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五十九章:引关注,风暴酝酿发酵。
    从林天旭暴起到燕无归被击中前胸,雅间的人根本没反应过来,直到燕无归撞烂了窗台掉了下去,在座的子遥城大佬级人物才慌忙起身。

    此时台下已经一片大哗,众人还在诧异楼上怎么会爆发了争吵,转眼就看见燕无归砸到了大厅内的一张桌面上,桌子已经四分五裂。

    旁边的一个汉字离得最近,此时他的破喉咙已经惊叫起来,“燕无归死了!”

    雅间几个人也纷纷落到了燕无归身边,只见燕无归还保持着愤怒和难以置信的表情,但是丹田附近已经被打的稀烂,众海楼的李长老抢上前去,稍一把脉,起身向众人摇了摇头。

    天妄派在子遥城信楼的楼主燕无归就这样在众人面前,被人一击毙命!

    林天旭此时走到荆航身边,悄声说:“今夜子时子遥城北三百里,带上三当家!”

    随即对着大厅大声喝道:“杀燕无归的是我林佩,与他人无关!”环顾周围人一眼,直接腾身离去。

    大厅里马上陷入短暂的混乱,大家知道此事难以善了,很快有人直接出门而去,很快更多的人开始迅速离去,大厅里很快就人去楼空,只剩下荆航和雅间几位大佬,面面相觑。

    而此时听海楼的郑成临好像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看着燕无归的死状,念着林佩的名字,忽的神光一闪,向着周围告罪一声,也迅即离去。

    郑成临看着燕无归的当日里碎石谷的万云虎一般无二的死法,想起景长老返回山门前留下的口谕,任何和林然相关的信息都第一时间传回听海阁。

    所以急匆匆回到听海楼,立刻将今日发生的事情,以及天妄派接下来有可能的报复,子遥城短期可能有动荡的事情用传音符传回了听海阁。

    听海阁位于无边海的东北边,几个连成一片的海岛美如幻境,不同于深蓝的其他海域,这里的海面呈现翠绿的色彩,围绕岛屿的沙滩入眼一片洁白。

    椰子树,无边海上的各种奇花,将海岛映衬的像一幅生动的画卷,加上此地长年清朗的天气,真是难得的海上福地。

    收到紧急传音符的景长老,此时正巧和韩雨彤在月色海边沙滩上吞吐着月华,简单和韩雨彤说了几句,赶紧向阁主惠真仙子的住处而去。

    “林佩,林然……”韩雨彤此时惊愕的捂住了自己的小口,之前见到这林然时就总是有莫名的熟悉感,在明剑阁时有关正清门弟子林天旭的事情,五大道门的金丹弟子都一清二楚。

    林天旭和明剑阁阁主沈行天爱女沈佩然的传闻,剑心谷痴女的舍身为君都深深印在了这个文静的少女心头,当日林天旭在明剑阁后山的惊天誓言,也让众弟子感慨颇深。

    现在听到这林佩和林然的名字,一切都清清楚楚了,难怪在碎石谷可以轻易杀了几个金丹高手,果然是他!只是,他一个正清门弟子怎么会万里迢迢来到这无边海呢?

    此时的紫来居,人都已经散尽,荆航和众海楼的李长老一起最后出来,刚刚出门就遇到了闻讯赶来的天妄派一群人。

    为首的就是天妄派信楼的副楼主,金丹大圆满的曾轩,一群人怒气冲冲,围住了出门的二人。

    李长老眉头皱起,“你们这是何意?”

    曾轩拱手算是打了个招呼,“我们楼主来喝酒,就这样死了,荆当家的不给我们个交代?林佩那贼子现在身在何处?”盯着荆航,眼神咄咄逼人。

    李长老怫然不悦,“紫来居这么多人都看在眼里,老夫更是清清楚楚,燕无归楼主自己和林佩发生口角,出现这样的结果又和荆当家的有什么关系?”

    荆航此时接道,“他们都是我荆某请来的客人,我体谅你们现在的心情,但是我们万海船行也不是你们随意拿捏的,林佩在哪里,我是不知道的,言尽于此!”

    二人径直穿过人群,身后的曾轩阴冷的目光看着他们的背影,却也没有发作,此时也不能擅自生事,还是要等天妄派传来指示才能行动。

    林天旭此时正在子遥城外的石室中,今天的事情确实是在他计划之外的,本想自己实力足够再去找天妄派的麻烦,谁曾想屡屡被挑衅,正清门,明剑阁,燕无归提到这两个名字,林天旭是无论如何忍不了的。

    麻烦既然躲不开,那就来吧!此事的林天旭不想惹事,但是却不怕事。

    待到子时时分,等在约定好的地方,就见荆航带着个粗壮的大汉一起如约而来。

    看见林佩的身影,荆航走前两步,“恩公,这位就是我们船行的三当家祝令,都是自己人,有什么事情你直接问他。”首先介绍起身边的粗壮的大汉。

    虽然荆航决口不提夜间的事情,林天旭却不能不顾他的处境,“今日我走了,天妄派一定找你麻烦了吧,在完成自己的事情之前,我是不想多生事端的,怕是会给荆当家的惹麻烦了。”

