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六十六章:重返子遥,眼看风雨欲来。
    林天旭此时还是盘坐与鸿蒙泉水之中,静心的体会着晋升元婴后身体的奇妙变化。

    看着丹田内和自己血肉相连的一尺来高的元婴,看着他白生生的小手捏出的古怪法印,看着浑身光晕流转带来的一丝庄严,不由恍然如梦。

    此时百会上灌入体内的鸿蒙真气已经很粗壮,头顶上出现了真气的漩涡,整个空间内的真气都在气流的卷动下,不断地进入头顶,穿过一马平川的体内,向着元婴靠拢。

    此时所有的蛟龙珠里精纯的蛟力也全部被元婴吸收了,初生的元婴拥有的真气强度,远超此前的金丹十倍有余。

    经过碎丹化婴的蜕变,林天旭现在的肉体强度已经到了一个新的水准,加上鳌肉气血带来的改造,再有至尊麒麟体的加持,感觉现在改造过的肉身,已经具有了莫大的威能。

    心念一动,林天旭长身而起,穿好长衫回到了石洞之中,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把浮火岛得来的寒光闪闪的匕首,用上三成力狠狠划过手臂,只是留下一道浅浅的白痕。

    将洞内所有的东西收拾停当,林天旭直接出了石室。

    站在岛礁之上,感觉到全身充沛澎湃的力量,稍微一运气,真气便滚滚而起。

    相比同等级的元婴修士,此时感觉自己仅凭肉身便可轻松胜过,自己此刻的真气厚重程度远超同境界的元婴修士,单说真气强度,已经到了元婴后期的程度,只是经验和运用真气的技巧比不上那些元婴老怪。

    不过若是真的拼死相搏,有着逆天肉身的自己,未必不能和元婴大圆满的修士一战!

    想起和韩雨彤关于破婴丹的两年之约,现在也马上快到了,林天旭破空而起,向着东方子遥城电射而归。

    ※※※※※

    此时的剑心谷内,弑神的结界之中,沈佩然的眉目如昔,正盘坐在地,额头上的璀璨小剑,忽明忽暗,全心修炼的她这两年也已经有了大的突破,从金丹后期跨入了金丹大圆满。

    此时留心看沈佩然的身影,会发现不远处未央神剑之上,有淡淡的剑华落到了她额头的剑心之上,原来就在这两年,未央的剑灵已经和她有了紧密的联系。

    虽说未央的剑灵这几百年一直联手溯火和弑神在抵抗着魔胎,同样是离合期的剑灵尽管修为没有增长,剑灵在和魔胎的消磨中也渐渐有些迷失。

    但未央坚定的剑意还依然在,就在沈佩然进入这结界之后,未央的剑灵对她的剑心逐渐有亲切的感觉,随着沈佩然的用心修炼,随着她修为的增长,对剑道的不断领悟。

    未央慢慢认可了沈佩然的剑心,从而慢慢开始有了联系,一直到不久前终于释放出剑华到了剑心之上,沈佩然的修炼也就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要知道未央是仅次与天下剑首弑神的存在啊,她本身剑灵的境界以及对剑道的领悟,以及数千年时间对剑意的深刻理解,对于沈佩然这区区金丹弟子的修炼会有多大帮助,可想而知。

    沈佩然自从未央的剑华联系上自身之后,对剑道的感悟,对剑意的理解,连同本身的修为,都有了一日千里的进步,此时的她也已经触摸到了元婴的边缘,接近了金丹大圆满的顶峰。

    和明剑阁相聚几万里的正清门中,冬门峰上,自从林天旭离山之后,苏梦妍就请求师尊云宁真人为自己开放了冬门峰后山的凛冬绝壁。

    凛冬绝壁是冬门峰最神秘的存在,都是提供给峰内顶尖的金丹弟子进行最残忍修行的绝地,对于修行水系功法的冬门峰弟子来说,凛冬绝壁既是修炼的福地,又是令人恐惧的所在。

    那里可以为弟子提供最精纯的冰系真元,但是也因为如此,凛冬绝壁常年处于极度寒冷之中,随着季节的变化更是有各种各样危险的考验。

    在凛冬绝壁修行,冬门峰的顶尖弟子都是每年断断续续去上一段时间,从而领悟最根本的冰水之根源。

    对于冬门峰近年最看重的弟子苏梦妍的请求,云宁真人自然是支持的,为了寻求境界的突破,在残酷的环境里接受挑战,从而获得对于冰水本源的理解,是很好的事情。

    只是令云宁真人没有想到的是,自从差不多三年前苏梦妍上到了那凛冬绝壁,就再也没有下来!

    别的冬门峰弟子上去,此前最高的记录也只是坚持十日,而苏梦妍足足在里面呆了接近三年了!

    期间不放心的云宁真人也曾经上去探查,发现苏梦妍的修行一直正常,但是依然让云宁真人不解,平素一直性格柔婉的苏梦妍,是有着什么样的坚持,才能在那绝地之上经历如此残酷的修行?

