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七十七章:历周折,终见元婴期门禁。
    林天旭看着天鬼上人的元婴逃走,并没有追上去,肉身已经被毁,修为也就缩水了大半,失去身体庇护的元婴,也翻不起什么浪花。

    这也是林天旭现在还是缺乏和元婴高手过招的经验,只要元婴逃逸,就有死灰复燃的一日,想这样一个作恶多端的元婴,不知道会有怎样的后患?!很快林天旭就会知道。

    天鬼上人的徒弟们,六个金丹弟子全身精血元气都被吸光,现在已经全身皮肤干枯,都变成了干尸。

    剩下的一群低阶的弟子,现在看着自己师尊几个回合就被打到肉身四分五裂,元婴也逃之夭夭,都紧张的看着面前的杀神,生怕发出一点声音。

    看着眼前一群人,林天旭也实在没有动手的欲望,想了一想,“你们去把鬼王庄的仓库打开,所有东西都给我拿出来。”

    话音未落,所有人开始狂奔,谁知道跑得慢了会有什么后果,什么时候,都是小命最重要!

    此时看着大局已定的刘小能也已经溜下数来,蹬蹬蹬的跑到了林天旭身后,看着眼前东倒西歪的几具尸体,却没有雀跃的样子,之间他双眼发红,好像是哭过。

    “我刚才看见三师兄了和五师叔了,他们...三师兄平时对我最好,经常给我摘果子,唯一一次下山也是他带我去的...”说着说着又哭出了声。

    刘小能此时的心情,林天旭也曾经经历过,所以只是摸着他的头,“好孩子,长大了,好好修炼,今后就不会有人能再欺负你的,你的师兄和师叔也会转世投胎的,他们今后会很好的,别难过了。”

    刘小能自然是在万千残魂大法的诸多残脸中见到了自己的亲人,小小年纪自然是禁不住心底的悲伤。

    说话间,一群鬼王庄的弟子又都跑了出来,手上都抱着各种东西,大多是些世俗之物,修炼鬼道的修士就算有什么,林天旭也不想看,就叫一群人抱着东西跟着自己去往了崇清门。

    崇清门的山门前,翘首以待的宏真子和众弟子看见远远来的大队人马,开始还是一惊,后来看清了此时已经高兴起来的刘小能,此时正在前后跑着,纠正着队伍的阵形。

    而走在前面的林天旭,此时也没有得色,随着他修为的增加,今后还有更多的不平需要自己去铲除,而魔族?!那才是自己最大的目标。

    人群相聚都是一片喜气洋洋,看着鬼王庄的弟子都抱着一堆堆的东西,瑟瑟缩缩跟在后面,宏真子问道:“林师弟果然年少有为,这么短的时间就得胜归来,不知道这些鬼王庄是什么情况?”

    “天鬼上人已经被我毁了肉身,只可惜元婴跑掉了,这些弟子,,鬼王庄这些东西,也一并交给你们,相信门主会比我处理的好。”林天旭解释道。

    此时的刘小能早就跑到了一边,眉飞色舞的说着林师叔祖是怎么大发神威灭了鬼王庄,周围的弟子则是大呼过瘾。

    宏真子自然知道林天旭的好意,也就叫上几个弟子分头去安排了,自己则陪着林天旭来到了崇清殿。

    “之前听林师弟对我们这祖传的法器有兴趣,莫非你知道它的来历?我也只是听师尊说了师祖也是一千多年前才到了这天绝山,而这剑还是有名字的—血霜,不知道林师弟有没有听说过?”此时的宏真子带着希冀的眼神。

    在他看来出身道门之首的林天旭一定见识广博,说不定还真的知道他师门的渊源,这对于现在的崇清门自然是天大的好事。

    林天旭此时沉吟了一下,“这个也是我的一点推测,等我问清楚了之后,再告诉门主知晓。”听到了这剑的名字,林天旭估计自己的猜测说不定是真的,但是这样的事情自然不能乱说。

    随即,他走到一边,把自己的所见传音给了自己的师尊,请他询问一下明剑阁那边。

    二人就坐在这里,一边等着回音,宏真子一边给林天旭介绍这天绝山的一些情况,没用多长时间,林天旭怀中有了震动。

    果然不出所料,师尊告诉自己明剑阁那边听到了血霜的消息,都是十分惊喜,明剑阁阁主沈行天此时已经带着几位长老向着天绝山而来。

    林天旭此时出现了古怪的表情,对着宏真子拱手行礼道:“恭喜门主,好像是真的有消息了,就这两天,会有明剑阁人过来,到时候就会清楚了,我也耽误了不少时间了,现在就告辞了。”

