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五十七章:险回魂,欲结交子遥豪杰。
    章鱼怪的尸身,随着海浪飘到了岸边,硕长的触手搁浅在了沙滩上。

    夜幕也笼罩了整个孽兽岛,永恒的星空下,星光随着月色挥洒到寂静的小岛上,只有潮水依旧在一遍遍冲刷着海滩。

    夜空骤然被粗大的闪电照亮,海上的天气就是这么多变,呼啸的风声中,一场暴雨落了下来。

    林天旭就歪斜地躺在沙滩之上,浪花在他脚上来了又去。此时他的全身须发皆焦,身上的长衫也是混杂着血水和焦烟,早已变成一缕缕的破布。

    露在外面的皮肤上是大块的溃烂的伤口,又被地火把里外烧了个通透,看上去勉强还算个完整的人。

    大滴大滴的雨水砸到他的脸上,先是手指头有了轻微的弹动,接着整个人慢慢醒转了过来。

    好多事情都没做完,好多承诺都未实现,他怎么能死?!凭借极强的求生欲,凭借强度胜过常人的肉体,林天旭硬生生的把自己从死亡边缘拽了回来。

    暴雨总是来得快又去的匆匆,像是专门为了唤醒他一样,就在林天旭醒转的时候,海面上云收雨歇。

    勉强坐起身子,第一眼就看见了不远处章鱼怪的身子,雨水混杂在脸上,林天旭露出了笑容,终究我还是赢了,不料笑意扯动了脸上的伤口,面部表情顿时十分精彩。

    此时东边天际金色的太阳慢慢跃升出来,林天旭就保持着这样的坐姿,看着阳光把整片海域照亮,新的一天来了,我还活着,这样的感觉真好!

    等到天色大量,林天旭体内的伤势已经好了不少,至尊麒麟体的恢复能力强大,鸿蒙泉水更是不停息的冲刷体内的伤势,真气也恢复了不少。

    林天旭这时候站起身来,转身向岛内走去,刚刚转过礁石口,迎面就是一大片雪白的花海,六瓣的花瓣上有着三条透明的脉络,淡绿的叶子显得格外娇柔。

    每朵映雪海心花上,都残留着昨日暴雨的水珠,反射着金色的阳光,美的让人沉醉,这无边海上独一无二的美,也是留给胜利者最好的奖励。

    虽然明知草药是越多越好,林天旭还是留下了一片映雪海心花,这样的美不能毁于自己手里,待得来年春暖日,自有映雪万花开!

    守护这岛的章鱼怪现在已经死去,肯定很快就会有变故,所以林天旭也不能久留,收集完所有的映雪海心花,就准备离开。章鱼怪因为元婴已经烧散,也没什么可收集的东西。

    想了想,回头折断了一大段章鱼怪的触手,准备带回去给荆航,当做对他的谢意。

    先是找到一个远离孽兽岛的孤岛,便进入鸿蒙空间中疗伤,此次的伤势极为严重,表皮的外伤还在其次,差点被烧得外焦里嫩的肉身才是大麻烦。

    等到在鸿蒙泉水中温养了月余,等到外伤基本好了,身体内部的损伤也恢复的七七八八,金丹的转动像之前一样稳定下来,林天旭走上了归途。

    又过了十几日,再次回到子遥城外,看见繁忙的码头,林天旭的心情也恢复了正常。

    此次孽兽岛之行,虽然不同于以往经历的厮杀,战斗也不是那样的激烈热血,但是却第一次让林天旭品尝到了濒临死亡的滋味。

    但是终归达到了自己的目的,拿到了急需的主材,接下来就是考虑那千年云顶木了,有确切的地点,只要打听清楚海沟内的大概情况,比寻找毫无头绪的碧海情玉根现实的多。

    来到了万海船行,径直上楼找到了荆航,看着眼前的文弱少年,荆航疑惑道:“少侠又来了,上次我把知道的都已经告诉你了,其他的我也不清楚了。”

    林天旭从储物袋取出了章鱼怪的一截触手,摆在了地上,“我已经去过孽兽岛了,你可以拿这个去祭拜你的兄弟了。”

    荆航眼神一跳,虽然只是一截触手,元婴的气息已然隐隐散出,等到看清楚地上的东西,荆航不由得神情大变,指着平静站在面前的少年,话音有点颤抖。

    “这才两个多月,你就去那孽兽岛走了一个来回,还杀掉了怪物?”要知道,自从他情同手足数百年的兄弟,在孽兽岛遇难之后,荆航无时无刻不想着报仇。

    不仅请人绘制了详细的地图,一向重利的他还曾经自己求上听海楼和众海楼,更是亲自去到听海阁,希望有高人相助,可惜一直未果。

    也曾经在子遥城放出风声,重金悬赏诛杀这个孽兽,可惜十多年过去了,这个心愿也不曾完成。这个事情早已成为他的心病,一直无颜面对兄弟的衣冠冢。

    这些年也有过几波修士联手一起去过,其中不乏金丹后期和金丹大圆满的高手,可惜都是一去不复返。

    此时看着眼前这文弱的筑基期书生,看着他坦然的表情,荆航澎湃的心情根本无以言表。

    毕竟是江湖行走多年的汉子,此时并没有因为眼前少年仅仅筑基期的修为,更没有因为对方比自己小的太多,荆航毫不犹豫就跪拜在地。

    荆航一边郑重地行着叩拜大礼,一边老泪纵横。

    林天旭赶紧上前扶起他,“荆当家千万别多礼,实不相瞒,我去那孽兽岛有特别的理由,必须诛杀这孽兽才能登岛,如此大礼,在下实在受不起。”

