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一百三十章:大挪移,看你首尾怎兼顾?
    邬志春一直保持着神识的不断探查,就算刚刚索那恩中年汉子一掌击飞,也没有任何真元的波动。

    这金丹修士不知道是修炼了何等炼体之术,自己的魔火炼狱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不说,他的劲力居然如此之大?

    之前的栾无野是被他一击毁掉肉身,现在的索那恩好像事情重演一遍,只是换了个名字,这是在做梦吗?

    眼下这金丹汉子也是到了强弩之末,看他虽然还在全力奔逃,可是行动已经变得很飘忽,刚才的几下蓄力之击应该已经耗尽了他的真气,而魔心归途和魔火炼狱应该对他的神识和肉身都造成了不小的损害。

    不能再玩下去了,再这样下去,带出来的人已经都死光光,剩下自己一个人,就算抓住或者杀死了他,已经没办法向魔使交代,现在已经玩的太大了!

    拿定注意的邬志春没有犹豫,现在就算中年汉子下一步就倒下,他也决定狮子搏兔了!

    体内的魔婴开始全力喷发这魔元,逐渐的魔婴都开始忍不住颤抖,魔婴的脸上也逐渐露出了痛苦的模样,而邬志春的外表已经是万分狰狞,全身的血管都在黝黑的身体上蜿蜒蠕动,头顶更是黑气腾腾!

    压榨着全身的魔元,使出了现在他自己绝顶的功法—魔火真戟!之间他双手高高举起,全身的魔元化为滚滚的魔焰在双掌之上迅速翻滚汇聚,很快就有散发着杀戮的荒古气息的两丈余长,完全由魔焰由虚化实的魔戟出现!

    知道邬志春已经快掌控不住这魔火真戟的力量了,才狠狠扔向了中年汉子那摇晃的身影。

    仿佛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那中年汉子停止了逃跑,转身绝望的看着呼啸而至的魔戟,从怀中也掏出一根骨矛刺,脸上露出决绝的表情,狠狠将骨矛刺扔向了邬志春。

    就在出手之时,魔火真戟已经扎穿了中年汉子的左肩,邬志春不禁神情大振,但是耗尽魔元的自己现在也十分虚弱,居然无法躲避蛮力汉子丢出的骨矛,几乎同一时间,骨矛刺也刺穿了邬志春的右胸。

    魔火真戟在刺穿林天旭的左肩的同时,不仅带来了两个贯穿的伤口,而且很快由实化虚,变成一股幽冥魔火,钻进了他的体内,随即开始疯狂在林天旭空旷的体内空间冲撞燃烧。

    如果换成别的修士,就算已经是化神期,被魔婴大圆满的魔将耗尽魔元而成的魔火这样攻入体内,也很快就会由内到外的被焚尽肉身,可惜,林天旭在那紫韵神光这天地至阳之火中都已经磨练了一年多。

    面对弱小了很多的魔火,神噬已经顺利的包裹住了它们,慢慢开始吞噬,但是林天旭依旧从口耳鼻中逼出了大团的黑焰。

    邬志春此时被拼死一击的蛮力汉子的骨矛刺牢牢扎在了草原之上,贯穿整个右胸的伤口给他带来了不小的伤害,引起了剧烈的咳嗽,却丝毫动弹不得。

    此时魔元耗尽的他只能眼睁睁看着中年汉子明明七窍都有黑焰凶猛的喷出,可想而知此时的魔火在他体内是在如何的凶猛燃烧,而且气息也微弱到了极点。

    可就算如此,汉子还是就这样一步步走出了他的视野,啊!郁闷到极点的嘶吼从邬志春口中发出!

    完全走出了魔将的视野,神识也察觉到摆脱了魔将的探查,林天旭马上直起身子,迅速换上了一身道袍,但是左肩的伤口因为是不小的贯通伤,没那么快愈合,还是很快浸湿了道袍的前后。

    全力奔行的林天旭很快回到了几女藏身的壕沟之中,看着师兄去了这么久但是终于回来,除了程钰人之外的几女赶紧围了上去,几人一眼就看见了道袍上的鲜血。

    “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受伤?遇到什么人了?”韩雨彤着急的问出声。

    苏梦妍没有说话,已经麻利的取出了干净的白布,撕成了布条,许慕烟已经把他的道袍拉开了,露出了健硕的上身,正盯着这边动静的程钰人赶紧转过了身。

    许慕烟很快给伤口上撒上了上好的疗伤圣药,苏梦妍随即就熟练的绑好了伤口,韩雨彤此时拿出了手绢,正在细心擦拭着林天旭满头脸的黑烟。

    看着几个女子配合默契的很快就处理好了自己的伤口,林天旭不禁暗自嘀咕,“还是人多力量大!”但是可不能说出来,此时的他精神奕奕,哪里有受伤的痕迹。

    苏梦妍此时眉毛皱紧,“东路使风行天这么厉害?你都会受伤?他怎么样,你杀了他吗?”

