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四十一章:惊变突生,痴儿以身救君。
    眼前,持续的心跳声持续了一个时辰,传递出气息的土堆,也慢慢有了肉眼可见的变化。

    月白色的光点从深处透出,光华开始扩散,很快浸透了整个地面的隆起,土块泥石开始一片片散落下来,土堆开始分崩离析。

    光点开始从地面跃升而出,慢慢开始一点点拔高,一点点变大,很快就汇聚成为一柄四尺有余的剑身模样。

    只能看到是剑尖向下,剑体被耀眼的光华完全包裹,越来越盛的光芒叫人完全不敢直视,一圈圈光晕从剑身向四周荡漾开来。

    随即空中像是石子落入湖面,从剑身开始荡漾开嗡嗡的剑鸣声,林天旭和沈佩然只感觉整个的灵魂都在剑鸣声中震撼抖动。

    远处的明剑阁阁主沈行天和几位长老此时只有远远看着,这种情形并不像门派记载的剑灵唤醒,更不是上次沈行天唤醒月神的场景。

    但是境界的巨大差距却让他们只有眼睁睁的看着,并祈祷不是发生了什么意外的变故。

    朦胧的剑身就在上升几尺高停了下来,此时的林天旭和沈佩然感觉到一股沛然的神识扫过全身。

    “不错,可惜还是境界太低,难得一次机会,随便抓一个再说了。”有点嘶哑的声音突然在剑身内响起,整个谷内都有声音在来回传递。

    “不可伤害道门弟子!魔胎妖孽速速停手!”剑身内另一个听上去比较虚弱的身影紧接着惊怒的响起。

    “斗了千年了,我终于压过你一次,你能奈我何?哈哈哈……”嘶哑的声音狂笑了起来。

    此时不仅明剑阁的师长感到了情况不对,林天旭也知道了现在的异象并不是剑灵被唤醒,倒像是有邪恶之物破土而出。

    来不及想太多,挣扎着站起身挡住身后的沈佩然。远处也紧接着又剑鸣响起,月神和几柄长老的名剑纷纷对着身前的屏障全力刺砍。

    月白的剑影前此时突然出现了墨黑的一个口子,丝丝黑雾在裂口中盘旋进出,一个淡淡的黑影开始从裂口中显现。

    黑影像是黑色雾气化成,在钻出裂口迅速变成了一个黑色巨掌,直直向着站在前面的林天旭抓去,此时离合期的神念已经笼罩住了林天旭全身,完全不能动弹,只有眼看着巨掌越来越近。

    “师兄!”撕心裂肺的呼叫突然从林天旭身后响起,此时还能动的沈佩然就在这间不容发的时刻,费尽了全身的真气,就在巨掌及身之前,撞开了苦苦挣扎中的林天旭。

    巨掌稍一迟疑,还是直接抓住了沈佩然,在林天旭回头看去时,只见她拼命转头回来的凄然的神情。巨掌就此收回,钻进了黑色裂缝。

    此时的月影开始缓缓下降,虚弱的声音响起:“此乃弑神沾染的魔族血气凝化的魔胎,我只有力抗他尽力保住此弟子,速速修至离合,剑破魔胎!否则等他吞噬了我和这个孩子,弑神就会变成灭天的魔剑!”

    就在话语刚落的时候,月影完全消失在了坑洞里。一切的威压也消散一空,远处的沈行天和几个长老也是瞬息而至。

    此时的林天旭还保持着刚才的模样,痴痴看着土坑的方向,依然没有从这突然的变故中清醒过来。

    目睹了整个过程,也听到了弑神剑灵言语的沈行天看着黑黝黝的土坑,知道现在是没办法破开弑神的结界,也不可能从离合期魔胎中救出沈佩然。

    虽然现在他也是肝胆欲裂,还是果决的说了一句,“我们速速离去,立即封谷!”说完祭出月神迅速离去。

    几位长老也强自镇定下来,带着看呆了的宇文胜和依旧在呆滞中的林天旭,向着谷口疾行。

    出得入口,等在这里的沈行天和几位长老迅速施法,发动了护山大阵,封锁了剑心谷入口。

    此时的林天旭完全没有回过神来,被吞入裂缝前沈佩然望向自己的眼神,如同一剑就割裂了自己的心脏,之前所有的犹豫和心防也被彻底劈开。

    闻讯的几大门派的尊长此时都赶了过来,两位真人在宇文胜那里把刚刚发生的变故了解清楚后,看着此刻失魂落魄的林天旭,心下俱是沉重。

    虽然此事对一个少年郎来说也是意外,这种结果想来谁也没办法预知和阻拦,但是,沈佩然毕竟是为了他现下陷入了危险的状况,而且这种状况在现在的乘云世界来说,基本就是死路。

    千年前的道魔大战,五大道门不是伤筋动骨那么简单,大多的门派支柱都在漫长的战斗中仙归,伴随的就是法术和传承的大量缺失,后果就是现在五大门派最高修为就是元婴大圆满。

    而现在弑神的魔胎居然是离合期,而能破开结界救出沈佩然必须是要相应的修为,还必须尽快,否则过个几百年就算三大陆真的有人突破离合,估计……

    关键是沈佩然的身份,作为五大门派人缘极好的明剑阁阁主独女,作为有着剑心现下修为也在明剑阁出类拔萃的金丹弟子,这个损失是明剑阁无论如何承受不了的。

    现在林天旭心中是何等感受已经是次要,关键是现在的情况已经基本成为了个死局,正清门掌教鹤阳真人这个当世修为第一的大能也解决不了的死局!

