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一百二十一章:初遇侠女,踢馆却为哪般?
    林天旭自然是不知道旁人心下的嘀咕的,此时的他带着满腔的虔诚,正细细打量着这有独特味道的雄壮之城。

    为了不引人注目,林天旭并没有穿正清门的明huang se真传弟子的道袍,随意穿着一件白衫,子胜城不愧是北部重镇,城内多处都有着元婴修士的气息,还有几个明显都到了元婴中期,足见各大道门的重视。

    正转过街角,便见到了宽阔的正街,能容纳六辆马车共行的大街上,人群也是熙熙攘攘,眼尖的林天旭还看见了几个身穿正清门shang men黑色道袍的低阶弟子。

    因为知道这里在不远的将来会有很重要的地位,林天旭四处熟悉了下子胜城大致的情况之后,已经是一个多时辰之后了,有了大致的印象之后现在自然是先找个地方打尖了。

    清正楼,不远处的古朴宏大的客栈叫林天旭一眼看上去就十分亲切,建筑风格和自己师门很接近,看名字应该也是和师门有关。

    他猜的不错,在师门总是逗留时间不长,平素也不曾留意这些的他不知道,这正是正清门在这里的产业。主要就是供门内弟子落脚用的,只是最近这些年也慢慢开始做些其他人的生意。

    刚刚迈进清正楼的林天旭却突然听到大厅传来一阵喧闹,甚至也没人有功夫来招呼他,就慢慢走到围着的一群人旁边,看看是什么情况。

    搭眼一看,原来正是之前看见过的几个正清门的shang men弟子,此时正在和眼前三个身穿麻衣的众生门弟子在争执什么,五大道门的自己人争什么?

    再看看旁边站着的弟子大都是正清门下门弟子,看来这清正楼果然是师门的地盘了,那自己既然遇到了,自然不能视若不见。

    “就那三间房了,本来就是留给我们正清门的弟子用的,你这样抢两间,我们几个怎么住,你要讲道理啊!”一个正清门的弟子正在说话。

    “不管有几间房,我们先来,自然是我们先住。”入耳的居然是个女子的声音,虽然清脆好听,但是语气却很生硬。

    “我们过来之前就传信过了,怎么是你们先来?这房间已经留了几天了。”又一名正清门弟子插话了。

    “怎么?店大欺客啊,你说你传信了就传信了,都是正清门的人,自然你帮你们了,天下就没有这个道理!先来后到,讲点规矩。”好听的声音,扔出来的还是**的话。

    此时已经转到众ren mian前的林天旭也看清了在场的人,之间几个客栈的弟子一脸的尴尬,众生门女弟子身后两名男弟子也是一脸无可奈何,正和正清门的弟子使着眼色。

    说起来两个众生门的男弟子也没有办法,他们是这子胜城中众生门信楼的弟子,今天从门中来了这样一个大人物,还异想天开不在信楼住,非跑到这清正楼来,还不巧的遇到这样的事,他们二人和清正楼的弟子也是素来熟悉,此时却毫无办法。

    待到林天旭看清了众生门的女弟子的相貌,也不禁有些惊艳,自己身边的那些女子都是这世间顶尖的女子,眼前的这位也不遑多让。

    虽然只是身穿普通的麻衣,却自有清水芙蓉的意味,一脸的清新。只是现在脸上的表情却十分不耐烦了,细细一看林天旭心下也乐了。

    原来这女子已经是元婴后期的修为了,就算在众生门恐怕也是排得上号的人物,现在居然就在这大厅,和几个筑基修为的shang men弟子争房间!但是她并没有以势压人,只是在坚持着她认为的道理。

    元婴修为的林天旭站到了这里,自然引起两边人的注意,一看是个陌生的男子,众生门的少女看了一眼就又盯上了对面的正清门弟子,并没有理会。

    但是几个正清门的shang men弟子在短暂的惊愕之后,就见他们准备上前行礼,林天旭赶紧使了使眼色,shang men弟子便没有出声,神色中却是喜不自胜。旁边的清正楼低阶弟子常年不在正清门,也有shang men弟子悄悄耳语一番,也是有惊异和喜意袭上心头。

    这些年林天旭在正清门风头正盛,特别是争夺白龟甲那次,眼前几个shang men弟子当年可是都围观过,眼见内门第一的成汉一掌被他打昏,后来更是和云华真人过了三招。

    不仅修为高强,更是把冬门峰的女神苏梦妍都给拐走了,在这些低阶弟子眼里,林天旭就是神一样的存在啊!虽然清正楼的弟子没见过他,但是都是对他的事情有了解,所以看见他来了,也都安心了。

    “什么意思,看你们鬼鬼祟祟一个个高兴的样子,难道叫一个帮手过来就可以不讲道理了么?”说完这个女子还斜撇了一眼林天旭。

    虽然在这里有小争执,但是无关大雅,双方都很克制,修为差别这么大,众生门的弟子也没有很过分,站在旁人角度来看这女弟子的话也不无道理,林天旭自然便想息事宁人了事。

    毕竟都是自己人,众生门张子平掌教当年对林家也有大恩,现在林天威还是他们的人,众生门也待他不薄,再说张醒晨这个众生门的弟子和自己也是相熟。

    林天旭含笑走上一步,“这位道友,都是寻常小事,不如都退让一步,你也别生气。”停顿一下转向正清门的弟子,“几位兄弟也把房间让与他们,这样好不好?”

