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一百一十八章:灭杀恶人,忽闻仇人踪迹。
    眼前小小的地火门,可能是阴损事做多了缘故,居然还布置了一个护山大阵,但是在林天旭的冷眼下,所有的阵眼和阵法线条都清晰的一一显现。

    直接降到了护山大阵的一个边角处,林天旭伸出双手狠狠抓紧,随即在虚空中猛力撕扯,笼罩整个地火门的空气中出现扑哧扑哧的响声,随即整个大阵就在他的一抓一扯之间,直接崩溃散落,现在的地火门已经是畅通无阻了。

    随着大范围的响动以及大阵的破裂,从各个岩洞中纷纷跑出了很多白衫红裤的修士弟子。

    随即从深处隐秘地方更是瞬间飞来了七八个身影,领头的全身赤红的袍衫,头上编着一堆零落的发辫,眼看这七八个元婴修士脸色都是异样的血红,但是额头却是惨白。

    一头发辫的中年汉子更是眼眶都透出苍白,此时看见了林天旭身后铁链后面拖着的老者狰狞的头颅,顿时火冒三丈,“何方贼子,杀我长老,还敢欺shang men来,当真当我地火门无人?!”

    林天旭知道他应该就是地火门的门主地火真人,丝毫没有理会,看了一眼面前寥寥两百个个人,只是随手在身前划出了一个丈许宽的圆圈,随后身影消失在原地,一声惊叫想起。

    等到他回到原处之时,手中已经捏着一个随着地火门主出来的元婴大汉,就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之时,大汉已经只剩下个头颅,林天旭慢条斯理的将头颅套在链子上,身前的地面上又出现了“血债血偿!”四个鲜红的大字。

    “给你们十息的时间,所有对例奉不知情的弟子,全部站到这个圈子里来,不要说话,不要乱动!”随手做完手中事情的林天旭抬头,冷冷地扫视了所有人一眼。

    不仅这诡异又恐怖异常的场景把在场所有弟子吓呆了,连一头发辫的地火真人也有深深的恐惧袭上心头,刚才林天旭的连续动作,完全没有散发出任何真元波动,自己的三师弟就这样瞬间消失,连元婴都消失了所有气息!

    这闻所未闻的手段,这样直接动手sha ren的气势,另外听到的例奉两个字,地火真人自然知道这个青年是为何事而来,只是世上怎会有这样的恐怖手段,这青年究竟是何等修为。

    就在地火真人心下念头急转的时候,场中的弟子看见平常作威作福的三长老,修为在门派中处于顶尖的的三长老,就这样瞬息就被灭杀,纷纷开始了动作。

    因为的确大部分分都不知道例奉这隐秘的事情,每次心火楼的例奉都是长老们换着去接回来的,后面也都是进了那隐秘的修炼之所,所以很快大半弟子都一脸茫然的进入了林天旭划下的圆圈之中。

    本来这地火门只是方圆千里内的一个小门派,是现在的地火真人千年之前偶然得到一本专修火系的法诀,后来就来到这地火群山的外围开山立派。

    门内的弟子也大多都是几千里范围内的贫苦家庭出身,因为这里恶劣的条件,谋生的手段有限,慢慢就加入到了这地火门之中,也就是数年前神秘人来过门派之后,地火门的上层才有了变化,下面的弟子确实是不知情的。

    不过还是有几个相关的弟子看见眼前的阵仗,知道今天门派惹上了大祸,偷偷混进了圆圈之中,但是现在的林天旭可以说是神木如电,区区小伎俩也瞒不过他。

    随着双手挥出,几个混进圆圈的弟子一阵扭动之后也只是剩下了头颅在地,神噬带着血气都被挥洒到了面前的地面之上,这些肮脏之血林天旭自然不会沾染半分!

    铁链上多出来的几个头颅也震慑了其他想浑水摸鱼的人,留在原地的人此时都是面色各异,有的面如死灰,有的咬牙切齿,有的则是眼巴巴看着门主和几位长老,有的则开始四处张望寻找逃生的时机。

    随着圆圈里的人基本站定,外面就剩下了三十多人,林天旭此时肩膀微动,震天的龙吟随即响起,六条巨龙分别向着众位弟子扑去,金黄的龙身此时在夜色中依然闪耀着光华。

    虽然上次因为荒原神兽身躯强韧非常,自己又收到神识攻击,晋升后的六龙没有发挥出威力,但是现在面对一堆元婴以下的弟子,展现了恐怖的杀伤力。

    不管是撕扯还是爪击,甚至是龙身摆动间撞到,每一击都带走一名低阶弟子的性命,就是在几息的功夫,场上只剩下孤零零的七个元婴的修士了,铁链那头已经挂满了人头。

    看着年轻修士的无情杀戮,地火真人知道他是想灭了自己门派了!此时他没有再犹豫,大喝一声:“师弟们拼命了!”随即七人组成了一个荒漠蝎子的造型,正是他们从魔火心法中参悟的毒蝎魔火阵!

