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三十二章:寻师弟,怎奈何频频受挫。
    三十二:寻人

    林天旭低沉的声音刚落,旁边四人俱是大惊。

    入门尚浅,阅历不多的林天旭对三大陆的事情了解的本来就很少,平时又是一门心思只知道修炼。

    但是旁边几人自是不同,何况沈佩然作为明剑阁阁主沈行天的独女这个事情,对于几个峰的顶尖弟子来说也不是秘密。

    “你确定你遇到的明剑阁弟子叫沈佩然?明剑阁师弟?”徐隆前已经有点啼笑皆非了。

    “是啊,他就是这样说的,对了,他还对劫道的说他是沈行天的儿子,谁知道还是没吓唬住别人。”回忆起当时情景的林天旭更加唏嘘了。

    “咳咳,林师弟你好自为之了,如果名字你没有记错,她的父亲应该就是明剑阁阁主了,那你就不要随便在外面乱转了,好好休息。”徐隆前说完准备回房。

    苏梦妍怀着好气又好笑的眼神看着林天旭,最终也是欲言又止,四人都离开了林天旭的屋子。

    林天旭对徐隆前的话以及几人的奇怪表情也摸不着头脑,也就不再多想,开始静坐休息。

    ※※※※※

    此时正清门五子谈论的主角,明剑阁的沈佩然已经缠上了她的五叔沈行文。

    此刻的沈佩然正是鲜花绽放的年华,早已出落的落落大方,如新月清晕,如花树堆雪,一张脸秀丽绝俗,脸上有着隐藏不住的盈盈笑意。

    “五叔,你真的看见师兄了?”

    “是的是的,我已经说了七八遍了。”沈行文非常无奈的回道,“什么师兄,不见你对贺萧云他们几个叫的这么亲热。”

    “我就是听见他真的来了很欢喜嘛,我就是喜欢叫他师兄啊,想改也改不了咯,嘻嘻。”

    “给你母亲看见你这个没规矩的样子怎么得了啊,矜持,女孩子要端庄一点点。”沈行文无力的叹了口气。

    “母亲?对了,你说母亲看见他会不会喜欢他呢?你一向最疼我了,你说说看嘛。”沈佩然又使出必杀技。

    “你母亲为什么要喜欢他,我告诉你,不要胡思乱想!马上要大比了,好好准备吧,我去忙去了,最近事情很多。你可不要乱跑,再惹恼阁主,我可就保不住你了。”

    看着额头冒汗匆匆离去的五叔,沈佩然先是美滋滋的在屋里转了几圈,又一下跳上自己的闺床,亮晶晶的眼神中尽是柔和的光彩,脸上也挂满甜蜜的笑意。

    对于一个在明剑阁从出生开始就受尽宠溺的她来说,所有未知的东西都是新奇的。身份使然又不得不从小修习剑道,和同龄人也甚少接触,身边的师兄弟又有几个真的能和她交流。

    直到她偷偷下山,遇到了林天旭。

    当年那淳朴的少年一心只想去到苍莽丛林凑齐药草,十五六岁的年纪,沈佩然又掩饰的极好,自然想不到这个精灵古怪的明剑阁弟子是个西贝货。

    好几个月的形影相随,每每都是在她软磨硬泡下答应她一些略显无礼的要求,一路上也都尽心照顾她这个“师弟”,阳光,勤奋上进的少年人早就慢慢走近了她的心底。

    从子央城到子雄城的那几个月,是她这辈子经历过最快活的时光,而在临沧江边面对生死关头,沉默站在她身前的背影更是像一座山硬生生挤进她的心房。

    其后自己被救回明剑阁,天天牵挂着下落不明的林天旭,长久的思念,也把心底萌生的爱意幼苗彻底催化成了参天大树,牢牢占据了少女的心。

    要是依着她以前的性子,早就不顾一切直接跑乾院找人了,此时的少女却人生中第一次患得患失起来。

    ※※※※※

    来到明剑阁的第一夜,就这样平静的过去了。

    第二天清晨,实在按耐不住的林天旭找到了云贤真人和云清真人,禀告自己想去找找自己多年没见的兄弟林天权,清楚他身世的两位掌座也没有阻拦,只是提醒他言行不可失了分寸。

    出了乾院,林天旭才发现自己这样贸然去找人,无异大海捞针。想到沈佩然,他那个时候就是筑基大圆满,现在肯定是金丹弟子,应该在明剑阁也出名,找他还方便点。

    找到沈佩然,他对明剑阁熟门熟路,找林天权就方便的多。再说自己一直觉得挺对不起这个师弟,也一直想见见他。

    既然有了主意,就顺着道路漫步而行,一边欣赏这和正清门风格迥异的风景和建筑,一边等着遇到明剑阁弟子就打听打听。

    没走多远,就看见两个穿着月白色长衫的弟子,林天旭赶紧迎向前,行了一礼开口道:“二位师兄有礼了,我想请问你们认识沈佩然师弟吗?”

