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四十章:全心意,欲体悟剑道真意。
    三日的修炼转眼即逝,林天旭期待不已的剑心谷之行,就在今日。

    天才蒙蒙亮,林天旭已经从鸿蒙空间中出来了,用心的沐浴更衣,再把精神调整到最佳状态,安静等待着。

    御剑峰的巨剑之下,所有参加此次道门大比的五大道门的弟子,纷纷注视着初升旭日下的林天旭,宇文胜和沈佩然,三人此时正带着虔诚的目光,听着明剑阁阁主最后的嘱咐。

    “剑心谷乃本阁禁地,各位入谷之后不可擅自行动,务必紧跟引路的明剑阁长老,当然我也会一起进去,无论有没有收获,各位都只有三个时辰的时间。

    如果有人不听招呼,会直接被送出谷,时辰一到长老自会带你们离开,请诸位珍惜此次机会。”

    因为只有前三的弟子可以入谷,明剑阁之外的师长也只能在这里送行,云清真人这时候并没有再嘱咐什么。

    林天旭看着师尊常年破旧的道袍,斑驳的头发,平静的眼神,他是知道师尊的心中其实是有多少岩浆在沸腾,更知道自己肩上承载了多少秋落峰历代掌座希冀的眼光!

    恭敬地给两位真人和其他尊长行礼,转身沉默地跟着几位明剑阁长老,离开了御剑峰。

    剑心谷在御剑峰的东北面,一路上三个年轻的弟子并没有交谈,沈佩然也只是安静的行走,一个时辰后,就来到了谷口。

    谷口有浓重的雾气笼罩,隐隐有光华闪动,这里面就是传续了数千年的明剑阁的护山大阵万绝杀阵的一个阵眼,如果真有擅闯着,引动杀阵,大乘期以下的修士都会在瞬间灰飞烟灭。

    每个大的道门都有自己山门的护山大阵,而万绝杀阵就是乘云大世界里排名前三的,三大陆上一直都有着赫赫威名。

    在明剑阁阁主沈行天和几位长老共同施法后,封印剑心谷的万绝杀阵阵眼开启了,林天旭感知到了周围真气有着玄妙的变化,眼前的雾气也在变化中逐渐散去,通往谷内的小路显露出来。

    谷口是收紧的山口,顺着小路走进去,才发现里面越走越开阔,眼前出现的并不是想象中狭窄的山谷,而是一片被山峰环绕出的山中盆地。

    像是寻常的草地,却有着大小不一的土堆隆起,若说是一片坟堆的话,又少了阴森的死气,谷里四处都有着引而不发的灵气,若隐若现。

    而所有的灵气波动,都有着远远高于现在五大掌门修为的气息,林天旭知道这就是分神以上的灵气威压。

    这种无形的威压,让每个第一次进来的人都有膜拜的冲动,因为这些隐约的气息,无不带着凌厉的杀气,剑锋虽隐,剑芒尤藏。

    而虽然都是过往的杀戮中留下的印记,但对于正道弟子来说,都是他们很亲切的气息,心生敬意但并无惊惧。

    此时前面的长老也刻意放缓了脚步,身后的年轻弟子则是仔细的感知着周围的一切。

    林天旭接触剑道还是不久前,翻阅天道剑诀的时候真切地第一次感受了凌冽的剑意。此时的他,也是完全放松了自己的心意,运用起修行万空不灭大法时候领悟的空的境界。

    全身都彻底放空,卸下了所有的防备,敞开自己的身体和所有的心神,去感受着空中浮现的若有若无的神念。

    他很清楚,眼前所有的隆起的土堆下,都是昔日名镇一方的神剑,有着辉煌过去的神剑,怎么可能永远甘于永久的沉寂?

    有着自身意念的剑灵,也许也渴望着有缘人能带他们离开,前往他们日夜向往的诛魔战场吧。毕竟,只有在血与火的战场上,这些神剑才能找到自己的广阔天地。

    眼前数十个剑冢,那一柄能够真正属于自己呢?

    此时的沈行天已经消失在远处,带队的长老正是沈行文。林天旭轻轻走上前,“沈长老,我们可以自己在这里四处转转么?还有,弑神在哪个位置呢?”

