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五十八章:一言不合,教你低调做人!
    第二日,未等到傍晚,林天旭就径自来到了万海船行,荆航看见走上楼的林少侠,也是十分高兴。“恩公来的也好,等会就由我带您过去,那边都已经安排好了。”

    林天旭也微笑道:“不急,我这会过来还真是有事相讯?”

    “恩公请讲,只要是我荆航知道的,自然言无不尽。”

    “是这样,我想打听下,荆当家的对那云顶海沟熟悉吗?”

    荆航又沉思了起来,也难怪,每次林天旭问的地方,都不是一般人去的,或者一般人根本就不知道的地方,虽然荆航对这无边海已经很熟悉,还是要回忆一番的。

    “不瞒恩公,我是有好些年没亲自下过这无边海了,以前在我那年代我倒是知道这云顶海沟,就在无边海西去五千来里,那海沟据说是有七八千里深,听闻沟里盘踞了很多海兽。

    不过这次你问的倒是及时,我一个兄弟,我们万海船行的三当家,因为常年跑西边那条线,倒是对那边的情况很熟悉,几年前也有修士请他带路,好像就是去的那云顶海沟。

    刚好今天晚上他也会到,晚上我叫他和你好好说说,哈哈。”现在这个时候,能给林少侠做点事情,正是荆航取之不得的。

    林天旭文言自是一喜,既然数年前刚去过那里,想必对那云顶海沟定是十分熟悉,看来结交这荆航,今后在无边海确实会方便许多。

    转眼,太阳开始西下,荆航在前领路,二人向着那紫来居而去。

    紫来居就在城东最繁华的大街上,世俗里的酒楼都是富丽堂皇,这紫来居却古朴大气,楼台的建造也带着一丝仙气。

    说起这紫来居,也是子遥城排的上号的酒楼,它的东家也正是万海船行的东家,船行的荆大当家要包场,紫来居自然一早就布置的妥妥当当。

    走到门前,便有两名迎宾的小童迎上前来,恭敬的在前面带路,和别的酒楼不同,踏进门楼后,要穿过长长的回廊和一片碧绿的湖水,然后才到了日常的饮宴楼。

    饮宴楼里十分开阔,分为两层,一层的大厅里摆着几十张圆桌,此时也有稀稀落落的修士和寻常汉子到场了,见到走进的荆航,纷纷打起了招呼。

    看着在子遥城颇有身份的荆航走在前面,充当引路的角色,也纷纷注意起他身后意定神闲的文弱少年。

    荆航一边面带喜气地和众人打着招呼,一边引领着林天旭走上了二楼大雅间,居中是张造型优雅古朴的圆桌,上面铺着雍容的明黄蒙布,围绕圆桌的椅子也尽是上好的檀木制成。

    正面有宽大的开阔窗台,台下的场景站在雅间便可一收眼底,在林天旭的坚持下,荆航只有自己坐了主位,而后一边聊些无边海的趣事,一边等着其他客人。

    能被荆航请来的客人,都是子遥城有头有脸的人物,时辰快到时都依时而来,雅间的客人也慢慢到齐了。

    子遥城这么大,雅间的客人里却已经有好几个林天旭的熟人了,首先就是听海楼的郑成临楼主,接下来是众海楼的李长清长老。

    荆航热情的给林天旭一一介绍进入雅间的人,郑成临倒是没有对林天旭又太多关注,李长清却眼前一亮。

    这些日子,孽兽岛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子遥城,作孽多年的元婴期怪物就这样被诛杀了,而且偌大的子遥城居然没人知道是谁做下此事。

    而因为之前这位林少侠去过众海楼,当时因为他奇怪的单子,李长老对他留有深刻印象,自从知道孽兽岛就是之前的无定岛之后,李长老也曾经有过大胆的推测。

    但是很快被自己推翻,筑基期的少年怎么可能诛杀元婴期的海兽,这样的事情简直是闻所未闻。

    可是进的雅间,看见坐在荆航身旁的赫然就是那林少侠,而众所周知荆航这些年为这着元婴期海兽伤透了脑筋,现在看着这情形,不由人不去相信那绝不可能的猜测了。

    就在众人纷纷落席之时,林天旭发现还空着一掌椅子没人来,照理说这样的宴席在紫来居应该是不会出现这样的失误的。

    正在想着的林天旭抬眼就看见外面进来一个青年,一个趾高气昂的青年。

    一身黑衣,二十来岁的样子,腰间悬着一柄墨黑的大剑,见了几位老前辈也不见有什么礼貌,直接坐进自己的位子。

    看着林天旭的疑惑,荆航也悄声和他介绍了这迟到的青年的生分,原来正是天妄派在这子遥城里信楼的楼主—燕无归。年纪轻轻也已经是金丹大圆满的修为,到这子遥城也历练几年了。

    林天旭听到这里差点笑出声,这天妄派的名字实在是太妙,门下弟子走路如果鼻孔不会朝天,估计门内的长辈是不会允许入门的。

    此时楼下的人也已经坐满了,荆航此时走到窗前,手里举着一杯美酒。

    临楼高声道:“承蒙各位赏脸,今日来到这紫来居,可能大家也清楚鄙人多年的夙愿,今日终于成真,敬请各位同饮杯中酒,大家不醉不归!”言罢一饮而尽。

    台下众人纷纷回应,都干了面前的美酒。雅间的高人们也都没人扫兴,林天旭也含笑干了面前杯中酒,也为荆航高兴。

    等到荆航坐下来,雅间突然传出了一句阴阳怪气的话语。

    “我倒是觉得荆当家的有点小题大做了,不就是元婴的海兽被杀了么,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不过能蹭顿美酒倒是不错,要是有美人就更好了。哈哈”

