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四十三章:秋落师徒,共立惊人誓言!
    老老少少七个人,就保持着各自的姿势,沉默地等待着,日头慢慢爬高,夏日的炎热也弥漫了场间,周围的弟子们也并未散去,都想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又有正清门的人来了,好像,好像是正清门掌教鹤阳真人!”突然有眼尖的明剑阁弟子叫出声。

    闻言回头的两位真人看见三个人影向着凌云阁而来,当前的正是长须飘飘的掌教真人。

    跟着掌教而来的是春郁峰的云正真人和冬门峰的云宁真人,加上本来在这里的两位真人,正清门除了云华真人镇守山门,其他的几大巨头已经悉数到场。

    看见跪在人群中的林天旭,一向温和的鹤阳真人神色变得肃然,大声呵斥:“你给我站起来,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们正清门人上不愧天,下不愧地,任何时候都要站稳在这天地间!”

    身旁的徐苏两人赶紧扶起了林天旭,鹤阳真人神色稍缓,“事情我都清楚了,虽是因你而起,确属无心之失,但是这个事情我们一定会抗下来,我们一起去见见沈行天再说。”

    万里之遥连夜赶来的正清门掌教一行自然会传到明剑阁高层那里,就在他们说话的功夫,人群慢慢散开,阁主沈行天带着几位长老,已经迎了出来。

    只是一夜未见,一向潇洒倜傥的沈行天两鬓隐现白发,神情也憔悴了很多,虽然是得道高人,但是这样的事情,摊到谁身上也不能免俗。

    “掌教真人有心了, 先行谢过了。”沈行天此时并未忘记礼数,长长辑了一礼。

    “阁主不用太为揪心,总会有解决的办法,到里面详谈吧。”鹤阳真人回礼致意。

    “阁主大人,弟子有话想说。”从沈行天出来就被自动忽略的林天旭踏前一步,大声说道。

    沈行天回过头看了他一眼,淡然说道:“掌教真人远道而来,有什么事等会进房说吧。”

    “弟子想就在这里当着明剑阁所有弟子的面说。”林天旭此时坚持着,他认定所有的事情,应该当着所有人的面开始。

    沈行天看他固执的表情,眉头微皱,神色少许不喜,正清门众人此时也不清楚林天旭现在想说什么,还要当着众人的面。

    林天旭此时带着决然的心情,整理了下衣衫,随即出言:“此刻沈师妹身陷弑神结界,更有魔胎在旁,生死未知,林天旭在此愿当着所有师长的面,立下血咒大誓。”

    众人闻言不由大惊,不知道林天旭准备说什么。血咒大誓在乘云大陆是高于心魔大誓的存在,违背心魔大誓不过修为不会存进,违背血咒大誓可是真会要人命的!

    此时的林天旭全然不顾周围惊异的目光,一字一句的大声说出了他的决定。

    “今日再次立下誓言,五十年,五十年如果我不能晋升离合境,不能救出沈佩然师妹,自当孤身前往北域,和魔族战死为止!”

    言罢不等所有人反应,指尖划过手臂,几滴血珠浮现到身前半空,迅速分解成红雾,在誓言法诀下,形成了一个血色符印,符印一成便贴向林天旭额头,随即隐藏不见。

    反正过来的众人一时惊呼声四起,看着血咒大誓已经完成,连身边对林天旭抱有敌意的明剑阁弟子都面色剧变。

    不因为别的,只因为现在三大陆的顶尖人物谁不是几百年上千年的修炼,还是只有五大道门顶尖人物到了元婴后期,连摸到分神期的门槛都还要不知道多少年。

    眼前的林天旭,区区金丹修为,居然在这里发誓五十年修炼到离合期,而且是不应誓必死的血咒大誓!

    他不是在发誓,他真是在找死,把自己的性命活生生结束到了五十年后!在场的所有人都是这样的想法。

    因为林天旭整个发誓和结符印的过程一气呵成,正清门的师长和同门也根本来不及阻挡,只能这样眼睁睁看着他把所有的退路自行斩断!

    身旁的苏梦妍也是心神剧震,看着眼前人果决的言语和行动,看着他在事情发生后做出的如此决定,心想如果被沈师妹听到看到这个场面,不知是惊喜还是惊愕呢?

    如果他是为了我立下如此绝誓,自己又该如何自处?苏梦妍的眼神突然变得模糊,感觉自己如同被一剑深深刺进了心房最柔软的地方。

    周围的明剑阁弟子们,看到林天旭立下了这样的重视,所有的第一也都消散一空,试问换了他们任何一人,能否会有他此时的勇气?

