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一百二十九章:草原围剿,到底是狼是羊?
    邬志春小心的查看了一番,没发现有别的异常,脚下轻轻一跺,地面震荡间,带着魔血的粗布鞋子就被震起飞上了半空,跟在他旁边的索那恩魔元稍动,鞋子缓缓飘到了眼前。

    索那恩直接一把抓到跟前,细细看了一番,就是普通的鞋子,看不出有什么门道,只是看鞋子大小应该是个女子之物。

    “看来对方也是高人,不仅很快发现了会令他们暴露位置的魔血,还这么快使出这调虎离山之计,想来他们对我们还颇有了解。”从鞋子上没有任何有用的东西,心知现在面对的敌人或许已经离开,或者就在某个地方窥探。

    想到这里邬志春眼中神光闪动,迅速四顾一番,紧接着强大的神识扑散开来,向着周围四面而去,查探所有动静。

    确实如他所料,就在兀骨措死前,他神海中很多信息都已经被林天旭所知,现在魔族东路使的大多情况他都已经一清二楚,包括到来的邬志春三人。

    依照林天旭现在所知,东路使风行远也只是魔婴大圆满,他如果真想杀他是一定可以得手的,甚至他可以到东路使军中大开杀戒,而且自己也可以全身而退。

    但是林天旭始终记得自己来这北地的首要目的,查探魔珠果的消息,尽可能消灭将来的隐患,不给魔族膨胀发展的机会,至于这东路使风行远,既然现在自己能杀他,将来也一样能杀他!

    现在太过惊动魔族,如果被魔主得知有修为强大到灭杀魔使的人来到北地,必然会猜到他们的目的。

    到时候把魔珠果转移到更隐秘的地方,或者魔族干脆隐忍的一走了之,等魔珠果广泛培育了,魔族实力暴涨再回来,那时候也许林天旭不会怎么样,三大陆的修道之人和普通百姓就会遭殃了!

    林天旭此时希望将主动权一直掌握在自己这边,就先做些猫捉老鼠的游戏,叫风行天一直低估自己,或者让他觉得完全有能力处理自己,这样慢慢兜圈子,一边蚕食东路军的力量,一边在这个过程中找到魔族的破绽,寻找到魔珠果所在!

    既然心里有了定计,此时知道邬志春正在神识搜索,索性就露出了一丝气息,果然,邬志春瞬间就捕捉到了这一丝真元的波动,很快就锁定了林天旭的位置。

    轻声吩咐了周围弟子一声,随即所有人慢慢向着人族修士的方向包夹了过去,此时对方好像没有察觉。

    待到魔族众人已经完成了包围,邬志春此时当先带着索那恩和栾无野向着修士急速逼近了过去,很快一个脸色苍白气息不稳的金丹后期的中年修士出现在了面前。

    林天旭此时的脸上流露出一丝慌乱,“你们是什么人,想要干什么?!”说话间气息也稍显不稳。

    阴沉着脸的邬志春和其他两人对视一眼,“我还想问问你是何人,为何躲在这里?!”阴瑟瑟的声音没有任何感情。

    因为只有中年汉子一个人,并不是所说的一行人,此时的邬志春没有动声色,反正看样子他也逃不了了。

    “我们是东路使风行天帐下,如果你说不清你的来历,就随我们走一趟吧!”三个魔将此时都紧紧盯着眼前的汉子,身上的魔婴气息也隐隐发动。

    感觉到对面几个魔族强大实力的林天旭面色更加的苍白,“我是从南边的凌云楼过来的,是和几个师妹准备寻找一个东西”说到这里感觉自己漏嘴了的林天旭惊恐的闭上了嘴巴。

    狞笑浮上邬志春的面颊,几个师妹?找的就是你!一样听到了汉子言语的栾无野已经当先发动。

    栾无野修炼的是魔族的幻心之术—魔心归途,就见他此时双眼前出现红色光芒,直接笼罩了中年修士的整个身体,同时魔元疯狂涌动。

    红芒之中有着淡淡黑丝出现,眼见黑丝已经悄然接触到了汉子的身体,随即消失在了汉子体内,此时的栾无野心下大定,也不知道这么弱的修士,兀骨措是怎么出事的,或者是现在他已经受伤的缘故吧。

    魔心归途是针对修士真元和神识的魔族法诀,刚刚红芒中的黑丝就是此魔诀的sha shou锏—魔心刻骨,只要进入到修士体内,就会迷乱修士的真元,并且叫对方的神识彻底迷失,然后就是任由自己摆布。

    以往这么多年,这一招帮他收拾了不少修为还高过他的修士,他能修炼此魔诀也是因为他的神识在同龄人之中格外强大,因此虽然他只是魔婴中期,却很受风行远的器重。

    这种程度的神识类攻击,对于林天旭是没有影响了,体内的神噬在黑丝刚刚进入体内的时候,就已经纷纷扑上去裹紧了它们,并且开始了吞噬,根本就没有给它们进入神海的机会。

    但是脸上却露出了一丝迷失的神色,眼神也变得慢慢呆滞。栾无野看见自己全力施展的魔心归途已经有了效果,中年修士已经开始陷入了迷失之中,随身的魔器也呛啷声中在半空祭了出来。