    荆航赶紧说道:“恩公这是什么话,那燕无归平日里就是那样做派,只是仗着天妄派在背后而已,天妄派暂时不会找我的麻烦,我也绝对不会吐露关于恩公的一丝一毫。”

    “不,此事因我而起,断不会叫荆当家的难做,我自会有办法吸引天妄派的注意的,这事情我自会有决断。”林天旭态度坚决的说道。

    “没事,你们也无须挂怀,天妄派,迟早我会去解决。祝当家,今次我是想问问你云顶海沟的事情,详细给我讲讲你知道的吧,有劳了。”

    听出了林佩话语里对天妄派的不屑和极强的自信,荆航的心里也坦然了许多,毕竟自己担着万海船行的身份,要说一点都不担心那就是假话了。

    旁边的祝令,看上去就是长年在海上跑的人物,黝黑粗糙的脸庞,却自有一股豪气。“林少侠,我听了大哥说了,能除了那元婴期的海兽,真是令在下十分敬佩。

    我一直都是在无边海西边行船,对那边的情况还算清楚。云顶海沟在下前些年还去过一次。”说到这里的祝令脸上有回忆,更有一丝惨然。

    “那时候,是几个修士好像要去那里找个什么东西,后来看他们确实是很有诚意,也就带着他们去了一趟,唉,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真的该劝劝他们的。

    他们一共五个人,最后只有一个金丹大圆满的的领头人勉强逃出来,我因为并没有靠近,所以保住了条名,四个金丹修士啊,都留在那沟里了。”

    “哦?云顶海沟了到底有什么海兽,如此厉害?”

    “何止是厉害啊,后来回来的路上,我听那人说,他们五个刚刚进海沟就遇到两头金丹后期的海兽,同是金丹的修为,他们五个在沟口就差点死光了。

    根本就没进到沟里,里面还有什么东西,这些年都没人进去过。总之,那里面十分危险,没有万全的手段,还是不要进去的好。”

    “这样吧,祝当家的把那海图给我便是,我自会想想办法。”

    见面前的林少侠这样坚持,祝令还是拿出了已经准备好的地图,“这次二位老大哥算是帮了我大忙,我这里有两粒丹药,对你们的修为可能会有帮助。”

    说完掏出了两粒凝丹丸,分别递给了荆航和祝令,看着手里的丹药,荆航迟疑的问道:“这是,凝丹丸?”毕竟是成名几百年的人物,自然还是有点见识的。

    见林佩点点头,两个万海船行的当家的惊喜万分,对他们这样现在远离大门大派的修士来说,这样珍贵的丹药都是传说里的东西。

    眼前的少侠轻易就给出五大门派都少有的东西,更是对林少侠的来历敬畏不已了。

    “恩公对我们的恩情,我荆航也不多说了,今后但凡有任何吩咐,我们自当赴汤蹈火。”荆航此时是真的完完全全的把眼前的少年当做自己的主人了。

    “好了,都是举手之劳,你们也先回去吧,最近我应该不会找你们的,有什么紧急事情,可以用这个找我。”拿出一枚传音符交给荆航的林天旭说完就离去了。

    虽然从祝令口里打听到的情况很不乐观,但是破婴丹的主材千年云顶木是林天旭必须拿到手的,不但关系到自己将来的破镜,更是关系到对听海阁的承诺。

    看着手中的海图,林天旭陷入了思考之中。

    就在这个时候,燕无归的死讯也传到了万里之外无边海上的天妄派,此时门主楚自雄门前几寸厚的白玉桌台,已经被怒急的楚自雄一掌拍了个粉碎。

    “林然都还没找出来,又出来个林佩,这姓林的和我们天妄派杠上了不成?你们一群废物东西,天妄派的脸都被你们丢尽了!”

    稍微冷静了下情绪,楚自雄开始下达指令,“楚天,楚海,这次你们带人去,必须给我找出两个姓林的,我倒要看看是何方神圣,专门和我们天妄派作对!”

    身前跪倒的一片黑衣人中,立即有两个元婴初期的老者起身接令,整个天妄派除开门主这个元婴后期,也不过五六个元婴的修士,一次派出去两人,证明楚自雄这次是下定决心要找出这两个人了。

    而此时在听海阁中,听完景逢云长老把林佩和林然的情况详细说了一遍的惠真仙子,睿智的听海阁阁主很快就有了自己的判断。

    “呵呵,看来是正清门的小家伙跑到无边海来了,这样也好,在这无边海翻翻风浪,对他说不定也是好事,你们暂时不要干涉,有什么情况及时告诉我就好。”

    惠真仙子的脸上也浮现出笑意,脑海中清晰的出现了林天旭的身影,“对了,你和韩雨彤也去子遥城呆一段时间吧,吧听海楼看着点,估计很快子遥城就会热闹起来了。”

    景逢云长老虽然不明白阁主口中的小家伙是谁,也清楚能让阁主记在心里的少年修士,自然不会是无名之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