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空道仙 第一百三十八章:分头行动,到达魔族祖山。
    看了看身边几个道门师兄弟,林天旭直接说道:“此次莫雨农逃脱,我有很大的失误,现在恳请几位师兄弟,带着这个计安生急速回去,赶在魔族大军围剿之前跳出包围圈。此人非常重要,千万不能有失,回到了师门,自然有办法得到很多消息。”

    停顿了下,看了看南方,“还请回到了道门的师兄弟,想办法知会还在魔宗城的几位师妹,我此去追敌也不知道要多久,也叫她们先返回门派修炼,现在魔珠果的消息有劳大家传回师门了。”

    今日关键的消息,余惊海几人知道必须传回师门,打探到魔珠果是他们的主要任务,此时回去复命请师尊们准备接下来的应对,是必要的,回去后自然也会有新的任务等着他们。

    何况林师弟费了力气抓回的活口一定很重要,众人能把他安全带回去也是需要尽心竭力的,没有迟疑,在纷纷嘱咐林天旭注意自身安全后,林天旭直接朝着更深的北面而去。

    因为刚才都基本打扫了战场,也没有发现莫雨农,这叫林天旭很是郁闷,在这几天他了解到了不少东西,自然知道这个所谓的枯木逢春的计划里面,莫雨农和计安生是两个关键。

    现在计安生已经被自己抓住,但是逃走的莫雨农还是心腹大患,此人不除,迟早会有源源不断的魔珠果会被他培植出来,因为他身上是一定留有魔珠果的种子的,自己挖的坑,必须自己填上!

    御空了一会,已经看见了之前溃散走的魔族,现在的林天旭演技不能说登峰造极,最起码在道门之中应该是无出其右了,落在地面之上时,已经变作一个半边脸血肉模糊,半边脸焦黑的魔族汉子。

    紧走几步,已经追上了前面好几个魔族军士,大都是受了些伤的普通魔族,看见林天旭的这个样子,也都不以为意,毕竟今天像他这个样子的,盆地里到处都是,能逃出来也只能说是命大。

    “今天还真是邪性了,那里出来这么多厉害的修士,现在南边的道门都这么厉害了吗?哎哟哟,我这腿啊,估计是好不了了。”说话的是一个瘸腿的瘦小魔族,此时他的一条腿已经只剩下膝盖以上还在。

    另外一个脸部有贯穿伤口的汉子,此时说话嘴里还露着风,“都是几大道门的弟子,没听见管事的卢百士都被那众生门的几道白光给穿死了吗,我还算命大,刚好脚下绊了一跤,就是可怜了我这脸”

    几个魔族七嘴八舌说着的,都是刚才凄惨的遭遇,看见林天旭没有做声,一个黑衣大汉看着他的脸,“可怜的小子,看看你这脸,回去还得赶紧想办法!”

    林天旭指了指自己的喉咙,嘶哑着啊啊了几声,“唉,不但脸烧成这个样子,连喉咙都给熏啞了,今天那药埔的火光冲天,能掏出来就算不错了。”见过药埔惨状的旁边一个瓮声瓮气的汉子说到这个依旧一脸惨白。

    糊弄过去的林天旭就这样一直跟着他们,很快聚到一起的魔族多了起来,变成了一个七八十人的小分队,接连的赶路众人也没敢休息,生怕哪里冒出个道门弟子。

    而在几日的路途里,林天旭也知道了,他们原本都是魔族总门的巡视弟子和魔主训练的亲卫,可怜这些平素都是趾高气昂,高人一等的魔族,此时都是惶惶然一群丧家之犬。

    知道了他们的去处,也正合林天旭的意,走得慢就走得慢吧,也趁机把吸取了那胎记魔将和无欲魔尊的魔婴毫升炼化一番。

    身边的魔族都是些低阶弟子,对林天旭的所作所为丝毫没有察觉,一直走了月余,终于看见了几座连绵的黑色山峰,听他们兴奋的语气,林天旭知道快要到魔族总门所在了。

    就在这慢慢行走的日子,林天旭也终于将两个魔婴全部淬炼过了,化成了精纯的元力补充到了体内,虽然没有鸿蒙泉水的冲刷,但是现在林天旭的化神期的修为,加上大有长进的神噬,还是完成了整个过程。

    就在随着众人翻越了眼前的几座黑山之后,眼前出现了一座高大的萦绕着淡淡黑雾的山峰,正是魔族的发源之地—天魔祖山。

    祖山的周围数十里外,已经遍布了哨卡,大队的军士到处巡视,应该是早有消息传到了这里,到处了散发着肃穆的气息。

    而这队衣衫不整,遍体鳞伤的溃败的逃兵,一路上遇到了无数的冷眼和嘲笑,看着身上甲衣明显和这些外围军士不同的曾经的亲卫巡视,或许受过他们不少欺压的这些低级的军士给他们找了很多麻烦。