    之间七人纷纷盘坐在地,随着元婴真元裹挟着积攒多年的火元之气,开始在七人头顶升腾起大片的火雾,随后随着几人的竭力催发,脸色都变得血红欲滴的时候,血雾慢慢形成了一个毒蝎的模样。

    自始至终,林天旭只是冷冷看着他们布阵,随后看着这狰狞的毒蝎在他们头顶慢慢成形,几个元婴中期到后期的修士,无论他们怎么挣扎,又能如何?

    林天旭此刻就看看他们到底有什么招数,就在毒蝎从火雾中凝聚起了完整的身体,身上的火斑也清晰可见,蝎尾巨大的毒针螫刺也凶狠的翘起之时,他终于有了动作。

    林天旭嘴巴微张,发出无声的嘶吼,随即庞大的神识攻击瞬间就把好不容易聚拢成形的毒蝎震散,变回火雾后纷乱不堪,七个地火门的元婴修士都受到了不小的反噬,纷纷都是一口毒血喷出!

    瞬间变得委顿的几人此时神色涣散,合众人所有力量的毒蝎就这样被轻易破解,已经看不到能活命的希望,此时茫然看向林天旭的目光就像看见了夺命的死神!

    随着不断的神噬飞到了几个人的身上,很快又是六个头颅在地上翻滚,看着在自己身周到处喷洒的师弟们的血气,地火真人已经失去了抵抗的勇气。

    嘶哑着喉咙问道:“你到底是何人?为什么今日要来管我地火门之事!我们没有祸害其他修士,也从来没有得罪过你!”无神的眼睛死死盯着林天旭。

    神识得到大大加强的林天旭在苍莽丛林中也曾经偶然发现,自己的神识居然可以侵入凶兽的神海,将所有它们所有意识都传递到自己脑中。

    此时的林天旭走到地火真人眼前,彻底爆发出接近化神中期的强大实力,无边的威压彻底压垮了地火真人,此时的林天旭伸手盖住了他的头顶,随着自己神识的侵入,地火老人的所有记忆都清晰的呈现在了神海之中。

    在全身轻微的颤抖中掌力轻吐,地火老人的身体全部炸裂,元婴也未能幸免。

    林天旭此时脸上的神情瞬间多遍,更是有愤怒仇恨和肃杀交替出现!因为他不仅知道了惊人的事实真相,更是从地火真人的深海中找到了一个刻骨铭心的名字!

    原来就是数年前,林天旭自己算来应该就是自己去参加白之会前的那段日子,地火门突然来了几个不俗之客,他们是准备在地火群山中寻找一种叫地心火莲的异种火生之物,据他们说是为了配制一种灵液,具体则没有明说。

    而恰好就在地火真人的修炼洞府深处,恰恰有着几株地心火莲,但是因为他已经把它们淬炼多年,成了元婴初期的本命之物,和他心神相连,神秘人没有出手抢夺也是因为如此,命死则莲消。

    但是主动剥除和地心火莲的联系也会给地火真人带来很大伤害,神秘人就提出了交易,用一本魔火心法和一些珍贵的丹药和大量灵石,打动了地火真人,随后神秘人就带走了火莲。

    而在丹药的帮助下,特别是魔火心法的修炼开始之后,地火真人的伤势不但复原,而且包括几位师弟同修此法后,修为都是一日千里,他自己两三年就突破了两个小境界,到达了元婴后期,其他的师弟也都有所突破。

    但是最近三年,魔火心法也带来了隐患,因为强行汲取地火元气行功,一身的火阳完全打破了身体内的平衡,眼看下去几个人就是爆体而亡的结果,但是大家尝到了甜头,又都舍不得散功。

    唯一的解决之法,书中也有记载,但是却完全失去人性,那就是必须寻找众多的童女,生祭之后吸取新鲜的先天元阴之气,以此来调和体内的火阳。

    都是普通人家出身的几个人本来都是抗拒的,但是随着时日的增加,最终大家做出了坠入魔道的决定。此后三年,凭借自己的实力和对水源的控制,硬是从周边搜集了上千的女童,在魔火心法记载的生祭邪法之下,居然还真的让他们缓解了很多。

    这样惨绝人寰的事实,虽然心里已经有所准备,还是叫林天旭颤抖不已,此时林天旭木然的循着路线来到了几个元婴修士修炼的岩洞深处,巨大的坑洞中,鲜血浸润的祭台之上,除了底下森森的白骨,更有很多残缺的身躯。

    林天旭放出一把大火,坑洞中幼小的尸身和冤屈的灵魂,开始在大火中寻求下一个轮回,将大坑埋上之后,将所有人头整齐码在了上千双无辜的视线之内。

    做完这些的林天旭出到外面,看着还在圈中不知所措的百十个不相干的弟子,疲惫的说:“你们各自散去吧,今次之事与你们无关,今后切不可做有违天道之事!”

    随着众人散去,林天旭开始离去。照理说已经为众人报仇后的林天旭不该像现在这样彷徨,现在的他看上去很是纠结。

    其实,只是因为在地火真人的脑中知道了一个刻在心底的名字,神秘人的头目:端木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