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七十五章:鬼王庄,竟牵起蛇鼠一窝!
    崇清门,就在天绝山东边的山道之上。恢复本来相貌的林天旭,此时隐匿了自己的修为,正向着山门走去。

    普通的白玉牌坊,看上去年代也很久远了,但却没有修葺,显得有些破败了,看这样子,崇清门情况不怎么好啊!

    刚到山门,草丛里跳出来两个小道童,也没有问话,只是警惕的看着这陌生青年。

    林天旭看着两个小道童头冠还挂了几根茅草,再看看亮晶晶的眼睛,都才十三四岁的年纪,还是气动三四层的修为,有点哑然失笑。

    “你们躲在草堆里做什么,是巡视山门的弟子吧,是不是偷偷躲着睡觉去了?”林天旭笑眯眯问了起来。

    看着眼前的人不像坏人,身上的气息也很亲切,年龄小一点的道童赶紧说道:“我们没有睡觉,我们眼睛一直看着呢,只是,只是师傅说这样安全一点,要是看见坏人就捏传音符,不要出来。”

    听着这话,林天旭的笑意顿失,从话里自然知道了很多信息。崇清门的山门现在都危险了吗?既然危险还叫修为低微的小道童来看守?崇清门已经到了这地步了么?

    “坏人,什么坏人?还会来你们山门吗?”林天旭轻声问道。

    “当然是鬼王庄的坏人啊,师傅说了,只要看见是鬼王庄的人,就叫我们赶紧躲进草丛里的山洞...”说道这里,旁边年纪大点的赶紧捂住了他的嘴。

    虽然是半截话,林天旭已经全部明白了,“好了,我不是坏人,我是来打坏人的,带我去见你们师傅吧。”

    年龄大点的人虽然还是有点犹疑,但是看着林天旭的神态确实不像是坏人,何况那一身的道家修为他是感觉到了,而且好像比师傅还强!

    就这样,两个小道童在前面引路,林天旭慢慢走进了这他除了五大道门外第一次见的修道之所。

    院落的范围不大,但是选择的位置很不错,一到这山腰的一片平坦地带,林天旭就感觉到周围的真气是这天绝山里最浓郁之处。

    院门前已经占了一个老年修士和几个弟子了,弟子身上的道袍都和山门的小道童一样,缝缝补补,就连领头的金丹后期的老年门主,斜襟上都有大大的补巴。

    老年修士走上前来,辑了一礼,“贵客前来,贫道宏真子有失远迎,万望莫怪。”

    林天旭不敢托大,连忙行礼,“是我叨扰了。”

    眼前的宏真子看起来起色红润,长须飘飘,一副修道高人的样子,虽然修为只有金丹后期,但是一身气度自是不凡。此时他正看着眼前的陌生男子。

    “不知道友师承何派,今日到我崇清门是有什么事么?”

    “正清门弟子林天旭,今日是为了那鬼王庄而来?”林天旭回答的很恭敬。

    宏真子听到此话,又惊又喜,正清门是这乘云大世界五大道门之首,门下弟子能出门历练的,都是修为有成之人,眼前的林天旭虽然金丹中期,必有其厉害之处,否则也不会专门为鬼王庄而来。

    “原来是名门弟子,真是失礼了,快请进。”

    身旁的崇清门弟子,听眼前的男子自称是正清门弟子,也是眼睛发亮,在修道界,正清门的名字是大名鼎鼎,今日能见到来自正清门的弟子,自然是十分惊喜了。

    身后懵懂的可爱小道童,还在悄悄闻着身边的师兄,“正清门是什么,怎么你们是这样的眼神?很厉害...”

    话音未落又被捂住了嘴巴,拖到了一边,轻轻耳语一番之后,小道童眼睛瞬间发亮,赶紧跟着师兄们走进院去。

    虽然挂着崇清殿的牌匾,眼前的正殿确实规模不大,和在下门时候的普法院差不多大小,但是造型还是十分古朴,无论是制式还是殿沿的雕刻,都有很强的年代感。

    走入里面,桌椅虽然也是很有年头,边角都被磨掉了漆色,但是确实擦得一尘不染。

    宏真子没有坐上主位,而是招呼林天旭坐下后坐在旁边相陪,而崇清门的弟子们,都站在殿外,小道童也挤在师兄之间,看着里面的林天旭。

    “贫道能力有限,现在的崇清门贫寒简陋,倒叫林师弟见笑了。”看着对方的金丹修为,宏真子也是换了亲切的称呼。

    “门主太客气了,精气神还在,那道门就不会倒,观门下弟子个个都是精神奕奕,自是门主教导有方。”

    看着眼前的青年谦逊有礼,没有一般的趾高气昂,果然是大门风范,宏真子心下也是暗赞。

    “不知林师弟,怎么会到这偏远的天绝山来,怎么会问到鬼王庄呢?莫非你遇见鬼王庄的人了?”此时林天旭的到来无疑是救命稻草,宏真子也是直接进入了主题。

    当下林天旭把之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看着他杀了两个鬼王庄的弟子还是气定神闲的样子,宏真子心里有喜有忧。

