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四十二章:痛思处,少年下定决然意!
    此时的林天旭,已经被二位真人带回了乾院,获知消息的其他三位弟子也都聚集在了这里。

    云贤真人眉头不展,“剑心谷之事,我已传信掌教,我们暂时也不需要多想,此事虽然和林天旭有关联,但是毕竟是意外,也不用过多顾虑。”

    “他是我的弟子,此事有什么后果,我会一力承担。”云清真人还是往常的模样,简单的话语字字千斤。

    “离合期的魔胎,唉,当真是太不巧,你们都各自回屋吧,等掌教法旨下来,再做定夺。”云贤真人说完径自离去。

    看着林天旭,云清真人略略提高声音,“不用再魂不守舍,不管什么时候记住你是正清门的弟子,也是秋落峰的弟子,一切事情,总会有解决的法子。”

    说完环顾了几个弟子一眼,也转身离去。苏梦妍和其他几个弟子此时想安慰林天旭,也知道不是时候,也只有留给他空间自己安静一下了。

    虽然这次在剑心谷中林天旭并没有收到什么实质伤害,可是脑海中现在已经是空空如也,任那同门离去,房门关闭,没有任何的动作。

    一动不动的坐在原处,脑海中浮现的全是所有和沈佩然有关的情景。

    从子央城的第一次邂逅,那个灵动狡黠的少年,那个让他无比头疼的小子,那个一路对自己从喂升级到师兄的师弟。

    虽然一路上总是会有各种花样让自己应接不暇,可是自己对他还是越来越习惯。

    记得有一次,在一个山峰落脚,林天旭站在崖边北望,沈佩然凑上来:“师兄是想师门了么?”

    “离山已经快一年了,还是没什么进展,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啊。我的老家也在更北的地方,想回去看看更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那师兄以后回山会不会忘记我这个师弟了啊?”

    “当然不会,以后有机会我一定会去明剑阁看林天权和你的。”

    因为林天旭不假思索的回答,沈佩然又是兴致高昂,“师兄一定不会骗我的。你看见对面半崖上那朱红果子没,我盯它半天了,师兄赶紧去给我摘过来吧。”

    “……这我们带的有干粮啊,你那储物袋不是号称可以吃上几十年么?”剧情转变的太快,林天旭实在是跟不上啊!

    “哎呀,我看着那朱果很好吃的样子,师兄你就去摘吧。”

    “……那你等着我。”

    类似的记忆实在是太多,想多一分,心中的伤口就多十分。

    转眼间,那叫他又爱又恨的师弟就变成了一个巧笑嫣然的少女。

    其实,刚刚知道沈佩然心意的时候,林天旭感觉很突然也很惶恐,自问自己对她其实也没做什么,好多时候都是被她纠缠不已硬着头皮做的,再说他也不知道这是个师妹。

    就算当时在临沧江边,面临生死抉择的时刻,林天旭也只是做了应该做的事情,师兄自然是要保护师弟的,更何况并没有保护好,一直以来心中还有自责和愧疚。

    一个正清门刚入门的新人,做了点微不足道的事情,何德何能让一个名门之女对自己芳心暗许。

    可是,自从到明剑阁之后沈佩然那总是笑意盈盈的俏脸,看向自己那深情款款的眼神,却直接的摆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可笑前日里自己还仔细想过这事,还是决定暂时先放在一边,此刻回想起这些,回想起撞开自己被魔手抓走还依然看着自己的眼神,林天旭绞痛不已。

    一个把一切都抛开,真心对待自己的女子,一个为了自己连命都可以不要的女子,自己到底是在想些什么?自己对得起她吗?现在的自己值得她的付出吗?

    自己可曾真的去想着她,自己可曾真的去想过自己的生命里会不会有她,自己这段日子有没有想去为她真的做些什么?所有的疑问把林天旭问的不能自持。

    灵魂和躯体,都在这样的拷问中鲜血淋漓,在林家小镇惨案后,林天旭又一次感觉到了天崩地裂,自己一直确定的自己,也在沈佩然那单纯的笑脸里支离破碎。

    虽然这次事情也根本不是林天旭所希望,如果再来一次,他绝不会让沈佩然跟着自己过去,拼死也不会叫沈佩然为了自己陷入生死不知的境况。

    然而,人都是在后悔时才懂得什么是最珍贵的,在失去时才痛恨自己的不知珍惜。

    林天旭知道,这次自己是无论如何不能向老天低头的,如果这是命中注定,他也必须把这命运打碎,他一定要靠自己的力量救回沈佩然,这是他现在唯一能为她做的事。

    此时的他头脑开始慢慢地清晰,现在只有唯一的一条路,就是自己尽快突破离合,虽然这条路看上去是那样的不可实现,但是他知道必须为了这女子去用自己的性命去搏一次。

    天色早已转白,不觉间一夜时间就这样过去,林天旭此时安静地离开了乾院,直接走向了后山的凌云阁。

    不出意外的,还是在凌云阁前被巡视的弟子拦下,林天旭行礼道:“请通传阁主前辈,林天旭求见。”

