以杀止杀,看看谁更暴烈,他也渴望着在所有人面前好好奔放一次。

    云贤真人“比试开始”的口令一下,范伟铭瞬时就腾空丈余,他是木系修者,双手舞动间,数十根精铁木矛凭空出现,急速向下射出,像是要一次把林天旭扎成马蜂窝。

    林天旭也急速腾空而起,双龙护体之下,对铺天盖地的木矛视而不见,径直御风而上。

    一路左右开弓,阻挡前进的木矛全部或拳或掌击飞,射向身体的都只是稍微避开要害,任其撞上自己。

    至尊麒麟体也着实强悍,砰砰声中木矛纷纷坠地,林天旭一往无前的冲向范伟铭,左脸颊被木矛划开,飞散的血珠在他没有半点表情的脸上滚落,周围弟子纷纷心惊。

    范伟铭修炼的冥木心经本就是攻防一体的法诀,见林天旭速度不减的向自己扑来。身上马上一阵扭曲,全身都浮现出粗重的黝黑木纹,也算是另类的炼体之术。

    身上有了冥木甲,手中合十凭空握住一根冥木之刺,电光火石之间就扎向林天旭。这一手冥木之刺在以往曾经刺穿过无数金丹后期的修士,也是范伟铭的成名之刺。

    凭空出现又凌空而至,林天旭只来得及侧让一点点,直接被扎中左边肩胛骨。这回有着彻骨的痛感传来,同时前进之势一下被阻。

    范伟铭眼见一击得手,左手一挥,一根冥木索绕刺而进,迅疾缠住林天旭的躯干。冥木索一上身很快收紧,同时开始燃烧,幽蓝的冥木之火瞬间布满全身。

    连串的动作熟练有效,转眼间就占得上风。

    林天旭此时道袍瞬时被引燃,发出不甘的一声长啸,全身真气混杂着白芒全力外放,坚韧的冥木索寸寸断裂,然后一掌劈断木刺,带着余焰撞上范伟铭的瞬间一掌将其向上击飞。

    毫不迟疑,跟身而上至他上方,全力一掌印中后背把范伟铭直接从半空拍下了擂台。

    啪嗒一声范伟铭五体着地,林天旭此时仰天长啸,又迅即扑下。

    “胜负已分,住手!”眼见地上的范伟铭已经是昏死状态,监战的云贤真人大喝出声。

    林天旭收住身形,先是从储物袋取出一件新道袍换上,落到地面看了一眼范伟铭,向云贤真人行了一礼便即离场。

    整个比斗虽然只是数息的功夫,但形势的急转以及惨烈的战况,还是叫所有人没有反应过来。

    林天旭须发皆焦,左肩也被染红一片,脸上全是黑烟。被抬下场的范伟铭则是口吐鲜血,人事不省。

    本来宗门比试一般都在可控范围内,何况有执法殿掌座监战,可是两人选择对拼的方式却根本容不得人有时间干预。

    林天旭看样子只是外伤,但是范伟铭看样子躺几个月是免不了的,也彻底失去了参加道门大比的资格。

    场边的夏正峰弟子这会纷纷对林天旭怒目而视,要知道范伟铭已经很多年没吃这么大亏了,而且看样子林天旭下一个对手也阻止不了他。

    五个道门名额基本没有疑问,夏正峰几百年来第一次只有两个人能参加道门大比,这叫夏正峰上下如何不愤怒。

    连夏正峰掌座都赶了过来,先是看了看范伟铭的伤势,转身就向秋落峰众弟子这边走来,阴郁的脸上压抑不住勃发的怒气。

    此时,整个选拔赛都安静旁观的云清真人落到了秋落峰弟子面前,平静坦然的看着走过来的云华真人。

    走到面前本欲发火的云华真人,看着林天旭身前的沉静的云清真人,强压下火气说道:“每年的五子选出后都有主战人争斗,宇文胜绝不会手下留情。”

    “擂台比试,各凭本事。”云清真人回的不卑不亢。

    接下来的比试也果真不出大家意料,林天旭干净利落击败了另一个夏正峰的弟子,获得了最后一个大比的名额。

    纵观整个选拔赛,林天旭一路击败的都是夏正峰的弟子,也难怪云华真人有点恼羞成怒。

    哦,唯一输的一场,还是不要提了……

    至于云华真人刚才说的主战人之争,也是道门大比的一个传统。五大门派出战的五组弟子,分别会选出一个主战人,一般都是战力最高的那个。

    一般情况下门派会指定特别突出的一位,但是如果五子提出切磋争斗,门派也会默认,这种情况大多是几个人实力差不多的时候。

    而云华真人说了宇文胜会主动挑战,那用意就很明显了,首先门派不会阻止,其次,如果宇文胜打伤了林天旭,那么名额自然又空出一个。

    有资格顶替他名额的,现在看来还会是夏正峰的弟子,所以云华真人的这一念头可谓是一箭双雕,秋落峰这边还必须得接招。

    但是云华真人是出于宇文胜稳胜林天旭,事实上所有人包括秋落峰的师兄们,都不看好林天旭能赢。

    虽然现在林天旭现在夺得了一个名额,但是一路的对手和宇文胜差的太远,金丹大圆满的修为,现在对真传弟子来说就是需要仰视的存在。

    这次参加选拔的弟子如林天旭,苏梦妍等都是金丹初期,朱梓同和范伟铭这夏正峰三杰中的两个都也只是金丹中期。

    宇文胜从进入正清门后就是不败,一直不败,不仅修为高出同代弟子太多,所修炼的夏正峰至高绝学—至阳心火诀,也是历代夏正峰门下都没几个人修炼成功的火系顶级法诀。

    至阳心火诀修炼,不但本身要有与火系完美契合的身体,还要有以火入道的大决心,在丹田培养自己的心火种子,全身真气都化为火系真气,炼至大成亦有炼地燃天的大威能。

    现在的宇文胜虽说也有很久没在人前出手过,但是据闻他的至阳心火诀已经炼至小成,元婴之下已无敌手。

    虽说此次选拔赛,林天旭已经初显锋芒,但是和成名已久的宇文胜比较,胜算确实不大。

    因为名额选出后会修整一天,然后进行主战人争斗,所以众弟子在云华真人愤然离去后,随着师尊回到了秋落峰。

    “你一定能打败宇文胜,我对你有信心。”

    “弟子不会让师尊失望。”

    回想着师傅回山后和自己的这一对话,入夜的林天旭又来到了鸿蒙空间。

    此时的林天旭回想着所有经过的战斗或是比试,忽然感觉自己现在拥有的战斗法诀好像还是太少。

    “贪多则不厌,攻击法诀你的八荒御龙术和归一掌都足够了,归一掌你已经很熟练,但是八荒御龙术你才刚入门。

    别看只是二龙,四龙,六龙,八龙的数字之别,这每一个等级间的威力差距不是你能想象的大。你能练好这一门功法,日后会知道他的无上威力。

    何况还有天道剑,等你有了合适的剑胚,如果能领悟这剑诀,天上地下,任你驰骋。”

    听了先祖的话,林天旭不再乱想,专心修炼起来。

    最近自己的八荒御龙术的双龙已经彻底圆满,隐隐有了突破的前兆,真盼望自己御使四龙的时候赶紧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