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一百零八章:初进雪原,冰女情绪爆发!
    林天威看到林大牛出现沉思的神色,知道这冰原灵识果一定对大哥非常重要,想了一想,在房里翻箱倒柜一番,翻出了张羊皮纸。

    “这是前两年一个散修进入雪域荒原绘制的地图,也是我这么多年见过最详细的了,估计大哥会有点用。”

    结果这羊皮纸,林大牛专心的看了起来,雪域荒原里面大概的地域划分都有,不过地图上有着不少红叉,特别是到了东北方向更是一个血红的叉,地图也是到这里戛然而止。

    按照自己的经验,林大牛知道这些红叉也许是危险之地,也许是沿路的冰兽,那这最大的红叉又是什么意思?也许这地图还真的另有玄机。

    “把这地图留在这里的修士,你还记得多少?当时的情况你详细给我讲讲。”

    “让我想想,当时他来这里的时候,应该是受了不小的伤,神识都有些不清楚了。好像是个小门派的弟子,只是用不少东西换我们派弟子送他回自己山门。

    对了,好像后来听护送他的弟子说,一路上上他好像一直在睡觉,经常做噩梦的样子,有时候说梦话总是蹦出荒雪神兽几个字,荒雪神兽到底是什么,我们也都不清楚。”

    听到这里,林大牛知道在林天威这里应该只能打听到这些了,虽然不想就这样和多年未见的兄弟就这么分开,但是现在确实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林大牛掏出来好几个**子出来。

    一边和林天威说着这些金丹期和元婴期修炼的丹药的作用,一边叫他好好收藏起来,辅助自身的修行,又叮嘱了几句。

    眼看这架势林大牛是准备离去,林天威自然是万般不情愿的,但是他知道林大牛肯定是要事去办,这些年林天旭的名头在五大道门都很响,自己自然是不能耽误他的行程。

    从平生楼出来已经夜深,街道上也没有几个人了,一路回到住处,看着许三娘,林大牛憋出一句:“这一间房好像是不太方便,我还是另外找间。”

    “没什么不方便的,我坐这里调息即可,你不用管我。”清冷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

    “我兄弟多年不见,我的情况他不是很了解,他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想了一下,林大牛还是解释了一番。

    “他有说什么吗?他夸我美而已。”一句话就叫林大牛接不下去了。

    林大牛讪讪坐到一边,开始盘坐调息,最近都是元婴在鸿蒙空间里修炼,连续好多天自己也没机会去修炼本体,得赶紧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了。

    此时似曾相识的场景,又让他想起了和沈佩然初识时,也是就这样远远坐开,自己那时候怎么就没发现她是个女子呢?

    随着修为的增长,林天旭现在已经不再强行压制自己,开始经常想起那个巧笑嫣然的女子,因为他知道,自己很快就会再见到她了。

    第二日天蒙蒙亮,林大牛已经整理好了一切,做好了前往雪域荒原的准备,此时不知名修士留下的羊皮纸,已经深深印记在了自己神海之中,只需要按照地图所示,一片片去寻找那灵识果了。

    出城之后,二人径直向着东北方向而去,经过一天多的飞行,终于接近了一片苍茫,眼前是一望无际的黑土地,铺着一层白雪,显得萧索无比,入眼没有一丝绿意。

    这里接近北域,所以也比较寒冷,对于已经晋升分神期的林天旭来说,已经影响不到他,但是现在还是元婴大圆满的许慕烟就必须分出部分真气来御寒了。

    因为只是雪域荒原的外圈,也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林天旭向着最深处径直而去,地面生升腾着一层厚厚的寒气,御气飞行会错过脚下的景象,所以二人身后留下一长串深深浅浅的脚印。

    越往深处,脚下的积雪变得越来越厚,天空也飘起了鹅毛大雪,四周都变得模糊,只有靠着神识四处查探,但是偌大的雪原上,好像只有他们两个。

    等到脚下的积雪不在,变成了和黑土结在一起的冻土层,许慕烟一路上除了脚下的咯吱声,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只是默默跟在林天旭身后,此时看着倔强的她,林天旭也有不忍,掏出一件林天威给他的貂皮袄子,披到了许慕烟的身上。

    眼看着林天旭给自己整理好了厚厚的帽子,许慕烟还是一如既往的只是清冷的看着,林天旭也没有说话,俯身给她换上厚实的皮靴,转身继续前行。

    整个白天,二人都是在荒凉的雪原上前行,当无边的夜幕笼罩下来时,这雪域荒原开始初步露出了爪牙。

    凄厉的北风带着雪花雪团开始劈头盖脸袭向二人,而急剧降温后的荒野之地,让林天旭也感觉到了一丝寒意,此时的许慕烟虽然面颊眉头都凝结了一层雪霜,清丽的脸上也冻得通红,也依然不发一言。