    林天旭说话了,正清门的弟子自然都点头,之前说过话的那弟子赶紧说:“那就这样吧,房间就你们去住,我们另外想办法。”

    眼见这事情就完美解决了,可是这众生门的女弟子却没有领情,依旧没有变化的说道:“我不是和他们抢房间,我就是想把道理将明白,我们先来就是应该我们先住,不需要你当好人。”

    林天旭自然不会和她抬杠,“好吧,这件事是正清门的弟子做的有失妥当,你们先来自然应该是你们住,道友看这样可以了吧。”

    此时那女弟子终于注意到了他的话,狐疑的看了他一眼:“你是什么人,凭什么给正清门的弟子做主?”转头看了看其他几个在陌生青年出现后表现的很恭敬的正清门弟子,终于醒过味儿来了。

    “看来你也是正清门的了?看你的修为应该挺高,那一定认识林天旭吧?”声音冷硬,画风也转变的太快,不止林天旭愣住了,旁边几个正清门弟子也都愣住了,只有她身后两个众生门的弟子一脸尴尬。

    “林,林师兄我是认识的,怎么,道友问他是有什么事么?”林天旭仔细回想,确实没见过她,自己从来没见过众生门的任何一个女弟子。

    眼前的少女上下大量了他一番,眼见他看上去还算坦诚,“好吧,看你做事还算不错,我就直说了,我就是想找林天旭的麻烦,今天就是故意来这清正楼来,来找茬的!”

    说到最后好像是给自己信心,语气还突然加重。

    看着眼前女子说的理直气壮,林天旭暗自嘀咕,这又是哪门子事,啥时候又惹上众生门的人了?

    此时她身后的两个弟子实在忍不住了,害怕这个祖宗说更多尴尬的言语,赶紧上前,“各位正清门的师兄弟,今次是误会,都是误会,我们师姐只是心情不好,大家多包涵啊。”

    一边向着正清门的人拱手行礼,一边可怜兮兮的看着眼前的女子,虽然众生门的这女弟子比较固执,但是她不蠢,也想着有的事自然不能当着这些正清门的弟子说,于是使劲哼了一声,随即扬长而去。

    目瞪口呆的看着这莫名的一幕,目送女侠般的身影离去,转过身的林天旭才发现正清门的几个弟子都眼神暧昧的看着他,“咳咳,既然都是误会,就散了吧,有房间吗?给我一间。”

    话音一落,几个人马上围了上来,乐颠颠的把林天旭带进了三间房里最大位置也最好的临街的房间,随即也不敢打扰,赶紧各自离去了。

    琢磨了半天的林天旭,自然是想不出什么名堂的,因为这位程钰人,正是众生门里出名的“侠女”,虽然相貌在众生门里可是数一数二的,但是因为她确实太有性格了,诸多众生门男弟子在他面前只能膜拜,生不出爱慕之心

    而说到这次找麻烦,对林天旭来说确实是无妄之灾,这个事情还得从当年五大道门齐聚听海阁的时候说起。

    当时的林天旭的表现的确太过出色,又帮着各位师尊纷纷实现了最大的夙愿,晋升了化神期,连极乐门的虚晨居士都在许慕烟提出随他一起去雪域荒原时都高兴不已。

    而明剑阁的沈佩然,听海阁的韩雨彤,他们自己门里的苏梦妍,眼看这炙手可热的年轻才俊,纷纷和几大道门有了更深的联系,在所有师尊眼里都是乐见其成的事情。

    唯独众生门,这个也是张子平掌教颇为遗憾的事情,所以就在归途上他就无意中对着身边的张醒晨等人叹着气。

    “可惜我众生门,偌大的门派找不出个女弟子,我观这林天旭将来必然是有天大造化的人,和他接上善缘无论对谁都是有好处的,可惜你们的程师妹,人才倒是不错,可惜可惜。”

    熟知程钰人性格的几位众生门弟子自然知道师尊为何叹气,本来这也没什么,可是不知怎么搞的,这个归途中的小插曲,传到了程钰人的耳中。

    这下好了,直接到掌教那里讲道理去了,确实头头是道,全部在理。

    “他就是再好,凭什么要上赶着凑到他身边?”

    “我怎么了?我不觉得我有什么不对的,为什么要可惜?可惜他配不上我?”

    因为程钰人是众生门上一代有名的长老之后,而程姓长老又是在道魔大战中拼到最后仙去,诛杀魔族无数,为众生门立下了很大功劳。

    对于他唯一的后人,所以和他有交情或是曾经受过他恩惠的,都对程钰人照顾有加,张子平掌教对她更是视同己出,再加上她本身天赋也很不错,修为进展一直迅速,在门派中地位很有点特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