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六十七章:天妄派,诛邪佞由你开始!
    林天旭此时带着笑意看着荆航,他自己清楚荆当家的现在身体内的状况。

    荆航一边体会着身体内的变化,一边继续说了下去:“也就是在三个月之前吧,突然传来消息,一直在元婴后期多年的天妄派的门主楚自雄,已经突破到了元婴大圆满。

    接下来天妄派就变得不一样了,不仅在无边海上的航道里经常骚扰我们万海船行的海船,还经常到码头来闹事。

    就在前日正午……”正在说话的二人,此时突然被冲进来的一个汉子打断。

    “启禀大当家,天妄派的人又来了,他们堵住了大门,现在大厅里的客人都是进退不得,三当家的已经和他们打起来了!”说话的汉子一脸焦急。

    林天旭见此,转头对荆航说了句,“我下去看看,你就不用管了。”

    看着荆航点头听着这文弱书生的吩咐,报信的汉子一脸疑惑,却还是带着他来到了楼下。

    此时的大厅里已经是一片纷乱,所有人都被门口的一群黑衣人堵在了里面,前来万海船行办事的众人,此时聚集在一起,一脸的愤怒却无可奈何。

    之前林天旭见过的船行的祝当家,现在捂着胸口倒在门口处,他身前站着一个三十来岁的黑衣大汉,身上的气息表明了他金丹大圆满的修为,此刻他带着嘲弄的神色正在说话。

    “连荆航也不敢这样和我说话,你算是什么东西?!我来这子遥城也差不多两年了,还没见过敢拦我路的人!赶紧去告诉荆航,不赶紧交出那林佩的消息,下一次来就不是打断你几根骨头这么简单了!”

    说话的大汉正是此次带队来子遥城的楚天的侄子楚子恒,现在已经是金丹大圆满的他在天妄派这一代里面也算是个任务,而现在子遥城里除了楚天和楚海两个长老,也就是他修为最高。

    他今天自己带着一伙信楼的人过来,纯粹就是来找事的,自从自家门主晋升了元婴大圆满,在这乘云大世界已经是一等一的人物,天妄派这些弟子更加不可一世了。

    此时听到了他全部话语的林天旭刚好走到了大厅,他旁若无人的走上前扶起了祝令,楚子恒身后的天妄派弟子见这个时候居然有不长眼的人出来,上前就是一脚。

    感觉到身后的风声,也没见林天旭又什么动作,右手轻轻挥动了一下,冲上来的黑衣人已经向着后方倒射而出,嘴里喷出鲜血!周围所有人都呆住了,一片寂静。

    此时的祝令也看清了身前的林佩,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喜色,林天旭举手示意他不要说话,然后对身后还在发呆的报信汉子说道:“赶紧把祝当家的扶进去包扎一下,这里你们不用理会了。”

    听着身前这文弱少年平静却蕴含无穷自信的话语,报信的汉子赶紧上前扶起了祝令,向楼上走去。

    此时反应过来的楚子恒大喝一声,:“大胆!你是何人?居然敢和我们天妄派作对?!”天妄派三个字咬的很重,谨慎的楚子恒还是带着威胁和试探的意味。

    半蹲着的林天旭此时随手拍了拍自己长袍扫上地面沾染的灰尘,好整以暇的站起转过身来。

    “我是谁?你们不是一直在找我吗?刚刚不是还说都找了两年了,怎么,还不认识我?

    那行,自我介绍下吧。紫来居打死燕无归的,碎石谷打死万云虎的,打死那一胖一瘦长老的,都是我。

    顺便多说一句,你们可以叫我林佩,当然,叫我林然也是没错的。”

    林天旭淡淡的话语一说完,却引起在场所有人一片大哗!当年碎石谷的惨状在随后传的沸沸扬扬,之后更因为牵涉到离火老人和冰魄上人,那在碎石谷出手之人级显得更加神秘了。

    后来随着天妄派门主下了诛杀令,天妄派又到处的寻找,子遥城基本每个人都对林然这个名字印象深刻。

    两年前发生在紫来居的一幕,由于发生在众目睽睽之下,子遥城里更是尽人皆知。

    两件叫天妄派颜面大失,叫门主楚自雄急怒攻心,叫天妄派派出两位元婴带队到处找寻两年的人,居然是同一个人,而且就是这眼前的文弱少年?

    门口的一群天妄派的人闻言顿时如临大敌,楚子恒更是眉头一紧,不由他不心惊啊,不说碎石谷的的三人,但是紫来居的事情,他是深知内情的。

    被带回山门的燕无归他是亲眼见过的,同是金丹大圆满的燕无归在天妄派内修为还在他之上,就这样还是被那林佩一击之下就打碎了整个丹田,楚子恒现在还清楚的记得燕无归的丹田上的裂纹。

    眼前的少年就这样风轻云淡的坦陈他是林佩又是林然,看上去也不像是失心疯,他已经是信了七分,但是现在他已经是骑虎难下,当着这么多子遥城的人,当着身后众位天妄派的弟子吗,他也不能失了气势。

    楚子恒又觉得眼前这个少年看上去就是金丹初期,当年也许就是偷袭燕无归成功,当下心存一丝侥幸,干脆心一横,大声叫道:“大胆贼子,既是如此,赶紧束手就擒,等候我们元婴大圆满的师尊发落!”