    说话的正是那燕无归,果然天妄派的人各个都是狂妄无比。此话不但踩低了荆航,连带雅间所有人脸上都有点无光。

    荆航脸色一动,又强自压了下去,毕竟今天他做东,再说他现在万海船行当家的身份,还确实不方便真的得罪这天妄派现在当红的人物。

    一边的郑成临和李长老面上皆有愠色,不过也都没有发作。林天旭反倒没有什么想法,他觉得天妄派的人好像都一样,不说这样的话,不做嚣张的事,反而不正常。

    只要他别惹到自己身上,那就行,否则,嘿嘿,最多再换个身份换个名字。

    见到自己的话并没有人回应,燕无归自己坐了回去,四处环顾一眼,突然发现了荆航身边的文弱少年。

    这也不是林天旭现在的样子扎眼,只是雅间里在座的都是子遥城说得上话的人物,这样一个看上去文弱无比,修为也只是筑基期的陌生少年,自然容易吸引别人的目光。

    一看见林天旭,燕无归就好像发现了什么新奇的事情,注意力一下子全部集中到了林天旭脸上。

    “哎哟喂,这才几天没出来喝小酒,怎么就出来一位眼生的公子啊,不知道是哪个门派的少爷?”燕无归倒不是很蠢,还知道试探一下。

    李长老看见燕无归找上林佩的麻烦,自然乐得在旁边看好戏,旁边几个大佬说实话也是不认识这少年,都在猜测他的身份。

    荆航只有站起身说道:“燕楼主,林少侠是我请来的尊敬的客人,他也是刚来子遥城,你不认识也正常。”

    听出荆航语气之中对林佩尊重的李长老,此时对这林少侠更有兴趣了,饶有兴趣等着接下来会发生些什么。

    “尊敬的客人,哈哈,荆当家的意思,这一大桌子,我们就不是客人咯?尊敬,莫非这毛都没长齐的孩子还是名门大派的弟子,正清门?明剑阁?还是那极乐门?”

    燕无归眼见听海楼的郑成临在自己试探的时候,并没有出声,确定这少年不是出身于听海阁。

    那么在这子遥城,就真没有天妄派不敢招惹的了,就算出身名门,到了这无边海,是龙你给我盘着,是虎也给我卧着!出言就有点肆意了。

    说实话,在燕无归心里,现在还真没把万海船行和荆航当回事,现在势力急速膨胀的天妄派也确实有了狂妄的资本。

    本来只想来见识下这子遥城的豪杰门,顺便打听清楚云顶海沟的情况,没想到这燕无归居然把火烧到了自己头上,况且言语中对师门对明剑阁没有一点敬意,对这样的人林天旭只有一种方式。

    “今天来这里只是给荆当家的庆贺庆贺,至于我是什么来历,你还真没什么资格知道。至于正清门和明剑阁,对于你这样的人来说,怕是差的太远!”林天旭一席话说得冷冰冰。

    听见此话的席间众人这下都重新审视起这林少侠,毕竟看样子他并不是傻子,那么在这子遥城中能对着天妄派的弟子说出这样的话,一定也没有把天妄派放在眼里,就更加神秘了。

    只有众生楼的李长老对这一幕并不惊讶,当然,如果林佩的名字换成林然,听海楼的郑成临更加不会惊讶,毕竟在座的只有他知道碎石谷事件的实情。

    燕无归在这子遥城一向是呼风唤雨,从来没人拂他面子,更别说这样当着众人的打脸了,当即腾地站了起来。

    脸色涨红说道:“你知道你再和谁说话?我不管你出自哪里,在这子遥城说这样的话一定会付出代价!”

    “说几句实话,就坐不住了?天妄派不过如此。”林天旭安稳坐在椅子上火上浇油,冷笑着补上一句。

    这下确实不由燕无归了,自己的师门,现在在无边海声威日隆的天妄派都被这样贬低,此时他如果不找回这个场子,今后在子遥城可真是没法混了。

    荆航看见这场面眼看要失控,他也感觉到恩公此时好像是动了真怒,他倒不是怕他吃亏,只是在这里和天妄派公然冲突起来,对恩公并没有什么好处。

    就在他准备说话时,燕无归眼光狠狠盯在了荆航的脸上,:“荆航你不要说话,今天谁的面子我都不会给,敢在子遥城公然对我师门不敬的,这么多年还是第一个!

    我今天不教训他,我就不是天妄派的人!你们谁都不要拦我!”

    话到最后已经变成狂吼,连大厅的人都纷纷看了上来,不知道怎么突然出现这样的变故,在这子遥城里还有人这样激怒燕无归?!

    荆航此时正好转向林天旭,带着一丝苦笑,却只见眼前一花,恩公已经一晃而出,转眼不及回头只听砰的一声巨响,接着便是窗台垮掉的声音,等荆航转过眼去,只见燕无归已经跌下大厅,生死不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