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一百三十一章:抽丝剥茧,真相呼之欲出。
    虽然听海阁的功法大都是水系功法,在这广袤的草原上不能发挥完全的威力,但是韩雨彤此时化神初期的修为,对付哨所里她已经感知到的一个凝元期和几个聚气期的魔族,是可以随意施为的。

    大片的响动也引起了哨所的注意,秋冬之交天干物燥,容易引起山火,哨卡的营帐是油毡布的,烧到了也是麻烦事,很快就有两个聚气期的魔族跑了出来。

    韩雨彤牢记着之前师兄的吩咐,在不使用会暴露身份功法的情况下,还要尽量造成震撼的效果,早就做好准备的她取出了此前在白空间获得的一柄属于灵器的分水剑。

    这世上修道之人使用的法器,同样有着下品、中品、上品、灵器、道器、仙器之分,这柄剑锋不到四尺,剑柄还飘有神海玉蚕丝的散发乳白光晕,剑身上铭刻着淡蓝海浪波纹的分水剑,也是不可多得的好剑。

    韩雨彤虽然不是剑修,但是因为一直很喜欢这剑的造型,所以一直带在身边,御物之法她自然是会的,御使这分水剑杀几个低阶修士还是可以的。

    分水剑就在几个弟子奔跑出来的时候,已经急速划开了面前的空气,前进的路线之上还带出了涟漪的波纹,韩雨彤不会精妙的剑法,对御剑之术也是基本不知,只是全力驱使着分水剑径直刺杀而去。

    几声噗噗的声响,几个聚气期的魔族只是感到胸口瞬间疼痛了一下,等到他们低头望下去之时,各自的心脉处出现了寸许长的开口。

    被锋利剑锋刺穿心脏,大股的血箭已经喷射而出,直到此时,才有剧痛传入他们的识海,只是发出几声凄厉的惨叫,随即全身急剧失血,纷纷委顿在地。

    从分水剑刺入穿出,再穿透另外几个魔族,都是短短的时间之内,分水剑的确犀利!

    此时听到了惊呼的营帐之内,传出一声厉喝,随即一个身材高大的凝元期魔族,带着剩余两个一齐跳了出来。

    只看见营帐不远处有着一团迷蒙的白雾,还没等他们喝问出声,一道匹练般的晕白的光华横扫而至。

    韩雨彤现在就是一力降十会,直接御使分水剑猛力横扫,境界的巨大差距,叫几个魔族无可躲避,直接被一剑拦腰斩过,六截身子掉落在地,还在不停的抽搐。

    五大道门弟子从入门接受的观念就是魔族必杀,所以血腥的场面没有引起韩雨彤任何波动,随即就引火烧上了哨卡的营帐,仔细巡视一番没有留下任何痕迹,随即匆匆向着之前讲好的集合地而去。

    此时离起火营帐百里外的一个草坳里,林天旭已经盘坐在地,一边等着韩雨彤归来,一边不停思索着下一步的行动。

    刚刚他去的哨卡,几个魔族都是在他神识攻击之下直接倒地,虽然他没有放火,但是几个魔族外表虽然没有损害,但是神识已经被尽毁,神海也完全炸裂。

    看着轻盈的身影向着自己而来,林天旭将坐过来的韩雨彤拥进了怀中,一路以来一直都是几个女子同在,林天旭不可能对她们有亲昵的行为,此时算是忙里偷闲。

    韩雨彤在人前还是总有点羞意,但是单独和林天旭一起的时候,她就会放开自己所有的心怀了。

    抚摸着韩雨彤的秀发,林天旭和她讲的却是接下来的行动,现在也只能这样,时间确实太紧迫,只有抱着怀中的女子享受片刻安宁,其他的,还是需要自己努力到最后再说。

    短暂的温存后,林天旭和韩雨彤又消失在了草原深处。

    就在几个魔将带着一队赤勒修罗军在魔宗城西边布下天罗地网,开始到处搜查过往修士,寻找着几个来自凌云楼的几个师兄妹的时候,相反的东北方向,一个接一个的急报开始向着东路使的大帐里汇聚。

    东北面的一连串哨卡,就在短短的一两天之内,被不明之人连续拔出了十八个之多,整个东北面对北地深处的防御阵线,已经被撕开了一个大口子。

    自从魔宗城出事以来的这段时间,东路使风行远就发现很多东西都失去了控制,一直安稳严密的东面的防线,第一次出现了这样的乱状。

    十八个遇袭的哨卡,除了第一次遇袭的哨卡剩下几个神智全失的行尸走肉,接下来没有一个魔族生还,接近一百个低阶的弟子就这样莫名其妙丢了性命,也派出了很多魔将分头查看,回来的消息也是杂乱不堪。

    这么多哨所,没有发现相同的手段,都是各种离奇的死法,而且最蹊跷的就是看不出出手之人的来路,所有的现场都很干净,没有一丝线索。

    西北方向的搜索,到现在也没有任何收获,几个杀完人的修士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已经习惯了掌控全部局势的风行远心里出现了危机感,这种突发的貌似没有联系的连串的事情,已经造成了很坏的影响,不仅下面的低阶魔族议论纷纷,连魔主那边近日都有了魔旨到来,询问风行远相关的情况。

    风行远在这东路军里面有很高的威望,下面的议论很容易平息,但是他不能不丝毫轻忽来自魔主的诘问。

    现在的枯木逢春计划,倾注了魔族无数心血,现在也到了最关键的时候,魔主需要的是一个平稳的局面,而不是现在四面起火,还不知道放火之人是谁!