    荆航抬头,诚恳坚决的说道,“不管什么原因,有生之年能等到这元婴孽兽被诛杀,报我兄弟血仇。从此只要少侠用得上我的地方,只管开口,还请恩公告诉我尊姓大名。”

    有丰富江湖经验的荆航,并没有打听筑基期修为是如何诛杀了元婴期的老怪物,他只需要知道眼前这少年必定是不凡之人就足够了,其他的他自然不会多嘴。

    感受到荆航的诚意,林天旭也坦然说道:“恩公就不要再提,我叫林佩,希望今后能和荆当家的成为朋友。”

    听到这番话的荆航自然大喜,不仅是因为知道恩人的姓名,如此年轻就有这么大的能耐,又是这样的少年沉稳,今后注定是一飞冲天的人物,能结交到他自然是好事。

    “恩公,恕我无礼,我兄弟在地下十来年了,我现在先去祭拜他一番,等到来日我一定和恩公把酒言欢。”

    林天旭自然清楚他此时急切的心情,“你快去吧,我也还有事情要办,有机会再见。”

    离开了万海船行,林天旭隐没在人群之中,很快,化为一个老叟的模样出城而去。

    来到自己的石室,看着这里齐备的草药,再加上自己此次带回的映雪海心花,林天旭立即开始炼制这化元丹。

    化元丹是到了金丹大圆满以后,把全身包括金丹里的真气化为元婴元气,是为了突破元婴做准备的辅助丹药。

    正常修炼下,真气化元不仅要在金丹真气满溢,到达金丹大圆满的顶点的时候才能开始,而且化元本身就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而化元丹就是在这时期起作用。

    它会加快修士真气化元的速度,大大缩小这一过程,因为化元丹的主材太难找的缘故,化元丹在世上流传的极少。

    也是因为映雪海心花太独有,没有材料的丹方再好也是空,否则林天旭想要这么逆天的丹方就难咯。

    今次林天旭找到了如此多的映雪海心花,炼制一大批化元丹应该不是难事了,对于吸收丹力远超其他人的他来说,今后到了金丹大圆满,就能大步跨过这化元了。

    气火炼丹之法林天旭也已经很熟练了,只是对化元丹草药不是很熟悉,不过经过了数十次的失败,就练出了化元丹,随着不断的熟练,堆积的药草不断变少。

    就这样依旧是白天炼丹夜晚修炼,经过了三个多月后,所有的化元丹材料化为了手中五百多粒的丹药,不但进一步锤炼了自己的炼丹之术,自己的修为也有了长足长进。

    只是纠结的是自己的八荒御龙术一直没有突破的动静,这六龙想要出来,估计要到突破元婴以后了。

    是时候准备去那云顶海沟了,眼看当初和韩雨彤约定的两年之约已经过去了大半年,要赶紧弄到那千年云顶木来炼制破婴丹了。

    最关键的准备还是关于这云顶海沟最详细的信息,而这个信息自然是找荆航最合适,无边海的事情,子遥城应该没有人比他更熟悉。

    恢复文弱书生的模样刚刚在万海船行的门前出现,荆航就满脸惊喜的迎了下来。

    看见这荆当家的对这不起眼的少年如此热情,甚至还带着恭敬的神情,大厅的众人不禁议论纷纷,开始猜测这陌生少年的身份来历。

    二人并没在意旁人惊奇的眼光,一上到三楼荆航就急切的说了起来,“不知恩公这几个月去了哪里,当日我着急去让我那兄弟知道好消息,走得太失礼,后来就再不见恩公身影,我把子央城翻遍都没找到您。”

    林天旭不禁哑然,“咳嗯,我是有事出去了一趟,怎么,你是有什么事找我吗?”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最近一直有出海的朋友归来,他们都看见了孽兽岛上死去的怪物,纷纷来给我道喜,要知道我想杀这畜生可是很多年了。”

    荆航不好意思的摸摸头,“这次托了恩公的福,夙愿得偿,所有的朋友都想聚在一起喜气喜气,可是我一直没找到恩公的人,这不,终于把你盼回来了。”

    林天旭一听是这事,下意识就要推辞,荆航眼力界儿自是极好,连忙说道:“其实我同意朋友们一起聚聚呢,其实是为了恩公好。”

    看着林天旭疑惑的眼光,荆航又接着说道:“我想着,恩公的身份一定是不一般的,能来这子遥城,也一定是有事情要办的。

    我当然不会乱打听恩公的安排,我就是想着我在这子遥城也还是有点名字,认识不少这子遥城的人物和常年在无边海上讨生活的朋友,说不定就能给恩公帮上什么忙。”

    说完荆航就充满期待地看着林天旭,虽然荆航并没有说出自己另外一层想法,他也想想好好和这位林佩少侠好好拉上关系。

    林天旭沉吟片刻,确实被荆航的言语说动,决定承他这个情,也不得不佩服荆航的眼光也确实毒辣,看来这为人世故上的东西,还真要和这个荆当家的好好学学。

    “好吧,既然荆当家这么热心张罗,我也不能枉费你一片心意,那这时间和地点?”心意一定林天旭就十分果断。

    荆航见林少侠真的答应了,自然喜上眉头,“如果恩公方便的话,就安排在明日傍晚,我包下城东的紫来居,到时候就等着恩公赏脸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