    “不急,先算完这两年的账,我迟早会去你们天妄派,找楚自雄算一笔陈年旧账。”林天旭说得很认真。

    此时的周围的人纷纷窃窃私语起来,而这时候楚子恒却突然感觉对面这小子就是虚张声势!因为在现在的年代,元婴大圆满就是顶级的修士,换成几大道门的长老恐怕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如此不合常理,证明这小子一定是在吓唬人。楚子恒又仔细感应了一下周围,发觉并没有异常的气息,随即心下大定,而没有了顾虑的他自然又表现出了一贯的狂妄。

    顿时一丝狞笑从脸上显现出来,“你还真以为说几句话本大爷就怕你了,还找我们掌门?今日就让你知道天妄派的厉害!”说话间手下也没有怠慢,祭出了自己的本命法器—弥月铲。

    身后的天妄派见到楚子恒已经动手,当下纷纷争先恐后的祭出各自的法器,一时间破空声四起,弥月铲当先,其后跟着各式法器,向着林天旭而去。

    但是此时天妄派众人还是有种危险的感觉,所以法器离手后又是各种法诀纷纷发动。楚子恒也不例外,双手挥洒间,他祭练多年的阴骨毒心沙也向着林天旭激射而出!

    眼前的自成林佩的少年面对迎面而来各种法器,却丝毫没有躲避或是对抗的动作,只是就这样直直地看着。在楚子恒看来,一定是他没想到自己会果断动手所以惊慌的不知所措罢了。

    因为几人战的极近,瞬间弥月铲便首先飞至,带着金丹期大圆满修士的绝对力量!

    旁边看着这一幕的大多数人其实都是向着文弱少年的,这几个月霸道的天妄派已经多次就这样来无事生非,很多时候都影响到了他们正常的出海。此时甚至已经有人不人看到即将到来的血溅当场。

    可是并没有,只听一声噗的轻响,文弱少年直接一手抓住了飞到身前的弥月铲,眼中带着莫名的意味,紧接着便是噼里啪啦一阵乱想,随后的刀枪棍棒已经统统击中了这少年。

    文弱少年此时纹丝不动,只是身上的衣衫破烂了多处。他依旧是慢慢的将弥月铲送到眼前,然后端详了几息,手掌中的弥月铲就已经被他右手抓得扭曲变形。

    然后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长衫,“可惜我新换的不久的长衫,拿命来赔吧。”说完抬起头,看向了对面的天妄派众人。

    四下一片寂静,所有人都惊奇的看着眼前诡异的场景,这已经完全颠覆了包括楚子恒在内的所有人的正常认知。这可不是幼儿随手抛出的玩物啊,是凝聚金丹大圆满修士真气的全力一击的上品法器啊!

    此时的楚子恒知道最怕的事情发生了,对面不是狐假虎威,对面是真老虎!只是片刻的恍惚,一众天妄派的人四散而逃,楚自雄功力最深厚,逃得自然最快。

    “现在才想起来逃,逃得了吗?”林天旭此时自言自语般的轻语,让旁边的人看他的眼光都大不相同,眼前的文弱少年好像一柄出鞘的绝世宝剑,马上就要剑破四方!

    此时的林天旭的身影已经消失,很快远处不断传来临死前最后的嘶鸣,这时候围观的人纷纷跑了过去,都想看看前面是发生了什么。

    宽阔的码头上,此时隔着不同的距离,四散着横七竖八的天妄派弟子的死去的身体。

    此时万海船行前发生的事情已经吸引了码头上所有人的注意,大伙儿四散分开围着天妄派弟子的尸首纷纷说着刚刚的见闻。

    林天旭已经慢慢向着城内走去,他的手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条乌黑的链子,链子那头正是套在明显已经失去呼吸的楚子恒的脖子上。

    铁链在地上摩擦发出哐啷哐啷的声音,楚子恒的身子在地上拖出了一条宽大的血迹,旁边很多围上来的人此时都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在这样的午后,繁华的大街上寂静无声,独行的文弱少年,拖着在这子遥城已经横行了两年的金丹期大圆满的楚子恒的尸体,一步步坚定向着天妄派的信楼而去。

    这个景象,很多年之后还是被子遥城的居民津津乐道,有幸见到这个场面的子遥城的人,都会带着兴奋的神色和后辈讲起这个故事。

    而对于天妄派来说,在无边海崛起了数百年,也在这子遥城逍遥了数百年的日子,从今天起,开始了最后的倒计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