    东路这边的林天旭几人已经引发了连串的反应,西路那边的余惊海等人,依旧无声无息,不是他们没有尽力或是行进中遇到了特别的状况,而是相反,一路都很顺利的越走越深,却完全没有遇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此时的所有北上的道门弟子并不知道,魔珠果的培育就是在魔宗城正北方向的万里深处,所以自从魔珠果被带回了极北之地之后,就被秘密安置在了那里。

    从那时候起,整个魔族东西南北几路大军都在向着那里收缩,现在风行远正是最当先的一道防线,所以出现现在的情况,很快就被魔主慕容起注意到了。

    正是因为阵线的回缩,余惊海他们的方向因为离魔珠果所在的地方很远,一路上魔族都很少,当然也就不会有什么发现,但是他们到了最北之后向中间集中的时候,却会直接绕到枯木逢春执行地的后方,只是现在的他们还不知道。

    林天旭不知道所有的情况,但是最近这东北方向,越来越多的魔族开始出现,还发现了风行远训练出来的赤勒修罗军,漫长的防线之上,魔族加强了巡视和守卫,已经不能向之前那样轻易摧毁哨卡了。

    既然注意力已经到了这边,而且还是没有发现有任何和魔珠果有关的消息,林天旭随即和韩雨彤换了样貌,又悄然回到了魔宗城之中。

    虽然现在魔宗城的四处都有魔族的手下在巡视,也随时查看着所有的陌生人,但是扮成一对老年夫妇的林天旭和韩雨彤二人,却完全没有引起任何的注意。

    以他们的修为,无论现在是改变样貌也好,隐匿修为也罢,就算风行天亲自查看,也是看不出任何倪端的。

    顺着苏梦妍他们留下的隐秘的标志,顺利的找到了在一处民房居住的几女。

    这里是处在骡马市场附近的街道,来往交易骡马的周边范围的人大都在这里落脚,所以比较混杂,也容易安生。

    当初叫她们进来了魔宗城,一是人多目标太大,二就是希望她们在城中能随着外面的闹腾,获得更多有用的消息。

    看着满头华发的一对人进了院落,苏梦妍先是眼神一亮,随即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如果不是对林天旭太过熟悉的人,相信此时面对面也绝对是认不出来的,不管是外表还是穿着,举止还是神情,都是惟妙惟肖。

    知道进到房中,随手布好了禁制,大家也都换回来了原本的模样。

    除了程钰人独自坐在一边,其他人都围在了林天旭身边,含笑看着眼前的几个女子,“最近有没有什么发现?”

    “一回来就问这些,你也不管我们在这里过得怎么样?”许慕烟一直对他出去不带自己还有点耿耿于怀。

    “几位侠女在此,哪里会有问题。”林天旭先是笑着回了一句,随即又变得平静,“最近东北面已经完全动了起来,魔族这样不停调动,你们有没有打听到什么?”

    “虽然你们两个最近闹出了不少的动静,但是我们看到的东路军还是进退有序,虽然被你们牵着走,但是防线还是依旧严密,看来要不就是训练有素,要不就是有着不得不这样的原因。”

    知道现在不是嬉闹的时候,苏梦妍将最近他们留意到的消息,和几次出城查探得到的情况和自己的判断都说了出来。

    “我也是这么想的,到现在东路军也损失了不少人,高阶的魔族林师兄你也杀了不少,照理来说不可能这么平静,风行远能叫东路军还这么稳健,一定有更重要的原因。”程钰人在原处也插了一句。

    “说不准就是和我们想要找的魔珠果有关,否则按照魔族的行事,还有那风行远一贯的脾气,这早就该爆发出来了,可是最近就连魔宗城的响动都不是很大。”许慕烟最后做了补充。

    林天旭看着几女的想法和自己不谋而合,也是暗自点头。不愧是五大道门顶尖的弟子,从纷乱的表象下面通过细致的分析,已经得到了接近真相的da an。

    “接下来我们的行动,主要就是要注意分寸,既要叫他们有警惕有反应,还不能让他们感觉到大的威胁,既然现在的情况已经明了,我们就要想办法挖出那个根来。”

    林天旭手指敲击这桌台,开始考虑下一步该怎么做才能叫魔族主动带他们接近那肯定防范严密的地方,退一万步,就算接近不了,也要摸清楚具体的位置,也算能完成他们此行的任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