    闻言,两位明剑阁弟子相对愕然,然后莫名其妙的回到:“沈佩然自然是认识的,沈佩然师弟,可能这位师弟是找错地方了。”

    还算客气的话一说完直接就离去,林天旭顿时呆住了,这话几个意思啊?莫非我刚才说错什么话了?没有哇。

    接连遇到几波明剑阁弟子,有的只是冷淡的回应他不知所谓的询问。

    更有年轻气盛的弟子回答的就直接了,“要不是看你是正清门来的客人,我直接赶你出门,找沈佩然师弟?我看你是找事吧!”

    还有心肠善良的弟子就直接支招了:“咳咳,这位师弟,想搭讪她的人也是不少的,你可以换点婉转的方式。”

    一路走来,林天旭一头黑线,这倒是什么事啊!沈佩然你在明剑阁到底是得罪了多少人啊!回想起他的各种天马行空的做法,顿时释然。

    没办法,只有找林天权了,这次就待遇就很好了,遇到第一个弟子就详细给他指了去往洗剑楼的道路,赶紧就寻了过去。

    洗剑楼并不在御剑峰上,而是在东南边一个不甚惹眼的磨剑峰上,又不好御空飞行,一个多时辰才到了洗剑楼下。

    一片规模不大的阁楼,当前的就是悬挂着洗剑楼的主阁,四层高,古朴清幽。

    一进阁楼就听见叮叮当当锻剑的声音,好几个弟子有的淬火,有的添料,而举着大锤正有规律的一下下砸着通红的剑身的,正是他的同姓兄弟林天权。

    由于只是锻造中下品剑器的地方,看见进来的林天旭众人也不以为意,毕竟五大道门同气共枝。

    林天权也看见了自己时常挂念的兄弟,惊喜的把大锤交给旁边的弟子就冲了过来。

    “天旭,你怎么来了!可想死我了。”林天权冲出来就一下抱住了他。

    “哈哈,我是来参加道门大比的啊,知道大比在你们明剑阁举行我也很高兴,终于又见到你了。”

    兄弟重逢的喜悦在二人脸上闪耀,林天权抓着林天旭就走了出去,二人走到了偏僻的崖边树下。

    “道门大比不是金丹期弟子参加的吗,你也到金丹期了?”林天权此时更是惊喜交加。

    “我可是林天旭啊,现在已经是货真价实的金丹中期了。”只有在自己兄弟面前,林天旭才可以卸下所有的沉重,如同回到了林家小镇那无忧无虑的少年岁月。

    林天权憨厚的笑了起来,“嗯,你是我们三个最聪明的,我就知道你一定行的。”

    “说起来,你有天威的消息吗?我也很想他啊。”

    “没有,进了明剑阁我就在洗剑楼,一直在锻剑修行,外面的事情都不清楚。”林天权不好意思的说道,“可是到现在也就筑基中期,比你可差远了。”

    “没关系的,闻道有先后,修炼无尽时。总有一天你会和我一样的。”

    叙说着兄弟别情的二人,不知不觉间语气都沉重了下来,“我真是没用,来到明剑阁这么几年了,境界升不上去,也学不到上乘的剑法,我,我……”说不下去的林天权,泪水满眶。

    “天权,我答应你,林家的仇我一定会报,我一定会把魔族杀得干干净净,端木哲,我会把他挫骨扬灰!”林天旭知道兄弟此时的心情,斩钉截铁的承诺道。

    一直把仇人名字深藏心底的兄弟二人,都沉默了下来,看着山间飘散的云气,看着头上的天,看着脚下的地,都暗自给自己订下了更加残酷的修行目标。

    一直都是把仇恨深埋心底的林天旭,知道在具备足够的实力之前,想什么都是没用,悲伤是弱者才有的心态,他只想把所有的痛苦都让仇人去品尝。

    他赶紧扯开话题,问起了天权:“对了,你应该认识沈佩然师弟吧,怎么我今天问了很多弟子都不告诉我,他是不是你们明剑阁的小霸王啊?”

    林天权确实被他成功的吸引了注意力,不过却是一副看着白痴一样的眼光。

    “嗯,我认识,你找她做什么?你怎么会认识她?”

    “唉,这个说来就话长了,还是好几年前遇上的,走吧,你带我去见见他吧。”林天旭突然有点迫不及待了。

    “额,我这里每天的功课都还没完成的呢,她就在御剑峰后山的凌云阁,你自己去找她吧。”

    “哈哈,后山?他是不是又闯什么祸被关在那里面壁啊!”

    “她就住在那里的,那里我也去不了,你认识她就自己去找找吧。”林天权也挺想看看这个一直聪慧的兄弟吃瘪是什么样子,所以就顺着话叫他去找他的沈佩然师弟。

    “好了,我得去做功课了,你赶紧去找吧,大比还有些时日,有时间我会去找你的。”说完,林天权就直接溜走了。

    “这个沈佩然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我一个这么憨厚的兄弟都这么怕他,看来这次少不得要好好说说他了!”

    林天旭不由在心里恨恨的想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