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一百二十七章:初露锋芒,强悍的乾坤体!
    此时震惊的神色还没有从几女的脸上消逝,这样从未见过的恐怖场景让她们一齐把眼光投向了林天旭。

    就在这时,一早摔出房外的黑环汉子一早已经醒来,魔族的身体确实坚韧,程钰人的羞愤一掌并没有直接要他的命,现在看到了诡异的场景,还浑身不受控制的颤抖,手中拿出一个青色竹管,狠狠扭转后丢向半空。

    砰的爆发声也吸引了林天旭几人的眼光,眼看打劫半空出现一大团狰狞斑斓的黑雾,心知必然是那黑环汉子报信了,林天旭此时没时间解释,“走!”当先走了出去。

    出得门来的程钰人看见了挣扎想起身的黑环汉子,眼神突转间,一块巨石从天而降,黑环汉子顿时被砸成肉泥。

    知道黑环汉子一定是发出了求救的xin hao,随时都会有魔族出现,就在街上行人都瑟缩躲到一旁敬畏的眼光中,几道身影已经瞬间向着城外西边遁去。

    只是他们不知道,就在刚才神噬将几人血气化掉的时候,洒落在地的污血有一丝溅到了程钰人的脚上,

    全力御气的几人很快就飞出了千余里,此时已经无暇顾忌是否会暴露身形,因为他们在听到风行远的名字的时候,就知道今日的事情难善了。

    因为这些年几大道门从来没放弃过对魔族的打探,虽然更深的东西还不清楚,但是魔族上层的高手,都是知道的。就在等待的那几日里,师尊们也早就详细和他们说过。

    而其中风行远还特意讲过,现在虽然因为威望不够没有晋升魔尊,但是其修为和其他三位镇守其他几路魔族的魔尊相比丝毫不落下风,而且是魔族近来风头最近的人,因此林天旭几人都很清楚他的底细。

    听到东路使风行天的名字,林天旭就知道必须要暂避,不是怕死,现在的首要目标是找到和魔珠果相关的消息,这么早撞上这样一艘魔族巨轮,对今后的huo dong会产生很大阻碍。

    此时在东路使帐中,斑斓的急救xin hao,已经惊醒了魔族的警哨,不顾魔使帐中正在讨论事情,警哨直接闯了进去。

    此时居中而坐的东路使风行远,一身狰狞的青金铠甲,上面披着魔族重宝魔灵披风,铮亮的光头之上刺有魔族阴母的五彩全画,两侧脸颊上,居然串有修士小指骨串成的骨链。

    看着慌张闯进来的警哨,双眼一睁,“何时如此慌张!”

    警哨一边在地上跪拜,一便急促的说道:“大事不好,刚才在魔宗城中,发现有五毒急令在空中显现,应该是巡视的弟子出了问题,不到生死关头他们是不会使用这最后的救命之物的。”

    听到此言的魔使风行远也皱起了眉头,自从他担任东路使这百余年,一直驻守在这魔宗城中,这么长时间小的摩擦一定是有的,但是还从没有遇到需要动用五毒急令的情况。

    何况又是在那魔族一直控制的魔宗城中?魔宗城中出现任何异常变故都是需要他们小心应对的,随即看了看眼前的魔将,“兀骨措,你过去看看怎么回事,无比及时回报!”

    此时的风行远虽然知道事情蹊跷,也只是排出了元婴初期的手下魔将兀骨措,毕竟在这么近的距离,真有什么大的响动,也不会瞒过他的耳目,所以排除一个元婴魔将应该足以应付了。

    就在兀骨措带着几个金丹魔族弟子气势汹汹的向着魔宗城而去的时候,此时的林天旭和众女已经找了一个小的土包,慢慢降了下来。

    此时知道自己可能坏事了的程钰人看着林天旭皱起的眉毛,“我知道是我冲动了,回去后自会请师尊责罚!”虽是有认错的意味,但是还是保持着自己的尊严,毕竟她还是有些委屈。

    “师妹怎么会这么想?魔族辱你,杀便杀了,有麻烦解决便是,至于麻烦,出到这北地便免不了麻烦。何况这也许不是坏事,一滩死水对于我们要查找的事情没什么帮助,搅浑了池水,也许机会就来了。”

    林天旭不是安危他,在他看来这样的见色起意的魔族,杀多少都是应该的,对于魔族,他不会有半点恻隐之心,何况这样的情况发生在师妹这样的女子身上,他完全理解。

    程钰人没想到林天旭会这样回答,她知道因为一些纠结,自己一直和他们几个貌合神离,这次明显影响到大局的事情,林天旭却没有丝毫怪责她,同行这么久,她第一次认真看了看林天旭的脸,看不到任何作伪的样子。

    场中其他几女,自然知道这才是她们心中的林天旭,随即韩雨彤又想到了刚才令她不解的场景,“师兄,刚才那几个魔族怎么会”

    林天旭拍了拍衣角,“一点小手段,只是不想打草惊蛇,没想到黑环汉子居然没死,还能发出讯号,早知道果断一点就好了。”

    小手段?几女相互看了几眼,便没有再问,此时也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只是程钰人心中疑惑就更深了,虽然是她们几个都能随手处理的金丹期魔族,说来不算什么。

    但是无声无息,也不见林天旭动手,就这么轻描淡写的叫几个魔族活生生只剩下头颅,这样的道法在她眼中确实太震撼了,未知神秘又有着这样的杀伤力!