    鹤阳真人手指指着林天旭,微微颤抖,“你?!怎么能如此莽撞,我这次前来就是想办法解决这个事情,你如何能如此自把自为?!”

    因为林天旭身上的异状,特别是三丹已成的情况,正清门所有的高层都知道了他一定是中兴道尊的传人,自然对他抱有极大的期望。

    而此时,他居然如此冲动的立下这样无可挽回的誓言,所有的期许等待都化为泡影,一样和蔼的鹤阳真人都控制不了涌上心头的浓浓绝望和愤怒了。

    所有的正清门的师长,都被林天旭的行为镇住了,沈行天和明剑阁的几位长老自然不例外,此时只有秋落峰掌座面色还是平静。

    好像门下弟子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他并没有感到特别惊异。一直沉默的云清真人,此时也走上前两步,站到了林天旭身边。

    “秋落峰弟子引发此事,他虽然自己做了应该的担当,我这个当师傅的,自然不会置之不理。”说到这里,回头带着歉意看着鹤阳真人和其他几位同门师兄妹。

    “贫道今日在此也立下誓言,如劣徒所言一样,如若五十年,他不能救出沈佩然,我自会亲手奉上秋落峰的天道剑剑诀。”此言一出,四下皆惊!

    旁人虽然不甚清楚,在场的正清门和明剑阁巨头可是明白天道剑的分量,几千年来都是秋落峰的最高不传秘诀,也是乘云世界里顶尖的剑诀。

    看着云淡风轻的说出此话的云清真人,林天旭顿时眼眶一红,师尊的这个誓言,不可谓不重。

    林天旭的誓言只是涉及到他自己的生死,云清真人的誓言则是涉及到了门派最高法诀的归属,一对师徒前后的行为,叫周围所有人感觉一个又一个重击击中了自己的识海!

    鹤阳真人的震惊尤甚!由于久远的历史,四大峰在岁月中都有着自己的传承,而天道剑剑诀无疑就是秋落峰最为珍贵的东西,各峰的法诀都是掌座把握,一直有助于正清门的壮大。

    但是此时云清真人的决定,无疑是所有人想象不到的,鹤阳真人只感觉自己的清修千年的心态今日都不稳了。

    “师弟,你怎么也和他一样胡闹,门派重宝,怎么能如此儿戏?!”鹤阳真人一脸的痛心疾首和不可思议。

    “几千年了,也无人能再次体悟这剑诀,本想着林天旭是最有机会的,既然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如果他不能实现誓言,天道剑再继续留着,又能如何?

    不如就给明剑阁吧,看看擅剑的人会不会有所造化了。贫道死后自然会到秋落峰列祖列宗面前请罪,我徒弟惹出的事端,我这个做师傅的,自然要和他共同承担。”

    云清真人向着自己的掌教师兄解释道,鹤阳真人此时虽然惊怒交加,但是既然云清真人已经当着众人立下誓言,他自然不能在这里出尔反尔。

    而明剑阁几位尊长,此时都是大脑当机的状态,虽然沈佩然落到现在的状况,沈行天也确实有迁怒到林天旭,但是他们也从没想过事情会演变到现在这样的状况。

    秋落峰的师徒二人,居然都是如此决绝,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的情况下,直接作出了这样毫无回转的决断!

    作为当事人的林天旭,此时只是被自己平素言语甚少的师尊所深深震动,心知想要救出沈佩然必然是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但是他从未对沈佩然又任何回应,也从未为她真正做了什么事,所以他会立下这样的誓言,把自己逼到绝路,一定要突破离合,一定要救出沈佩然!

    但是他的确没想到,师傅会把师门重宝也意同押上,虽然自己当然会压力更大,但是确是师傅对自己最大的信任和支持。

    看着眼前永远一身破旧道袍,两鬓早已斑白的师傅,股股热流在身体内川流不息,林天旭此时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决心,必然不会叫沈佩然,不会叫师傅,不会叫所有人失望!

    真正的置之于死地,才能后生。前面未知的道路,一定要走稳,走好,如此先能不负平生,不负所有人!

    林天旭的同门师兄妹,夏正峰的宇文胜和朱梓同,春郁峰的徐隆前,冬门峰的苏梦妍,此时也如同第一次认识了云清真人,认清了这个平素在正清门朴实低调的老人。

    一直以来,秋落峰在四大峰里,一直稳居末位,无论是弟子数量还是整体实力,都落后于其他各峰,云清真人也永远都是那个普普通通的样子,但是今天,所有人无不敬意徒生!

    也许,这个才是林天旭当初坚持加入秋落峰的原因吧。

    秋落峰有这样的师尊,有这样的徒弟,奇迹也许真的未尝不能发生,几个人同时冒出了这样的想法,虽然是如此的不真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