    这是一对形状怪异的魔器,前端是黝黑发亮的尖锥,尖锥后端有一圈锯齿状的不规则黑色尖刺,正是栾无野的成名魔器:穿心锥。

    此锥专破修炼过炼体术的修士身体,都是前端尖锥刺入心脉或是丹田之后,后面的一圈尖刺会随即扎入,入体之后便会急速旋转,将修士心脉或者丹田搅得稀烂,实在是狠毒异常。

    看着中年汉子已经意识模糊,栾无野直接祭出穿心锥,意图直接干脆的解决掉他。

    一对尖利的穿心锥眨眼间就狠狠扎到了林天旭的心脉和丹田处,两声清脆的撞击声,居然没有刺入?!连旁边熟知这穿心锥威力的邬志春和索那恩都睁大了双眼!

    就在这时,好像是被身上的撞击声惊醒,中年汉子迷茫的努力睁大双眼,随即一声大叫,猛扑向栾无野,身形变化之快叫一击未中的他没时间反应。

    沉闷的声响中,栾无野一声惨叫,直直向后摔了出去,整个左边胸脯都被打的塌陷下去,心脉受到致命一击的他眼看就不行了,魔婴已经直接从体内逸出,仓皇向着东路使大帐逃窜。

    此时的中年汉子仿佛透支了他的真力,身形一个趔趄,随即转身开始急速逃跑!

    这几下起落变化太快,邬志春和索那恩完全没想到,就在嘴边的金丹期汉子,此时居然爆发了如此威力,一击之下居然越阶将栾无野的肉身直接击毁,连魔婴都自行逃跑了。

    马上反应过来的邬志春和索那恩迅速向着逃跑的汉子追了过去,就在两ren mian前,一个金丹期的汉子打伤了人还想逃?真的逃跑了他们两个人的脸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林天旭一边逃跑,一边想着刚才自己的表演应该是非常完美的,眼下杀掉这几人倒是简单,留下他们的魔婴来混乱风行远的判断,更加重要!肉身被毁,也不是那么简单就能恢复的,无伤大雅!

    于是在眼看中年汉子仓皇逃出包围圈时,还状若疯狂的出手打死了几个金丹期的魔族弟子,“他是修行了炼体术的修士,一身蛮力极其强大!大家都注意一点!”

    眼见损失了几个手下,邬志春大声喝叫了起来,随即全力加速很快就追上了逃跑的汉子。

    也不多话,魔婴后期的魔元全力暴涨,“魔火炼狱!”随着汉子身周一大片的范围被黑色的幽火覆盖,他已经施展出了自己的最强手段。

    邬志春也是最近几百年涌出的魔族天才,对火系有着天然的亲和,主修的火系魔功,在魔族中也大大有名,特别是这魔火炼狱,一经施展,方圆数里内的范围都会笼罩在幽冥魔火的范围之中。

    然后,修士都会在他领悟的mo yu之中被那魔火生生炼化,能在魔婴阶段就领悟出一丝天地最基本的法则,也足以证明邬志春的不凡。

    中年汉子此时身周都是黑悠悠一团团的幽冥魔火漂浮,看上去他已经慌不择路,急速的奔跑已经在mo yu之中已经有所凝滞,更是四处躲避着随时飘忽而过的魔火。

    邬志春和索那恩则是不紧不慢的跟着他,魔火炼狱对付这样一个只是炼体上格外突出的金丹修士,算得上大材小用,此时的邬志春就想看着他一点点被自己炼化。

    可是很快疑惑就袭上了心头,眼前的中年汉子明明已经变得晃晃悠悠了,可就是没有倒下,衫袍也早就烧光了,却有着一层内甲包住了躯干的主要部位,看上去好像还撑得住。

    这不是普通的火焰,这是比丹火还高几个档次的幽冥魔火啊!邬志春感觉到了不对劲,迅速开始加大了魔元的输出,mo yu之中也火气滚滚,所有漂浮的幽冥魔火全部活跃了起来,朝着林天旭一头撞了上去。

    眼看林天旭被魔火完全淹没,开始了剧烈扭动,邬志春放下心来,索那恩也瓮声瓮气的说道:“邬师兄的魔火炼狱当真是威力惊人,看这下这小子应该死透了,然后再继续找到他几个师妹,既可以交差,有可以嘿嘿”

    两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淫邪的笑容,还没等他的笑容消失,mo yu之中突然剧烈震荡,随即一个全身焦黑的人就已经冲出了mo yu,出现在了索那恩的眼前。

    没有什么剧烈的真气波动,怎么就这样冲出来了?没有时间想明白这个问题,林天旭踉踉跄跄的一掌击中了索那恩的小腹丹田,接着中年汉子继续夺路而逃。

    刚才还在得意洋洋想着下一步行动的邬志春,转眼就看见黑影冒出,然后索那恩随即被向后击飞,没有感到汉子的出掌有什么真气爆发,却看见索那恩的魔婴又已经逸出逃跑!

    就这样还被他击杀了一个元婴后期?!邬志春顿时觉得自己完全被这汉子戏耍了一般,眼看着这么低微的修为,却不断击杀着带来的弟子不说,现在连两个魔婴中后期的魔将的肉身都直接被毁!

    是可忍孰不可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