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一百三十七章:齐发威,摧枯拉朽平众魔!
    突然间林天旭看见了行西路的五人出现,心下也是高兴,此时没时间解释,指着四散逃窜的五个重要的魔将,“来的正好,赶紧追那几个,我去追那白发的,你们四个追另外的,这里”

    停顿了一下,看见张醒晨此时身上还闪耀着施展众生决之后夺目光华,“张师兄你就在这里处理这些魔族军士!”

    继续的话音一落,林天旭直接朝着计安生追击而去,余惊海和常乐归等人也是迅速确认了自己的目标,几条白线划过半空,急速向着魔将靠拢。

    当年在明剑阁道门大比之时就已经是各自的新生力量的代表,经过了这三十来年的磨练,现在的道门几子也都是元婴大圆满接近突破的境界,实力都是有了大幅的提高。

    此时留在原地的张醒晨,修行的是众生门至高的众生诀,而他身周的魔族军士都是些低阶的魔族,魔婴的魔将在栅栏中被林天旭杀了大半,现在又有部分追着其他几人而去,他现在附近的魔将不多了。

    随着他全力施展了光明系的众生诀,以他为中心的三丈范围内,像是突然出现了散发着刺眼白光的太阳,真元持续提升,白光愈发耀眼。

    光明系的法诀对魔族会有杀伤力的加成,而且在面对包围的时候,众生诀群伤的范围攻击更直接有效,知道他有这样的动法,林天旭也就做出了他留下的决定。

    看着他身上的气势越来越盛的白芒,魔族众人刚刚也领教了这在三大陆赫赫有名的顶级道法,“众生决!大家小心,不能给他聚气的机会,赶紧上!”有魔将大声的喊叫起来。

    随即就是各种兵器和魔器纷纷射向了白团的中央,只是此时张醒晨的真元深厚爆发也迅捷,引而未发的白色光芒已然成形,带着魔气或是魔元的各种兵器魔器根本穿透不了光芒的防御。

    眼见情势不妙的几个魔将开始了魔化,魔族军士此时也不要命的围了上去,就在此时,光芒到达顶峰的众生决真正露出了獠牙。

    万千白色光芒以张醒晨为中心,开始向着四周散射而出,瞬间穿过围过来的军士仍旧不减去势,接连穿过数个坚韧军士身体之后后才告消失,而被数道光芒穿体而过的魔族身上出现多个贯穿的孔洞,中间还透着晕白的光芒。

    此时张醒晨身周的白光太阳还在不断散射出同样的光芒,围向他的魔族军士已经成片的倒下,盔甲和肉身都无法拦阻这穿身之光!

    偌大的盆地之中有着数千魔军军士的屯守,此时几轮光芒激射之下,数百名军士就变成了横七竖八的尸身。

    白光此时又被张醒晨丢出了他随身的法器—裁决之镰,在道门大比的时候还是通体黝黑的裁决之镰,此时透出了亮白的光影,应该是这些年又重新祭炼过,而镰身前更是出现了丈许的罡气。

    光芒还在继续射出,而裁决之镰此时在元婴大圆满的张醒晨御使之下,也终于有了裁决终生的意味,急速旋转并且不断掠过魔族军士,就像是在农田之中割麦子一样,军士不是头颅飞起脖子断口喷射出血箭,便是被腰斩腹内脏器散落一地。

    飞一圈就有十数个魔族被收割生命,张醒晨修炼的无论是法诀还是本名法器,确实是适合对付眼前这样密集的敌人!

    在这样双重的攻击里,张醒晨周围的形势已经被稳定了,这时候魔化的魔将也已经成形,开始发出咆哮向着张醒晨猛扑而去,妄图凭借大幅增长的肉身力量抗住光芒的射入,撕碎这个年轻道人的肉身。

    而在张醒晨西北的方向,此时一柄巨大的青色巨剑凌空飞行,巨大的剑身格外引人注目,正是明剑阁的贺萧云御使的阙月。

    说起这贺萧云,本算是个悲剧的人物,自小苦恋的沈佩然师妹投进正清门的林天旭怀抱,自己在道门大比中法器挑战又被一击打倒,但是总算他是明剑阁弟子的佼佼者。

    就在那之后痛定思痛,反而在修炼上更加刻苦,能在跌倒后重新站起,未尝不是好男儿。

    这些年随着林天旭在天下道门的异军突起,争胜的心思也淡了,在这几十年中也已经在门中找到了自己的道侣,所以过往的一切也烟消云散,此次出来也表现除了明剑阁中坚弟子应有的作为。

    此时他根据林天旭的安排,正盯上了前方的一个矮胖的黑衣魔将,矮胖的中年人在这短短时间已经狂奔了几百里路,没有感觉到那杀神的气息,此时回头瞄了一眼,只是个陌生的青年剑修。

    原处那杀神已经追向了计安生,此时能逃了性命再说,现在不解决掉这剑修,等那杀神小子追过来,一切都完了,念头急转之间,已经停下身形,魔元全力爆发,决定搏命!