    “好了,现在要好好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做了,既然已经把xin hao发出,相信东路使风行远肯定会有布置,接下来再去魔宗城中打探消息就困难了,还得想其他办法。”林天旭沉吟道。

    “那我们再换个面目如何?”一直没说话的许慕烟出声了。

    “总归还是一男四女,还是容易被有心人察觉到,这个办法行不通。”苏梦妍已经在林天旭之前说了自己的看法。

    就在他们还在商量的时候,兀骨措已经带着几个金丹弟子赶到了倒塌了大半的食肆边上,看见血肉模糊的黑环汉子,有入内看见了四个没有一点血色的头颅,兀骨措顿时暴跳如雷!

    自从跟随着东路使风行远来到这魔宗城的地界,还从来没有出现这样的事情,魔族何曾在自己的地盘吃过这样的亏?“到底是谁,挖地三尺也要把他们找出来!”一声狂吼传遍了整个魔宗城。

    此时旁边还有目睹了整件事情的人,金丹弟子已经上前详细询问去了,兀骨措却正低头查看着几个头颅,几个头颅,大滩的血气,这样的状况也是他从来没有遇到过得。

    随着阵阵黑气从兀骨措身上散出,地上的一滩血气突然有了反应,隐隐的血气直线遥遥指向了城西之外,使用魔族秘法感知到了这一丝魔血,兀骨措双眼怒睁,招呼了手下,直接循着血气向着城西激射而去。

    一路上打探到消息的金丹弟子也已经将出手几人的大概情况告诉了兀骨措,听到只是几个金丹修士,还是一个男子带了几名女眷,愤怒的兀骨措奔行的更加快了。

    千余里,对于全力疾行的兀骨措一行人也是转眼即到,正在说着话的林天旭,瞬间就感觉到了从魔宗城方向朝着自己赶来的魔族气息。

    怎么会这么快就找到我们?还在惊疑的林天旭脚下却没有耽搁,直接示意几个女子跟着自己出到了草原之上。

    此时的兀骨措已经到了几丈远的地方,看见和描述的人很像,血气又是从他们之中发出了,兀骨措马上带人为了上去。

    “胆敢杀完魔族之人,今日你们一个也别想走!”兀骨措一眼就看清了对方的修为,也没有多话,说完身后的五六个金丹弟子已经扑了上来。

    林天旭使了眼色给众女,自己一个人挡在了前面,正是检验自己阴阳乾坤体的好时机!

    兀骨措眼见没有表情的中年汉子独自上前,然后就是拳脚之间,几个金丹弟子已经纷纷四分五裂,完全没有还手的能力,马上就知道对面隐匿了修为,金丹期的修士不可能有这样的修为!

    “你到底是什么人?!来和我们魔族做对?!”兀骨措此时有寒意上升,就算是自己亲自出手,眼前的几个弟子也不可能像身前之人这样处理的如此写意,一边问话一边已经开始了魔化!

    林天旭看着对面只是元婴初期的修为,也不愿意多说,看着对方魔化也未有动作,知道魔化完全完成,魔族之人已经变成了全身晶莹骨架包裹的两丈来高的巨兽。

    魔化后的魔族修为会大幅增加,这一点林天旭早就在白空间中见识过,他相信自己千辛万苦修炼的阴阳乾坤体对付个魔化的元婴初期,绰绰有余,所以也就等着他魔化完成。

    兀骨措此刻已经全力提升了自己的魔元,全身劲气也已经爆发开来,此时魔化后无法使用魔族法术,但是肉身和力量也可以碾压同阶的人类修士了,所以现在有危险直觉的兀骨措迅速选择了自保能力最强的魔化。

    随着嘶哑的吼声,草皮震动间魔化的他已经向着林天旭猛扑过来,两个铁锅大的拳头,上面有着尖利的骨钉,狠狠砸向身下的中年汉子。

    此时的林天旭好像还在想着什么,就这样只是偏了偏头,魔族的拳头已经狠狠落到了他的肩头。

    元婴初期的魔族魔化后的肉身力量是完全可以媲美元婴大圆满的人族修士的,眼见自己的全力一击结实的砸到了他的身上,兀骨措一阵大喜,谁知喜色还没有完全在脸上展开,自己的拳头已经碎裂开来,剧痛猛地顺着手臂传到了自己的神海。

    啊!惨呼瞬间传出。

    旁边一直旁观的几女都没有想到,眼前充满爆发力的拳头明明全力击中了林天旭,他只是脚下有微微震动,也没见他有别的动作,眼前铁锅一样的拳头却完全碎开,而林天旭此时只是扭动了下脖子!

    这是什么样的**力量?!几个对他已经很熟悉的女子都是一片惊愕,更别提旁边的程钰人,这还是人类修士?到底谁才是魔族?谁在魔化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