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三十九章:大战完结,偷得半日休闲。
    如画的草地上,澄澈透明的蓝天下,几个年轻修道者,相聚在这样微醺的午后,眼前,临沧江边各种不知名的鲜花呈现出蓬勃的生命力。

    大比刚刚过去的释然,让所有人此时紧绷的心弦都松了下来,看着眼前喜笑嫣然的笑脸,感受着空气中阵阵的芬芳,林天旭也放下了心中的略显可笑的不安。

    大家都享受着难得的闲适,欣赏着这明剑阁后山的美妙风景。宇文胜和朱梓同虽然不多言语,但是也明显放松了心神,丢掉了平日里的拒人千里之外。

    沈佩然此时也没有缠着林天旭,倒是和苏梦妍很快就熟络了起来,开始显摆起花园里的花花草草。苏梦妍脸上也第一次有了少女的天真,专心致志的和沈师妹讨论起来。

    林天旭干脆在地上躺了起来,嘴里含着一根甘甜的草根,看着天上淡淡的流云,思绪也开始飘向了剑心谷。

    一边神往着前辈手持神剑,一剑九州寒的风姿,一边想象着自己何日能拥有自己的剑胚,练成那天道剑,痴痴间眼前突然变暗,一个小小的花环落到了自己头上。

    “想什么好事呢,口水都快留下来了?”入眼的是沈佩然的俏脸,旁边站着也微笑着看着他的苏梦妍。

    “我是在想啊,我这次能不能有机会唤醒一柄神剑啊。”

    听到这话的沈佩然也来了兴趣,“看不出来嘛,师兄还真是志向远大啊,我一个修剑的,都没敢想这个。”

    “哦?没有梦想,那和咸鱼有什么分别。我相信我一定会拥有自己的剑,难道你们不信?”

    “嗯,虽然确实很难,但是我相信师兄,一定可以的。”

    “我也相信,睡虫你已经做到了很多常人力不能及的事情了,说不定还真的可以。”苏梦妍也真心的加上了一句。

    “睡虫?苏师姐,这名字一定是有来历的,快给我讲讲吧。”想了解林天旭的沈佩然自然不会放过任何机会。

    “这个,说来有点话长了……”

    看着身旁窃窃私语,不时爆出笑声的双姝,林天旭心下一片安宁,多么美好的时光!

    “原来师兄还有这么多好笑的故事,有机会师兄你一定要带我去你们正清门好好转一转,好不好啊?”沈佩然希冀的看着林天旭。

    “下门,秋落峰…师兄师姐你们平日里都是在什么样的地方修行呢,我还真没有去过,好想现在就能去正清门看看啊。”

    看着沈佩然看着林天旭的眼神,身旁默然不语的苏梦妍,则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

    其实不知道为什么,自从知道沈佩然如此依恋着自己的睡虫师弟以后,苏梦妍时常有一丝怅惘在心头,这样的陌生的但是无比真实的感觉,让她躲避不及。

    记得最初第一次见林天旭,还是一次去普法院领取月奉。当时听见马长老说到了筑基期才给他引气淬体术,第一次看见门里还有气动期弟子的她,只是有点意外,但是并没有放心上。

    过了不久,又在食舍再遇到的时候,林天旭睡虫的名字已经传遍了下门。

    真正对他有了深刻印象,是在几年前的下门小比。短短时间从气动到了筑基虽然惊艳,但是由于自己天赋也十分出色,倒也不是特别意外。

    直到林天旭一路过关斩将,一掌一掌硬生生的击败了他所有的对手,才引起了苏梦妍真正的注意。

    虽然当时的林天旭可以说各个地方都还很稚嫩,只是有着超越常人的厚重真气,其他的也并不是特别的出众,可是就在这样的状况下,却依然连胜到最后。

    特别是和王宇龙一战,在无论是身法还是战斗经验,王宇龙都碾压他的情况下,林天旭从头至尾不后退,拼着自己重伤也要击败对手。

    好像在林天旭战斗时的眼中,从来看不见沮丧和痛苦,只有咬紧牙关一步一步向前,去和自己的对手拼到底,以至于虽然王宇龙被他击败,他自己也是重伤昏迷。

    当时同是十五六岁的少女一直想不明白,是什么样的信念,让一个少年郎如此坚持,在他眼里永远有着对胜利的无比渴望,这种渴望甚至可以不顾自己的性命。

    所以,不战而胜的自己没有获得小比头名的喜悦,而是一直有着遗憾。其后林天旭就出山了,一出去就是几年,自己又何尝不是在夜深人静时偶然总会想着这个不屈的少年!