    听见林天旭的问话,沈行文眼中神光闪动,盯着他的脸庞端详良久,指着西北的方向,“三大名剑都在那边,你可以过去,但是不可轻易乱动。”

    沈佩然也听到了他们的对答,此时也凑上前,“师兄想看弑神?我和你一起吧,我也想去见识一下。”

    宇文胜并没有跟来,似乎没有重点的他缓缓地走走停停,可能对他来说,没有修剑之心,只想感受各种剑灵带来的剑气,希望有所感悟而磨练自身的修行吧。

    顺着沈行文手指的方向,林天旭走向了他现在最大的梦想。沈佩然乖巧地跟随着他,并没有打扰此时师兄的思绪。

    其他的剑冢都是随意的散落在山谷内,彼此的距离都是三五米,最多也不过三丈。可是当两人逐渐接近弑神的时候,发现周围十来丈范围就只有他们。

    三足鼎立般的三个土堆,孤零零的显现在眼前。这里不像之前那里,有着纷杂的气息出现,显得格外平静。

    彷如深海,连风声都无法探访,空气都早已凝滞。唯有孤立的土堆,吸引着全部的目光。

    林天旭此时看着这平常的土堆,就地盘腿坐了下来,双眼微闭,放缓呼吸,试着放开所有的身体和心神,去静心感受三大神剑。

    空空荡荡,无形的气场阻隔了远处的丝丝剑意,周围还是一片静谧。

    林天旭开始任由思绪飘飞,想象着天外陨石从天而落,带来金精寒铁,添加各种辅料,经过无数锤炼,剑身初成的情景。

    想象着先辈高人,只身孤剑,四海遨游,荡魔除寇。神剑上开始有了无尽的杀意。

    想象着道魔战场上,剑出如龙,遨游战场之中,寒光剑影,魔族纷纷授首。

    想象着前辈仙去,空留神剑与幽谷,从此世上只闻剑名,再无剑影。

    想象着剑灵沉寂百年,等待着有缘人的唤醒,用那魔族之血,清洗千年积尘,再度光耀九州。

    脑海中追寻着千载的岁月,不知不觉一个多时辰就过去了。虽然林天旭尽力用过往的荣耀和现实的境况去引起神剑的共鸣,然而依旧是一片空寂。

    因为对剑道毫无研究,林天旭也想不出别的法子,而此次的机会,一辈子可能也只有这一次,他根本不想就这样眼睁睁的擦身而过!

    沈佩然也是安静地盘坐在身旁,此刻的她眉头微皱,额头璀璨的剑影若隐若现,正在用自己的剑心去沟通着虚无。

    剑心是个很奇特的存在,在明剑阁历史上,只要拥有剑心的弟子,都会在剑道的领悟和剑意的磨砺上有非同一般的天赋,想来用剑心去沟通剑灵,应该是最好的方式。

    林天旭此刻的神思已经从神剑转到了自己身上,懵懵懂懂穿越到这个道法世界,无忧无虑的岁月生生被魔族破坏,惨遭灭族的自己意外获得了先祖的馈赠。

    几年的修炼虽然稍有寸进,却依旧渺小如同砂砾,自己渴望着增强自己的实力,渴望着更高的台阶,渴望着有朝一日可以亲身踏上北域,杀尽魔族。

    交织着无边的野望和现实的平凡,眼看着神剑却与自己无缘,冥冥之中难道注定我就这样不起眼下去?

    满腔的热血都涌上心头,一直的平静心态也出现了波动,此时在一片寂静之中听到了自己不屈的心跳声。

    心跳声慢慢地增大,慢慢变得低沉,嗯?身周都好像出现了心跳,刚开始还以为是自己臆想而来的幻觉,却慢慢地清晰,一声一声仿佛慢慢锤在了自己神海之中。

    林天旭抬头,看见了身旁的沈佩然带着惊异的眼神,原来不是幻觉,而是突然发生了什么未知的状况。

    很快,远处的几位明剑阁长老也感知到了这边的状况,连沈行天也突然出现。但是,仿佛有着无形的墙阻隔了他们,他们都只有在十余丈之外看着土堆前坐着的两位弟子。

    此时的林天旭和沈佩然都以为是自己的虔诚契合了某一柄神剑,身周的心跳声越来越慢,却越来越有力,仿佛有沉睡的巨人慢慢在苏醒过来。

    “弑神,动静是从弑神那里出来的!”远处只能旁观的沈行天此刻也失去了往日的平静,惊呼出声,毕竟对他来说弑神也是顶礼膜拜的存在,这可是名剑之首啊!

    短暂的迷惘过后,林天旭和沈佩然也感觉到了,心跳声正是来源于中央的土堆中,有苍老的气息正在生成并迅速的变强中。

    二人此时一动不敢动,呆呆地盯着前方,等待着接下来有可能发生的一切。

    心跳声越来越震撼,每一次的起落都带起了林天旭全身的震荡,感觉自己的呼吸,自己的身体,自己的所有神念都被这心跳声所牵引,气血和真气都开始激烈的回应。

    只是盏茶的时间,场中的气息一再增长,心跳声带来的威压,甚至让林天旭和沈佩然直不起身子,慢慢俯低了下去。

    “分神期,这气息还在不断加强!”沈行天此时已经顾不上惊讶,“分神中期,分神后期,分神大圆满!”

    惊骇的神情在他脸上出现,身边的长老也惊恐起来。毕竟沈行天也只是元婴后期,现在出现的状况,已经完全超出了在场明剑阁的意料。

    “还在突破,离,离合期!”扑面的威压让十余丈外的元婴期几个前辈也抵挡不了,慢慢地跪倒在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