    看见他神情的变化,林天旭露出疑惑的表情。

    “不瞒林师弟,这鬼王庄在这天绝山是真的横行霸道啊!我们崇清门是深受其害的。”宏真子此时一脸的悲愤。

    “本来师尊在的时候,两边还能相安无事,毕竟师尊也是元婴的修为,鬼王庄虽然一直行为不端,可惜师尊也是有心无力,还好鬼王庄有我们在这里,倒也没有明目张胆的做坏事。

    自从三十年前师尊仙去之后,这鬼王庄没有的了忌讳,行事就越发张狂了起来,我们崇清门弟子就经常被他们挑衅了,要只是这样,我们也能忍,后来他们得寸进尺。

    不仅在外面见到我们的弟子就生事,后来更是欺上门来,后来贫道才知道,原来他们竟然看上我们崇清门的山门了,如果不是有师尊留下的一套法器护着,我们早就被赶走了。”

    说到这里的宏真子激动起来,“祖宗传下来的东西,怎么能让与他人,还是这样明抢的方式?贫道再是不堪,拼命也是要护住这历代门主传下来的地方!”

    林天旭看见宏真子此时眼眶发红,也是知道他心中的苦楚。

    “只是可惜,我们下的弟子,这几年好几个刚刚晋升金丹的弟子啊,就在山门外被人害死,可是却找不到一点证据,就算找到了证据又怎么样,贫道现在的修为根本就没办法报仇,何况现在还要一步不离这山门。”

    林天旭此时问道:“不是有贵师尊传下来的法器吗?难道不能...”

    “林师弟有所不知,这法器是开门师祖留下来的,却只是在山门内有危险时它才会主动迎敌,别说是贫道,就是鄙师尊当年也御使不了啊!”

    “御使?贵门的法器?”林天旭惊奇的问道。

    此时宏真子指着殿内正中的贡台之上,林天旭顺眼看过去,果然如自己所料,他口中的法器居然真是一把剑!崇清门的开山始祖居然是剑修?!不会这么巧吧!

    看着林天旭眼里的疑惑,宏真子解释道,“林师弟有所不知,鄙门的开山始祖确实是剑修,当年不知何故他来到这天绝山之中,创下了我们崇清门,师祖一心修道,自从开派之后就不再修剑。”

    说道这里宏真子带着几丝惭愧,“也不怕林师弟笑话,鄙门师祖因为修剑出身,所以在道法方面确实平平,幸好他带的典籍还算完好,鄙门就这样传了下来,只是这修剑之法师祖并未留下。

    所以现在鄙门,唉,剑法吧不会,道法方面也是稀松平常,否则也不会有今日这样落魄了,门派典籍里师祖可是能开山辟地的剑道大能啊,我们这一片山门都是师祖一剑而成!”

    这时候的宏真子脸上总算有了几分神采,林天旭也心中暗暗吃惊,这一片山门算然没有至清峰顶那样的规模,也是一片不小的地方,就这样被一剑劈开,不禁心生神往。

    林天旭此时心里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但是现在还不是求证这个的时候,先解决鬼王庄的事情才是正事。

    “门主,你给我详细说说这鬼王庄的庄主吧,是什么来路,什么修为,他的底细你清楚吗?”

    “说起这鬼王庄庄主,也不知他是什么来头,六百多年前突然来了这天绝山,本来只是一帮山贼,却就在这几百年,让他弄出来一个鬼王庄。

    他自称天鬼上人,一身的法术都是鬼道之术,现在是元婴初期的修为,但是因为他鬼道法术世上少见,威力也是不凡,以前也有过元婴的高手路过,出手之后都是不敌。

    现在他已经成了这天绝山几百里范围的祸害了,他也知道自己的斤两,从来不去外面作恶,所以也就一直到了今日。”

    听到这里,林天旭虽然不明白的东西还有,但是一件事情是确定无疑的,那就是这个鬼王庄门主,号称天鬼上人的这个修士,一定不是好东西!

    正清门中的典籍是很丰富的,林天旭自然知道鬼道之术是什么东西,修炼这些都是有一些有位天道人伦的东西,生祭活人,吸取活人修士精血都是稀松平常的事情。

    而且修炼的手段越是邪恶,鬼道法术的威力就会越高,听了宏真子的介绍,更坚定了林天旭彻底消灭鬼王庄的信念,既然是这样邪恶的门派,就当是给天绝山除害吧!

    既然有了定计,林天旭就不会犹豫,“这样,门主把去鬼王庄的道路绘制份地图给我,或者叫一名弟子给我带路也可以,我想去鬼王庄看看。”

    宏真子此时还有点犹疑,“林师弟,也不是贫道不相信你的能力,不过这天鬼上人可是实实在在的元婴初期,是不是再计议一番,有了万全之策再做行动?”

    林天旭微微一笑,“不用,对付这样的躲在黑暗里的宵小,直接杀上门就是,门主不用担心,你就在崇清门等我的消息就可以了,我还想多听听关于你们开山始祖的往事呢。”

    此时门外一直听着的小道童赶紧叫了起来,“林师...叔祖,我带你去,我知道鬼王庄在哪里!”一脸兴奋,没半点害怕之情。

    “好,那就我们一大一小,杀他个人仰马翻!”一阵长笑,林天旭抓住小道童,直接出门御风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