    “没有,不是他本人,他派了三个魔婴中后期的魔将和一堆金丹弟子。”林天旭照实说道。

    此话一出,连程钰人都竖起了耳朵,“几个魔影中后期把你伤成这样?他们有厉害的魔器?”韩雨彤抓着林天旭的手臂问道。

    “不是,我只是刚才演了一出戏,应该是非常完美。”林天旭此时脸上露出莫名的笑意,自己都主动受伤了,还骗不到你们几个瓜娃子?!

    因为前路莫测,趁着这个完全在掌握之中的受伤,也可以看看现在自己阴阳乾坤体的愈合能力,因为九天诸神体的每个阶段,不仅是防御力和肉身力量的提升,更是自愈能力的强大提升,这不就是个好机会吗?

    几个女子听的云里雾里,可是看着师兄智珠在握的表情,又都安下心来。

    只有程钰人在旁边神情狐疑不定,演戏?演什么戏需要自己被扎穿?入戏太深?演的太逼真?

    林天旭此时没有过多解释,自己没有彻底灭杀二人只是不想风行天太早知道自己的实力,引起不必要的变化,而且自己的一番苦心一定会迷惑到他们,对自己下一步的行动会有很多帮助。

    可是虽然今次并没有杀光来袭的魔将,但是造成的后果还是在东路军的大帐之中造成了很大影响。

    看着陆续逃回来的栾无野和索那恩的魔婴,风行远已经震惊异常了等到派出了援军,只是找到了受重伤的邬志春,愤怒和疑惑就已经占据了他整个意识之中。

    听完了邬志春和之前两个魔婴对整个过程了详细描述,风行天也沉吟起来,自己手下的魔将是不可能骗自己的,何况已经到了这样凄惨的情况。

    那这个所谓的金丹期中年汉子会不会有问题?虽然几个人都言之凿凿的说到他确实就是金丹修为,没有感觉到元婴的真元波动,自始至终也没有出现什么厉害的手段。

    就算最后重创了邬志春,也只是他确实蛮力惊人,应该是修炼了什么不知名但是很厉害的炼体之术,这样的可能是存在的。

    三大陆地域广大,出现几个特殊的人才是完全可能的,但是世上真有这样的炼体之术?

    不仅魔心归途,穿心锥,甚至魔火炼狱都每年能够将那修士杀死,就很值得玩味了,除非,除非他的修为远远超过了几个魔将?!

    风行天摇摇头,对自己的这个猜测很快否定了,如果是那样,三大陆随便一个中年修士都有化神期的修为,那么他们不至于一直没有越过这绵云山脉,这千年不仅是魔族,道门也是在休养生息之中。

    现在的情况是邬志春亲眼看见那中年汉子中了魔火真戟,也看见魔火全部进入了他的体内,那么现在他跑也跑不远,一定要把他马上抓紧来!

    手下魔将不知道,但是风行天自然清楚,现在魔族高层最紧张的枯木逢春的计划正在运作当中,任何对这计划有可能造成影响的,都必须马上扼杀!

    所以风行天很快下达了军令,几个魔婴修为的魔将带上了自己亲自训练的一队赤勒修罗军,全速向着今日交战的地区,务必要捉拿古怪的金丹汉子和他几个师妹!

    就在魔族东路军开始了紧张的调度之时,林天旭带着几女已经绕了一个大圈,重新回到了魔宗城的南门外。

    在几个人的商议之下,决定叫苏梦妍和程钰人以及许慕烟换了装扮,进入魔宗城之中隐藏下来,顺便打探点消息,在留下隐秘的紧急联络xin hao后,林天旭带着韩雨彤独自向着魔宗城的东北方向潜行而去。

    苏梦妍做事稳重一点,有她和许慕烟两个化神初期坐镇,就算风行远亲至,也未必能讨得了好,再说这样的可能性很低,毕竟接下来林天旭会和韩雨彤迅速展开新的huo dong。

    相信整个东路使会陷入混乱的信息交汇中,到时候破绽越大,机会越多。

    不说苏梦妍和许慕烟以及程钰人是如何分头进入魔宗城,再暗中汇合隐蔽在城中,林天旭和韩雨彤直接向着东北边魔族的哨所快速赶了过去。

    因为这里距离东路使的驻地很近,所以周围遍布有魔族的哨所,林天旭准备带着韩雨彤,四处放火,把火彻底烧旺起来,才有可能火中取栗!

    魔族的哨所都是百里一个,潜行到附近的林天旭吩咐好了韩雨彤,分别向着相邻的哨所而去。

    这里驻扎的魔族修为都不会很高,林天旭完全放心韩雨彤一人搞定,毕竟相信此时风行远的注意力还在那西北方向,不会想到自己已经到了他们的眼皮子地下,毕竟自己做的戏可不是白给的。

    韩雨彤知道这是师兄希望自己多锻炼一下,经过了隐蔽的行动,此时的她已经就在魔族的哨卡之外了。

    因为师兄吩咐过,不可以用听海阁成名的招数,最好用些简单的看起来像是低阶修士做出的事情,韩雨彤就直接在哨卡外放起了火。

    记得昔年师兄对她和苏梦妍娇声诱敌都狠狠训斥,此时虽然师兄不在,她也没敢用最简单的办法,这也不是她的习惯。

    随着火势在她刻意催动下,很快剧烈了起来,噼啪的枯草一直燃烧到了哨卡的营帐之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