    过了几年,林天旭回来了。再回山,已经晋级成了金丹,和苏梦妍已经是一个境界了,而出山时还只是筑基初期,几年时间直接越了一个大境界。

    作为自小就显露出过人的修炼天赋的苏梦妍来说,整个苏家集中了多少资源,她自己又是付出了多少泪水和汗水,才令她进境可以超越绝大多数人。

    然而短短几年,一个气动期的少年,在无声无息中就赶上了自己,他在外面几年到底有什么际遇,到底是忍受了多少磨难才可以走得如此之快?!

    林天旭刚刚回山的时候,听闻他没有进人气声势都在正清门中居首的夏正峰,拒绝了夏正峰掌座云华真人的招揽,而坚持进了在四大峰稳居末位的秋落峰,选择了最不起眼的云清真人。

    苏梦妍那时候就知道这是个很特别的人,是一个忠于自身信念不会轻易动摇的人。

    而后就是大比的选拔。只是三四年未见,十八岁的少年已经成长到了令人震惊的程度,一个个夏正峰成名已久的师兄,纷纷败在他手上。

    而他印在自己前胸的一掌,更是直接印到了自己的心上。

    对一心修炼对别人不假颜色的苏梦妍来说,每每回忆起这个令她害羞的场景,林天旭的影子自然在心中会深上几分。

    林天旭和苏梦妍其实并不清楚,对风华正茂的少男少女来说,偶尔的眼神交汇都已经可以让人心醉神迷,何况是少女的禁地被异性碰触?

    所以,某一天开始发现自己经常会莫名想起林天旭,一直都是心如止水的苏梦妍,第一次对异性有了悸动。虽然,林天旭他并不知道。

    世事难料,少女这这萌动的情愫,还未等发酵,一到了明剑阁却犹如被人迎面一盆冷水。

    沈佩然,这个容貌修为各方面都不逊自己的女子,居然如此依恋林天旭,活泼灵动的师妹也不同于其他女子的含蓄,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情感,把她真切的心摆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自然,心底是有些酸楚的。可是看着眼前这人见人爱的少女,一眼可以看穿的晶莹剔透的心灵,性格柔婉却依然骄傲的苏梦妍唯有选择把自己的情绪深深掩藏。

    如果天意如此,就安静地这样看着吧。

    ※※※※※

    看着这边的热闹,另外三个正清门弟子也走了过来,徐隆前轻声和林天旭说道:“是不是很幸福啊,此情此景,此时此人,连我都有点羡慕了哦。”

    “徐师兄,就不要再取笑我了。”

    “我可不是说笑,沈佩然总是有些特殊的,她对你,有眼睛的都看得出来,你可不能装作不知道。虽然我们是修道之人,有的东西,还是要花时间精力处理好的,对你来说,也不是坏事。”

    林天旭沉默下来,他自然明白师兄是好意,师兄的话也是有道理的。可是,现在的他,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做,这时候沈佩然的情意,对现在的他来说,显得分外沉重。

    几年来一心只想提高自己的实力,所有的时间精力都投入在修炼之中,心底对苏梦妍的一点点萌动也被自己压在心底,家族血海深仇还遥遥无期,现在的自己有资格想这些吗?

    自己经常回忆起当年那噩梦一样的场景,父母亲和所有亲人的惨状总是时时刻刻提醒着自己,作为林家子弟的自己,应该做什么,林家小镇的无字碑何时才能够去填刻上亲人的姓名?

    林天旭相信包括林天权和林天威一定也想着同样的事情,不同门派的三个兄弟,都为着同样的目标在努力着,现在的自己区区金丹期,道路何其遥远?!

    林天旭自嘲地想着这些,淡淡地苦涩充盈了自己的心田。想要改变这一切,想要自己可以随心所欲的释放真正的情感,只有不断的变强!变得比所有人都强!

    弑神,弑神!林天旭此时对三天后的剑心谷之行更加的渴望了。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在沈佩然不舍的目光中,正清门五子离开了后山,回到了乾院。

    回了自己屋内的林天旭很快调整好了呼吸,再次进入了鸿蒙空间中。此次大比,特别是最后一场和贺萧云的比试,自己还是受了一些伤的,还是先在鸿蒙池中疗伤再说。

    大比期间的几次比试,让林天旭熟悉了现在八荒御龙术可以御使出来的四龙,战斗过程中真气的流转运行,也让他也对自己现在金丹中期的修为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这次去剑心谷,如果真能唤醒某一柄沉睡的神剑,那自己就可以开始学习御剑之术,可以开始温养自己的剑胚,然后就可以开始天道剑的修炼。

    自己的期望,可以实现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