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六十八章:单枪匹马,少年上门踢馆!
    林天旭就这样,拖着楚子恒的尸首,穿过横竖交织的街道,前方是不知情众人的一脸愕然,身后有沉默跟在身后的一群好事的看客。

    此时他的心中是平静的,他的思绪飘到了很远的地方。从林家小镇的灭门开始,他就深深感受到了这世上的不公,这也是其后多年他一直想不通的地方。

    后来他知道了,所谓的公理道义,不如一个脸盆大的拳头!所谓的规矩,不过是强者用手上的刀剑划出的方圆!

    所以,身上背负的血海深仇,对所有丑恶的憎恶,深深刻在心底最深的地方。

    所以,他日夜不停的修炼,他不顾性命的修炼,对强大的力量充满了无上的渴求。

    在他心里,所谓的修道,就是让自己具备更高的惩奸除恶的能力!如同入门时师尊的话语:“遇到奸邪之辈,尽管出手惩恶,纵向死亦为之!”

    有恶人为恶,必除之!有强者为恶,誓杀之!若是这老天不公,我便捅破这天!

    而这个时候,新仇旧恨都在心头,天妄派,平生第一次主动出手,就由你而始!

    天妄派的信楼,也是这子遥城里有数的宏大建筑,在随口问了一个路人后,循着路线前进的林天旭此时来到了信楼之前。

    应该早已获知消息的的天妄派的“妄字楼”此时却大门紧闭。门前早有等热闹的人围满了,看着走过来的文弱少年,人群远远的让开了道路。

    正午的阳光还是很刺眼的,林天旭看着眼前紧闭的大门,又微眯着眼,抬头看看阁楼上威风凛凛的金字招牌,右手随意一挥,唰的一声,铁链带着楚子恒的尸首直接向着招牌而去。

    铁链带着余力在招牌上缠了两圈,此时一身黑衣的楚子恒吊在招牌下摇摇晃晃,链子头还没停稳,铛铛地敲击在大大的妄字上面。

    看见这阵势,身旁的人群齐刷刷的退后了好几步,门前一大片地方空了出来,只留下沉默站在原地的林天旭。

    只是过了片刻,漆金的大门嘎吱一声,从里面缓缓拉开。两个老者当先,身后两排弟子分居左右,整齐的站在门内。

    两位老者也是一身黑衫,只是袖口领口有着烫金的图案。正是前来找寻林天旭的天妄派两位元婴期的长老,楚天和楚海二人。

    其实大门紧闭不是得知消息想躲避,只是这子遥城和他们交好的人,还真的极少。出来的弟子全部死光,又没人报信,直到刚才林天旭将尸首挂上牌匾才惊动了里面的天妄派弟子。

    两个长老身后的两排弟子这时候都是怒目以视,如果不是有长老在场,估计早就开骂了。

    楚天和楚海此时阴毒地盯着林天旭,老练的他们此时没有直接动手,正在揣摩眼前这少年,胆敢这么做一定是有所依仗的,区区金丹初期的弟子,凭什么敢来妄字楼闹事?

    此时身后的一个金丹中期的弟子忍不住腾身而起,准备去放下楚子恒的尸首。

    林天旭抬眼一看,随手丢出一把破刀,刀光一闪,金丹弟子直接被扎透肩膀,钉在了阁楼上,楚子恒的尸首在金丹弟子眼前还在晃悠,他瞬间就发出了惊人的惨叫。

    “谁都不要动!谁动我打死谁!”林天旭此时摸着怀中的储物袋,当初留下离火老人一半的东西,需要的时候还真的挺顺手!

    楚天差点气得二佛升天,眼看侄子挂在众人眼前,狠狠在如此多的人面前打他们天妄派的脸,他依然隐忍没有动作,在他看来探听好虚实,再一击必杀,人死了面子自然会回来。

    但是此刻面前这金丹少年简直是作死,在两个元婴期高手面前还暴起伤人,说话还这么嚣张,这要是还没反应,那真的变成老乌龟了。

    楚天全身的气息瞬间开始提升,林天旭感觉到了眼前这长老的异动,右手再次挥出,一支古朴的箭簇顺手丢出,咄的一声,把楚天的右脚扎穿,牢牢扎在地上,箭尾还嗡嗡的急速颤动着。

    身旁围观的众人大哗,赶紧又往后退了好几步,都是有眼力劲的人,这可是元婴初期的长老啊,说钉就钉在地上了,这个少年实在凶猛,还是躲远点比较安全。

    “说了不许动,这次算是提醒,再动必死!”林天旭冷冰冰的话没有半点情绪波动,正待弯腰拔箭的楚天顿时僵在那里,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虽然刚才看起来是轻描淡写的扔过来一支箭,但是作为当事人的楚天是清清楚楚,看见少年抬手自己脚面就中箭,自己根本没机会动作,而且箭簇扎破脚底又扎进了地底几寸,自己的脚掌骨也全部碎裂!

    随手一击就是这样的威能,自己可是元婴初期!依然反应不过来,坚韧的脚面还就这样被轻易扎穿,此时的楚天开始感觉到了恐惧!

