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七十四章:天绝山脉,路遇蝼蚁挡路。
    虽然林天旭现在稳固了元婴初期的修为,也摸到了中期的门槛,遗憾的八荒御龙术一直没有幻化六龙的迹象,自己的至尊麒麟体根据手卷上说法,也是要到分神之后才能去淬炼下一个阶段。

    所以眼下只有快速寻找突破境界的机会,所以才把尚云丹尊的洞府放到了首要的位置。

    这些年在无边海,虽然吸收了幽灵水母的庞大真元,也有过吸收楚天和楚海两个元婴的意外收获,但是最重要的还是他手上的丹药。

    如果不是当时手上有大量的固气丸和凝丹丸,自己根本没机会换到破婴丹的丹方和蛟龙珠。而后来炼制出的大量的化元丹,更是把漫长的化元时间在短时间就完成了。

    而后的破婴丹和蛟龙珠更是在碎丹化婴时起了最关键的作用,自己拥有现在世上仅有的气火炼丹术,这也是自己最大的底牌之一,自然要利用这个优势。

    此时的苏梦妍还在凛冬绝壁上继续稳固着元婴的修为,自己去冬门峰也确实没什么由头,在禀告了师尊之后,林天旭还专门找到了师弟沐青城。

    看见眼前的几个瓶子,沐青城自然十分兴奋,等他知道了几粒丹药,都是自己适合现在金丹期修炼的外界没有的宝物,对林天旭自然感激非常。

    林天旭详细说明了四种丹药的用法,嘱咐他跟着师傅好好修炼,便再次出山而去。

    钟成厚的手卷末尾有详细的地图,林天旭也提前都记在了心中,所以离开山门的他没有任何犹豫,急速向着东北方而去。

    东北部还是望海大陆的范围,而在大陆的最北边,有着天绝山脉,和绵云山脉一样,天绝山脉也是东西方向绵延数千里,东起无边海岸,最西边和绵云山脉相连。

    如同绵云山脉守护着镇北大陆,天绝山脉也隔绝着望海大陆和北方的极北之地的魔族,蜿蜒的山脉雄奇险峻,主峰天绝山高耸入云,而手卷上所说的洞府,就在方圆百里的天绝山之中。

    不同于前几年在东南面见过的小山脉,经过了十余日的奔波,来到天绝山下的林天旭,抬眼看去,只看得见一半的山体,还有一半则是笼罩在云雾之中,峰顶被冰雪覆盖,名副其实的白头山。

    山上也不再是光秃秃的石头山,粗壮的松柏厚重的盖满山体,自有北地豪壮的气势。

    虽然有着手卷的记载,但是时间毕竟太过久远,第一次来到此地的林天旭还是在半空中兜兜转转了很多圈,还好自己早已放开气息查探过,并没有强大的修士的气息,不至于被人发觉。

    当年钟成厚也是来这天绝山寻找这里的特产参宝。北地气候寒冷,天绝山脉出产人参,而千年以上长出人形的人参被成为参宝,有着强健气血的作用,在一些特殊的增寿的灵丹里,也是重要的主材。

    就在钟成厚寻找参宝时,发生意外掉进了一处山涧,走投无路之下无意间发现了这个隐藏的洞府,所以现在首先要找到这个山涧,而这开始的一步就遇到了麻烦。

    地转星移,沧海桑田,近千年的时间,地貌早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何况当时又是意外跌入山涧。

    幸好当年钟成厚留下手卷也是真心希望有后来人答应自己的条件,然后有了高深的修为能解钟家之困,所以手卷上把他从入山到失足的过程介绍的很详细。

    此时的林天旭,已经化身为一个寻常的挖参客,一身粗布衣服,头上裹着白巾,背着背篓拿着锄头。现在任谁也不会想到,这样一个打扮的人会是个修为高深的元婴修士。

    如此谨慎只是因为,手卷上说过这天绝山上,也有个修真的门派—崇清门,虽然只是个中等门派,但是能不多生事端的找到洞府,才是紧要之事。

    可是等到林天旭好不容易寻到了当年钟成厚去往发生意外的那路口时,却发现此处已经被封还有了禁制,稍微一想林天旭以为就是这崇清门范围扩展到了。

    但是眼前的禁制却有淡淡的黑气,并不像手卷上所说的崇清门这样的修道门派拥有的手段。就在林天旭考虑怎么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里面的时候,身旁的岔路上,却已近走过来两个人。

    两个中年汉子的出现让林天旭眉头微皱,一身灰衣的两个汉子都是一脸邪气,气息也不像自己见过的任何修道之人,虽然只是筑基期的修为,但总是隐隐感觉到古怪。

    “什么人?!跑到我们鬼王庄来了,鬼鬼祟祟的样子,想偷东西?”二话不说就是一阵狂吼,还莫名其上扣上一顶帽子。

    很久没有被这样指着鼻子骂过了,林天旭就这样直直得看着眼前这两人,鬼王庄?手卷里没说过这听起来像个小门派的事情,难道是这几百年起来的势力?听名字不像什么正派道门啊。