    宏真子听说自己的师门渊源有了消息,自然是惊喜不已,但见林天旭此时要走,又有些意外,虽然认识时间很短,他却对这年轻人印象很好,确实不舍。

    也不是林天旭故意躲避沈行天,在自己没有实现誓言之前,和他们见面,只是徒增烦恼,还是等将来吧,他相信自己终有昂首挺胸走上明剑阁的一日。

    自己的时间很紧,眼下还是做自己的事吧,接下来的崇清门的事情,自然不需要自己再操心了,明剑阁那边一定会处理的很好。

    知道林天旭现在就要离去,小道童刘小能非常不舍,使劲扯着才见面没多久的林师叔祖的衣角,在林天旭的闻言劝说和许下今后会来看他的诺言下,才哭兮兮的看着他远去。

    只是此时的林天旭和刘小能不知道,今后是有见面的一天,只是已经不再这天绝山了。

    重新回到那天的山道口,此时随着鬼王庄的覆灭,禁制也不复存在,林天旭留心这四周的情况,慢慢走了进去。

    走了没多久就看见了钟成厚所说的断崖前,此时的身下并看不见什么深涧,只有郁郁葱葱的草木,林天旭御气升起,慢慢下探。

    穿过了众多茂盛的草木,才感觉到了身下确实是空荡的深涧,隐隐还有水声从下面传入耳里,经过了一些小周折,终于找到了正确的方向。

    下到最底后,闻到的是浓厚的腐朽草木的味道,脚下的溪水非常寒冷,也许来自山顶的化雪吧,深涧只有不到一丈宽,被草木掩盖,又夹在两山之间,显得十分昏暗。

    脑海中,钟成厚的记录清晰的出现,林天旭就一步步循迹而去,沿着溪水上行了盏茶的功夫,溪水旁边出现了低矮的的小洞口,此时也被草木遮住大半,不仔细留意根本发现不了。

    过了这么多年,也不知道洞内是否有变化,或者有蛇虫在里面安家,点燃了此前准备的驱虫之物,然后丢进了山洞深处,过了良久,不见里面有任何动静,也没有任何活物爬出来。

    这个时候,林天旭慢慢俯身爬了进去,漫长的甬道只能容一个人爬过,林天旭一边嘀咕着这不可能是洞府正门,一边随时留心石壁的情况,此后经过好几个岔路,都按照手卷上说的方向一路前行。

    就这样在里面差不多爬了半个时辰,林天旭总算看见了眼前的门禁。按照已经熟悉了多遍的方法,林天旭摆弄着门禁上几个不规则的金属门钉,然后等了半晌,总算没有失效,门禁慢慢打开。

    爬过门禁口的林天旭感觉像穿过了棉花地,有絮状东西充塞与门禁口一样,等到自己完全进入,发现眼前豁然开朗,虽然这里只是第一层筑基期的层面,却已经是个宽大的空间。

    此时林天旭回身望向自己进来的甬道,却一无所获,此时光滑的石壁看不见任何入口的痕迹,这阵法之术还真是神妙异常啊!

    可惜自己当年虽然得到了基础的阵法典籍,却一直放在储物袋最里面,从来没有去翻动过,主要之前的精力都在提升自己的实力之上,所以对自己修为上没有直接帮助的阵法之术自然放在了一边。

    其实随着修为的增加,阵法的作用会越来越明显,最起码自己到时候开凿一个石室,布下强悍的阵法,不仅可以隐藏痕迹,还能避免别人的入侵,会少了很多麻烦和意外。

    以后有时间可真要好好研究下这阵法了,林天旭一边感叹,一边开始打量石室里面的情况。

    因为这里之前钟成厚已经进来过,所以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直接穿向通往金丹期的门禁而去。

    此时出现在眼前的门禁就不是石头材质了,而是换成了不知名的铁石之物,上面的门钉虽然还是无规则的出现,门禁上已经多了很多玄妙的纹路,而摆弄门钉的过程也复杂了很多。

    等待的时间也比之前漫长了不少,带着吱吱的摩擦声,又一个大门徐徐打开。

    林天旭知道前面的筑基期和金丹期的层面钟成厚都已经进过,此时也注定没有什么好东西,只是感受下这未曾见过的阵法禁制以及这奇妙的禁制层面。

    直接过了更加宽大的石室,走到了一堵白玉的门禁之前,这里,就是通往元婴层面的门禁,也是钟成厚一直想进去却到最后都只能望门兴叹的所在。

    此时的玉门高大威严了很多,门上的纹路更加复杂,有着逼人的气息传了出来,明显是隔绝了元婴之下修士想要进入的可能性。

    按照手卷记载的办法,身上有尚云丹尊阵法典籍,上面留有丹尊印记的林天旭缓缓放开了自己的元婴修为,身上的气息主动迎上了门禁传来的威严之气。

    只是几息过后,林天旭感觉到自己的气息中开始了微妙的变化,有种种符号信息开始源源不断的传递到了自己神海,然后开始在里面开始了令人眼花缭乱的各种组合。

    一直到门禁不再传入杂乱的信息,自己神海之中持续了盏茶的重新排列有了最终的结果,和门禁上玉质的门钉样式和位置一样的小号的门禁,出现在自己神海之中。

    此时林天旭屏住呼吸,紧张的盯着接下来门禁的变化,等到学会了这变化,尚云丹尊元婴期的禁制层面就会在自己身前打开,到时候里面会出现什么样的丹方和未知的东西呢?

    林天旭非常期待,此时只有精心观察神海里这小小门禁即将而来的变化轨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