    “你还有脸来这里,你凭什么求见阁主,你滚!”两名明剑阁弟子眼中冒着熊熊的火焰,说话也毫不客气。

    “就是因为你,害的沈师妹成现在的情况,后山不欢迎你,以后明剑阁也不会欢迎你,你速速离去!”

    “麻烦通传阁主大人,林天旭求见。”林天旭不为所动,坚持说道。

    很快,听闻林天旭到了后山,越来越多的明剑阁弟子聚了过来,宛如一堵墙,把林天旭彻底隔在凌云阁之外。

    “还我师妹,你这个正清门的臭小子,把沈师妹还回来!”

    “要不是看在正清门的面子,早把你打下山了,你还敢到后山来?!”

    “你现在还是人模狗样的,沈师妹呢?她现在是什么样子,你知不知道?真想一剑劈死你!”

    众人的一言一语交杂着怒气越来越压抑不住,气氛也开始紧张,林天旭此时却没有任何反驳的理由,他知道他们说的话都是对的,所有的怒火都是理所当然。

    他就是现在明剑阁最大的罪人,也应该是所有明剑阁弟子讨伐的对象,无论是责难还是辱骂,他都应该全部接受,骂的越狠他心里反倒会好受一点。

    如果这些话语能够化为利剑,来刺穿他的身体,或许更能减轻点他内心的痛苦,只要留他一命就行,他还要去救沈佩然。

    看着林天旭仍旧安然站在那里,没有离去的意思,身边的明剑阁弟子愈加激愤起来,此时如果情绪稍微失控,估计真会是万剑加身的后果。

    此时身前的人墙突然缓缓被分开,长老沈行文从凌云阁走了出来,“阁主现在不方便见外客,请回吧。”声音里也带着深深地疲惫。

    “弟子只求见阁主一面,我有话对他说。”林天旭此时当然是不会放弃的,带着恳求再次说道。

    “见不见又如何,况且阁主现在有什么心情见你,罢了,还是先回去吧。”在这个时候敢于孤身前来,其实是让沈行文心中宽慰很多的,不管怎样,总算是个有担当的男儿。

    “话尽于此,不用再等了。”言毕准备转身而去。

    此时的林天旭早就抛下了所有,眼看沈行文将要离去,上前一步就在众目睽睽之下直直跪了下去,砰砰的磕头声响起,“弟子知道此事因我而生,此次前来并不是请求原谅的,我真的有话要说,恳请长老代为通传。”

    林天旭此时死死咬紧牙关,逼住了所有滚滚欲下的泪水,不想任何的软弱出现在此地此时。今后要想救出沈佩然自然要承受更多,眼前这一点点伤害,实在是不算什么。

    转头看着地上长磕不起的林天旭,沈行文也微微动容,且不说男儿膝下有黄金,他毕竟是道门之首正清门此次参加大比的主战人,又是大比的首名,在如此多的明剑阁弟子面前能做到如此也算很是难得了。

    “也罢,我去问一下,不过你不用抱太大希望,此时阁主最不想见的,就是你了。”说完就穿过人群进入了凌云阁。

    林天旭直起了身子,却并未站起,仍旧保持跪着的姿势。

    修道之人,自然都有自己的骄傲,林天旭今天的所作所为虽然并不能平息众人的怒火,身周的叫骂声却还是慢慢小了下来。

    远处有身影走近,是闻讯赶来的正清门两位真人和另外的四位弟子,看着跪在明剑阁弟子身前的林天旭,云贤真人眉毛一挑,正欲说话,身旁的云清真人轻轻按住了他的肩膀。

    徐隆前和苏梦妍已经走到了他的身前,准备扶他起身,林天旭只是摇了摇头,挣脱了他们的手。宇文胜和朱梓同此时上前一左一右站在了林天旭前面,平静的看着眼前众人。

    两位真人这个时候也停下了脚步,站在林天旭身后,“我们就陪着我这不成器的弟子一起等着吧。”云清真人的话语虽然平静,看着林天旭的眼光还是流露出了一丝不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