    矮胖的魔将修习的是魔水元诀,水系亲和的他也是此次负责药埔水源的领头人,此时他从怀中取出了一个鸡蛋大小的黑珠,全身魔元竭力灌注了进去,为了速战速决,直接使出了他最强大的魔箭之影。

    这枚冰力珠也是当年他在极北边缘的冰原中无意间发现,而配合魔箭之影,是他最大的sha shou锏。

    全身的魔气都在身周沸腾,面目也变得狰狞,显然发动这个魔诀消耗了他大量的魔元,知道冰力珠已经承载不了的时候,全力将它推出。

    很快落到贺萧云身下的冰力珠化为了三丈宽许的青幽的水液,表面散发寒气,随即表面上冰花开始噼啪的形成,紧接着就是无数碧青的水箭凸起形成,急速射向了半空中的贺萧云。

    混合了魔元和冰寒的水箭,不仅有强悍的冲击力,而且只要扎中了修士肉身,魔元和冰气也会很快侵蚀入体,之前用这招也是屡屡得手。

    眼看密密麻麻的水箭从脚下向着他射来,眼见刚才发动时这魔将的架势知道肯定不是善于之物,他自己有没有修炼过任何炼体之术自然不能犯险。

    面对这数量众多的水箭如果是别人也许确实有些危险,贺萧云却正有克制之法,昔年的念剑经过这些年已经炉火纯青,威力与当年相比也是天上地下。

    身体瞬间放平,双眼神光闪闪望向来袭的水箭,随着真元的发动,双眼之中无数剑影显现,随即光华大闪,当年只是尺许的小剑此时已经变成了三尺来长的大剑,激射向了自下而上的碧青水箭!

    虽然同是元气化剑,但是身为剑修,本身修为又有压制,无数淡青色的大剑很快就将水箭全部击溃,斗法在瞬息之间就获得了完胜。

    随着贺萧云身躯回正看向了矮胖老者,魔将此时内心也不断咒骂,到底是什么日子?一个又一个的小子都这么厉害?

    破了对方法术的贺萧云没有等待,阙月此时已经在空中光华大放,以他现在的境界,施展出的惊世破天诀,阙月的前端已经出现了三丈有余的剑芒,划过椭圆的巨大弧线,迎头斩向了黑衣老者。

    匆忙之中魔将还是及时祭出了黑水之盾,厚实的盾牌上魔元驱使之下有隐隐水光荡漾,阙月直接劈中了盾牌正中,由黑山柚木镶嵌各种精金的黑水之盾外层还有着魔水防御的阵法。

    尽管如此,灌注全部真元的阙月还是水箭击碎了魔水阵法,水花荡漾间极其柔韧盾身发出沉闷的声响,随即直接被一剑劈开!

    刚刚释放出的矮胖魔将,此时丢出黑水之盾的右手都没来得及缩回,一息的功夫,盾牌已经被破,整个右臂也被一剑斩断!

    阙月去势也突然转成横拍,刚刚被重创的魔将直接被拍飞了数丈,惊世破天诀也确实算是极其高明的的剑诀,贺萧云和阙月的配合也是默契无间,就在拍飞的同时,意念转动间,阙月横斩向了黑衣汉子。

    身为重剑的阙月此时没有半点凝滞,速度极快,就在被拍飞的魔将的哀号声还在半空拉出的尾音未断之时,从肩膀到胯下,斜斩而过的剑身将他的身躯一分为二!

    只是面对这矮胖魔将逸出的魔婴,贺萧云可就没有林天旭那样的手段了,此时也只有眼看它遁去,盯着魔婴的去向片刻,赶紧回身向着张醒晨靠拢。

    等到贺萧云赶回中央栅栏的附近,却发现其他几人也都回来了,更奇怪的是,林天旭居然还抓了个活口,没错,他已经把计安生给生擒了回来!此时被他提在手里陷入昏迷状态。

    此时其他的道门弟子心中只有佩服的五体投地,虽然他们也都将追击的魔将灭杀了,但是魔婴都毫无意外的逃走了,这林师弟当真不是一般人,还能生擒了魔影后期的魔将回来,比不了,真是比不了!

    眼下张醒晨消耗甚是剧烈,虽然他面对的都是低阶弟子,但是架不住数量多,极致的众生决持续发动,再加上后来几个魔化的魔将,还是叫他应接的有点吃力,但是随着其他几人纷纷赶回来,场上现在已经一片寂静了!

    林天旭三言两语,将他如何进到这里以及今天发现了魔珠果种植的药埔,然后如何烧毁了所有魔珠果,诛杀了无欲魔尊的事情讲了,随着几人都进到栅栏中观望一番,回来看向林天旭更是无话可说了!

    派出来是个人的事情,你就一个人做了,看样子今天就算其他的人不到,他也不会有任何危险,就算逃上几个魔将,依旧是为道门立下了不世之功!

    但是此时的林天旭脸上没有丝毫得色,“今天关键的莫雨农给逃掉了,他不死魔族迟早还是能接着种出魔珠果,这事没这么轻易能解决,现在我们闹出这么大动静,估计魔主也会被惊动。”

    余惊海此时也沉吟了半天,“既然魔珠果培育的药埔已经被林师弟给焚毁了,最起码这么数年魔族的心血算是白费了,今后就算他们要种,我们一样能烧!现在还是先考虑退路!”

    林天旭此时已经考虑了半天,心中又有了决断,抬起头露出了一脸的坚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