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三十一章:初至剑阁,叹那懵懂少年。
    三十一:远行

    启程的日子终于到了,这一日至清峰上的白玉广场上,所有正清门高层都到场了,再加上各峰赶来为五子壮行的一众弟子,也显得颇为热闹。

    崇法殿前,鹤阳真人居中而立,执法殿掌座和各峰掌座左右依次而立。

    他们前面,正是此次参加道门大比的正清门五子。

    此时的五人都经过了充分的准备,一个个精神饱满,斗志昂扬,看得诸位高层也是纷纷含笑点头。

    “此去明剑阁,一切行动须遵从云贤真人和云清真人的口谕,不得仗势欺人,更不能轻易与别派弟子擅起争端。”

    鹤阳真人的送别语也甚是简洁,待得五子一一称诺后,道袍一挥,神行道船已经悬浮在半空中。

    众人顺序上了道船,林天旭回首间看见下方的秋落峰师兄还在兴奋地向自己挥手,暗下决心一定不会让他们失望。

    道船在云贤真人和云清真人的轮流操控下急速向着东南方而去,有过一次乘坐经历且现在修为大涨的林天旭没有什么不适,便转头看向了其他几名弟子。

    宇文胜还是往日的模样,和朱梓同一起坐在船舱一角,两人俱是双眼半闭静修的状态,丝毫没有同其他人交流的意思。

    这边林天旭和徐隆前,苏梦妍坐的稍近,看到林天旭的眼神,徐隆前也向他微笑回应,只是气流确实颇大,也不方便说话。

    苏梦妍则是头稍微低了一下,眼见脸上出现红晕,虽然比往日更加娇艳可人,林天旭依然赶紧收回目光,不敢在她身上稍作停留。

    毕竟自己手上柔软的感觉彷如昨日,看见苏梦妍总是感觉自己做了什么亏心事,相当尴尬。

    一旁的徐隆前自然知道他们的心结,左右看了看他们也不由哑然失笑。林天旭只有闭目收心,也进入静修的状态。

    明剑阁和正清门相距万里,虽然神行道船一路疾驰,还是用了一天多的时间,众人在两位掌座的提醒下纷纷站起,看着远方逐渐清晰的山门。

    不同于正清门群峰的俊逸,远远看上去明剑阁的群峰就是险峻异常,一座座山峰好似刀劈斧砍出一样,相连之间都是笔陡的悬崖。

    等到神行道船在山门前降下,已有一队明剑阁门人迎了上来,都是身着月白色长衫,有老有少。

    看着曾在子央城见过的服饰,林天旭马上想起了曾经一路同行几个月的明剑阁弟子沈佩然,又想到很快就要见到的林天权,心头也变得火热。

    带头的明剑阁长老此时和两位真人见礼,云贤真人此时也把正清门五子一一介绍给了对方,一团和气的气氛中,众人一起迈入了山门,向主峰御剑峰走去。

    出于对明剑阁的尊重,掌座带领着门下弟子缓缓步行上山,一路上明剑阁长老介绍着沿途景色,无论是一线天还是龙腾峡,其险峻和铮铮风骨都给第一次来的少年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行至半山腰的时候,趁着苏梦妍落到了队伍后面,一直想去解释清楚的林天旭也逮着机会靠向了她。

    “上次,上次比试我真不是有意的,刚出水墙眼睛一片模糊,所以就……”林天旭期期艾艾地主动开口道。

    苏梦妍还是微垂着头,“我知道的,当时我就明白了。”

    “你不生气就好,一直也没机会和你解释,不管怎么样,都是很对不住你。”

    “睡虫,我本以为你真的不敢和我说话了呢。”苏梦妍此时自然了很多,微笑也再次浮上脸庞。

    “这个,我真不是睡虫。前段时间一直在准备大比,所以没机会向你道歉。额,也确实不敢上冬门峰。”

    “可是我习惯这么叫你了,要不,师弟?”

    “算了,还不如睡虫呢。”林天旭讪笑着摸了摸头。

    “你还真是厉害呢,睡虫,几个月不见就金丹中期了,好歹我天赋也不差,这么感觉每次见你你都能让我吃惊呢。”

    “偶尔偶尔,其实我就是运气还不错,道法修为和你们比还差得远呢,上次选拔看你们的法诀都是真的厉害。”

