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一百章:场面尴尬,救人反被误解。
    别说没有太多历练经验的许慕烟,现在就是林天旭这个想来还算沉稳的老江湖,都开始着急起来。

    在外面的林天旭曾经绕行过,自然知道这九宫的面积并不是特别大,进来这么久,所有的九宫也都经过了无数次,确实每间屋都只有几丈的范围。

    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明明知道正在寻找的许师妹也许就在离自己很近的地方,两人就在有限的空间里转来转去,却始终没有碰面的机会。

    人生不就是这样,同一块小小天空之下,擦身而过的机会又有多少?何尝不是最深的无奈?

    想要遇见的时候,遍寻不着。无意中,也许相逢在不希望看到的场面中。

    就在许慕烟一遍一遍慢慢走到逐渐没有了信心的时候,在经过一宫的一具已经看过好多次,不同与其他的骸骨的玉白色或是金huang se,眼前的这具从头到脚一片漆黑。

    此时,许慕烟停留了下来,呆呆看着这骸骨,难道我就这样在这里面跑一辈子,将来我的骸骨,会是什么颜色?

    看着这黑色的骸骨,许慕烟突然有了发现。因为一片漆黑的缘故,此前没有留意的小小的袋角被她看见了。

    此时看见这意外的发现,许慕烟小心翼翼低下身子,轻轻拉扯之下,居然有一串储物袋被拉了出来!

    稍一思索,便明白也许这黑色的骸骨主人是最后一个进入这个宫内的修士,所以他拿走了所有其他人的储物袋,如今机缘巧合之下,被自己发现!

    确实和她料想的一样,许慕烟遇到的这具骸骨,就是两千年前最后陷入这阵中的修士,也是流传到外面被尚云丹尊所知陷入九宫八卦混元大阵著名的离合期邪修。

    看着眼前九个储物袋,许慕烟又生出了好奇之心,自己千辛万苦在这里面这么久,这白空间的核心的仙渺殿到底有什么,谁不想知道?

    第一个袋子是个灰扑扑的袋子,那就按顺序来吧,许慕烟就这样打开了她万万不能打开的袋子,因为这第一只袋子是这臭名昭著的邪修随身的储物袋。

    年月太长,袋子的真气禁制已经消失,许慕烟轻易打开袋子就看见了几个****罐罐,而其中一个粉红色造型怪异的**子,首先就引起了她的注意。

    轻轻摇晃,没有一般丹药滚动的声音,却明显有粉末在里面晃动,而后她轻轻打开了这看上去颜色很漂亮的**子。

    一阵甜香瞬间传入她的鼻子,瞬间警觉的许慕烟赶紧塞上了盖子,然而,离合期老怪配制的专门做坏事的药粉,既然闻到了,还有幸免的可能?

    这个姓名都淹没在岁月里的邪修,其恶迹传遍乘云大世界,而能使他屡屡摧花得逞的关键,就是他配制的各种药粉,这粉色**子的正是他当年一大利器—仙境mi qing沙。

    有着好听的名字,却对所有女修都是噩梦,闻到它的离合期女修都难逃邪修之首,何况区区元婴后期的许慕烟?

    此时的她心知不妙,因为虽然她不认识这药粉,但是甜香的味道却往往不怀好意,此时她赶紧盘坐在地,开始驱使元婴真元,意图捕捉已经进入经脉的丝丝分红之色,想将它们逼出体外。

    谈何容易?

    进入经脉的mi qing沙,很快和她的真元混在了一起,经脉中很快就泛出浅浅的粉红色。在经过元婴时,会进入元婴一部分,在经过神海时,又会分出一缕钻入神海之中。

    很快,许慕烟就感觉到了自己全身上下的异样,元婴在mi qing沙的作用下,开始不安的扭动,元婴本身也慢慢开始爬上粉红,元婴的眼睛开始张开,慌乱的躲避这莫名的感觉。

    进入神海的mi qing沙,则很快把更多的奇怪的情绪带入了许慕烟的神识之中。

    元婴扭动的越来越厉害,脸上也出现了一些焦急,恐惧,娇媚,难受的表情,心神相连的许慕烟自然感同身受,而且更加不堪。

    还保留着最后的神智,许慕烟自然知道自己吸入了什么,此时身上开始透出不正常的红晕,脸上的表情也和元婴一样复杂多变,而很快,所有的表情都变成了娇媚和一丝引荡。(此处错字情非得已)

    随着神海中也不断被侵蚀,自己的神智也开始模糊不清,神识里出现了很多引靡不堪的场景。

    刚开始自己还在拼命的排斥着这些不该有的情绪,奈何mi qing沙的作用太过猛烈,很快最后的意识便已经迷失,本来清凉的双眼也变得分外朦胧。

    此时的许慕烟,无力地靠在了墙角,无意识的在地上扭动着,身体变得越来越红,全身大汗淋漓,衣衫也逐渐散乱。

    而许慕烟停留在了这不知名的宫内,没有放弃的林天旭还在继续穿行,无形中大大增加了碰面的几率。很快,再次闯进一宫并准备快速穿过林天旭生生停住了脚步。

    角落里的许慕烟印入他的眼帘,虽然此时她的衣衫还没有完全脱落,但是脸上的怪异神情和红扑扑的脸蛋,一样叫林天旭吓了一大跳。

    虽然在门派时为苏梦妍布置千户百门大阵的时候,也曾经直接接触了少女的身体,但是实在极度克制的情形下,苏梦妍也保持着清醒和端庄,所以虽然最终林天旭有些失态,却能控制自己。