    一路都接受者一**的盘问和诘难,知道半山腰上有几骑高头大马疾驰而至,一行人才算一路通畅的回到了山腰原本这些亲卫的居所。

    因为此前的大小领队,在盆地之中几乎死伤殆尽,所以在听了无数诉苦和添油加醋的战况汇报之后,新派下来的亲卫使没有做声,除了院门向着峰顶而去。

    依山而建的院落,此时空出了很多无人的居室,林天旭随意找了一个无人的石屋,慢慢走了进去。

    一路之上他并没有露出任何破绽,不管是盔甲还是刻饰纹路,一路上也不断悄悄修改完成,现在一脸的伤疤和发不出声音,已经可以安然潜伏在这里了。

    但是按照现在的身份,想要接近魔族高层,获得莫雨农的行踪,短时间看是根本不可能的,想要达到自己的目的,还得倍加小心,获得更多的机会才行。

    虽然自己的修为现在凌驾在众多魔族之上,但是魔族漫长岁月的沉淀,一定有厉害的后招,再说现在身处天魔祖山之中,更是有着不可预料的情况,想要直接打上去,可真不算是好办法。

    就在林天旭还在心里默默盘算的时候,已经回到院落的亲卫使几声厉喝,所有魔族都开始聚集在院落之中排好了方阵。

    亲卫使凌厉的目光在每个人脸上一一扫过,“今后我就是你们新的亲卫使,你们以后叫我秦头领,虽然今日你们败退回来,但是魔主已经知晓了大致情况,也不会过多指责你们,但是今后一定要秦家修炼,尽量一雪前耻!”

    停顿了一下,“因为事情发生的太突然,现在消息还是很混杂,你们要是想起什么线索,可以随时找我说,我也是刚刚就任,我叫上面满意了,今后你们还是可以吃香的喝辣的,要是谁拖了我后腿,休怪我翻脸不认人!”

    其他魔族都开始散去,此时林天旭还留在原地引起了这个魔婴初期的秦头领的注意,“怎么,是不是想起什么了?”

    突然秦头领的眉头皱起,上前一把揪住林天旭的盔甲,“看你这个样子,是被火烧过?药埔之中活下来的人可没几个!”眼神灼灼的直视林天旭的眼睛。

    林天旭一边呜呜哇哇叫了起来,一边笨拙的比划了半天,秦头领疑心慢慢消退,这段时间大家都都绷得太紧,自己可能是多虑了。

    “你是说,你原本是药埔栅栏外的守卫,后来大门炸开被火烧成这样,脸还被人群践踏过?”林天旭赶紧点头,随后还从口袋之中掏出一截鲜血渗透的衣角。

    看着眼前这分不出面目的魔族军士比划了半天,秦头领慢慢明白了他的意思,“你的意思,这是你捡的,在栅栏之外捡到的里面出手之人的身上之物?”

    林天旭又是连连点头,“做的很好,如果这个真有用,我不会忘记你的。”秦头领说完就匆匆离去,这几日消息都是幸存的人传出来的,众口之下,找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如果真的这是那出手的修士身上之物,相比魔主一定看出端倪,秦头领心下也不禁兴奋,也难怪他,今次的事情叫魔族元气大伤,特别是损失了好些元婴初期的魔将和大批的中小头领,空出了好多位置。

    这次如果他能立下些功劳,在这非常时期说不定能获得魔主的重赐,对于他今后的修炼道路一定很有帮助。

    正想着这些,已经到了峰顶的魔狱殿门口,宏伟狰狞的魔狱殿,正是这主峰之上的正殿,想来魔族的大事都是在这里定了下来的,这段时间,魔主和高层一直在这里议事。

    经过了守殿弟子的通传,秦头领诚惶诚恐地进了这森严的大殿。

    此时大殿深处的正中高台之上,坐着的正是当今的魔主慕容起,他的身旁,现在已经聚集了除了东路使风行远和无欲魔尊之外的三个统军的魔使。

    一身白衣的魔主和别的魔族极为不同,正是个瘦削的中年,看上去还有儒雅的感觉,一头黑发均匀的扑在肩后,发生了这样重大的变故,依旧是一脸淡然的模样。

    “听说你有重要情报传上来,快点说说看,希望不要是坏消息,这几日可是把我们都忙活坏了。”魔主果然是不同凡响之人,此时不仅和颜悦色和一个普通的头领说着话,还一边缓和着场中的气氛。

    身边的三个魔尊,现在脸色都是一片阴郁,而魔主左首的魔尊,正是当年从白空间中亲自率人带回魔珠果的无天魔尊,眼下的他赫然已经是魔主之下第一人了!

    秦头领拜伏在地,“魔主在上,今日守卫的亲卫已经陆续逃了回来,今日一位守候在药埔栅栏大门的弟子,捡到了那出手击杀无欲魔尊焚我药埔之人的身上之物,我就向着也许对各位大人能有点用。”

    说完此话,秦头领双手高举林天旭交与他的染血的衣角,无天魔尊眼睛一亮,直接离座疾步过来接过,恭敬的交到了魔主手中。

    魔主慕容起此时也收紧了面容,手指轻搓这手中的血布,细细端详片刻后,沉吟不语,随后将手中类似衣角的东西给了无天魔尊,“你们都看一看,有没有什么头绪。”

    随即魔尊对着秦头领点头,“今次你立了大功,回去之后继续看看有什么发现,赏赐随后会叫人送到你们亲卫院。”

    秦头领大喜过望的拜谢之后,赶紧起身退出了魔狱殿之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