    两人因为解开了心头一点芥蒂,也就这样一路聊了下去。

    看着身旁佳人的笑颜,林天旭还真希望就这样一路走下去,可惜时间过得太快,很快众人就走上了御剑峰顶。

    因为一路上只顾说话,林天旭此时回望四周的山峰,都像是一把把利剑倒插在御剑峰四周,剑刃朝天,孤傲挺立。

    山势间就有遮掩不住的森森剑意,以剑入道也确实做到了极致,从山门都可见一斑。

    整个御剑峰,自山腰起都有一座座独立的阁楼隐于山水之间,御剑峰顶的楼台高大宏伟的多,更有依据九宫八卦阵方位的连成一片的阁楼群。

    峰顶正中矗立着一把三丈来高,八人合抱大小的巨型石剑,看上去只是普通的青石质地,却有着厚重的年代感和凛冽的铁血味道,吸引着每一个初上御剑峰的人的目光。

    石剑前方,有一行身着月白长衫的身影,居中的正是林天旭五年前见过的明剑阁阁主沈行天。

    还是一副潇洒的模样,只是此时身着有繁杂纹路的阁主长衫,多了几分庄严。

    沈行天面带笑容,带头迎了上来,身边几个领口绣有弯月的明剑阁长老也跟了上来,其中右边第三位须发皆白,正是上次在临沧江边救走沈佩然的老者。

    “欢迎正清门两位真人大驾光临,你们两个平日里甚少离门,这次来了我们可要好好亲近亲近。”沈行天洒然出声,“这几位就是正清门五子吧,年少有为,确实不凡。”

    云贤真人和云清真人也含笑上前行礼,并介绍对面明剑阁的诸位高层给五个弟子,自然都是恭敬上前行礼。

    沈行天看着眼前的林天旭,仔细端详一番,“你是林天旭,五年前入正清门的林家子弟?”

    林天旭此时叩拜在地,“弟子正是林天旭,阁主大恩弟子铭记在心,一日未敢忘记。”

    “好好,赶紧起来。短短五年时间,已经是金丹中期了,正清门你们这是要逆天啊?”沈行天带着惊异的神情转向两位真人。

    “我带回来的林天权,日夜不停苦修,进境已经相当快了,现在也才堪堪筑基中期,今天你们正清门又叫我不得不服啊。”

    林天旭此时起身,听到林天权的消息也是惊喜不已,并没有注意到,旁边几个明剑阁长老听到他的名字纷纷看了过来。

    特别是那须发皆白的元婴中期的沈行文,更是从头到脚仔细的看着林天旭,对他好像有着很大的兴趣。

    林天旭自然不知道,当年沈佩然苏醒后看见自己的五叔没有一起带回他,差点和这个从小心疼自己的叔叔翻脸,更是折腾着众多弟子把临沧江边翻了个底朝天。

    那时候的林天旭正在鸿蒙空间中疗伤,可怜几位长老被沈佩然天天追着要人,后面陆续几年也有大批弟子被派到三大陆到处寻找,苍莽丛林都进去过很多次。

    以至于到最后,几位长老见到沈佩然都是绕着道走,生怕这个小祖宗缠上自己,也就是半年多以前信楼得到消息,林天旭安然返回正清门,他们终于可以安心修炼了。

    此时看到这几年叫他们夜不能寐的罪魁祸首,如何不叫他们不好好看看这个林天旭呢。

    要知道,沈佩然是阁主夫妇唯一的子嗣,而明剑阁的所有长老都是孤身修道的人,对这个小千金从小都是疼爱有加,沈佩然不仅是阁主的掌上明珠,更是整个明剑阁的心头肉。

    沈行文作为最了解这事的人,阅历丰富的他自然知道自家小祖宗心底的想法,所以此时看过来的眼光恨不能透视到林天旭的识海了。

    看着几位长老都把注意力集中到林天旭身上,沈行天清咳一声,“两位真人和几位弟子长途跋涉,先去休息一番,等其他三门的人到了,我们再举酒言欢。”

    立刻又一名中年弟子迎了上来,引领着正清门众人前往乾字号阁楼。

    因为前几年不断有明剑阁信楼的人去往正清门,两位真人对林天旭和沈佩然的事情都知晓,但是其他几位弟子并不知情。

    于是,在两位掌座回了自己的阁楼后,徐隆前就拉着林天旭问了起来。这次连一向独行的宇文胜也留了下来,他们都看见了几位明剑阁长老的古怪神情,自然也非常好奇。

    “林师弟,看起来你的故事不少啊。怎么又和明剑阁扯上关系了,看看刚才几位长老,表情可是不善啊,你是不是得罪过明剑阁的人啊?”徐隆前是真的替林天旭担心了。

    苏梦妍此时也睁大了眼睛,四个人都盯着林天旭。

    林天旭听到师兄的问话,反倒有点惊讶,“你怎么会这么想,我和明剑阁没有过节啊,我一个兄弟林天权拜在正清门下,就这样啊。”

    “没这么简单,看他们的眼神,倒是像你前几年离门的时候来过明剑阁,而且是去剑心谷打过他们剑胚的主意。”

    “啊,没有!我从未来过明剑阁。嗯,几年前和一个明剑阁小师弟同行过一段时间,哦,我明白了。”

    “明剑阁弟子?你说来听听。”

    此时的林天旭有些颓然,“当年我和明剑阁的师弟同行到临沧江边,后来遭人劫杀,我没有能够保护好他,重伤昏迷,等我醒来他已经被明剑阁的人带走了,后来再没见过他,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嗯,这样就说的通了,可能就是因为是个比较重要的弟子吧,叫什么名字?”

    “他叫沈佩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