    但是眼前的场景,换任何相同年龄的青年男子,也难以抗拒。林天旭愣在原地看着许慕烟,看样子像是中了什么邪药,再看几个地上的储物袋和跌落在地的粉红色药**,当即猜到了几分。

    虽然自己的意志很强,此时也紧紧守住自己的心神,却还是不自主的向着许慕烟一步步艰难的挪了过去。

    眼神不自主的钉在这左右扭动的身体上,本身许慕烟就生的极美,此时在这暗室之中,又是这样的神情,林天旭甚至听到自己喉咙里吞咽口水的声音。

    还好,一直以来自己接受的都是最正派的观念,外面还有着苏梦妍,更有怀中手绢的温度,林天旭就在这样的情况下,狠命把头转向了一边。

    看着许慕烟这个情况,身中品级很高的邪药,否则不可能元婴期的她会是这番模样,而现在该怎么让她清醒,这可是个大问题,更是天大的难题。

    这个世上很多毒药,都能配制出解药,很多病患,也有多种药可以服用,唯有这邪药,好像就只有一种办法,虽然这种办法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

    还有其他办法吗?林天旭焦急的转圈,如果任由药性就这样下去,许慕烟可能会受到致命的伤害,最可怕的结果就是她的元婴承受不住药力,元婴一旦爆开,神仙都救不了她!

    元婴?林天旭焦急中忽然捕捉到一个关键字眼,自己好像吸收过元婴,就在不久前,还不顾结果的吸收了个魔婴,虽然这两天还压制着,估计出去又要花费不少的时间。

    那么自己能不能把药力吸取过来,然后借助自己的白芒清理掉?不尝试怎么知道,试试再说,实在不行

    林天旭赶紧扳正了许慕烟的身体,还慌忙把衣衫帮她整理了一下,遮住不改露出的部位,把她靠墙摆好之后,稳定了下自己的心神,开始双手和她掌心相对,开始试着释放出白芒,接触许慕烟的真气。

    白芒感受到了林天旭的意念,很快在双掌大量聚集,随即开始了和许慕烟的真气接触。

    林天旭不知道自己的白芒有着逆天的吞噬能力,但是误打误撞的尝试却正是此时能解许慕烟邪药的方法。

    很快,投入许慕烟体内的白芒就感觉到了不舒服的粉色mi qing沙的气息,林天旭第一时间发现了异常,马上就驱使白芒,看看是不是有效果。

    没有叫他失望,很快就有一丝丝的mi qing沙开始从许慕烟的真元中被抽出,白芒随即包裹着mi qing沙回到林天旭的体内,随即更多的白芒开始的更凶猛的吸取和拉拽。

    很快,真元中的mi qing沙就这样被一点点的吸出了许慕烟的真元,接着便是元婴,接触到林天旭的白芒,许慕烟的元婴却没有多少排斥,主要是自己现在是在痛苦之中!

    和之前一样,随着一丝丝的红丝从元婴中剥离出来,元婴开始恢复正常的颜色,脸上的表情也开始慢慢正常,睁开眼睛的元婴发现了体内的白芒,不但没有排斥,还露出了感激和欣喜的神色。

    几盏茶的时间,林天旭极力控制着白芒不断的抽取着mi qing沙,额头也开始有汗留下,不知是热还是累?

    随着最后一丝mi qing沙从元婴体内被抽出,许慕烟的元婴已经恢复了清明,白芒又开始向着神海前行,轻巧的试探之后,就开始更为小心的抽取着mi qing沙。

    虽然神海是非常险要的部位,但是林天旭的白芒曾经多次进入他的神海,对修士脑部的构造非常清楚,没有触碰任何地方,只是靠着白芒逆天的吞噬特性,慢慢一丝丝吸取。

    又过了良久,当所有神海中的mi qing沙都被抽出之后,许慕烟的危险状况就被林天旭化解了,但是转嫁到了他自己的头上!

    虽然所有的mi qing沙都是被白芒严密包裹进入了林天旭的身体,但是还是本能的发起了攻击,意图入侵林天旭的神海和在体内飘忽不定的元婴!

    只是选错了对象,虽然还是对林天旭造成了一定的影响,脸上开始泛红,也露出一丝引邪的笑容,但是白芒还是压制了大部分的药效,并且已经开始了无情吞噬。

    这个时候,好像怪梦一场的许慕烟已经悠悠醒转了过来,此时还有点模糊的她一眼就看见了和自己距离很近,紧紧抓住自己的双手,脸上这么红,还带着引笑?又低头看见了自己的衣衫

    一向冰清玉洁的许慕烟本能的挣脱双手,啪!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了林天旭脸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