    此时的凛冬绝壁之上,高耸的雪山之巅,悬空的冰台,苏梦妍端坐其上,穿着洁白道袍的她此时仿佛和冰山融为了一体。

    发端,鬓角,眉峰都有着厚厚的白霜,全身上下都被冰封,只有平稳的气息能感觉到她在修行之中,远远看去,宛如圣洁的雪莲绽放于冰雪之中!(写到此处,一直是在循环听一首歌,介绍给各位看客老爷,并非广告,只是非常契合写到此处时我的心情。“自由行走的花” 萨顶顶)

    此时的苏梦妍,散发出的气息也是同样到了金丹大圆满的顶峰,不久的将来,一定会有圣洁的元婴诞生在雪峰之中。

    ※※※※※

    此时的无边海的空中,林天旭感受到的身外世界和此前已经有了很大的分别,所有轻微的海兽气息都能被自己感知到,虽然在高速的前进之中,还能感到在海面几百米下,有金元海豹此时产下幼崽的动静。

    而现在他在云中穿行的速度也是大大增加,几千里的路程不到一日便接近了海边的雄城。

    慢慢降下身形,林天旭又成了那粗豪汉子林然的模样,身上的气息也只是金丹初期的修为了。

    因为易容隐匿术要高过自己一个大境界才能看穿,此时他自己到了元婴的境界,就算是听海阁的元婴大圆满的惠真仙子,也看不出他真正的修为了。

    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悄然进入了听海楼,郑成临看见晋升金丹的林然,赶紧迎入了里间。

    “林少侠一去又是接近两年,这两年可是发生了很多变化啊。”郑成临看着眼前平静的林然,不禁感叹。

    “我这次是过来找景长老和韩仙子的,她们不在这里么?”林天旭可不敢忘记了自己承诺。

    “林少侠一去不回,景长老和韩仙子在这里留了几个月后,就已经返回听海阁了。”

    “那郑成临长老所说的变化又是什么,方便就和我讲讲,这两年我一直在海外,子遥城的事情都不清楚。”

    “林少侠刚离去没两天,那天妄派的人就到了,楚天和楚海两个元婴初期的高手,带了几个金丹的弟子,到处找寻林少侠。因为找不到你,他们就去逼问万海船行的荆当家的。

    因为打死燕无归的林佩是荆当家的请去的,天妄派就认定那林佩和荆当家的有关系,说来那荆当家的口风也很紧,就是一概推说不知道。

    所以这两年,天妄派一边到处找寻林少侠,一边找万海船行的麻烦,这两年大大小小的拼斗也是无数,还好两边都还算克制,不过自从三个月前听说天妄派的楚自雄突破到了元婴大圆满,一切就变了。

    就在前几日,楚天和楚海两个人带人直接去了码头,把荆航打得重伤,还扬言如果三个月交不出林佩的消息,就要灭了那万海船行!”

    听到这里的林天旭霍然站起,“还有此事?那荆当家的现在如何?”

    看见林然如此反应,此前猜测林佩就是眼前这个林然的郑成临心下顿时了然,“因为只是通牒,所以天妄派没有下死手,荆当家的现在只是重伤在调理,可能也是想逼着林少侠出来吧。”

    “逼我出来?那自然如他们所愿,烦请楼主传讯韩仙子,在下会尽快前往听海阁,破婴丹会亲手奉上,先行告辞。”说完行了一礼,疾步出门而去。

    看着离去的林少侠,心知接下来子遥城肯定有大变的郑成临赶紧传音给了听海阁,将这些消息和林然的留言都告诉了师门。

    这边林天旭出门之后就直奔码头,进了万海船行的阁楼之上,换回文弱书生的林佩的模样就到了荆航的屋内。

    此时的荆当家的卧在床上,屋内弥漫这浓重的药味,而荆航的胸前还包裹着绷带,脸上没有了平日的精干,一片憔悴,也没有什么血色。

    看见进门的林佩,荆航眼睛放出光彩,便欲起身迎接,林天旭走前两步按住了荆航,“荆当家的,我回来晚了,一回来就听说连累到了你和万海船行,我很是过意不去。”

    荆航近日里心头的石头此时也落了下来,“这个也不能怪恩公,他们找不到你把气撒在我头上,也只怪我学艺不精,如果我修为强了,也不会有今日之祸。只可惜连累了东家,不过恩公一回来,我就安心了。”

    林天旭轻轻拍了拍荆航的肩膀,“放心养伤,天妄派的事情我来处理,所有加诸在你和万海船行身上的,我一定会连本带利全部找回来。”

    说完递给荆航一大块鳌肉,“把这个吃了,有助于你养伤,先和我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

    荆航对林佩现在是死心塌地的,马上把这没见过的肉食吃了进去,“天妄派这两年开始也就是和我们小打小闹,本来也不是大事。哎哟,好暖,恩公这是什么肉啊!”

    荆航的额头有细碎的汗珠渗出,很快红光就爬上了脸颊。感受着体内雄浑的气血涌向身体各处,自从受伤后身体一直虚弱,此时吸收着这突如其来的气血,全身上下顿时舒泰。

    感觉体内的伤势好转大半,还依然有元气向着自己周身而去,自己的肉体得到了难得的滋养。

    恩公随手给自己的一块肉食,就有如此恐怖的效力,荆航此时更觉得结识恩公就是自己这些年做的最正确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