    骤逢大变,明剑阁阁主此时也无心和其他尊长寒暄,只是向大家行了一礼,便率领长老向着后山迅疾而去,此事如何收场,现在,谁都不知道。

    ※※※※※

    话分两头,回到沈佩然消失那一刻。

    惊骇的眼神是林天旭留给沈佩然的最后影像,随即她就被扔进了一个封闭的空间,只有方圆几丈昏暗的空间,正中央就是一柄五尺有余的神剑,古朴的造型,通体黑亮,剑锋上有着龙纹隐隐显现。

    “难道这就是弑神?!”沈佩然此时也不确定。

    此刻眼前大剑的剑尖有着一团一尺左右的隆起,笼罩着丝丝黑雾,正在低沉稳定的跳动着,扭曲的血管遍布其上,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变异的心脏。

    剑身从中分开,跳动着的丑陋的心脏延伸出血肉附着在剑尖,看脉络是在向剑柄蔓延,而之上则是月白色的光芒在剑身上环绕,剑柄处还有一团明亮的光影。

    而就是泾渭分明的剑身分隔处,一左一右还有两条丝带般的气流相连,左侧是清透的气柱,右侧则是火红色,只是清透的气柱粗壮了一些。

    顺着两条气流,沈佩然才看见分别是由另外两把剑透射而出的,左侧的剑微短,只有四尺左右,剑身透明中有丝丝淡青色流动。

    右侧的火红的巨剑已经超过六尺,剑刃宽度也远远超出寻常的剑式,不折不扣的一柄巨剑。

    “不用到处看了,我就是弑神的剑灵。”适才在剑心谷听过的虚弱声音响起,“这个空间里有三把剑,边上的就是未央和溯火。

    抓你进来的,就是弑神上这魔胎。几千年前,主人无锋上人将弑神留在这剑心谷之时,我就已经存在了多年,也到了分神期的境界。

    可能是主人杀戮魔族太多的缘故,丝丝魔魂在剑尖环绕,千年前就开始有魔胎开始聚集,最终形成了神志进化成了真正的魔胎,开始一直都是我把他压制的死死的。

    原本想着,等着有人能得到我的认可,便可以重见天日,消灭这成长期的魔胎也不是难事。

    可惜这千年来居然没有一个有缘人,而这魔胎不知是保留了魔族的何等记忆,居然就在弑神上迅速成长,等我修炼至离合时,他也一同突破到了同样的境界。

    现在的我,也只有在未央和溯火的帮助下才能堪堪和他抗衡,不过近百年来魔胎成长的越来越快,再没有人能压制他,包括未央和溯火在内的三柄剑估计都会在将来被他慢慢吞噬。

    这次也是两边在斗法抗衡时,我感觉到了外面的剑心和另外一股莫名的亲切味道,一时分神被他偷袭,压制了我们三剑后魔胎居然出到外界,还抓了你进来。

    毕竟魔胎不是实体,还是需要有血肉的寄生者,想来他也是准备夺舍再生了,好在这次挣脱无锋上人封印出到外界也耗费他大半魔力,我们又可以再坚持一些年月了,不过时间真的不多了。”

    听到这样的离奇故事的沈佩然也愣住了,“那前辈的意思是,除非我自己突破离合期,或者外面有人突破离合期才能进到这个结界灭掉魔胎来救我出去?”

    “正是如此,这个结界是无锋上人当年留下的,随着弑神的修为而增强,现在,也只有离合期的修为才能破开结界并灭除这魔胎才能真正解救三柄剑和你了。

    我们这千年来现在也只有竭力抗住魔胎,也无力突破这结界了,这也是我们几个一直沉寂的最大原因了。

    未央和溯火的剑灵,和我一样,千年来一直抵抗这魔胎,修为也未寸进,而且近年来因为一直透支灵力,现在神识都已经在慢慢消散中了,我也无能为力。”

    弑神剑灵虚弱的声音里也有着深深地无奈和挫败,沈佩然抬头看着剑尖的魔胎,也无比的愤怒,可是,徒呼奈何?

    现在自身只有金丹后期的修为,和离合期何止相差十万八千里,就算在剑心谷正常修炼,也不知何时才可以突破到元婴,更何况后面的分神期和离合期了。

    只有把希望寄托在师兄身上了,沈佩然也无比坚信,自己的师兄一定能破开结界,解救自己和三柄神剑。

    沈佩然希冀的眼神仿佛透过了所有的黑暗和迷雾,投向虚空里师兄的脸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