    实力还在楚天之上的楚海,在刚才少年出手的一瞬间还是感觉到了真气波动,而这样的真气波动,此前他只在自家门主楚自雄身上感觉到过。可眼前明明只是个金丹少年,这情景的确荒谬,却叫他真的不敢妄动。

    此时身旁的人群早已一片大哗,他们看得很真切,就在这林少侠说话之后,楚天长老提气准备出手,却直接被一箭钉在地上,现在连拔箭都不敢,而身旁的楚海居然也这么听话,居然真的不敢动!

    两位天妄派的长老来这子遥城可是有两年了,有着元婴初期的修为,在这子遥城简直就是巨无霸一样的存在。

    再加上这些年天妄派势力扩张的很快,他们来到这里的两年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什么时候见他们吃亏?只有天妄派的人横行霸道,旁人也只有敢怒不敢言。

    而此时眼前的事情又看的如此真切,围着的人群本来就知道今天会有精彩的大戏,但任谁也想不到这大戏一开始就惊爆了所有人的眼球。

    此时周围不断有破空之声传来,城中各处的大佬此时也已经纷纷赶到,其中就包括林天旭的熟人郑成临和李长老。

    来人都没有料到刚到就看到这样的情景,天妄派所有人都不敢动作,楚天脚背上的箭簇格外扎眼,妄字楼金字招牌上挂着的楚子恒,被破刀钉在阁楼还在惨叫的天妄派弟子。

    这些人也很快认出了门前的文弱少年,正是两年前紫来居将妄字楼的楼主燕无归一掌打死的林佩!不是天妄派这两年一直在找他么?他现在反倒打上门来了?现在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唯有稍微了解内情的郑成临楼主,和猜测基本接近事实的李长老,知道眼前的林佩还在碎石谷杀了四个金丹大圆满和一个金丹后期!但是眼前的楚天楚海可是元婴初期啊。

    所有子遥城中的大佬也都只是金丹期的修士,所以此时都选择沉默旁观,看着眼前究竟会如何收场,开始盘算即将到来的风暴对自己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眼见人围得越来越多,楚海此时恶狠狠的问道:“阁下到底是谁?我们天妄派与你无冤无仇,今日为何找上门?就不怕今后被人追杀?”

    看情况今天这少年肯定有备而来,想讨的到什么好看起来不大可能了,一边问话拖延时间,一边考虑对策,暗中还悄悄捏碎了紧急传音符。

    楚海这话一问出,周围所有人都傻眼了,这闹了半天天妄派连林少侠什么来路都不知道?还是他明知故问?

    林天旭看他表情不似作伪,看来他还真是不知道,“我是谁?这个问题楚子恒已经问过了。现在你们妄字楼的人都在这里,我就是林佩,我也是林然,听说你们一直找我,我已经回来子遥城了,今日特来登门拜访。”

    并不是林天旭故意如此,只是天妄派一直都很嚣张,那么他自然要比他们更嚣张,对待敌人,他一直就是这样!

    听到了楚海此时最怕听到的名字,顿时心中一沉,因为如果是其他人,也许还有商量的余地,是林佩,那么今天就只是你死我活的结局了。

    身旁的楚天和身后的众弟子都清楚的听到了林佩的话,楚天望了楚海一眼,立时明白了各自的心意,今天就只有拼了!

    两人气势徒然暴涨,真气运转间楚天脚面的箭簇也跳了出来,随即二人一起出手!

    林天旭知道他们听到自己名字会是这样的结果,周围众目睽睽,他也不想暴露太多,今次准备学习万年九足鳌,一力降十会,就凭借自己的肉身和绝对力量,打爆他们!

    等到楚天和楚海二人发动,林天旭才知道楚天修习的是阴毒之法,而楚海居然是少见的剑修。

    此时楚天身前一片惨绿的雾团,随风而涨瞬时变到了几张方圆,接着在半空中化为深海巨蟒,张开大口向着林天旭咬来,蟒口中还喷吐着乌青的毒气。

    而楚海则在一声激越的剑鸣声中寄出了他的法剑,一柄湛蓝色的短剑,就在蟒口快要接近林天旭时,湛蓝的短剑已经后发先至,直接消失在原地,再现身时已经斩至林天旭的肩头。

    楚天休息的是晋升元婴后,天妄派背后的神秘人物赐予的碧玉青蟒诀,听上去没什么特别,确实极其恶毒的法诀,但是因为威力巨大,楚天这几百年一直用心修习此法诀。

    此前与人斗法都是轻松胜出,此时见这林佩如此托大竟然毫不躲闪,心底自是一阵暗喜。

    身旁的楚海也是如此,虽然他的湛蓝短剑看起来虽然不起眼,确实他温养几百年的名剑—湛卢,而且还被门派的神秘人物淬下了元婴期修士都见血必死的剧毒药物。

    这百年来死在他剑下的无边海知名人物数不胜数,此时眼见这湛卢马上就要斩上这林佩的肩膀,不禁心道,任你功力深厚又如何?临敌经验的如此稚嫩,我看你今天怎么死!

    身边的几位子遥城大佬,对这两位天妄派长老自然知根知底,眼见楚天楚海就要得逞,有心提醒也是不及。

    眼见这林少侠,就要丧身在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