    因为不知道还要在这鬼地方呆多久,林天旭也不能就让她就这么扛着,虽然是她自己提出跟自己来此,她的安危还是自己需要负责的。

    林天旭停下脚步,释放自己的真元,生生化开周围的冻土,开辟出一小块圆形的黑土,“我帮帮你吧,后面一定会有更多的困难,不要一直消耗真元了。”

    说完也不等她有什么回应,直接抓住了许慕烟的双手,然后自己浑厚的真元开始透进她的身体,开始在她体表不断循环,渐渐的许慕烟的脸色好了不少,眉目间的霜雪也消失了踪迹。

    林天旭随手抹去了她面上的雪水,“现在这里休息吧,保持真元和体力,天亮了再继续走。”

    许慕烟怔怔的看着他,这一路以来,林天旭要不就是对她不理不睬,有的时候还恶言相向,好像在他的眼里自己根本就不是女子,自己的容颜一点都不会影响他的行为。

    有时候自己也会想,就这样一个男人,就算他修为很高,那正清门,明剑阁乃至听海阁的几位天之娇女,是怎么会钟情于他啊!他有什么优点?

    虽然没见过沈佩然,可是在听海阁她是亲眼看着苏韩两个人是如何对待她的,她们可以融化一切的眼神只关注在他身上,为什么在自己面前就是这样子?

    甚至有时候恨不得转身离去,可是想着在大阵之中的那些情景,想着他那一句:“我看见了你的元婴了,虽然有点冷冰冰,但是很可爱。”自己还是依然就这样一路跟了下来。

    可爱?嫂子?这些陌生的词语,仿佛叫她看见了新鲜但是真实的世界。

    今天就眼看着他做出了很多温情的动作,但是对他来说好像只是顺手而为,也许他抚过我脸庞的时候,也根本没留意过自己是个女子吧。

    外表冰冷只是她一直以来的性格所致,并不代表她的内心是一座冰山,只是没人有机会知道而已。

    许慕烟的想法其实很准确,虽然她生的很美,但是林天旭对她的性子实在不感冒,很多时候还真是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师弟一般,之前偶尔的作弄只是一时兴起。

    看着许慕烟,此地反正也是修炼不了,林天旭也干脆盘坐在地,就在这大雪纷飞的荒原里,开始了和这冰雪女子真正的交谈。

    “你整天就是一个表情,累不累啊,难道极乐门的修行很艰苦么?我看常乐归怎么就没什么事?”林天旭开始逗着眼前的女子。

    “你想说什么可以直接点,我听得懂。”

    “好吧,我意思你不能正常点吗?看你怕是不会笑吧,这一路这么冷,你也没半点难受的样子,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我很正常,有表情就能不冷么?还是说你现在嬉皮笑脸的就能御寒?”

    “和你真的是没办法沟通,我见你这么久了,也就在大阵之中还像个女人。”林天旭直接出了杀招。

    许慕烟顿时睁大了双眼,“你”

    “看看,还是有表情嘛,一说这个你还知道急啊。要不是我真的见过,会真以为你就是这雪域荒原随手扒拉出的一块冰坨子,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难道我说的不是实话?”

    空寂无人的环境叫林天旭放松了心神,言语也变得肆意起来。

    “你不要再提那件事,我不要听。”许慕烟的脸真是涨红了。

    “你说不提就不提啊,能叫你正常一点,提一提又怎么了,反正只有我们知道,这里也没别人”没等说完,林天旭一把抓住了许慕烟砸过来的拳头。

    许慕烟此时已经气的不行了,看见自己出手被她抓住,直接不顾一切的扑了上去,因为抓着她的手,林天旭也没想到她反应如此之大,直接就被扑到在地。

    此时趴在他身上的许慕烟脸上神情复杂难明,直接用空着的左手在他前胸使劲砸了起来。

    这可不是无知少女,实打实的元婴后期的修士,虽然力道不大,但是林天旭还是呲着牙说道:“干嘛动手,别打了。”

    咬着牙的许慕烟此时并没有停手,自从大阵中从迷乱中醒来,看见眼前男子的脸,感觉自己一直以来坚定的道心都乱了。

    羞人的场景被这个男子看了个全!自己冰洁如玉的身体估计也是被他看遍了!此时居然还真的提这件事来扰乱自己的心神,现在还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

    一路上对自己不理不睬就算了,冷言冷语也算了,装成夫妻我也忍了,可是故意变成个粗俗不堪的汉子,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我不打你打谁?我打死你!

    感到一滴晶莹的眼泪滴到了他的脸上,突然发现了自己的失态,也发现此时的动作更像是暧昧的撒娇,许慕烟赶紧坐起身子到了一边。

    此时的林天旭知道自己的玩笑确实过火了,看着把脸转向了一边的许慕烟,感受到她复杂的情绪,林天旭保持着躺倒的姿势,开始反省自己的胡言乱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