    林天旭此时还真是猜对了,这鬼王庄就是这六百年左右才在这天绝山附近起来的势力,本来只是一帮靠着劫掠上山采参的参客为生的山贼,数百年前被一个陌生的修士收复了。

    后来就在这天绝山腰上扎根了下来,那修士还真是个厉害人物,不仅自己是金丹期的修为,短短几百年居然活生生把一个平常的山贼窝弄成了个小门派,还取了个鬼王庄的唬人名头。

    三百年前门派里就有了好几个金丹的修士了,庄主自己也到了元婴期,从此这天绝山里也不安生了,鬼王庄开始和崇清门争斗起来,原因就是现在崇清门的山门所在。

    天绝山雄伟高大,但是最好的真气充沛地方早早被崇清门造好了山门,也已经在这里存在了很多岁月了,而稍微有了点实力,鬼王庄就不满足现在的大山洞,就开始在崇清门身上下功夫。

    最近这两百年还真被鬼王庄抢了不少地盘过来,现在天绝山已经一分为二,一半是鬼王庄的,剩下的才是崇清门的。而最近的年月崇清门更是苦苦挣扎,眼看连山门都受不住了。

    此时见到眼前的参客木呆呆的看着他们,好像被他们吓傻了,两个汉子就慢慢踱步过去,瘦小的汉子伸手一把抓过林天旭的背篓,另一个壮一点的,则在旁边哈哈大笑。

    山贼当的时间太长,雁过拔毛的习惯得以传了下来,眼见这个普通的参客,两个筑基期的汉子自然不会放过,说不定挖的有好东西呢?不就当是孝敬他们了吗?

    这样的事情,这些年这两个巡山弟子已经做过不知道多少次了,已经非常熟练了,本地的参客早就不会到这边鬼王庄的范围了,随着鬼王庄一点点扩大,现在整个天绝山都很少有人上来挖参了。

    好久勒又遇到一个不长眼的,还能放过你?

    看见眼前两个弟子麻利的翻着自己的背包,林天旭不禁想起很多往事。

    幼时居住的林家小镇,自己也曾见过进山的参客,这些人不顾危险漫山遍野寻找人参,并不是为了发财暴富,而是祖祖辈辈生长在这里,传下来的谋生手段。

    采参都是有着固定的季节性,大雪封山以后,再进去就难了,一年之中只有几个月的时间能进山,还得面临各种不知名的灾害,和山中猛兽的爪牙,如此辛苦也许只是为家里添置一袋米,或是在市镇上换点粗布。

    幼时的林天旭经常遇见他们,留下最深刻的记忆,就是他们粗糙的双手和一身的伤痕,眼前这不知死活的两个人,一上来就含血喷人,接着就是一阵搜刮,不知道是害了多少人。

    林天旭心底泛起了深深的厌恶之感,看着翻了半天一无所获还狠狠踩扁自己背篓的瘦小汉子,伸手直接一把抓住了他的脖子。

    瘦小汉子感觉自己直接被从地上提起,喉咙一下喘不过气,双手死命扳着林天旭的指头,脚下在空中乱踹着,几息时间眼珠圆睁,脸上憋得血红。

    以为这个参客力大无比把自己师弟偷袭制住,旁边的大汉一声大喊:“你还反了天了,想死你大爷成全你!”势大力沉的一拳直接向着林天旭的的面部而来。

    虽然这两人叫林天旭厌恶,但是还真的没有起杀心,本想好好教训一下就算了,感觉到自己脑后拳上的气力,林天旭是真怒了。被人明目张胆的打劫,还一下手就下如此杀手?!

    这拳劲林天旭自然感觉的清清楚楚,换一个普通人肯定是血溅当场的后果,而北地的人大都豪迈,经常和山兽激斗的参客又有几个不是血性汉子?

    以往遇到还手或是抵抗的是不是就是这样的结果?拳头还没到,手上稍微用力,瘦小汉子随即毙命。对身后的拳头并未丝毫避让,大汉感觉到自己的拳头打在了坚石之上。

    林天旭丢下手里的人,冷冷的转过了头。此时的大汉终于意识到自己遇到的不是一般的参客,而是比自己修为高出太多的修士!看着对面参客眼中的一丝杀气,感觉自己已经被对方的气机锁死,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大汉此时只有断断续续说道:“我们是鬼王庄的人,庄,庄主可是元,元婴修为!”

    林天旭不屑说什么,随手一掌,大汉整个躯干就被打的粉碎,向身后飞了几米,贴在了粗壮的树上。

    沉吟了一下,林天旭此时并没有现在进去的念头了,俗话说的好,蛇鼠一窝,手下这点修为就能这样草菅人命,所谓的鬼王庄和什么元婴庄主还能是什么好东西?

    这样的人,修为越高,祸害的人越多,还能不能称之为人都是未知之数,林天旭决定好好摸摸这个鬼王庄的底子了,真是作恶多端为害乡里的话,他不介意送他们一程。

    手卷里说过崇清门虽然不大,确实正道的修道门派,那既然他们在这天绝山里,林天旭决定先到他们那里,好好打听下这个鬼王庄的虚实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